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五章 完成一半/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煜哲抱着美女学妹送的谢礼回宿舍,将门关拢,本来想回卧室继续忙,看看时间已是十二点,也有饥饿感,决定先填饱肚子再工作。

宿舍里就他和另一王,另两同学都没回来,他们也很少开伙,前两天他不是吃泡面就是吃面包和八宝粥,他本来想烧水泡面,想到女生送的谢礼,放桌子上打开包装看。

饺子是用饺子模包出来的,有花边儿,模样、个头大小都差不多,还温热着,说明应该是新出炉不久。

份量够多,王煜哲喊材料王出来一起分享。

宿舍两个王姓,两人名字前两个字发音一样,后面一个字有时发音不准也容易弄错,为区分两人,宿舍里给两人前面加上专业前缀,材料王是材料工程系的王裕泽,王煜哲是环境学科,有时忙起来就不两耳不闻窗外事,容易当空气,被戏称为空气王。

材料王王裕泽听到喊声到小厅吃饺子,一边问空气王那个学妹是谁。

王煜哲也没觉得有啥好隐瞒的,便将昨天某学妹想找对面宿舍的人,因为主人不在家,他将人收留在宿舍让她等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

“空气王,你好有爱心,好心好报,下次再有类似的事,你继续,那样说不定每天都有吃的。”材料王一片星星眼。

“拉倒,你以为我爱心泛滥啊,我昨天会收留女生是因为她在外面一遍一遍的敲门,听着烦燥,让人根本没法安心写报告。”

“可惜,人家女生不知道啊,人家被你暖心之举感化,特意来谢谢你。”

被材料王调侃,王煜哲本想一脚踹过去,忽的笑了笑:“材料王,你知道对面宿舍住着谁吗?”

“管他是谁,跟我没关系。”材料王一副与我无关的超脱相,夹起一个饺子塞嘴里。

“你真不知道?”王煜哲以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向某王,他出国交流学习,有不在学校,所以不知道对面的人住的是谁还可以理解,材料王在学校也不知道,小晁和他妹妹有多低调?

“我为吗要关心啊?我又不是整天闲得没事干,天天关心鸡毛蒜皮的破事儿。”王裕泽以看白痴的眼神看向空气王,那家伙出国一段时间,脑子里是不是被Y国的雾洗脑了,变得这么爱管闲事儿。

“是么,如果这话被小晁会长听见,估计会心塞好久。”

“这又关小晁同志啥事儿?”

“我们对门宿舍住的学生有一个是小晁义结金兰的妹妹,你说这关不关小晁同志的事儿?你把小晁的事儿说是闲事,小晁听到能不心塞?”

“等等,等一等,”王裕泽忙忙叫停:“你说对门住着小晁的妹妹?你确定?”

“我刚才见到小晁和小李几个,小晁亲口说他妹妹住对门,你说能有假么?”

“我靠!这太TM的吓人了,住了这么久,为什么我不知道?我也没见小晁来过?只有两次隐约听到宿舍里传来男声,我以为住的是男生。”

“那么说来,你是知晓小晁有个妹妹的事儿?”

“哪能不知道,小晁妹妹是个很可爱的小萝莉,那个小萝莉好生猛的,以本年理科全国第一的成绩入青大,刚入学就整趴跑去挑衅她的三个国防生,脑子好,体育潜力无穷,校田径队欧教练把人强抢进校队,还破天荒地的开特列,允许她不用参与任何训练,只需在有比赛时随队参赛,小萝莉也不负所望,在首都大学生秋运会上参加项目时成绩项项破纪录,据校队可靠消息说国体院三番五次跟欧教练商量想将小萝莉转去那边,欧教练死捂着不放,把人全呛回去了。”

“感觉是个了不得的风云人物。”王煜哲抚额,小晁那么厉害的一个人,能让他甘愿义结金兰的女孩子必定也是与众不同。

“这个要看从哪方面来说,小萝莉除初入学时被人挑衅来了场公共赛和秋运会连破纪录的事,倒没听到惹事生非的传闻,她为人低调的很,谢绝学生会的邀请,也没加任何社团,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以至连住我们对门,我还从遇见过她。”

“你这么一说,我越发好奇了,也非常期待小晁带他妹子来宿舍做客。”

“小晁说要带小萝莉学妹来做客?”王裕泽也有几分激动。

“对的,之前跟他说等我忙完了,他带人来拜访。”

“哈哈,还是你有面子,记得小晁来的时候通知我啊……”

打开了话闸子,两王同学暂时也把各自的学习工作扔一边,边吃边聊,滔滔不绝,聊得特别的开心。

在王同学和晁同学等人欢快的吃午餐时,燕少还在回他三舅公家的路上,待他回到大院已是十二点半,家家户户不是在吃午餐就是准备用餐或刚吃过午饭。

四合院的门是开着的,贺小十六贺明新在下屋守着门儿,看到表哥的军用车,嚎一嗓子通知老祖宗和长辈,自己飞奔冲出去迎接。

贺三夫妻和贺祺书夫妻以及回来陪老祖宗的贺家几个孙辈都在上房叨话儿,听到小十六的喊话,几个小的嘻嘻哈哈的冲出屋等小龙宝。

贺明新冲出院门,就见修长挺拔的一个人走来,他跳着冲下台阶,他想飞扑投进表哥怀里当树獭,看到表哥背着包,还捧着一包东西,不好扑,改为抱胳膊,将尾音拉得老长:“龙宝哥,我想坏你了哟-”

“没见你哪里想我想坏了。”燕行匀出一只手,伸手一捞将巴着自己的粘人虫挟在腋窝下。

被挟持,贺明新一手圈抱住表哥的腰,笑嘻嘻的汇报情况:“龙宝哥,你交给我的任务我完成了一半。”

“怎么说?”什么叫完成一半?

“冯某人那家伙不知是警惕性高猜到我们会整治他,还是他确实有事,我找他玩儿,他拒绝了,说家里有重要客人,他要陪贵客,我约不到人,收拾不了他,不过,我侦察清楚他的同伴们是谁了。”

“都有谁?”

“当时在场的共有五人,刘宝林副局家的黄口小儿,袁震中将的第三孙子,这两个直接参与调戏行动,另两个是陈厚德将军家的五孙儿,还有一个就是京城三大王之一的王言礼那支王家侄孙子,也就是万俟宏理医生的侄子,后面两个没有参与行动,王二少帮同队人员说了一句话惹恼小美女,挨揍了一拳,王二少也亲自证实情况属实。”

贺小十六将自己所知汇报完,又笑得露出一口整齐的好牙:“第一领头人我没机会收拾,不过我没闲着,发动我的小伙伴找袁某少和刘某少愉快的玩耍了二回,那两小子估计现在还在发懞,不懂为嘛最近有点霉。”

“你和你小伙伴是怎么跟人玩耍的?”燕行挟着小十六步进院子,也不急了,慢吞吞的走,好笑的询问。

“也没啥,就是去玩耍时弄醉了那两货,让他们跟美女们亲近,满足他们爱美之心。”

燕行眉心跳了跳,小十六说的美女肯定是那两位最看不上眼的女孩,被最讨厌的女生亲近,那两少大概会吐血。

他满意了,小十六和他小伙伴能把人整醉,想必也拿到视频之类的,随时能派上用场。

“嗯,见好就好,整治一二次就够了。”

“好咧,搞定二个,余下一个有机会再友好的亲密。”

燕行夹着小十六穿过半个院子,和哥哥姐姐妹妹弟弟们一起进上房,然后将夹着的淘气鬼放下,向太姥姥和舅公舅婆舅舅舅母问好。

贺明新被晃得眼冒金星,好不容得到自由,抱着头揉眼睛,贺小八几个瞅着他乐。

燕行向长辈们问了好后走到太姥姥身边,先放下东西,然后脱大衣,搓手搓脸,搓热了,凑到太姥姥面前蹲老祖宗的脸。

亲近老祖宗一番才坐好,看看只有位舅舅在家,窃笑不已:“我今天带回来超好吃的美食,其他舅舅们没回来,他们享不到口福喽。”

“小龙宝,你带什么好东西回来啦?”

贺家老少们也被勾起好奇心。

“好东西。”

燕行神秘一笑,去拿自己的背包和之前抱着一只袋子提起来,放到桌面,再开背包,一连提出三包东西。

不等他动手,贺小八兄妹们七手八脚的动手将袋子结打开,连开三层,三包饺子,一包花卷,香喷喷的。

“好香。”一家老少吸气。

“这是出自天才小医生之手,加了药材,是千金难求的药膳,今天上午刚出炉,中午稍稍加热一下就能吃啦。”

“哇,快,准备开饭。”

贺小五兄妹几个嗷嗷欢叫,抱起饺子冲往厨房。

小的们跑得老快,钱榆英落在后面,满面笑容的去帮忙。

郭妈妈和周嫂子在厨房就等着传饭,听到那跑动声,笑着将温着的菜从蒸笼里启出来,摆在托盘里。

贺明韬兄妹们冲进厨房,有端菜的,有找东西装饺子加热的,忙忙碌碌,厨房也变得热热闹闹的。

钱榆英干脆让郭妈妈和周嫂子不要管那些小的,只管张罗上菜。

饺子和花卷本就上午才做好,放微波炉里三分钟就好,等将饭菜搬进上房一一摆好,饺子也热好了,花卷数量很小,一致决定给老祖宗吃,等吃的时候才加热,只加热大半饺子,另一小半也留给老祖宗吃。

贺家小辈们将饺子端到上房,围着吃饭,十几个人坐不下,分两桌坐,每个人都分到三个饺子。

等吃了来自小医生制作的饺子,贺家老少终于深刻的领悟“千金难买”不是夸张,而是名符其实。

大抵饺子还有开胃功能,老老少少午饭吃得特别香,饭菜全吃光,第一次出现大扫荡后似的情形。

吃完饭,专用司机和两保姆都不进上房,让贺家老少们聊天。

贺老祖宗眯着眼儿,听子孙们说话,聊了很多家常话,贺子瑞换个话题:“小龙宝,小五元旦结婚,我们给不给小医生发请帖?”

“这个我也不好说,小萝莉不喜热闹,我个人觉得给她发请帖反而让她为难,而且那几天刚好是晁老爷子生辰,小萝莉估计在晁家玩耍,不好打扰她。我建议等五姐婚后或者舅公生辰什么时候我们在家办个家宴,发请帖给小萝莉可能更好些,都是我们自己人,也好认一认小萝莉的脸。”

“那就依小龙宝的。对了,小龙宝,最近有几家人又频繁来我们家走动,随同来的人我总觉得很奇怪,不像是普通人。”

说了请帖的事,贺子瑞又说起家务事,贺祺书也适时的补一句:“小龙宝,你大舅舅也遇到类似的事,最近有几位以前没什么生意来往的商业大家挺热络的主动想跟贺家做生意,每次随同人员总有一二个人很低调,却明显像是幕后大伽,我们琢磨着是不是也跟你请来小医生的事有关。”

“看来我们家很吃香啊,”燕行露出狐狸似的笑容:“舅公和舅舅们以前是怎么做的就怎么做,能深交的人家有诚意的话也不用拒人于门外,有些墙头草的话一笑置之。”

不用说,那些奇怪的随同人员必定是古武界或古修门派的人,古武界与很多门派虽然隐修,很多都与某些家族或某些人有姻亲,又或者是某些人或某些家族的嫡系主族或支族人员,都是脉脉相连的。

因各种关系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就算是古武界起讧,也会牵连一大片,因此,就算是古武门派之间也不敢轻易挑起生死战。

燕行料定古武门派汇聚京都是来找小萝莉的,暗中频频接触贺家人也是想打探消息,或者让他们扶持的家族来混个面熟,方面以后行事。

贺子瑞好笑的摇头,贺家会变香饽饽皆拜小医生之福,小医生将老祖宗从鬼门关前拉回来,这么轰动的事儿哪能不引人注目,如今小医生没有暴光,他们成为唯一的知情者,自然引得人前仆后继的来探口风。

一家人聊了小半天,年少一辈跑去说悄悄话,不知谁走漏风声,晚上贺家祺字辈和明字辈但凡能回来的全丢下工作跑回大院,晚餐将饺子瓜分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