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二章 我们聊聊/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妈哟!

燕少放大招轰得王系花落荒而逃,李宇博暗搓搓的呲牙,小晁说如果有燕大校出面,以他的战力保证能轻松虐心王系花让她短时间内提不起精神纠缠小乐乐,事实还真是如此,燕大校出面一个顶他们仨,威武!

王系花夺门而逃,才同学眨眨眼,由衷感慨这年头软的不如硬的,他们委婉表达不愿与王系花交朋友,王系花对他们的冷漠视若不知,燕大校不给面子的一顿重踩,直接将人面子里子会踩没了,这下王系花想装傻也装不下去,以后想必没什么脸再来打扰小萝莉啦。

“燕大校,温柔些,吓坏女生可不太好。”陈同学叹息,燕大校一刀狠切,让人知难而退是好,可也容易给小萝莉招仇恨啊。

“自己心术不正就不要怪人不给颜面。没有惊才艳艳的天赋不丢人,只要努力上进同样值得尊敬,没有绝世天赋,偏偏还总是以为自己了不起,自作聪明的把别人当傻子,想走捷径,只会自取其辱。”燕行丝毫不觉自己做得过分,淡定的去关门:“小萝莉年少天真,胸无城府,谁想利用这么小的孩子,也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

三学霸:“!”燕大校,人还在外面没跑远,你这么狂,就不怕别人听去恨死你。

燕行才不怕招王系花恨,那女生若是自强自尊的人,当初在他拒载之后就该自我反省,不要再装,别再妄想利用小萝莉,自己靠自己的实力羸取别人主动抛橄榄枝,可事实上她仍没有自觉,还来纠缠小萝莉,想借小萝莉的势进京都上流圈子,那就不能怨他不给脸。

对于总妄想依附他人登攀高枝的女人,他一向特别厌烦,王系花刚好撞上来,当然不客气的收拾一顿,免得惹小萝莉心烦。

因为没想过要给王系花留面子,他说话的声音也没压制,牛哄哄的走到门口,也没往外看,将门掩拢,没有关死,还留着一条缝。

将碍眼的讨厌分子轰走,燕行只觉空气都清新了几分,那位女生又换了香水,仍然很浓,如若她像小萝莉一样只有纯天然的体香,他说不定会给点好颜色,喷那么浓的香水,抹那么厚的粉,丑,辣眼睛。

丑人多作怪。

长得丑还跑来碍眼,真不能怨他打击人。

撵跑女生,燕大少并无半分内疚,大步流星的进小厨房,将锅或支架洗一洗放回原位,将饺子袋子放回冰柜里,看看时间,考试结束了,他也不找书看,拖过椅子,先占个位儿。

遭受巨大打击的王紫嫣冲出女生宿舍,一手扶墙,差点要站不住滑倒,也清清楚楚的听到陈同学和燕大校的话,恨毒了燕大校,他明明是军官,对民众应该一视同仁,可他只偏袒乐韵,将她一个女孩子的脸往地上踩,没有丝毫怜惜弱势群体的心。

燕大校够狠!

但凡她若有后台,又何致于会遭人羞辱至此?

王紫嫣从来没有如此深切的渴望权势,心中对权利与顶尖上流的圈子的执念更深,等她哪日爬得比姓燕的更高,谁敢再给她颜色看?

冷气扑面,她感觉整栋楼让人窒息,半刻也不想留,向楼下跑,路上遇到几个人跟她说话也浑然未觉,一口气跑下楼,跑上通向建筑楼的大道,脸上的泪被吹干,冰冷的感觉渗透身心。

她跑得更快,刚跑到状元楼门前石碑的地方,一辆黑色奇瑞徐徐而来,王紫嫣下意识的停了停,再次一头扎进冷风里跑向自己宿舍。

当英语六级考试完,天黑漆漆的,数千考生涌出考试楼,有的摇头叹气,有的暗中捶胸跺足,有的一笑而去,有的豪言壮志明年再来。

乐韵随大众出考试楼,找到晁哥哥,爬进副驾座,坐美少年哥哥的专车回宿舍,路上小小的讨论了一下老试题型,刚到宿舍楼不远,两人都看到从学霸楼跑出来的王系花。

乐小同学一脸懵:“晁哥哥,那个美女是王系花吧?怎么感觉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王系花跑路的姿势不太优美,轻一脚重一脚,怎么看都不符她的端庄淑女形像。

“小乐乐应该关心王系花来状元楼干什么。”晁宇博瞥眼即将擦身而过的王系花,凤目划过一丝厌色。

“管她来干什么,反正现在人走了。”要猜王系花在状元楼的目的,第一种可能是找美少年哥哥,第二是找她,找其他人的可能性只能排第三。

小乐乐心大,不在意小事儿,晁宇博微微一笑,不绕着王系花的问题深入讨论,不管王系花来干什么,很快就会知道的。

在楼前泊停车子,两人上楼。

当燕少轰走王系花,李少和陈同学才同学又抱着书看,很快听到门被咣嚓推开,美少年携同宿舍主人翩然归来。

三学霸雄纠纠的嚎:“恭喜小乐乐考试顺利!”

一脚踏进宿舍,晁宇博睨眼宿舍,发现除了自己的兄弟,还有位燕大少,嘴角抽了抽,朝比嗓子似的仨吃货没好气的呛一句:“你们咋知道小乐乐考试顺利?”

“小乐乐那么聪明绝对,肯定顺利啊。”

“也不看看小乐乐是谁妹妹,一个六级考试哪能难倒她。”

“小乐乐天赋异禀,逢考必胜。”

陈同学才同学李同学毫不吝啬口水,没节操的拍马庇。

乐韵跟在美少年哥哥身后,听到那吼声,默默的抓头发,又一群蹭饭的!感觉她宿舍要升级餐馆的节奏。

鼻子里嗅到不属在场人的气味,小脸皱成团:“王系花来过?”

三青年在拍马屁,燕行偏头望着屋主,听到小萝莉问及某女生,嗓音如酒醉人:“小萝莉,姓王的带了自制药膳来挑战你,我讨厌她身上的香水味,把她赶走了。”

李同学仨眼里冒蚊香圈圈,王系花是来求指点,到燕大校嘴里就变成挑衅,他就不怕谎报军情被小萝莉知道真相怼他?

“王系花带药膳来挑战?王系花一定是哪根神经搭错地方,所以不是找我交流学习就是找我切蹉厨艺,总做些无聊透顶的举动。”乐韵眼睛瞪得溜圆,嫌弃的翻白眼,也明白为什么王系花像是饱受委屈的样子,想必被燕帅哥打击得不轻。

“王系花神经病,小乐乐不用理她。”小乐乐明显被王系花烦得不开心,晁宇博摸摸小家伙的脑袋,一手将门关闭。

“嗯,只要她不来烦我,我才懒得搭理她。”燕帅哥将不讨喜的人轰走,乐韵看他比较顺眼,也就不计较他没事总跑来蹭饭的行为。

一堆吃货等着自己,她也没空研究王系花受了多少暴击值,将背包放下,脱掉外套,到冰柜旁查看吃货们买的什么菜。

小萝莉准备做晚饭,吃货们自报家门,各自汇报哪些东西是自己买的,两拔人都带足食材,疏菜,肉、鱼,样样都有。

乐小同学拣出晚上要用的食材提进小厨房收拾,燕大帅哥和陈同学仨学霸也简略的说王系花从来到走的经过过程。

美少年听说燕少热了一个饺子给王系花吃,心疼得不得了,白白浪费了一个饺子啊。

虽说王系花的事让人很不爽,大家说说过后便抛之脑后,也不看书,眼巴巴的等吃的。

当乐小同学在忙晚饭菜时,王紫嫣冒着冷空气跑回宿舍楼,到楼下,看着宿舍楼此亮彼暗的宿舍间,几乎要咬破唇,她也要住状元楼!

凭什么乐韵独占一间宿舍,她要和别人挤一个宿舍?

不甘心!

王紫嫣满心不甘,正想进楼道,终于想起自己抱回来的饺子,心中燃起一股无名业火,跑向垃圾桶,将袋子塞进垃圾桶里。

扔掉东西,心里憋得慌,头也不回的冲进楼道里,乘电梯上楼回自己宿舍。

晁同学等吃货自然不知道王系花羞恼交加,他们眼里就只有小厨房里的小身影,在几双眼睛的守候下,一个钟后,小萝莉整出一桌丰盛的大餐,一群吃货化身为恶狼,凶残的开启夺食大战。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最后以吃货们心满意足的表情结束,等离开时,燕大少让其他人先走,他关死门,溜回桌旁,压低声音说悄悄话:“小萝莉,我明天想回去看我太姥姥,能不能请你帮我包份青菜蘑菇馅饺子,我想带回去给我太姥姥吃。”

乐韵差点一脚踹飞燕人,他回家看太姥姥,干么要她帮包饺子?秀眉一竖,正想发火,转而一想,算了算了,不看尊面看佛面,看在贺家老寿星那般年纪的份上,总得给燕帅哥一次孝敬老人的机会。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咧,我明天上午过来帮忙。”小萝莉柳眉倒竖的当儿,燕行心里捏了把汗,听到她答应,心头一松,脸上绽开绚丽的笑容。

他不敢多逗留,拿起自己的大衣穿上,立马闪人,拉开门走出去,看到外面站着四个青年,他淡然的微笑:“不用防着我,我不会欺负小萝莉的。”

“你敢欺负我妹妹,就算你是军人,我也照样收拾你不误。”晁宇博凤目微微轻眯,危险的扫视燕大校一眼,昂首阔步率先下楼。

李少和陈同学才同学兴高采烈的往楼下跑,嚷嚷着明天还想来蹭饭,问美少年可不可以,被严辞拒绝,三学霸各种幽怨。

燕行走在后面,听四学霸青年叽叽咕咕的闹腾,到楼下,小青年回宿舍,他开车回自己宿舍楼。

记着自己的饺子,燕大少醒得特别早,不到五点就醒来,收拾好坐等天亮,他不敢去蹭饭,吃顿食堂,到八点过后才磨磨蹭蹭的去小萝莉宿舍报道。

他到达楼下时闻到淡淡的香味,心情欢喜,一口气冲至四楼,轻轻的敲响小萝莉宿舍的红色门。

乐小同学应下燕帅哥的请求,昨晚便紧锣的密鼓的开工,包好青菜蘑菇饺子,顺便和好面,早上起来又包饺子,再摊煎饼做花卷。

待燕帅哥报道时,她摊好二百张煎饼,听到敲门声,果断的收起大半,只留下四五十张花卷饼子,然后才施施然的开门。

拉开门,看到仍然只有燕帅哥,乐韵心头诧异,燕帅哥又是单独行动,柳帅哥哪去了?

她不想瞎猜,也没藏着掖着自己的疑问,劈头就问:“燕人,你好哥们竟没粘着你来蹭吃的?”

“向阳回部队,还没回来。”小萝莉开门放人进屋,燕行快速挤身而进,将门关上,免得香味外逸招来馋虫。

小萝莉宿舍暖气烘得很暖,他脱掉外套,机智的为自己争取为小萝莉效劳的机会:“小萝莉,你找向阳有事?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打他电话。”

“没有重要的事,就是想问问他上次说去最东北训练的地方大概是哪个方位。柳帅哥去不去。”乐韵没停留,马不停蹄的回小厨房管自己的煎饼。

“向阳那支队雪训的地方应该是邻近He省与M省交界的那片林海。小萝莉你想去的话我立即通知向阳陪你一起去,队伍明天出发。”

“我可不想去喝西北风,我以为是去长人参的那座山,想让柳帅哥看到人参帮我挖两棵回来研究。”

小萝莉冲进小厨房去了,燕行嘴角向下撇,长人参的那座参山早被挖空,夏秋季都难找着野参踪影,冬天就更不用想了。

小萝莉不想跟去玩耍,他也不用打电话通知柳某人,轻手轻脚的跟到小厨房门口张望,看着厨台上码起来的花卷,没出息的咽口水。

他东张西望,没找到饺子的踪影,也没敢问,看小萝莉摊煎饼,她添加原料,翻饼,加鸡蛋,加馅料,卷饼,起锅,动作像在表演似的优美。

于是,女生宿舍便出现美好的一幕:一个俊美青年化身门神,看得极为认真,甚至可以说是百看不厌。事实上,他也是真的守着小萝莉摊出一百多个花卷。

将原料全部用完,乐韵关掉平底电炒锅电源,再去阳台拿回晾凉的花卷,拿薄膜袋子让燕帅哥帮装,她自己去洗澡换衣服。

燕大少领到任务,兴致高昂的上工,把已经冷凉的花卷装起来,那些还温热的需要散热,不能装。

乐韵将自己从头到脚洗一遍,洗去油烟味儿,焕然一新,回卧室用吹风机吹头发,等打理好自己,提着背包到小客厅瞧得燕帅哥正经八经的坐在桌边眼巴巴的等着自己,嘴角狠狠的抽了两下。

“药在电水壶里,喝了药自己扒光衣服躺尸。”

又要扎针?!

听到叫自己扒光,燕行俊脸肌肉绷紧,后背皮一阵发麻,瞄一眼小萝莉,嗯,对上小萝莉那双乌溜溜的眼睛,他连半个字的抗议之言都发表不出,自己去小厨房,拿碗,从电热水壶倒出药汁。

电水壶放地板上,有暖气保温,药汤还是温烫的。

俊美如玉的青年,将黑乎乎的药一饮而尽,收拾好工具,自己走到小客厅空荡的地方脱鞋子袜子,脱衣裤,自己躺尸。

乐韵早排好医用工具和瓶瓶罐罐,先帮燕帅哥按摩穴位,再扎针,将一个人扎成刺猬。

燕行忍着羞耻之心,运功修炼,当从练功状态醒来,顿觉整个人暖洋洋的,他悄悄的睁开眼,看到小萝莉在收取金、银针又赶紧闭上眼。

待小萝莉收完针,叫他站起来,他一跃而起,背对着小萝莉,正想穿衣服,后背挨小萝莉戳了一指:“慌什么慌,还没完呢。站着别乱动,乱动就这样把你扔出去。”

燕行差点被口水噎到,他不好意思也有错?

人在小萝莉手指下,不能不低头。

小萝莉凶巴巴的,他敢持反对意思,小萝莉有可能真的点穴将他扔出去让人围观,为了不被光着身丢出去被当猴看,只能老实的当木头人。

乐韵帮燕帅哥按后背穴位,连按三遍:“燕人,我帮你疏通部分经脉,你的某些能力在逐渐恢复,那些以前淤塞的经脉恢复畅通需要一段时间休养和适应,最近段时间就算有强烈的生理需要冲动也不能行房,免得因受刺激而血脉喷张,再次造成二次伤害。”

腾,燕行的脸倾刻间烧得火辣辣的,臊得满面通红,耳朵也滚烫滚烫的,抬头望天花板,发出蚊子似的“嗯”。

瞄到燕帅哥又害羞和耳朵绯红,乐韵本着医者仁心,没笑话他,最后重点帮他揉柔腰眼,收工,先去洗手再回头收拾医用工具。

当小萝莉去洗手,燕行顶着张烧得火辣辣的脸,手忙脚乱的套上裤子,穿上衣服,然后再穿袜子和鞋子,飞奔进卫间生洗手洗脸。

他用冷水一遍一遍的洗面,洗了十来遍,脸上的温度才慢慢褪下去,对镜自照,脸没红,耳朵尖还是红的。

他捏捏耳朵,想到小萝莉说某些功能在恢复,脸又发烫,他自己也感觉自家老二又成长一圈,很有力量。

脸上又浮出绯色,他只好再次洗冷水脸,洗三四遍,总算镇定如常,整理好仪表,故作镇定的走出卫生间,正迎上小萝莉的目光,想到自己之前的样子,内心羞耻,正想找借口撤退,听见小萝莉跟他说话:“燕人,我们聊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