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活着才有希望/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都国际机场,天天航班满天飞,就算京城已是最寒冷的时季,每天来往的客人仍然络绎不绝。

寿伯在机场等到十二点,要接机的飞机抵达,又过了很久,他看到澹一澹二和澹台家的四个青年推着行李箱,族拥着一辆轮椅走出安全通道。

京都天冷,轮倚上的人裹块薄毯子,也戴有防尘口罩防尘防寒风,还戴着帽兜子和围巾,让人看不清脸。

寿伯迎上去,去澹台家青年们汇合,并从青年手中接过轮椅亲自推动行走,问青年们:“路上平安否?大少爷有没受惊吓?”

“没有,一路平安。”澹一澹二等人小声回答。

澹一澹二奉令回澹台家接瘫痪成植物人的大少爷,回到澹台家族时先将一切安排妥当,打点好行李,做足万全之策才起程乘机飞京。

一路平安,说明没有遇上暗杀等意外,寿伯也比较放心,和戴墨镜和口罩的青年们出航站楼,在外面招来三辆出租车回城。

一路兜转走停,两个钟后才回到澹台家在京别院附近,仍然在距宅子最近的一条巷子下车,再步行回宅。

回到澹台家小别院,青年们先去安置休息,寿伯带澹一澹二推轮椅进二院上房见家主和小少爷。

澹台明光祖孙在上房正堂等着,正堂开空调熏暖屋子,祖孙俩翘首企盼,当看到几人推轮椅进内院又激动又担忧。

寿伯和两青年在屋檐廊下先向家主和小少爷禀报青年护卫已到达的消息,再抬轮椅进正堂,等在门口的澹台寻欢欢喜的冲上去,扶着轮椅叫“哥哥”,跟着轮椅小跑。

寿伯将轮倚推到坐在东厢那边的家主面前,帮大少爷拿走毛毯和围巾,澹台寻欢开开心心的去帮哥哥拿走帽子,摘口罩。

除去多余的东西,轮椅上的人露出脸,那是个美貌的少年,五官轮廊搭配完美,人有点瘦,皮肤色泽暗淡,安安静静的歪着头睡觉,那恬静安睡的模样,让人舍不得去唤醒他。

他,即是澹台家嫡系大少爷澹台寻阳,现年24岁,在15岁那年瘫痪成植物人,至今已九年,因成植物人,容貌和骨架还保持在15岁的样子。

“哥哥,我是阿欢,天有点冷,很快就暖和了,摸摸头啊。”澹台寻欢摸摸哥哥的脸,冰凉冰凉的,像小时哥哥哄他一样,摸哥哥的脑顶。

小少爷和大少爷兄弟感情亲厚,寿伯也深感开心,将大少爷羽绒服解开扣,免得太热一会焐出汗。

澹台明光将轮椅移到自己身边,轻抚大孙子的脸:“阿阳,不怕,爷爷明天带你去求医,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澹一澹二进上房正堂便站着等家主问话。

澹台寻欢跟哥哥亲密一阵,撒欢儿的跑到澹一身边,仰着小脑袋,眼睛亮闪闪的:“阿武,你有没帮我把我的小玉马带来?”

“带来了,小少爷,玉马在小手提箱里。”澹一笑容带着亮光,弯腰,将身边的小手提行李箱移一下,亲自打开,捧出一只红木盒子。

澹台寻欢看到木盒子,欢喜的抱住,跑到桌子边,将盒子放椅子上,拿起盒锁上的钥匙打开黄金小锁。

红木盒子长约一尺四寸,里面塞满红绒布,将塞缝隙的绒毛布拿走,只余裹着绒布的一团,再掀开红色绒布,里面是白色软布,再掀开,露出只白玉马,玉马长约一尺二,高约十寸,雕刻精美,栩栩如生。

白玉马,澹台小少爷最爱之物,因他出生年肖马,其外祖家为外孙庆生所特意打造的礼物之一。

看到自己的小玉马,澹台寻欢开心的嘴角弯弯,捧出来抚摸一阵,又塞回盒子里包起来,将绒毛又塞在空隙,锁好,他说了请小仙女给哥哥看病后就把小玉马给小仙女,当然要好好保护。

将盒子锁好,跑去爷爷身边,一脸期盼的问:“爷爷,我们什么时候去兴叔爷爷家找小仙女啊?”

“很快,爷爷晚上跟你兴叔爷爷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有空,预约好时间才能去。”澹台明光摸小孙子的头,眼底浮出几分希望,如若阿兴的小学生能让阿阳醒来,他宁愿折寿也不悔。

因护送大孙子的护卫刚下飞机,他也不沉迷心事,询问澹一澹二当他们回家去接大少爷时家族其他人的反应,听讲述经过后即让两青年也下去休息。

等澹一澹二去休息吃饭,寿伯拿药帮大少爷注射营养药水,然后送去上房西边的房间休息。

澹台明光并没有刻意隐瞒接大孙子澹台寻阳进京的事儿,因此,澹台寻阳前脚下飞机,在京的好几个古武世家都收到消息。

方少收到消息时正和兰少刚吃完午饭,坐在一家餐馆喝茶,两人平静的喝完茶,离餐馆登车。

坐上自己的车,方少才跟兰少交流信息:“澹台寻阳不久前抵京。”

“这么说,是不是万俟家有疑似仙门人的线索,所以澹台家主急急的将大孙子也接进京城?”

“清西,你跟澹台觅冬挺谈得来,不妨问问,何许澹台家人知道他们家主为什么接澹台寻阳进京。”

“我晚上找个时间问问,有线索的话我再知会你。”

“嗯,澹台那边你重点留意,我的重心将转移一下,据悉微花派和霍家拳也有欲进京一游的意向,我让人重点查徵花派八刀老匠的行踪。”

“好。”

兰少点头,东方家重点查八刀老匠师徒行踪,自然要分出一部分人手,他反正闲着,让家族护卫留意澹台家行踪即可。

两人聊了几句,方少启动车子回家,黑色的国产腾辉从小街移出,很快便汇进大街上的车流。

东方家能查到澹台寻阳被接进京,轩辕家人自然对京中古武世家比较大的行动都略知一二,当汇报给宣少定夺时,在厨房忙着钻研厨艺的宣少,一句“不就是接个病人进京吗,有啥值得大惊小怪的。”,就那么轻飘飘的将澹台家的事揭过不提。

古武澹台家的事影响到同样在找疑似仙医门人的家族,而燕大少却是毫无知觉,他还赖在小萝莉宿舍。

得到小萝莉一个月许他一顿营养药膳的安排,燕行内心喜气洋洋,也不介意小萝莉的冷漠对待,喝完粥,洗碗收拾厨房,又帮把厨房和小客厅的地给拖一遍,自来熟的抱着电脑坐在小书桌前做自己的工作。

对于燕帅哥不要脸的行为,乐韵也是深深的醉了,燕人明明看起来那么高贵冷艳,怎么短短些日子就变得这么没节操?

究竟是他本性就是外冷内热的二货本质,还是是她太好说话,他才变得得寸进尺?

深感不解的乐韵,想了好久也没搞清原因,懒得理会他,任燕人占地盘,她就想试试看燕人脸皮有多厚,还能做出多少不要节操的事来。

实验证明,燕大校真的不懂什么叫矜持,什么叫客随主便,他将喧宾夺主的事做得入木三分,刚到傍晚四点半,不消小女生动手,又跑去淘米煮饭,洗菜择菜,做好初步工作,只将最后一道工序留给小萝莉。

偏偏他做那些事时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是天经地义似的。

乐韵:“……”特么的,燕人真将她宿舍当他家了吗?

她忍了,忍下想将人扒光衣服丢出门去的冲动,如他所愿,烧菜做晚餐,她就想看看他究竟还能做出什么无耻的事。

小萝莉不轰人,燕行赖在女生宿舍一天,蹭到两餐饭,心情那叫个愉悦,吃了晚饭,又做完洗碗工工作,为了避嫌,背自己的包,顶着被小萝莉揍到有小团淤青的俊脸,心满意足的撤退。

燕人吃饱喝足,挥一挥袖子走了,乐韵再次目瞪口呆,丢他爷爷的,燕人死皮赖脸赖一天真的就为蹭饭?不得不说,燕帅哥蹭饭的手段已登峰造极,无人能及。

也因被燕帅哥那种蹭饭方式给惊到了,乐小同学闷闷不乐的闷了一个晚上,等第二天起来才把那事儿丢开。

早上,她在空间采摘完茶叶,收最后一批莲藕,种墨色大缸里的红、白莲藕在成长二个月多的时间,大概水里的营养被吸收尽,终于枯败叶蔫。

乐小同学喜滋滋的将水缸里的莲叶、莲蓬、莲杆收割码堆,最后掏藕,因为有几天没有收获,莲藕几乎挤满半个缸,费一个钟才全部捞出来。

把莲藕全摸出来,人出空间,移动水缸到只露出半个花圃圈的地方,再回空间,把水全倒在花圃里,刷洗净墨缸,再移至井边,往里装水。

水缸装到大半满,再移回龙血树底下安置,重新在缸里卡树条,放进白莲藕种藕种植。

这次她决定不再混种,看看分开种植时莲藕产量是不是会提高。

搞定莲藕,又收八月炸,赫然发现,种银盘蘑菇的地里也冒出些小蘑菇,而除了两块蘑菇地,因种植的蔬菜全收获完毕,灵田里只有药材作物。

想了很久,乐韵捋起袖子挽起裤脚,又开始种植,种一块土豆,一块红薯,一块玉米,一块花生,都是生长期比较长的作物。

栽种一批作物,又挖山药,只采挖得小片山药,时至中午,不得不暂时结束工作,自己给自己做顿吃的安慰自己的辛苦付出,午后继续挖山药,挖茯苓。

燕少周一在小萝莉宿舍赖一天,晚上回到宿舍,柳少还以为他是出任务刚回来,哥俩好一阵亲密无间,周二同晨练,同吃食堂,双双当好学生去上课。

周二,万俟教授去中医科学院工作,王师母上午应邀去戏剧院讲课,讲完一堂课才半上午,她没有回学校宿舍,而是回科技馆园附近那边的家。

老万俟去中医科学院,儿子们上班期也不会回来,王师母回到家时家里没其他人,她进院后开小楼大门,将窗子打开先透气,再开暖气,收拾家里。

到中午,自己简单的整一顿吃的,午后不久,澹台家如期而至。

澹台家共两辆车,都是五人座的国产东风牌轿车,澹台祖孙仨在第一辆后座,澹一坐副座,由专人司机开车;寿伯带着两人在后一辆车。

两辆车到万俟教授家院外停稳当,澹台家的护卫们下车,寿伯抱小少爷,澹一澹二将大少爷抱出来放轮椅上,另有两青年从后备箱提出四只行李箱,一行人进万俟教授家。

王师母在楼房屋檐下迎接,将客人们迎进客厅,先带澹台家护卫提行李上楼安置在客房。

澹台明光将大小孙儿带在身边,要留宿,自然要带些换洗衣服,他们的随行李不多,澹台寻阳的东西反而多一些。

澹台家护卫们将行李安置好,下楼,只留下澹一澹二和寿伯,其他人先回澹台家别院。

送走澹台家的青年,王师母给客人们上茶,水果和干果儿,然后去看轮椅里的澹台家大少爷,看到沉睡不醒的清瘦少年,母爱泛滥,捏捏少年的脸:“一年多没见,这孩子模样没变。”长这么漂亮,跟晁哥儿有得一拼,她的小乖乖见了可能会心软哟。

“模样从来没变,就是唤不醒。”澹台明光心抽疼抽疼的,大孙子打出事后有心跳有活着的生命征兆,模样也无变化,就是沉睡不醒。

“睡着了没事,人活着就好,活着才有希望。”王师母安慰澹台明光,澹台寻阳变成植物人虽然让人心痛,好歹还有一丝希望,说不定哪天就会醒来,如果当时就死了,也等于永远没有希望。

澹台明光喟然叹气,虽然道理是那样的没错,可年年希望年年失望,有时也让人绝望,在一次次的失望打击下,如果不是他心理素质好,指不定早已崩溃。

当澹台明光携带两孙子到万俟家做客,兰少很快就收到消息,他在冯家别墅的楼上阳台喝茶,只对护卫说了句“知道了”。

等护卫退出去,兰少手指轻扣桌面,目光深幽,从澹台觅冬那里得来的信息是说因万俟、翟、符三家摸索出一套针对植物人的治疗方案,澹台家主接澹台寻阳进京试治,事实真的是那样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