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八章 一言不合就动手/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热热闹闹的圣诞节之后,一切又步入正轨,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该搬砖的搬砖,各自演绎生活。

燕行在小萝莉那蹭着过了圣诞节,回宿舍后倒头大睡,补得一个晚上的眠,早上起来神清气爽。

他没等柳某人回来,天亮后拧着自己的电脑和背包,趁着其他人还没起床又溜到状元楼,顶着张滟滟生辉的俊脸,敲小萝莉的门。

乐韵早上起来煲了一锅粥,自己守着在练神功,听到敲门声,不得不中断练习,拉开门一瞅,柳眉倒竖:“燕人,你老我这里跑什么跑?”

“小萝莉,我有正事儿。”燕行拿出最温和最阳光的笑容,厚着脸皮挤进女生宿舍,飞快的掩门,免得别人跑来凑热闹。

燕人昨天疲惫不堪的样子大概是出任务累的,念他是最可爱的人,乐韵容忍他蹭饭,结果今天又跑来,她不开心,绷着小脸走到自己练功的地方坐下去,一手撑地,悬空倒立双脚再倒着反折过来以脚掌踩在自己肩膀上,身躯蜷成一个圆圈儿。

摆弄好姿势,将书本移到眼前,语气冷梆梆的:“赶紧说正事,说了麻溜的回自己的地盘,别赖我这里,孤男寡女的,你不怕人说闲话,我还觉尴尬。”

小萝莉的身骨柔软度吓人,脚反折过来身蜷成圈儿,胸鼓,臀翘,那火爆身姿让人喷鼻血,燕行看得口干舌燥,当被小萝莉嫌弃的语气拉回神思,羞得耳尖发烫,大清早的跑来,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能怨小萝莉怼他。

他摸摸发烫的耳朵,走到小萝莉堆书的地方坐下,声音轻轻的:“我等你练完功再说。”

就知道是特意来蹭饭的!乐韵冷哼一声,双腿向后伸直,朝前折成九十度角,稳当当的坐地,面无表情的拍拍手:“可以说了。”

“……”自己刚说完小萝莉立即结束练功,燕行郁闷得干瞪眼,在小萝莉那双水灵灵黑漆漆的眼睛注视下,愣是做不到理直气壮,压低声音说话:“初步鉴定,你捡的东西是真的。”

“嗯,真的不是更好?”乐韵挑眉,真的代表着有价值,燕帅哥为吗还一副纠结的表情?

燕行眼神古怪,那么重要的东西,小萝莉真不激动不紧张?怀揣着怀疑,打量小萝莉,平静,从小萝莉的小脸上和眼睛里看见的只有平静。

“是很好,”他声音很轻,却极为有力:“专业人员多方研究,从某些元件里破译出来的信息初步判定包含有航天信息和尖端技术资料,是残缺的,而且也是零散的,需要组合拼凑,也说明原资料被拆分成数份,你捡到的只是其中一部分。”

“你想说什么?是怀疑我私藏了另外的部分,还是想要我再回神农山碰运气?”乐韵想踹人,别人化整为零,这不能怨她只捡到其中一份是不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小萝莉语气有点冲,燕行有些急:“我的意思是你上交的东西有极大的意义。”

“然而呢?是不是决定授我一面锦旗或者给个荣誉称号外加五百块?”

“……”燕行哑声,垂下的眸子正视细小娇嫩的小女孩,他看到小萝莉白净粉嫩的圆脸上仍然是灿烂的笑,可他能感觉小萝莉的笑容只是一种应付似的笑,淡漠清冷。

过了半晌,他才缓缓的,缓缓的开口:“因为事关秘密,不能公开,所以锦旗不会有,表彰和奖励都……没有。”

“早就猜到了。”乐韵瘪嘴,早就知道会那样,所以没啥好聊的,偏燕人还特意跑来跟她说真假问题,让她自己知道自己当了活雷锋。

“……不能公开奖励,但是,不会忘记你的功劳,军部秘密档案里有你的贡献记录,一旦你有危险,军部会保护你。”

“我有危险的话,必定是消息泄漏,知道东西是从我手里再转至你们手中,真有那么一天,请你们首先保护我家人安全,我仅此请求,别无其他。”

她有自保手段,唯一放心不下家里人,只要能免她后顾之忧,她足以应付对她不利的魑魅魍魉。

燕行定定的看着小巧的女孩子,她说话的神情十分认真,对于她的要求,他坚定的说了一个字:“好!”

小萝莉身负古武学,是古武门或隐世门派传人,她那么说必定有自信自保,唯有家人才是她的弱点,所以她怕一时顾不上家人,希望在必要时军部能保护她家人平安,让她无投鼠忌器之束缚。

他拿到东西时一直在想是什么原因促使小萝莉将东西交给了他?晁三爷虽然不是在国防部任职,也是位部长,晁哥儿的伯爷爷是国纪部的老领导,族叔爷爷也是某军区司令,如果将东西交给晁家,晁家也一样能转送到国防部门。

如今他知道了原因,小萝莉没将东西交给晁家是以防万一,如果消息走漏,晁家必定会由此卷进危险之中,首先受到冲击的自然就是晁哥儿一辈青年,小萝莉不希望晁哥儿和他家族姐妹们受伤害,所以宁愿让晁家舍弃一次巨大的功劳,也不愿险。

而他,因为是军人,会做到绝对保密,东西交给他走漏消息的可能性能降低到最低,她的家人受牵连的几率也更低。

再说,就算哪天让间谍们查到东西有可能落入华夏国,因10月军部有调一支人马暗中重新搜山,外界推测起来也会猜想极可能在那次有所收获,她有嫌疑,却也不是主要的。

明知将东西给自己有拿他当挡箭牌的意思,燕行对小萝莉仍然讨厌不起来,他是军人,背后站着军部那张坚固的后盾,小萝莉将东西给他也是信任,相信他能保密,相信他不会出卖她。

那么一想,他心里残存的一点郁气也不了了之,默了默,又加上一句:“出于保密安全,与这件事有关的任务由我负责,包括你的安全问题。”

“?”乐韵脑子里浮上问号,眨眨眼睛:“你的意思,不会是说你准备派人给我当保镖吧?”

“是那样的,如果你和你家人生命安全受到危胁,将由我和我所带领的一支队伍负责,如果没有安全隐患,我不会派人保护你,免得引人注目。”

燕帅哥的答案是肯定的,乐韵忍不住揪眉深思:“感觉,事情比我想像的可能还要严重。”

“有些东西的价值无可估量,我暂时也无法判定你的功绩,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如果以军功论,在职军人足以从列兵提升到中校,就算是民众,以功折罪也足以抵一次死刑。小萝莉,上头不能给你奖励,也绝不会抹了你的贡献,该出手时会出手,保你安全。”

“中校哇,感觉弄丢了好大的官,嗯!”乐韵想哭,从列兵提升到中校,那不是坐火箭般的速度?感觉好了不起的样子。

燕行龙目闪烁出精光:“小萝莉,要不,你从军或先报国防生?你入伍的话,折作军功,一年就可以提升到中校级别。”

“拉倒,我没脑抽。”乐韵大脑秒速清醒,燕人又想拐她去当军医,门都没有!

“入伍从军很好呀,你看,不用自己交学费,有补贴,一般人不敢欺负军人,又安全又不用自己花钱,待遇多好。”

“学费我自己交得起,生活费我自己赚得到,至于欺负么,谁欺负我太狠,直接一把毒药让他死得无声无息,即可以报仇雪恨还能为民除害。”

“……”燕行额心凉凉的,他相信小萝莉不是在说笑,她能诊出各种隐秘的毒,绝对能制出能把人药死还检查不出来的毒药。

“能不能别动不动就用毒?”

“你当我想啊?我又不是吃饱没事干,天天想整毒玩,”乐韵瘪嘴:“我不想用毒,可不代表别人也不会害人,有些人一直在用毒胡作非为,你不就是受害者的最好例子,讲实话,我真不想搅和到你们那些奇奇怪怪的家族中去,可你们非得要拉我趟浑水,我不想着研究毒才是怪事儿。”

小萝莉语气不善,燕行听出其中的异样,眉心一紧:“小萝莉,我不在青大的日子,是不是有古武家族的人找过你?”如果真有奇怪的人找过小萝莉,为什么向阳没有通知他?

“有,也没有。”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小萝莉,是不是上次在餐馆里遇到的人来找过你?”燕行揉揉眉心,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纳兰家或轩辕家的人依着柳向阳和他这条线索找到小萝莉,其实,如果从他和柳向阳身上下手,想找小萝莉真的很容易,毕竟青大很多人都知道他们和小萝莉走得近,还是他们主动凑上去的。

“不是。”乐韵撇嘴:“不是你说的兰什么少,是我导师认识的人,不是来找我的,我被教授捉过去见了见。”

“万俟教授认识的……”燕行脑子里飞快的搜索一遍,霍然大悟:“是不是澹台家?”

“是姓澹台,你认识?”感觉燕帅哥也很神秘的样子。

“我知道澹台家,各古武家族我基本见过其中一二个人,不一定能把人对号入座,姓氏绝对记得,澹台家与万俟教授、翟教授、符教授家是极好的朋友,澹台现任家主原配夫人是符教授的同辈姐妹。”

“所以你家也是古武家族?”乐韵动了动脚丫子,她想踹人怎么办?想到燕帅哥明明是练家子,还有异火,在神农山时明明可以暗中打晕她再搜身的,可他偏偏要玩跟踪,还明着用强的占她便宜,想想就叫人恼火。

“燕家贺家都不是古武世家,我小时因机缘巧合遇到师父,被师父收入门下,从而成为古武门人,从师父那里得悉一些隐世古武家族门派的事。因古武世家每隔段时间有内部切蹉或聚会,师父带我参与几次,与诸家的年青一辈有些交集。”

“我决定,我要离你远远的,免得被你们扯进你们那些事事非非大旋涡去,更不想老被人追杀。”乐韵脸都黑了,拿着书本往一边挪,远离燕人:“燕帅哥,该说的你说完了,赶紧的回你的地盘去。”

“只怕太迟了。”燕行微微勾唇,勾出一抹清雅绝伦的微笑,小萝莉现在脱身太迟了!谁叫她医术超群,就凭她那身高深莫测的医术天赋,哪怕她不是古武弟子,早晚也会被卷进古武门派的事非当中去的。

燕帅哥容颜俊美,那一笑风华惊艳,然而,乐韵后背一阵发毛,感觉特别不妙:“什么意思?”

“你到万俟教授家去时,澹台家的人是不是带着一个小男孩子?你应该帮那个孩子摸过脉吧。”

“对。”

“那个孩子应该也不是普通的病,对吧?”

“嗯。”乐韵不笨,瞬间想到其中奥妙,抱头痛哼:“我果然上当了,别人坑爹坑妈,我的老师坑学生,这是要把我扔火上烤的节奏!”

燕帅哥都知道澹台小帅哥带胎毒出生,别家人肯定也知道,教授把澹台小帅哥一脚踹给她医治,纸包不住火,相信很快别人也知晓。

教授太坑了,把她推风尖浪口上,也不怕她被风浪给掀水里淹死!

想到从此可能将有一系列的麻烦,乐韵气恼的磨牙,她只想当个满世界跑的自由行医人,不想走到哪背后都有尾巴啊。

小萝莉猜到自己的潜意思,燕行也不再刺激击她,说太多吓到她,万一她恼了,抛下学业不顾直接跑回她老家猫着再不肯外出,莫说古武家族,就连他也束手无策。

瞧小萝莉抱着头在磨牙,气恨恨的瞪眼,表情变化莫测,他不动声色,一边暗欣赏小萝莉的变脸大戏,一边轻手轻脚的从背包里拿出电脑,开机,做自己的工作。

对着空气自叹自艾一阵,乐韵回过神儿来,赫然看到面前有个人在埋头工作,当即一阵错愕,燕人拿她宿舍当办公场所?

定定的盯着认真工作的男青年看了足足有一分钟之久,深深的做深呼吸:“燕人,这是我宿舍!”

“我知道,我又不会抢你宿舍住。”燕行一本正经,小萝莉刚从纠结中回神就赶人,这性子一点也不讨喜,她还是在纠结问题的时候可爱些。

“这是我宿舍,是我宿舍,是我宿舍!懂?是我的宿舍,不是你的宿舍,你要工作回你自己宿舍去,不要拿我的地盘当你家花园。”乐韵磨牙,小拳头握得紧紧的。

燕行正眼看过去,小萝莉大概被他占地盘的行为给气急了,白净粉嫩的圆脸蛋上泛粉色,鼓得老高的胸口一起一伏,那样子像炸毛的小兔子,让人想去逗弄几下。

看到那样子的小萝莉,他忍不住心痒难耐,痞痞的笑了笑:“小萝莉,反正你看书也要开暖气,让我在你这里蹭蹭暖气也不打紧啊。”

“你……”乐韵心里的火苗子噌噌往外冒,一手撑地,往前一蹿,小拳头呼的燕人脸上揍,去他祖宗的,以为他是军人,她不敢揍是不是?这么不要脸的人,打死!

燕行本来就是想逗逗小萝莉,没曾想小萝莉火气旺,经不住玩笑,一言不合就挥拳头,来势汹汹,他向后一仰,拉开距离,另一只手抱本本,一手挡小萝莉的拳头。

男人的手掌摊开,指向上,向前一推,挡住了一只粉嫩的小拳头,她的拳头也恰好撞进他的手掌心窝里。

小女生的拳头很小,因为主人气恨恨的,拳头绷得硬梆梆的,燕行当时就觉得手掌心像被钢锤撞了一下,掌心隐隐生疼。

被挡住了?!

小拳头砸过去碰上一堵肉盾,乐韵感觉像撞到铁板似的,拳头钻疼了一下,当拳头定住,看向拦住自己拳头的手掌,露出灿烂的笑容。

想跟她比力量?

笑容无限加深,将力气集到右手,用力的往前推。

挡住小萝莉的小粉拳,燕行好整以暇的欣赏小萝莉的表情,想看看她会恼羞成怒还是雷跳如雷,结果小萝莉没跳脚,反而露齿一笑,他立即重视起来。

也在那刻,手掌窝里的小拳头爆发出一股巨大的推力,以一往无前的冲势推撞而来,他眉心跳了跳,怪力小萝莉的力气好大!

他不敢掉以轻心,暗运劲气于右手掌抵挡,胳臂绷直,肌肉张紧,只坚持了不到十秒,他心头暗惊,小萝莉的怪力没有减,反而在加重!

小萝莉的拳头上的爆发力像海浪,一层接一层,一次比一次加重,那暗劲无穷无尽,以排山倒海之势冲撞着他的手掌,他将内力集聚中手臂,手臂的肌肉鼓胀而起。

燕行自认在同为古武青年一辈当中也不算太差,曾与兰少比暗劲,两人半斤八两。

然而,面对小萝莉的拳头,他越来越觉得难以招架,手掌被冲力压得隐隐有向后倾仰之势。

支撑了一分钟左右,他刚集聚起新的暗劲抵挡住一波冲力,便见小萝莉美人杏眼眨了眨,水嫩饱满的红唇勾出迷人明艳的笑容,声音脆脆的:“给我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