第二百四十章 王系花来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俟教授把背了多年的包袄甩掉了,无事一身轻,特别的愉快,周二早上神清气爽的去中医科学院工作。

万俟夫妻要上课,澹台明光和小孙子在万俟教授住了一晚,第二天便回澹台家的驻地,到驻点没多久,澹一澹二便奉令离京。

澹台祖孙刚回到驻地大约一个钟,方少便知道了澹台祖宗的行踪行程。

其时,方少与兰少在游地坛公园,隆冬寒冷,公园内人迹寥寥,门牌楼,塔坛树木沐寒无声,公园里十分萧条。

方家的护卫远远跟着少爷,收到探子发来的澹台祖孙的消息,他立即报告给少爷,由少爷定夺。

“澹台祖孙去青华学园做客了啊。”身穿黑色风衣戴着口罩的方少,语气淡淡的,稍稍的拖长尾音,那意思也变得意味不明。

“医药世家七大家有三家有人在青大,想必澹台家主跟那三家在京人员全会过面了。”兰少也秒懂,澹台家主这么多年都没有放弃希望,去青大想必仍然是为他小孙子请医药世家切脉。

“想来必是如此。”方少也无他议,身为医药世家的万俟家与同为医药世家的翟、符两家历来互通有无,如今同在京城,又同在青大,澹台家与万俟家又是金兰之义,澹台家去访万俟家,自然同时会与翟、符两家人会晤。

他顿了一顿,又问出一句:“你对澹台寻欢的状况了解多少?”

“不太清楚,隐约说是从娘胎里出来便中毒,自澹台寻阳发生意外,这些年澹台家主一直将小孙子携带在身边,想来这次携孙进京也是想寻找疑似仙门人。”

“听闻澹台觅雪对澹台寻欢极好,这次竟然没有同行,倒是意外。”

“澹台觅雪好像去南方海滨闭关感悟,若是在家族,想必澹台寻欢一定粘着他姐姐,要一同进京的。金刚,你有没查到那个人的出处?”

“暂时无,已知熟悉的和但凡所知的古武门派并没有人能对得上号,听闻徵花派八刀老匠前些年收过一徒,因资料不全,并不能确定,却是目前比较相似的一个。”

“八刀老匠?不是好多年前便隐修了吗。”

“对啊,正是因为早已隐修,所以才不清楚他徒弟具体资料。能确定的是他收的确实是个女弟子,曾经带回师门拜谒祖师,之后便一直没露面。”

“徵花派有没弟子在京?”

“没有吧,前两年有人云游至京与小五台真人们论道,这两年没听说有人外出云游。”

“这样的话,找起来挺费劲儿。”

“不急,反正姬家姒家也在查找了。”

“宣少那边有没查?”

“宣少只对厨艺感兴趣。”

兰少默,以轩辕少主对厨艺的执着,确实不指望他分神去找人,不过,那样也好,轩辕家不动,其他家也不会乱动,查起来更容易些。

“看来周少今天不会来散步,我们也回吧。”公园里太萧条,要等的人没来,方少也不再浪费时间吹西北风。

兰少也没异议,都过了时间点儿,周少还没踪影,想必今天不会进公园散步,也没偶遇的机会。

两人换条路,缓缓的走向公园出口,打道回府。

被导师强塞一个病人,乐韵当晚回到宿舍就着手整理药方,针对枯骨毒的药方有五个,可每一个药方所用药都缺了几种,折腾一番,选择最容易找齐药材的方子,着手从空间中现在的药材中提取。

那一忙就忙到规定作息时间,但凡有的药材都找出来,份量也定制好,只有小部分得到粗处理。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她也不会因澹台小帅哥的事便通宵达旦的处理药材,到十一点准时打座、睡觉。

周三,也是农历十一月的十五,一夜冷空气下降,早晨起来地面结冰,给市民出行带来极大的不便。

柳大少早上起来想去早煅炼时上卫生间从窗子看到外面树上亮晶晶的,又一溜烟儿的爬进被窝,决定睡懒觉。

“……”燕行刷牙回来发现柳某人又窝进被子睡回笼觉,嘴角狠狠的抽搐几下,也不拉人去吹风,他自己收拾收拾,下楼去晨跑。

大冷天的,没人煅练,宿舍区内的操场和校道上都是空荡荡的。

燕大少一个呼哧呼哧的跑操,呼出的白气很快就变成冷空气,跑得十来圈,又绕到状元楼附近,嗅着冷空气里的淡淡香味,最终忍住冲动没跑去找小萝莉,恋恋不舍的离开。

当他跑离状元楼没久,收拾得人模人样的美少年会长,背着自己装课本的背包和装掌上电脑、笔记本电服和随身用品的斜肩背包,提着水杯,施施然的出宿舍,轻手轻脚的下楼。

等美少年刚出宿舍,邓同学何同学陈同学三位学霸“呜呜”嚎叫,小晁同学又去小萝莉宿舍吃爱心早点去了!为什么他们没有会做早点的萝莉妹妹?

嫉妒!

仨同学强烈嫉妒有妹子的小晁同学,他们也想跟去蹭吃的,好想好想!再转而一想,他们吃不到好吃的,李部长也吃不着,嘤嘤嘤,大家同病相怜。

邓同学三位嫉妒的想嘤嘤嘤,李大少几乎想号啼大哭,他也想跟小晁去吃早点,可小萝莉没有叫他,呜,为什么小萝莉不是他妹子?

想到小晁很快就能吃到好吃得让人想吞舌头的大餐,李宇博裹着被子,望着天花板默默的吐口水,感觉今天一天都没力气上课了。

饱受嫉妒的美少年,从容下楼,将背包和电脑放车里,锁好车门,踏着轻盈的步子转进东边楼梯,爬到四楼开门进女生宿舍。

温温热的温度,恰到好处。

两碟小菜,一碟花卷一碟鸡蛋煎饼,满满的温馨。

一个可爱的小萝莉,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能让人心情好一整天。

晁宇博走到桌边,挨着张扬着笑容的小乐乐身边坐下,伸手揉她的头:“小乐乐,这么冷,怎么不多睡会儿。”

“睡够了,晁哥哥快点吃,我家乡的土鸡蛋饼,别人我还舍不得请他们吃。”

“我宿舍里的三个和对门宿舍里的人估计都哭成狗了。”想到那几个装睡的家伙,美少年笑得狡黠。

“晁哥哥不要告诉他们不就行了。”

“呃,我一不小心就说漏嘴,让他们都知道啦。”他绝对不承认他是故意滴,谁叫那些家伙以前老是在他面前秀满世界跑吃美食的经历,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他秀妹妹秀幸福啦。

晁哥哥在报复!

深知当年晁哥哥身体不好不宜远行,那些个人都曾远游度假没少秀经历,现在终于晁哥哥报复的机会来了。

为此,乐韵默默的为李哥哥等可怜人抹把同情的泪,那几位遇上偶尔也小心眼的晁哥哥,注定只能望梅止渴。

晁宇博暗中小小的报复舍友们一把,心安理得的吃自己的养身早餐,美美的搓一顿,还打包两个花卷带走等半上午饭时当点吃。

美少年哥哥修满了学分还在当好学生,乐韵自然也不想输给晁哥哥,收拾好餐具,切好水果,开电脑播放英语讲座,听着英语努力的啃书本。

也因为她要好好学习,只周三做了爱心早餐,接下来每天都在疯狂扫描书本,在日以继夜中,转眼就到周六。

周六,12月17日,大学生英语四六级考试,上午考四级,时间从9点到11点20分,下午考六级,时间15点10分到17点25分。

因为小乐乐要考英语,晁同学周五没回家,周六早亲自开车送她去考场,她在考试楼考试,他在车里等。

为了英语四六级,乐韵从上方山公园回学校后就孜孜不倦的听英语对话,讲座,许多都是国外知名大学的教授讲座和交流课,以及优秀学生的毕业演讲,仅听英语,她听得都快吐了。

听对话,记英语词典,下了那么多功夫,对于四六级英语考试不说胸有成竹,绝对没任何恐惧感,轻轻松松的应试。

可以说上午的考试完全没压力,中午,美少年请客,下馆子搓一顿,到快考试时又送人进考场。

周六不用上课,王紫嫣谢绝同舍三人叫去逛街的邀请,在生活街购些原料,呆在宿舍里包饺子。

古人说“功夫不负苦心人”,她努力研究包饺子,学了那么久,好歹功夫没有白费,取得一定的成果,包的饺子有模有样。

和面、制馅、擀面皮、包饺子、下锅煮,王紫嫣早将步骤做得顺手,窝在宿舍里半天,制出一批饺子才歇工。

度过一个无聊的中午,到下午将近四点,收拾收拾,提手提包和一只纸袋子出宿舍楼。

前几天有冰冻,最近两天是湿寒,风灌进脖子冰冰的,哪怕穿得不薄,王紫嫣也感觉到冷,她没有扎紧围脖,顶着寒风沿着校道漫步似的行走,很快走到状元楼。

她对青大顶级学霸们住的状元楼很熟悉,绕过楼前的石碑,到屋檐下,进东边楼梯道,沿梯阶而上。

爬到第四层楼,王紫嫣呼了几口气,气温很低,从口中呼出的白气一下子就消失,站得三两分钟,等因走路有些温热的脸也泛凉才敲门。

扣门声不大也不小,然而门后的宿舍静悄悄的,并无任何声响。

王紫嫣盯着紧闭的门,精心描绘过的眉毛轻轻的拧起,再敲门,里面仍然静悄悄的,没有半丝声响,难道人不在宿舍?

她看向门,门上没有猫眼,那么自然不可能是主人认出门外的人是谁而拒不相见,可为什么没人应?人不在宿舍又能去哪。

她不死心,第三次敲门,扣门声清脆,可回应的仍然是寂寂无声。

她站在门口,抿着唇,站了一会儿,第四次敲门,得不到回应,正想再敲一遍试试,听到背后另一边传来“嚓咯”的开门声,扭头望过去。

对面宿舍住的是男生,开门的是个高挑挺拔的青年,穿无领衬衣,套深灰色小V领织花毛衣,同色系西裤,穿一双绒毛拖鞋,他戴眼镜,文质彬彬,沉稳大气。

“美女,是你一直在敲门吗?”拉开门的青年,看到站对门宿舍前的女生,好心的问。

看到高挑帅气的青年,王紫嫣吸吸鼻子,转过身,语气有些黯然:“是的,这个宿舍里住的是跟我同系的一个女生,我特意来找她交流学习心得。不知道是不是不在宿舍,没人应答。”

王煜哲拉开门看到的是个披散长发的女生背影,当她转身,露出脸,人长得极为不错,身材高挑,温婉秀丽,穿红色中长风衣,黑色修身裤配黑色小靴子,大概在风里站久了,冻得瑟瑟发抖。

她说话带着吴地口音,他猜想大概是江南人。

“对门宿舍以前住的人在上半年毕业,新入住的应该是新生,你也是今年的新生?”

“是的,学长。”听帅气稳重的男生说宿舍以前住的是学长,王紫嫣从善如流的称对方为学长。

“没人应答可能人不在宿舍,你打电话问问。”

“我……学长,我跟那位同学有点小误会,打电话的话,她知道是我,不会接我电话的,所以我……才特意亲自登门来看她。”

“哦,这样啊,你要是非等人回来不可,可以先到我们宿舍坐坐,没急事你改时间再找来找人。”

“学长,我……真的可以在学长宿舍等一等吗?”王紫嫣欣喜不已,黯然的神色一秒明亮。

“进来吧。”王煜哲身为高年级学长,自然不忍见女生站空气吹北风,请人进男生宿舍。

王紫嫣感激的笑了笑,走到男生宿舍外,低眉顺眼的进宿舍。

男生宿舍的小客厅有学校配制的桌椅,也有学生自己置的塑料板凳,自己添置的冰箱和饮水机,一角堆着饮料和矿泉水箱,收拾得很干净,窗明几净。

暖气熏热宿舍,朝小厅的一间卧室门开着,另一间门紧闭。

王煜哲将学妹请进宿舍,掩上门,招呼她坐,去帮她倒杯白开水:“学妹,你自己坐,我忙着写报告,就不陪你了。”

“学长,我给你添麻烦了,要不,我还是到外面等,免得影响你学习。”王紫嫣羞怯的咬咬唇,作势要离开。

“外面冷,容易冻感冒,你自己在客厅坐等,不弄出太大声响,是不会影响我和其他学长的。”

“谢谢学长,我不会乱动的。”王紫嫣以感激的眼神望向温和仁厚的学长,露出柔和的笑容。

王煜哲在赶报告,真没时间陪女生闲聊,告诉她想喝饮料自己拿,便没再多说,走回开门的卧室,将门推拢到只留一条指宽的细缝,以察听外面的动静。

等宿舍主人转身忙去了,王紫嫣才放心的四下顾盼,打量男生宿舍,学霸们住的状元楼就是不一样,有客厅有小厨房,比外面出租的公寓还舒适。

她握了握拳,想住进学霸楼必须是每个院系最顶尖的优秀生,新生们只有高考状元或有特殊荣誉的学霸,她高考还没能进入省前五,自然没有份。

以后,除非她能在医学系脱颖而出,拿到年级第一或者系第一才有可能跻身状元楼,然而,医学系中西医结合临床有个乐韵,以乐韵还没上课就能自学完一个学期的科目,体育也那么好,想夺年级第一,太难。

夺不到年级第一,可以搞发明创新,如果发明某种成果并取得专利,也能得到特殊待遇入住状元楼。

论起来,无论哪一种,难度都高得难以想像,王紫嫣也自觉挑战难度太高,她没多少信心可以挑战成功。

挑战不了,说明自己只能住大众宿舍,没资格进状元楼,也算不上最优秀的学霸,与学神更是搭不上边儿。

那样的事实让她心里极度不舒服,也接受不了。以她的天赋与努力,她应该是天之娇女,应该入住最好的宿舍,被所有男生宠爱,而现实却偏偏相反,她尚不及比她少三四岁的小女孩。

王紫嫣咬唇,她那么努力的想羸得认可,教授们对她确实偏爱一分,可也远远不及对乐韵的青睐有加,她努力争取而求不得的,乐韵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两相比较,何其不公。

心里愤慨,也无可奈何,与王家曾经同枝的京城王家并无意与她家族重修家谱,没有当她家族是同宗的意思,在京城,她没有什么强大后台,只能另寻捷径。

捧着水杯,王紫嫣心中思绪万千,面色沉沉浮浮,不知不觉间听到一声手敲键盘的“啪咔”重响,惊醒她乱飘的思绪,忙忙收敛有些浮燥的心思,端庄的坐正,挺直腰杆,保持千金淑女们端庄大气的沉稳气度和心静如水的胸怀。

坐了很久很久,久到她的腰都酸了,腿也有麻木,终于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那些声响停在楼层走道,同时,还有熟悉的说话声传进耳朵。

听到很熟的男生嗓音,王紫嫣快速站起来,想跑去看,谁知腿麻了,一脚绊倒板凳,发出咣咚大响。

那声音太大,在忙得晕天暗地的王煜哲,猜着大概是学妹听到对门宿舍的人回来太激动所以弄出声响,他暂停工作,走出卧室,看到女生手忙脚乱的在扶椅子,他快步走到宿舍门口,从容有度的拉开门,向外看。

对面宿舍门外站着三人,一个在开门,两人在大口大口的呼气,地面上放着大包小包塞得鼓囊囊的袋子。

拉开开门的王煜哲,不由惊讶的挑眉:“小李,陈学长,大才子,你们什么时候换宿舍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