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九章 厚脸皮的最高境界(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萝莉玩真的!

脆生生的清喝声入耳,燕行便知小萝莉要动真格的,一鼓作气将全部内力调集至手臂以抵挡。

与此同时,一股狂爆的力量“轰”的撞来,他只觉手掌一麻,那只小拳头以势如破竹之势,将他的力量反挡回来,他绷直的手臂受不起蛮力辗压,手肘被逼得曲弯。

输了!

被一个小女孩子逼退,燕行羞得无脸见人,一张玉面绯红如霞。

“着打!”他羞愧交加之际,小女生扬眉一笑,欺身而上,另一只小拳头一晃,嘭的砸在俊哥玉面上,砸了个结结实实。

小萝莉的小拳头挥来,燕行下意识的偏脸,然而小拳头速度太快,他还没偏离就砸到脸,当一阵疼痛漫延开来,他整个人都不太好,正想服软,眼帘里印出小萝莉又灿然微笑的笑脸。

那笑容太危险,他拔开笔记本电脑腾的跳起来,想远离危险小萝莉,然而,小萝莉的小脚丫好似算到他闪开的方向,一脚踹中他左小腿,整条腿倾刻间被酸胀侵袭,连站都站不稳,人失去平衡,向一边歪去。

他刚歪倒的瞬间,小女生一跃而起,纤纤玉手如闪电,照着他前胸点几下,顺势一抓,抓住他胸前衣服一扯再一丢,将他丢往一边。

先是酸麻,再之,燕行眼前一阵白色晃闪,以平沙落雁屁股着地式、也叫四脚朝天势倒地,摊成一个奇怪的姿势。

而因小女生那一扯一丢,让他落地时砸在绒毛狗狗的一条腿上,得以免去后脑着地的悲惨下场。

挥拳揍人,硬拼,再点穴放倒人,最后将人丢开,完成将燕人放倒的目的,乐韵潇洒的挥挥小胳膊,笑容美丽:“燕人,竟然你想蹭暖气,我同意了,你躺着吸暖气啊,我吃早餐去喽。”

我……

躺尸的燕行,连想骂娘的心都有了,小萝莉使诈!明明在比内力比耐力,她搞突袭,还点穴!

他会点穴,但还不能像小萝莉一样百发百中,他点过去最多让人稍稍麻木一下,就像被微电流电一下,不可能将人定住。

而小萝莉点穴例无虚发,能让一个大活人变木头桩子,很不幸,他又一次被点得化身僵尸。

这滋味,简直……让人无地自容。

倒地不能动,燕行盯着天花板,脸滚烫滚烫的,烧得大脑都快迷糊了,听到小萝莉让他躺着吸暖气的话,一张脸泛黑,也特别后悔,好端端的他干吗要逗小萝莉?

他特意为那件东西的事而来,向小萝莉解释一下,免得让人误会他贪功劳,来这么早也是为蹭早餐,结果被自己搞砸了,现在只能躺尸。

想到吃的,他动动眼珠子,要不,服软?

想想,又不甘心,他一个大男人,每次都被放倒,丢脸丢姥姥家去了!幸好啊,幸好贺家的哥哥弟弟们没在场,否则,他真的无脸见人。

燕行越想越郁闷,死抿着唇,硬气的不求饶,当了无生气的尸体。

扔下燕帅哥的乐韵,才懒得关心燕人会不会被气死,搓搓被燕人手掌撞得有些小疼的手指骨,迈着小八字步,一步三摇的晃进小厨房。

粥在燕帅哥来之前已关电源放锅里温煲,凉了那么久,温度也不高,启锅出来,将炒好的开胃小菜端到小客厅,慢慢的享用营养早餐。

一份加有山药、花生、玉米的四宝粥,香气郁郁,再加上开胃小菜的酸菜和蘑菇的味道,香满一屋。

闻气扑鼻,燕行只觉腹中饥饿,偏拉不下脸说想蹭饭的那种话,只能忍着对美食的渴望,闻香充饥。

他忍啊忍,最后没忍住,肚子“咕咕”叫。

听到自己肚子闹意见,燕行羞惭交加,脸又滚烫滚烫的,暗中却偷偷的望向小桌子那边,期盼小萝莉可怜他,放他一马,叫他吃早餐。

想像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小萝莉铁石心肠,对他肚子咕咕叫的声音视若未闻,根本没有理睬他。

燕行气结。

享受早餐的乐韵,听到燕帅哥肚子里肠子翻转的声音,可那又怎样?饿肚子的是他,又不是她。

昨天燕帅哥来蹭饭,她看在他面容憔悴的份上给他面子,做了他最爱吃的丝瓜和芹菜,他今天早上打着有正事的幌子又跑来蹭饭,想蹭饭就算了,还嘴硬,真当她没脾气?哼,饿死他!

心情不爽,乐韵半点不同情燕人,更加不会可怜他,就让那种死要面子的吃货活受罪好了。

喝两碗粥,吃完一碟蘑菇和南瓜花,将半碟酸菜放小冰箱,洗碗刷碟,打点好自己的小厨房,晃悠悠的晃回小客厅。

准备啃书的时候,看着那四平八躺,还占自己坐垫的人,感觉碍事儿,在比较了将人扔出去还是扔一边的后果之后,决定给他留点颜面,没将人扔出去门,弯腰,一手抓住青年帅哥胸前的衣服,一手抓住他一条腿的裤子,轻轻松松的将人提起来。

早上开的暖气,熏了一个多钟又关了,小客厅里温度不太高,燕帅哥进女生宿舍时也没脱外套,衣服质量也极好,承受得住他的重量。

乐韵不客气的将燕人扔在地板面上,让他躺成狗,自己晃着小身板,走到自己看书的地方拿绒毛狗狗的腿当坐垫,背倚着贴墙的狗狗肚子,捧书本,秒速间化身看书狂人。

小萝莉弯腰时,燕行以为她终于良心发现要给自己解穴,内心有点小窃喜,以为自己终于要得到解放,然而当被拧沙包一样提起来,他脸都青了,欠收拾的小萝莉,太可恶了!

小萝莉这么肆无忌惮,是吃准他不会把她怎么样是不是?她知道他现在负责保护她,不会收拾她是不是?

被丢地板上,燕行气得肝疼,想吼小萝莉,又忍住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他在小萝莉宿舍,惹毛小萝莉,还不知她会想出怎么手段整自己。

动不了,唯有忍气吞声。

那一忍,忍了足足二个钟,麻木的四肢与肌肉才慢慢的有知觉,被冷搁那么久,燕行那股子怨气也消了,等麻木感消失,暗中调息一阵,消除血液不畅的不适感,翻身爬起,又活络手脚。

站起来时,他看向小萝莉,小家伙埋头苦读,只抬眼瞅了瞅,好似没看见他似的,又低头跟书本奋斗。

那样子的小萝莉让人恨得牙根痒痒,偏又舍不得去破坏她聚精会神看书的安静美好。

被无视的燕行,伸伸胳膊动动腿,又能活蹦乱跳,脱掉风衣扔一边,走到小萝莉对面坐下,捡起自己的电脑检查一遍,没摔坏,他也不吱声,自己抱着笔记本电脑工作。

自己点的穴,乐韵自然知道燕帅哥该几时恢复,当他穴道自解时,原以为他会气愤的找她算帐,她也好再收拾他一顿,光明正大的将他扫地出门,结果他没暴跳如雷,倒让她有些意外。

待燕帅哥坐下,心平气和的又抱电脑开工,她对他刮目看,燕帅哥的忍字功真牛,比R国忍者功夫还强大。

当她扫描完一本书,发现燕帅哥不是装模作样,真的是风平浪静,好像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也越发的佩服,输得起,放得下,真汉子。

燕行抱着薄本本,有条不乱的处理自己积累起来的公务,偶尔也观察小萝莉,怪力小萝莉看书时不仅两耳不闻窗外事,她甚至连斜眼乱瞟都不曾,眼睛好似粘在书本上,撕都撕不下来。

当她放下一本书,他以为小萝莉会跟自己说话,事实上,怪力小萝莉连个正眼都没给他,又另捧一本书,再次专注的看。

听着书页哗啦声响,他每隔一段时间便看看时间,当到十一点半,小萝莉没动,到十二点,小萝莉仍然没有要去弄午饭的意思,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当到十二点十分,他忍不住提醒:“小萝莉,下课了。”

“我知道。”拼命啃书的人头也没抬,声音轻飘飘的。

燕行郁抑的蹙眉:“小萝莉,该煮中午饭啦。”

“我中午不用煮饭。”

“我的呢?”

“你吃你的食堂。”

“小萝莉-”燕行憋闷得快吐血,他认命的躺尸两个钟,饿着肚子等到中午,小萝莉还不让他蹭饭,怪力小萝莉的心一定是铁打的。

想了三秒,他放下本本,自己站起来去厨房:“小萝莉,米在哪,我自己去煮饭。”山不来就他,他去就山,总行吧?

乐韵愕然抬头,看着那走向小厨房的高大背影,两眼闪蚊香圈圈,他他他……他竟然自己动手煮饭?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英俊青年一溜儿溜进厨房,以最快的速度拿起电饭锅内胆,拉开厨台柜门找米,米和面就放在柜子里,一找就着。

燕大少麻利的取米,淘米,然后三步作两步走到小客厅,将电饭锅内胆放锅里,盖盖,接电源。

煮着饭,手脚利索的蹿到冰箱旁,拉开小冰箱拿出青菜,一只南瓜,一块肉,提去厨房处理,将东西清洗,切块或段,装盘。

弄好中午要烧的菜,燕行洗好手,又麻溜的溜到小萝莉面前坐下,迎着小萝莉乌溜溜的双目,耳尖微微发烫:“我洗好菜了,等饭熟了炒一炒就可以吃。”

瞅,瞅,瞅,乐韵盯着燕帅哥用力的瞅,她有允许他蹭饭吗?

不经她同意,他自己动手淘米煮饭,他的脸皮厚得前无古有。为了蹭饭,他能忍他人所不能忍,不得不承认,燕帅哥厚颜无耻的境界已到达顶峰。

瞅着耳尖发红的帅哥,乐韵眨动眼睛,盯着他,发现他耳朵越来越红,鄙视的撇嘴,他连喧宾夺主的事都干了,这时候还害个屁的羞。

反正燕帅哥都跑去煮饭,她也不拦他,由着他折腾,因而盯着燕帅哥瞅了好一阵什么话都没说,漫不经心收的收回视线,继续扫描自己的书本。

小萝莉的双目清澈有神,被她盯着看,燕行觉得有种要被剥光的感觉,直到她视线转移才暗中松口气,小萝莉没发火就好,她炸毛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为了自己的午饭,他特别关注民生问题,等电饭锅跳闸后又过五分钟,他去拔电源,再回到小萝莉面前坐下,就那么眼巴巴的瞅着小萝莉,期盼她去烧菜。

燕帅哥两只眼像灯泡,在那种虎视眈眈的目光下,乐韵有好几次想挥拳头揍他个鼻青眼肿,最终念在是她家人未来的保镖头头份上,忍着想揍他的冲动继续啃书,待电饭锅拔电源约十分钟才放下书本,高抬贵脚去小厨房整吃的。

小萝莉终于舍得张罗午饭,燕行暗搓搓的溜到饭桌旁,占着个位置,欣赏小萝莉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当小萝莉往外端菜,他飞一般的跑去帮忙。

菜上桌,碗筷也拿好,等小萝莉进小厨房洗手时先一步盛好饭,然而,小萝莉再回客厅,端着一碗香喷喷的粥。

没有他的份!

小萝莉捧着粥坐下,燕行眼馋不已,又不敢嚷嚷说他也想吃药膳粥,默默的抓着筷子,等小萝莉夹了菜,他飞快的夹青菜放碗里,尝一口,不是药膳,小萝莉做菜没有放她制作的药材原料,味道比一般人炒的好吃,却远不及她做的药膳美味。

纵使万分眼馋药膳,最终不能如意,他也不敢表达出半点不满,麻利的夹菜扒饭,干掉两大碗饭,然后才慢条期理的品尝,等小萝莉喝完两碗粥,吃饱了,他才快速的扫荡菜。

“吃饱没?”在他扫光菜,小女生笑盈盈的问。

“饱了。”一连吃了四大碗饭,哪有不饱的。

“哦,本来还留了一碗药膳粥,你吃饱了自然喝不下,我留着晚上自己吃。”

啥,还有一碗粥?燕行惊喜得龙目精亮:“唔唔,我还能吃。”

他生恐小萝莉反悔,端着碗一边吃一边往小厨房跑,跑到小厨房,三扒两咽将碗里的饭和菜塞进嘴里,勺取电砂锅里的粥。

将香喷喷的粥倒进自己碗里,美艳青年大校喜滋滋的,眉眼飞扬,轻快的捧着碗回到饭桌,坐下慢慢享受。

“好吃!”喝一口赞一句。

“好好吃。”喝第二口,满足的眯起眼儿。

“太好吃了。”喝第三口,那惬意的模样像吃到小鱼干的猫星人。

“简直不能再美味了。”喝第四口,整张脸绚丽如春花。

“好幸福。”

燕行喝一口赞一口,不是他乱拍马屁,而是真的太好吃了,不知道小萝莉又加了什么材料,比前些日子吃过的药膳粥还好吃,喝一口,粥沿喉而下,口齿留香,粥落入胃,好似有一股温泉涓涓而下,那暖意散开,散向四肢百骸,令人身轻体盈。

抽,乐韵嘴角眼角一阵阵的抽,实在看不下去了,没好气的怼:“有吃的都塞不住你的嘴,你还想咋的?”

燕行睁着一双炯炯有神的正义龙目,如画姿容容光焕发:“小萝莉,我就是忍不住感叹,味道太美,让我停不下来。”

“拍马屁送高帽也没用,赞美赂贿也收买不了我。”赞美句说了一通,以为她就会心软得同意他经常蹭饭?别做梦了。

“小萝莉,我不是想赂贿你,是真的好吃。”燕行眼睛亮晶晶的,心情太美,笑溢出眼,整个人散发迷人魅力。

“哼,我精心配制出的药膳,煲一锅粥起码耗费上万块原材料的精选药材,要是不好吃,那是我的巨大失败。”

“上万块钱,好贵。”燕行眉心跳了跳,一锅粥耗费上万块的药材原料,真的好贵啊,吃的都是钱。

“知道就好,制作药膳不容易,你也别老跑我这里蹭饭。”

“我……没有经常来嘛。”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小晁那么好的待遇,虽然想每天蹭一顿饭也没有那么做,就想想而已嘛。

“有事没事就找借口跑来赖着不走,还说不是经常?”好想打死总妄想蹭饭的厚脸皮。

“……”燕行心知如果再争辩,估计又要挨怼,搞不好会被点穴又要被躺尸,不给自己申辩,老实的当安静的吃货。

“燕人,念你身份特殊,我允许你一个月来蹭一顿药膳,以此克制你体内的毒素,到合适的时候我会通知你来吃饭,其他时间你别来烦我。”

“我有正事找你的话,不算无故打扰你吧?”燕行精神一振,一个月允许蹭顿药膳,那就是表示是专为他量身定做的喽?

“别钻空子,有事打电话或者发信息,用不着亲自跑来面谈。”

“电话怕被窃听啊。”

“……”乐韵冷嗖嗖的眼神丢在燕帅哥身上,寻常联络又不是国际秘密,还怕窃听?当是情报局部门成员在交流啊?

小萝莉一双美人杏仁眼黑白分明,亮晶晶,水灵灵,像一面照魂镜,燕行一个大老爷们也吃不消,有锋芒在背之感,努力的装做泰然自若,小心的嚷出一句:“好吧,但凡能打电话的事我在电话里说。”

用眼神将燕帅哥镇压住,乐韵云淡风轻的收回目光,也不再欣赏吃货的怂样,移动尊驾,坐到自己看书的专用宝座,捧书本扫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