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七章 圣诞舞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大作为国内顶尖大学,与国际接轨,校内有大量外国留学生,圣诞节是西方国家重大节日,青大学生会身为青大学生之家,为让在校欧美留学生们有家的感觉,与京大学生会共同合作,为两校留学生们举办圣诞联谊舞会。

学生会举办的圣诞舞会,青大学生会各部部长与众成员基本都会出席,而晁同学,嗯,身为会长,他并没有多少会长的自觉,将主要主持任务交给副会长和文节部主持。

他是不担心的,圣诞舞会的细节早已拟定,步骤与事项列得一清二楚,而且,学生会去年也举办过舞会,有经验。

副会长虽然刚接手学生会内务,但在晁会长亲自带领下,上手得很快,足以独挡一面,何况还有其他部长们压场,舞会主办方是学生会团队合作,没啥好担心的。

至于他本人,就算晚上不去舞会上露面都没关系,反正本校和诸高校学生会成员都知道他是羸弱少年,就算最近身体健康有所好转,大家也仍然觉得晁会长是棵需要爱护保护的小树苗小花朵,不宜劳累。

圣诞舞会晚七点开始,受邀的学生们在五、六点便开始梳妆打扮。

王煜哲出国交流学习一个学期,刚回校时有太多的工作要忙,待好不容易将学习报告的方方面面整理清楚,然后才正常去上课,到学生会报道,与同学、朋友们联络感情,每天过得忙碌而踏实。

他离开太久,当然有必要参加圣诞舞会露露脸,下午忙完自己的工作回宿舍去准备洗涮换装等事宜。

王煜哲刚回到学霸楼,便见李宇博李少从西楼梯跑下来,李少焕然一新,特别精神,他禁不住笑起来:“哟,小李,这么急,要去接女伴?”

李少匆匆下楼正想去取车,看到抱着书本文件袋子的王少,笑嘻嘻的做了个潇洒的撩发姿势:“是喽,我要去人大接我今晚的舞伴,王少,你今晚舞伴是哪位?”

“没有。”王煜哲淡定的答两个字,又勾出迷人的笑容:“如果没有舞伴就不能进舞会场,我会很高兴的。”

“你拉倒吧。”

“小晁今晚去不?”

“不知道,小晁同志失踪一天,估计拐着小萝莉溜哪躲清净去了。”

“你们没打电话?”

“打了,关机,小萝莉手机也关机。王少,我先走一步,我女伴在等我。”

“去吧去吧,别让美女久等。”王煜哲笑容加深,能让李少乐意主动邀请的舞伴,必定是他们熟悉的人。

目送李少风风火火的钻进轿车又急急忙忙的启车而去,他转身上楼,回到四楼宿舍,仍然只有他和材料王,其余两位同学一位是机械工程系,正在做科研项目,以实验室为家,另一位是新闻专业,去外地搞什么策划采访去了,也不在学校。

材料王王裕泽下午打球回来不久,刚冲好澡,在吹头发,看到空气王归来,挤眉弄眼的笑:“空气王,今天咋这么早就回来了?”

“晚上有舞会。”王煜哲无奈的笑笑,回卧室找晚上穿的衣服。

“今晚舞伴是谁?”材料王兴高采烈的问十万个为什么。

“邀请得太晚,我认识的女生都被人预约走了。”

“可怜的汉子,你岂不要来个没有舞伴的圣诞舞会。”

“所以,我决定到舞会现场再去请别人的舞伴来跳舞。”

“这个好,去现场抢女伴,谁魅力大,美女归谁。”

“抢女伴,你是想踢我下水坑么……”王煜哲差点想丢样东西出去砸那面那家伙,你当是抢劫啊,谁魅力大美女归谁,这若让其他有女伴的男生们听进,他就得成为公敌。

两人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一个洗澡,一个弄好头发换衣服,整理仪表,赶紧的去与女友约会。

当两王同学在忙时,乐小同学也在忙,不同的是两王同学在忙着为舞会和约会梳妆打扮,她和晁哥哥燕帅哥在忙着吃饭。

晁同学躲了一天,介因晚上的舞会是两校联谊舞会,又是为留学生们所举办,他身为青大学生会长自然要出席的,免得让别人误会。

因晁哥哥晚上要去参加舞会,乐韵本着美少年哥哥的健康,特意早早做晚饭,整治出一桌营养药膳,用料全是空间产品。

沾美少年的福,燕大校也白捡大便宜,吃到比以前更美味的药膳,让他暗中嫉妒得想抓狂,小萝莉给晁哥儿的药膳总是最好的,晁哥儿上辈是不是拯救了地球?

因晁哥儿在小萝莉宿舍,他也不方便跟小萝莉聊天,他在研究院熬了好几天,严重缺睡眠,人睏马乏的,从而也不死撑,自己主动先走。

他们吃饭吃得挺早,不到六点便吃完晚饭,学校学生们则因圣诞夜而约朋邀友吃饭,去参加派对等活动,正是夜生活前最繁忙的准备期的,校内到处都有学生们活跃的身影。

燕少从小萝莉宿舍撤走时戴上口罩遮住大半部分脸,不近看或不熟悉的人看见了也当他是住状元楼的学霸。

完美冒弃学霸的燕少,晃悠悠着下楼,刚到一楼屋檐下,又看见一个熟人——医学系的王系花。

他上次在小萝莉宿舍之所以能一眼就认识那个女生,是因为他自拒载那天后特意调查了王系花的祖宗十八代,也将王系花的脸记住。

王系花穿披肩似的韩版红色大衣,系着一条白色碎花丝巾,黑色紧身裤套黑色长统靴子,抱着一只纸袋子,在寒风里行走,教人我见犹怜。

又来了?

看到走向状元楼而来的女生,燕行讶然的挑眉,难道他那天踩得还不够重?如果连那样的打击都承受得住,只能说明王系花的目的极为不简单,他有必要早做防备,免得王系花得逞。

想了想,他低头,侧转身走向停在楼下的轿车那边,让人觉得他是要去取车,以此不与王系花正面相碰。

王紫嫣抱着袋子,冒着冷风,踩着着端庄的步子缓行,至状元楼下屋檐,并没有在意其他人,揉了揉吹得冰凉的脸,然后才落落大方的登楼梯。

女生走的是东边楼梯,避到一部轿车旁的燕行,浓墨画就的双眉微微蹙起,默了默,转身又走进楼梯间,跟着上楼,如果王系花又死皮赖脸的来找小萝莉,他不介意再“适时”的出现去踩上两脚。

他落在后面一点,看着王系花一层一层的爬楼,到三楼转角时,看到王系花停在近楼梯的西边宿舍门口,他在楼梯转角处扶着栏杆观察。

到达四楼,王紫嫣先整理仪表,呵气,让手指回暖,然后才敲门。

圣诞舞会七点半后才开始,距其还有段时间,空气王收拾好自己,想迟点再出发,抱着电脑玩,听到门响,放下电脑去开门。

到门口拉开门,王煜哲向外一探头,看到门口站着的漂亮温婉美女,略感惊奇:“学妹,你是不是敲错门了啊?”

敲开门,王紫嫣刚想喊学长,男生先一步开口,让她十分尴尬,脸有点发烧,羞怯的仰头,看到男生学长,眼眸骤然一亮,学长穿正式西装,打了领结,比上次更帅更俊美。

“王学长,我没……走错地方,我来找王学长的,想请王学长帮个忙。”看到学长视线扫来,她害羞的垂下眼。

找他帮忙?王煜哲心中浮上惊讶,他跟女生不熟啊,为什么又来找他?虽然疑惑不解,本着风度问题,并没有在门口深究:“有什么事进宿舍说。”

王紫嫣“嗯”一声,迈着淑女步,款款挪步进男生宿舍。

站在楼梯转角的燕行,将女生和男生的对话一句不落的听完,又往四楼走几步当看到女生进男生宿舍,确定不是找小萝莉,他也没有逗留的必要,转身下楼。

王紫嫣进男生宿舍,等男生关上门,她跟着主人走到男生们生活待客区,落坐。

王煜哲给女生倒杯水,坐下才平和缓慢的问:“学妹找我有什么事?是不是想托我转交东西给对门宿舍的学妹?”

“不是。”女生微微的垂着头,声音轻轻的:“我是学药剂的,为了学以致用,我在研究药膳,新做了药膳饺子想请人品尝给建议,学长对门宿舍的女生擅长药膳,我想找她帮忙,因为那位学妹跟我有点小误会,不愿意帮我指正,我舍友们怕伤我自尊,只说好不说坏,我……想请学长品尝一下,给个中肯公正的评价,我才知道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

“哦,这样啊,我不懂医,可能给不了你有效建议。”王煜哲没有再问女生之间有什么误会。

“没有关系,只要给个中肯的评价就行。”男生没有拒绝,王紫嫣露出开心的笑容,将抱在怀里的袋子打开,提出两只袋子。

两只袋子着饺子一份大概二十个左右。

女生有颗向学之心,又那么诚心的来向自己求助,王煜哲自然不好做扫兴的事,去拿自己的碗和筷子,帮女生品尝大作。

他试着夹一个饺子吃了,味道一般,有点药味,吃完,诚实的说吃后感:“皮太硬,药味很浓,馅料有点油腻。”

吃了一种口味的,吃另一种,是青菜粉丝馅。

尝了第二种,他沉吟约有半分钟之久才说自己品尝出的口感:“这个味儿怪怪的,像有股焦味儿,馅料青菜好像融化了,一点也不鲜。”

英俊的男生很诚实,有啥说啥,王紫嫣在他说出第一份吃后感时心头一阵羞恼,听到第二份,又羞又窘,幸好化了妆,脸发烫也不会被人发现。

为做出像样的药膳饺子,她连着做十几次试验,这是最好的一份,原料搭配也是最合适的一次,她自己也满意,宿舍三个女生吃了都说好,然而,到男生嘴里只有缺点,她自认的美味感荡然无存。

“谢谢学长,果然我还需要继续努力。”唯恐自己失态,王紫嫣自嘲的给自己找台阶下。

“药膳不是普通的吃食,很难掌握,学妹做的已经不错了,努力摸索,一定会做得更好。”王煜哲怕自己真实评价打击到女生积极性,鼓励她。

“学长,我以……以后做了药膳,还能请你帮忙尝试评价吗?”王紫嫣感激的微笑,又以企盼的目光仰望英俊男生。

嚓卡,女生话刚落音,门锁传来转动声,也成功的转移两人的注意力。

下一刻,门被推开,穿黑色大衣的材料王急三火四的奔进宿舍,乍然发现一个女生扭头望着自己,愣了愣,下意识的打量宿舍,嘀咕一声:“吓我一跳,我差点以为走错宿舍。”

“王……王学长。”看到另一位王姓男生,王紫嫣尴尬的很,小声的向学长问好,

“材料王,你风风火火的,咋了?”王煜哲禁不住笑得嘴角上翘,材料王脸上跑出汗,一定是落掉了重要的东西。

“呃,之前走得急,钱包在另一件口袋里没拿。”王裕泽三步作两步冲向自己卧室,边跑边笑:“空气王,你不是说你今晚没有舞伴吗?现在跟你卿卿我我的美女又是谁?”

“这位是新生学妹,不是我邀请的舞伴,学妹来请我试吃她做的药膳。”王煜哲无奈的很,材料王一向大大咧咧,口没遮掩,最容易造成误会。

“哦哦。”材料王明白了,冲进自己宿舍找到钱包,确认无误,又如风似的冲出宿舍,去找自己的女伴。

等门咣的关上,王煜哲无语的收回视线,看看腕表,六点四十分,不早了,只好抱歉的对女生微笑:“学妹,我马上要出去,不能陪你聊天,要先失陪了。”

“学长是要参加什么舞会吗?”王紫嫣识时务,拿起放腿上的小手提包站起来。

“学生会和京大今晚有联谊圣诞舞会,我们校的学生会成员基本都会到场,各院系学生会长和年纪主席也参加。噫,医学部的那几位没有邀请学妹当舞伴?”王煜哲笑着解释一句,忽的想到青大男多女少,医学部有好几位男生也参加舞会,陈学长和大才子跟眼前这位美女学妹也是认识的,难道那两位没有邀请美女学妹当舞伴?

“我这蒲柳之姿,想必难入学长们的眼,怕邀我作舞伴会丢人吧。”王紫嫣自惭的垂下头。

“学妹不必妄自菲薄,大概别人以为你被人邀请了,所以错过了吧,”看到女生那副哀伤的模样,王煜哲想了想:“我今晚没舞伴,学妹不介意的话,给我当舞伴如何?”

“这个……我怕给学长丢脸。”王紫嫣激动的心脏一蹦一蹦的跳,抬头望向男生,又害羞的低下头。

“学妹是美女,哪可能给我丢脸,学妹不介意的我,我要出发了。”

“嗯。”王紫嫣低应了。

王煜哲去卧室拿手机和钱包,车钥匙,披上一件风衣,带女生下楼,他去取车,倒出去,等美女学妹上车,先送她去宿舍换件衣服。

王紫嫣到宿舍楼,跑回宿舍,换上小礼物,外面套长风衣,再下楼坐上王学长的车,随男生开车出学校,去舞会举办地。

空气王出发十来分钟,到七点时,窝在四楼的美少年也恋恋不舍的下楼,驾着他的奇瑞直奔校外舞会地址。

两校联谊圣诞舞会场离青大和京大不远,提前一个月预订场所,因此不怕当天找不到合适的舞会场。

两校的舞会在星级酒店举行,是自助餐舞会。

出于安全考虑,酒店给两校安排专用场地,还有专业护场保安,以及衣帽间,各校的人带校卡和邀请帖到楼层场所,再去衣帽间存放外套。

王煜哲携王紫嫣存好外套到达舞会现场,两校人员几乎到齐,他带着女伴去两校学生会成员们打招呼,路上遇到李大少。

李大少的女伴不是别人,正是美少年晃会长的二姐晁宇福,晁宇福一身红色无袖小礼服,头发简单的盘起来,化了淡妆,明艳鲜妍,贵气高雅。

李宇博看到空气王,视线落在他的女伴身上,目光闪了闪,眼神意味深长,王系花这么快钻到空气王身边去了,果然有几把刷子,城府也够深。

挽着王学长胳膊的王紫嫣,看到李部长,不期然的想起那天就在他面前被燕大校打击得落荒而逃的事来,笑容僵硬,尤其看到李部长身边的女伴,那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贵气,让人自惭形秽。

“王三少,好久不见。”晁二姑娘看到空气王,目清眼亮,笑容如朝阳一般绚丽。

“晁二姑娘,几月不见,你越发的美丽高贵。”王煜哲真挚的赞美晁二姑娘,晁家姑娘一个是标准的大家闺秀,贵族淑女典范,一个明艳靓丽,时刻神采飞扬,两人各有各的美。

“这句赞到我心坎上来了,我爱听,”晁宇福笑着将夸赞之词照单全收,又望望王少身边的女伴:“王少的新女朋友也很漂亮。”

“晁二姑娘,你误会了,这位学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今晚的临时舞伴。”王煜哲连忙澄清误会。

“不是你女朋友?”晁二姑娘瞪大眼睛,一脸不相信。

“福姐,我的好姐姐,你就饶了王三少吧,王少身边的女伴是青大医学系新生,我可以做证,真的不是王三少的女朋友。”

“唔,是这样啊,我差点以为是王煜哲又另结新欢了。”晁二姑娘抚一下额前碎发,一脸无辜状。

“王少,你随意。福姐,我们到那边去看看晁哥儿来了没有。”眼见王系花笑容僵硬得快崩溃,李宇博拉走晁二姑娘。

“大李,你当初找我舞伴可是说我家小团子有可能来,小团子要是没来,下次你休想请我当舞伴。”晁宇福小声嘀咕,要不是大李跟他说小博有可能带小团子出席舞会,她才不会当大李的舞伴。

李少默默的抚汗,他说的是可能,不是一定啊。

李少和晁二姑娘相携而去,王煜哲忍不住抹额心,幸好有李少做证,要不然晁二姑娘必定以为他舞伴是新女友,将消息通知周姑娘,那位说不定会立马杀回来跟他撕架。

他并不怪晁二姑娘,晁二姑娘不是爱乱嚼舌根的人,以前他参加宴会不得不带女伴时,临时女伴都是认识的人,所以不会产生误会,晁二姑娘不认识他今天带的女伴,所以才会那么说。

李部长拉着他女伴去了别处,王紫嫣才慢慢放松,就算那位看她的眼神带着审视与挑剔,她觉得被羞辱了也不能表现出半分,端庄温婉的依在王部长身侧。

“学妹,刚才让你受惊了,”王煜哲平复一下心情,小声给临时舞伴解释:“小李今晚的舞伴是青大学生会晁会长的二姐,一向率性直爽。”

“没事,我没受惊。我从没参加过京城宴会,别人没见过我,被误会是正常的。”王紫嫣柔柔的笑,表现的端庄大度。

“没受惊就好。”没有给女生造成心理阴影,王煜哲也放心,带她慢慢走向人群,去跟人打招呼。

晁宇福与李宇博溜了一圈,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逮住美少年,当看到他一个人独自入场,晁宇福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晁宇博与大李碰面,看到有气没力似的二姐,笑咪咪的问:“二姐,你看到我不开心啊?”

“你没带小团子来,我非常不开心。”

“小乐乐说让她出席舞会与去我们家二选一,我选带乐乐回家,二姐不喜欢,要不,我反悔,现在回学校接乐乐过来。”

美少年作势要走,晁宇福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美少年弟弟:“别别,小博选得对。”将人拖到身边,说悄悄话:“小博,小团子这次真会跟你回家见咱们家老爷子,不骗人吧?”

“确定。”晁宇博斩钉截铁般的肯定。

“嘻嘻,这我就放心了。”晁宇福吃了定心丸,一秒又满血复活,精神抖擞。

“小晁,四楼王部长今晚的舞伴是医学系王系花。”李宇博和发小说悄悄话,提前给透露点信息。

“她挺有能耐的。”晁宇博笑盈盈的赞美,至于是褒是贬,内行人懂得。

晁宇博本来想问问王煜哲女伴的事,因为到舞会开场点,主持人已在致词,三人不动声色的往舞会中央移去。

两校联谊,由两校学生会文艺部部长主持,两位都主持过大大小小的舞会,完全压得住场,舞会由受邀的留学生代表与学生会部长们开舞,也拉开舞会序幕。

有自助餐,有红酒,有水果,两校共约五百多人,舞会现场火热。

王紫嫣跟随王学长穿梭在人群中,保持着温柔的笑容,大方得体,也受到了热烈欢迎,很多人邀舞。

当女伴又一次被邀走,王煜哲看到少年会长在一旁,移过去跟他碰碰酒杯,小声的交谈:“小晁,问个私人问题,医学系的学妹,就是我今天的舞伴,她说跟你妹妹有点小误会,一直没得到你妹妹原谅,究竟是什么仇大苦深的误会?”

“那话是她说的,还是你从她的话里揣测出来的?”晁宇博凤目水光滟潋,笑容如高山之雪,不染尘埃。

“她说的。”王煜哲并没有隐瞒:“学妹说她在学药膳,想找你妹子指点,你妹妹一直不肯见她,她找我帮她品尝制作出来的药膳试验品。”

“王学长口福不浅,艳福也不浅。”

美少年笑容高深莫测,王煜哲凑近一些,加重语气:“小晁,别卖关子。”

“我没卖关子,有些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只肯定的告诉你说我妹妹跟那位学妹没有任何误会。对了,那位学妹也姓王,跟你和王诗雅王师母同姓,江南籍。京大学会生会长找我来了,我先过去一下。”晁宇博眨眨凤眼,笑语一句,走向向他们走来的人群。



少年有几句话牛头不对马嘴,王煜哲看少年背影,又看向舞池,那边,一支舞结束,他的女伴刚跟一位帅哥跳完一支舞,好似在交换手机号码,转而不到二分钟,又被另外的帅哥邀去跳舞。

看着被邀走的女伴,王煜哲摸摸下巴,似有所语。

两校的联谊舞会十分成功,气氛一直很好,跳舞累了可以休息,也可以吃自助餐,大家玩得开心,热热闹闹的持续到十一点才结束。

散场的时候,两校学生会成员们先送走众生,然后向酒店工作人员们表达谢意,双方人员才下楼,在酒店前道别,各自回校。

王紫嫣跟在王煜哲身边,等与京大人员道别,她跟王部长上车,她在舞会上共跳二十几场舞,脚累得发麻,却一点也不觉得苦,笑容满面,温婉淑良。

青大学生们有车的搭载其他人,王部长也载了三位学生会成员,回到青大,他先送女生到宿舍楼,然后再送一位男生去宿舍,另两位同住状元楼,同路归。

到达宿舍,王紫嫣下车后,目送王部长的车离开才转身进楼,一颗心轻飘飘的,今晚收获巨大,新认识了好几个京都土著,如果有他们带去参加各种宴会,更容易接触到京城上流贵族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