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六章 圣诞礼物/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一个周一到来,京都的天在阴沉沉N久后终于天晴,虽然高高的上空仍然有雾霾,至少见到了太阳的脸。

晴日,不仅视野开阔,让人们的心也变得开阔。

周一已是12月19,据西方最隆重的圣诞节近在眉睫,很多商家已摆出圣诞礼物吸睛,大街小巷都能看到属于圣诞节那天的独特礼物。

贺家青年辈们小聚一回,周一各回工作岗位或回学校,燕行也去上工,他先去军部办公大楼与国防部一把手、总参谋长和三军总司令密聊二个钟才离开,然后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柳大少回驻军区送队友们去大北方冬训,到周一,闷闷不乐的爬回青大,讲真,他宁愿去冬训也不愿天天呆学校,在学校好无聊的,尤其是最近目标人物那丫挺的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老实的像龟孙子,不搞事儿,他也没事可做,特别的无趣。

当回到青大,柳少发现燕某人又没来校,而且不仅公职手机没开,连私人号码手机也关机,人处于失踪状态,他想不通小行行又在做什么特别任务,只能认命的守着自己的岗位。

李少和陈同学等人因他们接连两天都在蹭饭,从而在非周日自然不好意思去打扰小萝莉学习,忍着馋虫作怪,天天忙自己的学习。

美少年也忙得团团转,所以也不去蹭吃的,没人跑来抢地盘,乐韵的小日子过得随心所欲,比较郁闷的是在周二,当一觉醒来,那棵山竹果成熟了,树杆上的果子紫红一片,她不得花费一个上午时间摘果子。

收完山竹果子,也将最后一批火龙果摘完,龙火果断断续续的结果子,大概也到生长周期期限,最后一批果子个头与外界自然条件下生长的火龙果的个头一样大。

最令乐小同学开心的是小狐狸学会当杂工,她不在空间,小狐狸带着小墨候帮采摘蘑菇,小墨猴太小,它当小搬运工,一次性能扛一到二个松茸。

小狐狸是采摘好手,每当松茸长到可以采摘的时候,他下药田一个一个的拔出来,捋掉根底的泥土,将松茸先放在药田分割土地的灵石台面,再装篮子将东西搬到药田外的石基台表面存放。

除了摘松茸,也会收割药材,因为他个头小,又用不了法力,所以速度有点慢,但也足够能应急。

有个帮手,总比事事要自己操心强百倍,乐韵放心的让小狐狸帮打理药田,不用时刻记着要回空间收获,不用惦记空间作物,她只管安心的扫描书本,只有早中晚回空间一次。

当乐小同学在京都拼命啃书时,乐爸也在努力的做工。

E北12月的气候也有冬的萧条,山岭间的落叶乔木因树叶落光,光秃秃的,只有四季常青的树木在撑场子,令枯败的冬季还有满是希望的绿色。

身为孕妈,周秋凤也极为爱惜得来不易的宝宝,尽量不做重活,为了不被村人怀疑,她仍然会去翻地,也请人把田冬耕一遍,偶尔也进山捡柴。

周四这天,周秋凤又收到电话,到半下午丢开家务事,去乡里街道等,当从县里回来的班车回到乡站,也帮她捎回从县快递点提取的快递。

周秋凤给了运费,提起快递包放自己的小三轮车上回村,到家里才拆,将封口剪掉,包装箱里是真空包装的饺子和花卷。

“小乐乐也真是,老包饺子做吃的,也不怕耽误学习时间。”看到姑娘从老远的地方寄回来的爱心美食,她心里暖烫得一片火热,小乐乐上次寄回一箱饺子,她还没吃完呢。

不是她不爱吃,而是小乐乐说隔一二天吃一次药膳最好,乐清也疼她,他只在收到姑娘寄回东西的当天尝了一碗饺子,然后省着给她吃,让她调养身体,给宝宝积攒营养。

有个暖心的姑娘,有个体贴的男人,周秋凤日子过得舒心至极,也越发的珍惜自己的家庭。

这当儿,又见姑娘寄回来的营养点心,她窝心的眼眶热热的,将小箱子抱进冰箱房,只拿出一袋花卷,其他的先放箱子里,冬天气温低,暂时不用存冰箱冷藏。

放好爱心营养食品,周秋凤看看天色不太早,煮饭,热猪食喂猪喂鸡鸭。

乐爸下班回到家,天色昏沉,周秋凤已收拾一切,就等他回来吃饭,夫妻两个关了大门,进灶房准备开饭。

“乐大哥,这是乐乐刚寄回来的东西,你先尝一尝,吃了东西,我们给乐乐打电话。”周秋凤将热好的花卷分两份,一人两个。

“乐乐小棉袄又做吃的寄回来了?我尝尝啊。”乐爸喜滋滋的,忙端起碗尝姑娘千里万里寄回来的食品。

吃了一口花卷,乐爸心都飞起来了,他家小棉袄整出来的东西真好吃!姑娘好像无所不会,天才哪!

心中骄傲,再吃一口,好吃!

再吃,好吃好吃好吃……

除了好吃,乐爸完全想不出词儿来形容心中的感觉,他仅只吃出馅料中有蘑菇,其他的一切不知是啥原料。

美滋滋的啃完花卷,抹把嘴,幸福的眼睛发亮,看向老婆,小凤也是一脸满足幸福,他那颗心甜蜜蜜的。

伸手摸摸小凤的肚子,眼睛闪亮闪亮的:“老婆,宝宝今天乖不乖?”

“宝宝乖得很,别磨蹭,赶紧给乐乐打电话。”周秋凤有点害羞,白了男人一眼,乐清每天回来都要悄悄的问宝宝乖不乖,问宝宝有没折腾她,百问不厌。

“好,我打电话给小棉袄。”挨一记白眼,乐爸开心的笑,从兜里摸出电话,想想自己的电话太老个,拿老婆的手机打电话。

当电话接通,听到姑娘那脆脆的欢快笑声,一对夫妻依偎在一起,先说寄回来的东西收到了,赞不绝口的说好吃,然后你一句我一问的问姑娘好不好,叫姑娘不用再做吃的寄快递。

就算一周通一次电话,乐爸和周秋凤也像有说不完的话,哪怕有些事其实前一次说过,他们仍会乐此不疲的再叮咛一遍。

一通电话费去四十分钟,打完电话,乐爸和周秋凤那颗心又安稳了,当然,大概只能安稳三几天,过几天但凡有点啥,又会想念姑娘,担心姑娘。

当周的周日是西方国家的圣诞节,是个极为隆重的节日,欧美地区许多地区还有固定假,特别热闹。

周六,是圣诞前的平安夜。

米罗在平安夜收到来自遥远东方小朋友的礼物——饺子和煎饼。

国际航空包裹送货上门直达酒馆,当天酒馆生意兴隆,米罗签收包裹,抱回自己的书房才拆,拆开包装,看到真空装的药膳,笑得春光明媚。

小乐乐送的礼物,真的是别出心裁,这礼物,他喜欢。

自己小朋友送的礼物,米罗也不准备让奥斯卡知道,奥斯卡若知道,必定会鼓动教父一起跑来分享他的美食,他决定独吞。

藏好东西,他开电脑查看自己送的礼物,查单号,快递上午已到华夏首都国际包裹分拣中心检验,下午派送青大分点,按速度,礼物能在圣诞节当天达到小乐乐手里。

想像小乐乐收到自己所送圣诞礼物的样子,米罗忍俊不住,露出狐狸似的窃笑,啥也不说,坐等小乐乐明天气急败坏打电话来算帐。

圣诞节是西方国家的重大节日,华夏国也同样热闹非凡,圣诞节相关主题活动吸引无数中青年参与。

乐韵即不崇洋媚外,也不固步自守,对西方国家的节日不排斥也不膜拜,不追捧也不抹黑,她过自己的日子。

美少年会长同样不崇洋媚外,也不顽固不化,对圣诞节的存在不反对不支持,他没有回家,白天在忙工作,半下午就溜到四楼占地盘。

有美食吃,什么晚会啊舞会啊都是浮云。

晁宇博躲在小乐乐宿舍,又清净又能吃到乐乐给他做的药膳美味,幸福得窝在绒毛大狗狗背上,抱着书本好好上进。

柳大少家也不过洋节,所以周五他回家应个卯,周六溜走,跑他未来岳母家陪岳母和未来小媳妇儿过周末。

田妈妈连服两剂药,睡眠得到改善,比以前精神,身体也健康些,当小柳青年跑来家里,她就看着小柳和她姑娘在折腾家里的地,折腾那些菜。

更让她无语的是小柳不知道学谁,兴高采烈的拔青菜,嚷嚷着要做酸青,结果他不会,查网查半天才弄出攻略步骤,和耿姑娘两人动手腌制一小坛酸菜。

到圣诞节,赵宗泽和赵丹萱想接外婆出去吃个饭,结果无功而返,兄妹俩便只约了王玉璇一起吃晚饭,去首都圣诞主题区游玩。

贾铃很想跟外孙们去玩,然而她不敢私自外出,生怕出了燕家就回不来,去找燕鸣商量想拉燕鸣一起出去感受年青人的热闹,再跟外孙们偶遇,而燕鸣冷漠脸,一句“七老八十的过什么洋节”就把她给堵得再没提出去游玩的事。

她外孙元旦将与王千金举行订婚,请帖也发出去了,这个时候她不想节外生枝,就算当时气闷,想想又舒心,不出去也好,外出的话万一燕老东西知道她外孙与王千金元旦订婚,他记恨在心搞什么破坏,会防不胜防。

平安夜,京城满城喧哗,一夜之后,N多情侣修得正果,N多夫妻反目,同样,也有N多纯情女生经历蜕变,N多纯情少男变成真男人。

状元楼也热闹到近凌晨才安静,而乐韵在整出好吃的和美少年哥哥饱餐一顿,等十点半晁哥哥回去了,她爬进自己的空间,哪怕外面闹翻天也影响不到她。

平安夜满城繁华,而京中研究重地内的科研人员丝毫没受任何影响,忙碌的工作,直到圣诞节这一天的半上午,在科研重地的燕大少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秘密离开科研所。

圣诞节,京城彩旗汽球飘扬,处处繁华似锦。

节日里人流络绎不绝,车辆排成长龙,洛七开着队长的猎豹混在车队里,内心也有几分急燥,照这种速度何时才能是个尽头?

他奉令到军部办公楼接队长,几天没见,队长满脸胡碴子,眼里布满血丝,一看就知严重睡眠不足,上车坐后排便合上眼小憩。

他尽量将车开得平稳些,然而走走停停难免有些颠波,他担心影响队长睡眠,又从后视镜观看队长,队长歪在坐椅背上安安静静的。

队长好像没有醒,洛七也放心些,内心还是有隐约跳动的烦燥,为这特别不给力的车速和交通。

他再浮燥也没用,交通拥挤,只能慢慢磨,好不容易上高速公路,拥挤感才得以减轻,而当下高速后又是拥挤不堪的现像。

等好不容易磨蹭到青大,已是下午两点半,整个过程足足用了四个半钟,可见路上有多堵。

将队长送到学校宿舍楼下,洛七以为队长没醒,谁知他刚把车停稳妥,队长已经在推车门,他嘴角一阵抽,队长大人是不是太警醒了点?

燕行从车上着地,被寒风一吹,疲惫不堪的精神反而更清醒,交待洛七几句,提起自己的背包上楼去洗涮。

洛七瞅瞅阴乎乎的天,认命的迈着腿走向校门,嗷呜,队长是回来了,他要用走的走回去啊,大节日的,别人成双成对,他要吹西北风,虐狗!

圣诞节是青年情侣们增进感情的好日子,美少年怕被虐成狗,大清早的又溜到四楼躲清静,手机关掉,拒绝别人约请去参加各种专虐单狗的聚会。

乐小同学与美少年哥哥呆宿舍里,看书吃零食,幸福满满,到下午三点,快递小哥通知到楼下拿快递,她才舍得扔开书本,施施然的下楼。

快递小哥在楼下等着,对号入座,开车取快递件,当看到他搬下来的箱子,乐韵眼睛瞪成铜铃:“帅小哥,是不是搞错了?你拿的那个真是我的快递?”

“没错啊,XXX状元楼4-1乐韵。”快递小哥将二米多高的箱子搬下车,又念了一遍地址英汉对照的汉语地址。

乐韵一阵恶寒,以米罗帅哥的恶趣味,完全能够想像得到他送的圣诞礼物是什么玩意儿。

她正想抱箱子,快递小哥叫等等,然后又去抱箱子,一连抱出两箱,每箱都有矿泉水箱子那么大。

三份快递同时到达,也省事儿。

乐韵先将两只小箱子叠起来抱上右肩扛,左手捞起大箱子也放肩膀上,扛着东西上楼,大箱子不重,两只小箱子反而更重。

小女生一个人扛三个箱子轻松无压力,快递小哥:“……”明明是个小萝莉,怎么一秒变成女汉子?世界太奇幻!

直到小女汉子的背影看不见了,快递小哥才开着车去送其他地方。

扛着三个箱子的乐小同学,锵铿上楼,因为箱子太大,横行霸道,路上遇到同学,人人让道,倒真让她逞了把威风。

回到四楼,乐韵用脚推开门,扛东西进小窝,等着小乐乐回来的晁宇博,听到声响的当儿,首先就见一截四方纸箱子霸气进门,他:“……”

等小乐乐带着东西进宿舍,他默默的抚额,只想问一句:谁送的圣诞礼物?

“乐乐,是什么好东西?”晁宇博站起来想去帮忙,然而,不等他帮,小乐乐弯腰将东西全放地板上。

“两箱零食,大的箱子应该是只绒毛玩具布偶。”丢下箱子,乐韵拍肩膀,拍手,内心是崩溃的。

“我看看。”晁宇博笑得眉飞色舞,快步走到门口,将门掩上,麻利的拆长箱子,割断封口胶,打开扣折的箱口,露出一只浅橙色绒毛玩具熊。

他伸手抱住大熊的双脚,将绒毛熊从纸箱子里拖出来,想竖起测试有多高,举起来,发现比他还高,目测约有二米二以上。

举着巨无霸绒毛玩具熊,美少年也风中凌乱,重量倒不太重,大约也就七八斤的样子,然而,那块头真的太凶猛。

“乐乐,这个毛色不错,很柔软,可以当床垫用。”举着试了试手,晁宇博忍着笑,一本正经的将绒毛玩具递给小乐乐。

一个巨无霸砸来,乐韵伸手接住,一个熊抱还圈抱不住它的腰,被砸得天晕地暗,想挪开脸,看到的仍然是一片绒毛。

“呜,一个个都欺负我是小挫子!”被绒毛玩具压得寸步难行,乐韵脸都黑了,米罗那家伙太可恶了!

“噗哈哈哈!”可爱小乐乐被绒毛熊压得连人都找不着,晁宇博笑得不能自己,凤目星光闪烁,满脸花开。

“晁哥哥,别笑了,快救命。”顶着毛绒绒的东西,乐韵闷闷的,她被快被熊压坏了好吗?

“好,我帮乐乐。”晁宇博笑得脸上肌肉都快抽筋,正想去抱绒毛熊,不期然的门被敲响,他立即转去开门:“噫,乐乐,有访客,我看看是谁来了。”

说着话,他一步掠至门口,拉开红色的门,快速向外瞄,外面站着个挺拔如青松的青年,面如冠玉,龙姿凤章,往那一站,端的是顶天立地,风华惊霜。

“燕少?”晁宇博狐疑的打量门口的青年,那位总是高贵冷艳,丰神俊秀的美青年龙目隐隐有血丝,好像经历什么辛苦的工作,疲惫不堪的样子。

燕行回宿舍洗涮一番,刮去胡碴子,焕然一新,然后立即赶往状元楼,爬到四楼,便听到小萝莉宿舍里传出欢笑声,敲开门就看见晁家少年清润如玉的面容,以及一双笑盈盈的凤目。

“晁哥儿,你也没回家?”

“我家不过洋节,我陪小乐乐玩耍。有事进来说。”晁宇博拉开门,燕大校竟然来了,想必不会轻易离开,与其拦,不如大方的接纳。

“谢了。”燕行揉揉酸涩的双眼,从容踏进女生宿舍,并反手关门,也直到人跻身小萝莉的地盘,他才明白小晁为什么笑得那么欢悦。

看着小萝莉被一只超级大的绒毛熊盖得只能看见一点脑瓜子,他站在门口,不由得也扯开嘴角,无声的笑开了去。

乐韵好不容易才从绒毛熊肚皮底下把头探出来,看看自己的地盘,用力一举,将大熊举起来,再一横,举着绒毛熊去卧室。

美青年和美少年看着小萝莉举着大熊的样子,笑得肠子快打结。

举着绒毛熊回到卧室,乐韵将熊放床上,它落下去,占据大半个床位,差点将另一只熊挤下床。

看着米罗帅哥的恶趣味成果,她忍不住挥拳头,揍绒毛熊一拳,气乎乎的转身冲到小客厅,从小写桌上抓起来手机又冲回卧室,然后拨通越洋电话,当电话接通,她咬牙切齿的挤出两个字:“米-罗!”

米罗呆在酒馆三楼的书房,等了一天,终于等到越洋电话,听到小萝莉阴森森的声音,就知道自己的圣诞礼物到了,笑得阳光灿烂:“小乐乐,圣诞快乐!收到我的圣诞礼物了吗?”

“米罗,你个恶趣味的家伙,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乐韵脸都绿了,开视频,摄像头角度对着自己的床铺。

米罗接通视频请求,看到的是一大一小两只绒毛熊,那只大熊比床还长很多,有一截脚搭地板上去了。

“唔,很不错,小乐乐拿来当床垫正好,哈哈哈——”他本来想一本正经的,可抵挡不住小乐乐床铺被熊霸占的喜感,再联想到小乐乐的表情,爆笑。

“米罗,等下次见面,我非揍你不可!恶趣味这么重,把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下次再也不给你寄药膳了。”乐韵气急败坏的吼,摔,米罗有颗少女心没关系,他喜欢买买买也没关系,可为毛要她承担他喜欢购买绒毛玩具的恶果?

照这样下去,她住的地方会变成绒毛玩具收藏仓库,她不想每天一睁眼,每看向一个方向入目所视皆是绒毛玩具啊。

“好好好,下次不送绒毛玩具了,小乐乐不气了啊,这个圣诞节是我们认识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所以我才想着送件礼物逗小乐乐一笑,以后我不送啦,小乐乐,笑一笑,别绷着脸儿嘛,难不成小乐乐觉得我送的礼物太小,要不,我下次改送别的?小乐乐……”

小乐乐气吼吼的,米罗忍着笑帮自己的小朋友顺毛,幸好他送的元旦礼物不是绒毛玩具,要不然,小乐乐非跳脚不可。

乐韵嗷了一通,找罪魁祸首发泄一番,心里的气也消了一大半,然后才聊家常,关心的询问罗伯托的状况,了解服药反应,反馈回来说一切都好,她才放心。

聊了一通,挂电话前还大刺刺的甩出一句威胁:“哼,下次再让我承受你恶趣味的后果,我跟你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被威胁的米罗,挂断电话后笑得前俯后仰,乐乐小萝莉太可爱了,送个绒毛玩具也能惹得她炸毛,有个这么好玩的小朋友,人生乐趣多多。

笑够了,遥望窗外,心底浮上丝丝阴晦之气,莫里蒂从华夏国边境出境后一直没有消息,应是潜伏起来等待时机反扑,莫里蒂一天没有回国,随时会有搞破坏的机会,他不得不防。

挂断越洋电话,乐韵瞅着占床的两只绒毛熊,一阵无语,她能不能拿去卖掉?想想又舍不得,朋友送的礼物还是留着吧,如果凤婶生个妹妹,绒毛玩具给妹妹当床。

打了电话,激动的小情绪也平静,从空间里捉出小狐狸和小墨猴放卧室,把吃的也拿出来放写字桌。

拿着手机走出卧室,看到客厅的俊美青年和美少年,想到之前自己暴跳如雷找米罗算帐的的样子,乐韵抱头,她太激动,把两位给遗忘了,这下好了,出糗了!

燕行和晁宇博看到小家伙搬走绒毛熊又气乎乎的冲出来,然后看她又冲回卧室,接着听到她打电话吼人,两人淡定的找地方坐下等。

当看到小女生终于又平静的从卧室出来,一大一小两俊美青年都当没看见她的窘样,晁宇博笑咪咪的问:“小乐乐,纸箱子要不要留?”

“留着吧,以后毕业要收拾东西将绒毛熊寄回去也不用另找包装箱。”美少年哥哥不笑话自己,乐韵心安了,跑去处理箱子。

俊美青年大校和美少年帮忙将箱子折叠起来,由她搬卧室塞床底下,然后再拆两只小箱子看礼物,是Yi国产品,有一箱是几个著名品牌的巧克力糖果,还有箱是鱼子酱和红酒,葡萄干。

数天来大脑一直处于高度旋转状态,燕行一直没反应过来当天是圣诞节,直到在小萝莉宿舍呆了一阵,大脑才与现实接轨。

他没准备圣诞礼物,只能当空气,因为有晁哥儿在,他也不好说关于某件东西的事,厚着脸皮赖着蹭饭。

美少年也没问燕大校有什么事找乐乐,两人呆在女生宿舍陪小乐乐享受难得的清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