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三章 坦诚献出捡来的麻烦/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聊聊?

因之前在扎针时自己的身体反应让人羞耻,燕行大脑反应有点迟钝,乍听得小萝莉细声细语的说要跟自己聊聊,他避开的视线投向小萝莉,龙目里浮出疑问,聊什么?

心头不解,腿下意识的移动,挪到小萝莉对面,盘膝坐下,像部队里一样坐得端端正正,垂眉敛眼,目不斜视。

“小萝莉,你……想聊什么?”自己刚出糗,面对水灵灵的小萝莉,他不由自主的英雄气短。

感觉燕人好像很羞涩?

坐等帅哥聊天聊地聊人生的乐韵,好整以暇的看着燕人眼神闪烁不敢直视自己,不禁乐了,每次挨扎针后燕人就害羞得像小媳妇似的,脱个衣服而已,用得着那么在意?

讲真,燕人害羞的样子挺可爱的,为了不吓得他无地自容,她当作没发现他耳尖绯红的窘相,忍着笑,淡定的问:“燕人,你对机械电子类的东西有没研究?”

“机械、电子?”小萝莉聊的是再正经不过的正事,燕行头脑在电光火石间完全进入清醒状态,惊讶的重复一句,小萝莉不会是还想涉及医学之外的专业吧?

“我在研究一样东西,一直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你对机械电子产品有研究的话,帮我瞅瞅。”

乐韵泰然自若的将背包拖得离自己近一些,从背包里掏出一只纸盒子,打开,放地板上让燕帅哥看:“就是这个,我对电容啊,电阻、CPU、并口接口等零件位置傻傻分不清。”

小萝莉向自己求助,燕行瞬间跟打鸡血似的,兴奋因子蠢蠢欲动,看她拿出东西,立即打起十二万分的认真研究,小萝莉的研究品是样像主板似的东西,镶嵌着许多电子元件。

初步看,他也不太确定是什么主板,他搓搓手,免得有灰尘或汗迹,然后才小心翼翼的从盒子里捧出电子板,用心的观察研究。

因为事关小萝莉的事,他特别有心,反覆观察三四遍,确定自己没弄错,才给她解释:“小萝莉,这个应该是掌上电脑或小型笔记本电脑的主板,这里是CPU,这里芯片,这个是并口,这个是外接电源口,这里外接网线端口,这里有外插U盘位置……”

“哦哦,这里呢,这个是什么玩意儿?如果这个坏了会样,这个小东西有什么用……”

乐韵眨巴着眼睛,认真的听讲,也会不耻下问,把小电路板上的大小元件都揪出来问一遍。

因为隔得远不方便,她还很自然的挪到燕帅哥身边,兴致勃勃的当好学生,每当问问题时,眼睛一闪一闪的闪着光,得到解答,长了知识,欢喜得眉眼飞扬。

小萝莉像好奇宝宝,津津有味的问,燕行使出浑身解数给她讲解,将自己所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尽量让她听懂。

此刻,他是无比感谢当年老一辈所制定的按全才全能培养成员的要求,他和兄弟们为了达到要求,除攻克自己的专长,也拼命的猎及其他行业知识,力求信任各种职务,以达到能顺利的完成涉及各个领域的任务要求。

拜职业要求所托,如今小萝莉向他求教,他才能担当起当解说员的资格,如果他没有猎及电子、机械类的领域,今天非得丢脸不可。

燕行噼喱啪啦的说了一通,发现小萝莉挪到自己身边毫无介蒂的挨着自己,越发的喜悦,恨不得把心思挖空,给她讲上几个钟。

现实很残酷,不到半个钟,该问的问完了,该解释的也解说完了,燕大少舔舔有些发干的唇,将小电路板还给小萝莉。

听完一通解释,乐韵笑嘻嘻的将元件板放回纸盒子,抱在怀里,眨巴着水灵灵的美人杏眼,歪着脑袋望着燕帅哥,继续当好奇宝宝:“燕帅哥,还有个问题想问你,你能回答不?”

小萝莉挨在身边,仰着小脑袋的样子像只小苍鼠,燕行心里痒痒的,特别想摸摸她的头,揉乱她的头发,可他怕吓走人,没敢。

被仰望被膜拜似的眼神瞅着,心怀荡漾,豪气的的答:“你问吧,但凡能说的,知无不言。”

乐韵眉弯弯弯,不拐弯磨角,开门见山:“燕帅哥,你们在神农山争夺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咦?

被问起引发间谍在神农山暗战的东西,一刹时,燕行心里的旖旎小心思烟消云散,心神全方位进入工作状态,狐疑的打量身边的小孩子,好端端的为什么又旧事重提?

他甚至以为小萝莉可能又从哪得到什么线索,比如像上次从她朋友给她一个坐标,虽然他们没找东西,但也从中推测出那样东西极可能真的是失踪,而不是落于他国间谍之手。

迟疑一下,他浓墨黑眉凝聚,轻声回应:“是……电子产品类的东西。”

特意想就某事寻根问底,得到答案,乐韵喃喃自语:“电子类的东西?”

说话间,秀气的眉毛纠成川,小脸皱巴巴的皱到一堆,不会真有那么巧吧?心中翻覆着,一张脸变化多端。

咋了?

小萝莉表情怪异,燕行十分不解,小萝莉莫明其妙的提起旧事,又露出莫明其妙的奇怪表情,让人难以捉摸。

捉摸不透小萝莉在搞什么明堂,他认真的观察她的表情,视线下移,看到她抱着纸盒像在沉思,更加奇怪了,感觉小萝莉今天不大对劲儿啊。

过了几秒,见小萝莉白净的圆脸皱巴巴的皱成团,低头翻覆着电子板,燕行心中闪过一道闪电,猛地的绷紧后背,语气有点急促:“小萝莉,你手里的东西是不是在神农山捡来的?”

摆弄着元件的乐韵,整张脸皱成面团子:“嗯,这个是我在神农山捡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东西。”

燕行一张俊脸在刹那间五彩缤呈,龙目如炬,直瞪瞪的盯着小萝莉的手:“你在哪里捡到的?”

“南天门地域一丛小树林里。”燕帅哥的反应太强烈,乐韵手一缩,将手里的东西抱在怀里,一下子挪开几尺,防备似的盯着燕帅哥,防止他杀人灭口。

难道真是那件东西?

燕行的呼息微滞,他暗自深呼吸,调整一下激动的情绪,让自己尽量平静些:“小萝莉,你捡到东西的那个地方是一条游人最爱的穿越野人谷的一段路线段,那地方在近山谷的半坡上,有块巨大的岩石,树木也不太多,是不?”

燕帅哥仅只缪缪几句,乐韵就知当初在捡到东西的地方所出现的几拨人中就有燕帅哥,当时小树林里空气太混浊,那些朝她挖石斛地方靠近的人离得有点远,她处于风头,能捕捉到的气味有限,所以没有捕捉到燕帅哥的味道。

果然,当初燕帅哥就是在她从小树林里出现后就盯上了她!如今,乐韵总算明白燕帅哥说的“敏感地带”是指哪。

她没有回避问题,从容镇定的答:“嗯,是的,是穿越野人谷的一条穿越探险路线附近,跟你说的地方差不多,那个地方是山坡上有岩石的丛林中岩石最大的一个地方,岩石底下有几块小岩石。”

“那个岩石底下是不是还生长铁皮石斛?”心中有些东西几乎要喷礴而出,燕行强自压抑着,以免情绪过激吓到小萝莉。

“是的,那棵石斛是我爷爷精心呵护的药草,高考后,我本来想去将铁皮石斛移走,可我去得晚了一步,被人挖走了。”

“噫,岩石下的石斛不是你挖走的?”当初在片区域,将去过小树林的人排查时,燕行一直以为那片岩石下的小坑是小萝莉挖什么东西留下的,他跟踪小萝莉却又找不到原因,成为未解之谜。

现在,他更加纳闷,他跟着小萝莉,把她走过的地方都检查过一遍,还搜了她的身,当时她身边根本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小萝莉究竟把东西藏在哪?

“不是我,是另一位采药人,我去那里走的是岩石背面的地方,挖药草的人也是从岩石背后离开的,我有遇到他,我到地头才知挖了药材的家伙从我眼皮子走了。”

乐韵绝对不绝认自己挖的铁皮石斛,否则,燕帅哥问她铁皮石斛去了哪,她怎么回答?

“那你的东西是在哪捡到的?你有没看见奇怪的人去那里?”燕行越发觉得古怪,小萝莉当时究竟藏在哪,他和当时去那里的人竟然全都没发现她的存在?

“我在岩石顶上啊,岩石顶上长有地珠,也就是延龄草,我先爬岩石顶上观察地珠,看到有人将一样东西埋在一颗树下,后来有人进树林大概是想解手,我怕别人发现我当我是偷药的,自己藏起来了,我不知道那家伙埋地里的是什么,怕是腐蚀性的东西会破坏环境,等人走光了跑去将埋泥土里的东西挖出来。”

“可是,我记得我看你背包时,你包里没有奇怪的东西。”就算不想承认自己偷偷检查过小萝莉的背包,燕行也不得再次提出疑问。

“我没带在身上啊,当时把东西挖出来看着不怎么顺眼,随手塞在几块石头底下,第三次进山我去挖岩石顶的药草,想起自己丢掉的玩意儿,又才去把它捡回来研究,感觉挺奇怪的,带来青大想等我弄懂我的专业问题,再去找电子产品专业的书来研究。”

乐韵随手扯个理由掩盖自己藏东西的真相,将自己有空间的事蒙混过去,求证似的盯着燕帅哥:“燕人,我手里这玩意儿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东西?”

“如果不是别人弄了假的当替身,应该就是了。”燕行心中五味俱杂,如果没有意外,小萝莉捡到的东西极可能是就从M国秘密流出来的东西。

“那,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乐韵将捧着的纸盒子放地板上:“如果这个东西对国家有利,你送它到它应去的地方。”原以为捡了个宝,谁知捡来的是个大麻烦,现在这麻烦就丢给燕人头痛吧。

“就这样给我?”燕行低眸,看着那件小小的东西,心跳骤然攀升,神色复杂,小萝莉就这样把东西给他?

他忍不住伸出手捧住纸盒子,心中涌上酸痛,为这件东西,隐藏海外当卧底的无名英雄已相继暴露三位,皆魂断异乡,国内亦有人民精英子弟兵牲牺在边防前线,数支特种队都有顶尖侦察员以身殉职,他队里的三栖作战小队也有两兄弟献出生命,为它,牺牲了太多。

为了保密措施,因它而牺牲的人员甚至没能公开办理葬礼,甚至很多人员都不知自己所执行任务目标携带的东西事关高科技技术,只当目标是重号恐怖分子或毒枭。

纵算以身殉国,就算牺牲的得默默无名,倒下的人亦无悔无怨,因为像他们这些子弟兵早把生死置之度外,随时准备着为国抛头颅洒热血,只要是有意义的牲牺,是军人的无上光荣。

捧着纸盒子,燕行甚至不敢再去碰它,如果,他早知道电子板的来历,他之前也不可能还能那么镇定的给小萝莉讲解零件用处。

东西很轻,可是,他却觉得沉甸甸的压手。

当初他们舍生忘死,千里万里追踪,然而谁能想到让各方以生死相搏争夺的东西最终没有被专业人员夺走,反而中途莫明其妙的失踪,结果却是落在一个小孩子手里。

这结果,太出乎人意料。

如果小萝莉手里的东西是真的,那么,她当初被人盯梢,被人嫁祸,一点也不冤。

如果它是真的,东西落在自己国人手里,那么,所有为它牲牺生命的兄弟们也能含笑九泉。

如若是真的,军人们的血没有白流,是他们以血筑出防线,挡住一波又一波的暗杀和追袭,让携带东西的人得以进入神农山,从而最终落于小萝莉手中。

燕行将纸盒子放在双腿上,心情复杂,心酸酸的,即心疼军人兄弟的牺牲,又觉欣慰,连声音也是暗哑的:“小萝莉,你确定要把它给我?”

“嗯,”乐韵认真的点头:“虽然我不知道它有什么用,既然可能是你们要找的东西,还是送去专业的地方交给专业人员研究更安全,如果是假的,你们不能怪我啊,不是我造假蒙人。”

“无论真假,你都有功,我先将它先送去军部秘密备案,再送去研究院交给专业领域的科学家研究。”

燕行严肃的说明安排,想站起来马上将东西送走,又想起一件事:“小萝莉,上次在三个蠢货劫持你那次,我解释了你被人盯梢是因为你去过神农山某些地方,为什么当时你没想到你捡到的东西。”

“我在神农山捡到的东西多了去,谁知道你们指的是什么?”乐韵撇嘴:“我在神农山捡到过扣子,钱包,小挂饰,还有别人遗失已废的手机,挖到过别人埋的银镯子,锁,戒指,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大堆,鬼才知道那三蠢货要找的是什么玩意儿。”

燕行眉毛跳了跳:“你今天怎么想来了?”

乐韵从背包里掏一掏,摸出一颗铁粒子摊手板上:“原因就是个,前两个星期去市场淘宝,遇到一次暗杀,将所有事过滤一遍,猜着遭暗杀原因应该还是与神农山的事脱不了干系,所以在神农山捡到的东西就是罪魁首,我思前想后,总算想起这玩意儿,把东西找了出来。”

“你又遭暗杀?”燕行眼眸紧凝,小萝莉的嫌疑正在慢慢减弱,谁还会出手暗杀?

他伸手将小萝莉手掌心的子弹拿走,子弹装在一只小袋子里,看大小型号,是小口径手枪子弹,没化验分析,不知道是国产还是来自境外。

“我拿子弹给队里专业人员研究一下。”

“拿去吧,反正我又不懂。”乐韵淡定的收回手:“子弹没啥好研究的,我对电子产品研究很久,有几个地方感觉很违和,要不要我说说?”

“是哪些地方?”燕行将子弹揣裤兜里,将抱着的纸盒子放地板,虚心求教,东西太重要,任何一点疑点都可能是线索。

“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个我感觉是后来才加上去的,这个零件也很违和,还有这块芯片座也感觉怪怪的,总觉得它太厚了……”

乐韵将自己用眼睛X射线光扫描出来有怪异的地方一一指出来,反正她看出有些地方不对劲儿,因为不是自己所擅长的领域,搞不懂原因,现在提醒一下,燕帅哥拿走后送给专业人员研究会不会重视她说的地方,那就不干她的事啦。

燕行认真的记下几个有疑点的位置,小萝莉不是专业人员,然而,有时候人的直觉往往是很准的,她直觉有古怪的地方说不定是研究电子板秘密的关健点。

指出自己的疑点,乐韵也没再啰嗦,又找出泡沫盒装电子板,再拿出装她的饺子和一袋花卷给燕人,让他带回去给他太姥姥。

因为电子板的事,燕行也想尽快解决,没有再逗留,拿着东西下楼回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