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三章 出诊/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逃的方式冲回宿舍,乐韵坐地板上仍心有余悸,陈学长和才学长求知欲杠杠的,她扛不住哇。

抹把虚汗,从背包里捧出小玉马,解缠绕的薄膜袋子,师母听说小玉马不干净,生怕她碰到毒,硬是要拿袋子帮她把玉马密封。

卧室门被无声无息打开,小狐狸带着趴脖子上的小墨猴,溜出卧室,蹿到人类小丫头身边,一个纵跳跳到小丫头肩膀上,拿大尾巴绕她脖子上做围脖。

小狐狸主动示好,乐韵将毛茸茸的小家伙捉来放怀里,逗小墨儿和小狐狸玩耍,亲密相处一会,将小狐狸放回肩膀上。

“小丫头,你那坨玉味道怪怪的。”小狐狸打量小丫头得来的一块玉雕,小胡须一撇一撇的翘动。

小狐狸说玉用坨字,感觉像是在说“一坨屎”的语气,乐韵嘴角一歪:“应该用个或只来形容,这个雕刻的是匹马。”

“本狐眼没花。我说的是它的味道怪。”小狐狸鄙视的翻个白眼,用人类的话说他脑子没进水,知道是件玉雕。

“这个上面抹有毒,味道当然怪了。”乐韵解释一句,将玉马举起来,喜得眼睛弯成月牙状,玉马的原材料极佳,有一层淡淡的白色灵气。

“有毒你还要。”毒药什么的最可恨。

“消掉毒就是一件宝贝,好歹能卖几百万,哪天我缺钱用就拿去卖掉。”

“你还会缺钱?”一位有洞天福地,还懂制药练丹的修仙人还会缺钱?

“我什么都缺,最缺钱,你敢乱吃我的宝贝,我就拿你换钱。”

小狐狸撇撇嘴角,不跟小丫头扯皮,他早已经摸透小丫头的脾性,她就是个心软嘴硬的家伙,他不踩她底线,她不会丢弃他。

拆出小玉马,乐韵打水烧水,等水开的功夫溜回空间,观察一番不需要干活,着手调制治疗澹台家睡美人的药。

空间里的药都是新鲜药草,找出药材,捣碎,调制混合,一部分拿出空间,洗大电饭锅开锅熬煮。

等烧的水沸腾,倒进一只桶里,掺和十几种药汁,等水温稍稍下降,将玉马浸水里泡。

丢玉马入桶,乐韵便不再管它,自己处理药材,十一点打坐前往锅里加一批捣碎的药材,打坐修炼一个时辰后在睡觉前又往锅里丢一些药材,然后才放心睡大觉。

而万俟家,当送走翟教授几人,万俟教授感慨万分:“想咱们这些老医药世家千百年积累尚不及个小丫头,果然我们都是太肤浅了。”

“什么小丫头,那是我的贴心小棉袄。”王师母瞪丈夫,小乐乐明明是个可爱贴心的小宝贝。

被那么搅和,万俟教授那抹忧伤也云消烟散,忙应:“是是,夫人说的对。”

万俟宏理想捂脸,他爸明明不是妻管严,怎么莫明其妙的越来越没节操,越来越像小孩子。

王师母没好气的瞪丈夫一眼,不跟他贫,打她捡到小乐乐后,老万俟好似怕失宠,越来越粘人,七老八十的人还跟毛头小子似的,有时真想踢飞他。

澹台明光瞅着一对老夫妻笑,如今,知道大孙子恢复在望,他心中多年的苦闷与疼痛大减,心怀豁然开朗。

寿伯也由衷的为两位少爷身体将要康复而高兴,澹一也欣然暗喜,他是家主亲自培植的给下任家主的护卫,大少爷和小少爷好,他们这些护卫在澹台家才会有立足不倒的一席之地。

澹台寻欢知道哥哥很快就会醒,特别开心,叽叽喳喳的问他到学校后能不能找小仙女玩,可不可跟小仙女去逛街等。

万俟家一家四口也没有特意关照澹台家保密什么的,那些不用说,澹台明光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在他没找出家族潜藏着的叛徒之前,对于他孙子的事,他自然不会透露消息。

澹台寻欢虽年少,也是聪明机灵的,知道要保密,澹一和寿伯更不用嘱咐,他们懂得厉害关系,不用家主下封口令也会守口如瓶。

主宾们讨论明天去学校的事宜,到十点半,安安心心去休息,第二天,众人大清早的起来,吃完早餐,万俟教授和万俟宏理夫妻各自去上班,王师母带澹台祖孙回青大学校教职工宿舍住宅。

王师母陪客人回到学校宿区,已是八点过后,带客人上楼安置,然后收拾收拾去上上课。

澹台家共有五人,祖孙仨和寿伯,澹一,都在万俟教授家暂住,万俟教授宿舍住宅只有一间客房,他们都是清一色的大老爷们,晚上在客房打地铺睡,也不会尴尬或者难为情。

当万俟家的主妇去工作后,万俟教授家就只有澹台家五人,坐等万俟夫妻最心爱的小学生上门给病人扎针。

他们等啊等,没等到小姑娘,倒等来翟教授、符教授师徒,符、翟教授带着爱徒,大摇大摆的进万俟家。

寿伯笑呵呵的给师徒四人冲茶,茶,就一般的茶叶,王师母早把她和老万俟从他们小学生那里得来的好茶叶全藏起来,不要怪王师母小气,实在是小学生孝敬的茶叶都是极品,夫妻俩舍不得跟别人分享。

翟、符教授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不是来喝茶的,什么样的茶叶无所谓。

喝了茶,坐等十几分钟,他们也终于等来乐同学。

乐韵早上准点醒,添加药材,打坐,吃早餐,然后回空间摘香蕉和茶叶,再摘藕芽,然后啃书,到九点才出发。

她优哉悠哉的赶到老教授家,敲开门,看到学霸学长和他们的导师在守株待兔,有种想夺门而逃的冲动,她昨天把能说的都说了,为毛今天还要来盯梢她?

“小萝莉,你来啦。”陈书渊才子俊看到可爱小萝莉,笑得阳光灿烂。

澹台寻欢也跳起来,蹬蹬跑向小美女:“小仙女!”

“陈学长才学长,你们上午不用上课?”乐韵搂紧怀里抱着的泡沫箱盒子和单挂在肩上的小背包,回以明灿灿的笑容。

“理论知识早已烂熟于心,现场实践最重要。”陈书渊对于理论知识胸有成竹,语气与表情都是掌控风云般的霸气。

“小帅哥,你哥哥在哪,你带路。”乐韵“哦”一声,催澹台小帅哥带路去客房看病人。

澹台寻欢还没跑到小美女身边,听到叫自己带路,撒欢似的又转身,带小仙女似的小姐姐去看哥哥。

澹台明光想请小姑娘先坐一坐,喝口热茶再工作,小姑娘急人之所急,他也不耽误时间,和翟、符教授去客房。

万俟教授家的客房约十个平方,只有衣柜和电脑桌,简朴整治,飘窗窗帘拉在一边,令室内光线明亮些。

长相俊美的少年仰躺在床上,盖着薄薄的被子。

澹台明光,符教授、翟教授进客房便站在到一边,寿伯和澹一站在门口随时听候吩咐。

陈学霸和才学霸特意为求取针炙方面的知识而来,站到床另一侧,占据有利位置,而澹台寻欢,他怕碍着小仙女工作,也跟着两学霸哥哥。

“把人移下来,放地板上。”乐韵没客气的使唤人。

澹台明光抢着冲上前,揭开被子,将大孙子抱起来,他们昨天便依小姑娘的吩咐,为方便扎针,只给病人穿一身薄睡衣。

暖气开着,地板也是温热的,将人放地板上也不怕冷着,他将大孙子放躺在地,刚想直腰起身,又听到小姑娘脆生生的一句:“扒掉衣服,只留一条裤衩。”

“扒……扒衣服?”几位年过花甲的老人们有点口吃。

“又不是全扒光,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再说,我是女孩子都不怕长针眼,大老爷们还怕羞?”不就是扒衣服吗,为什么都是一副好似要被强暴的表情?当初叫燕帅哥扒衣服也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子,她不是女色狼,用不着防范她占便宜。

被一个小女孩子说教,几个花甲之年的老人们有点窘,皆以笑容掩饰不自在的表情。

“小仙女,我哥哥的小鸡鸡很大,比我堂哥的大好多,将来谁当我嫂子肯定很幸福。”澹台寻欢眨巴着眼睛,天真无辜。

“噗!”陈同学才同学没忍住,红着脸扭过头闷笑。

翟、符两教授朝口无遮掩的小男孩丢眼刀子,去去去,破小孩一边去。

澹台明光刚给大孙子解睡袍的扣子,听到小孙子那句,差点没一头栽倒,谁教坏他小孙子的?等他回去查出来,打断他的狗腿。

“我又不是你哥哥的女朋友,你哥哥小鸟儿大不大,跟我没有半分钱的关系。”乐韵蹲在一边,刚把泡沫盒子启开,听到小帅哥炫耀他哥哥的本钱,冷哼哼的回一句。

“……”才子俊和陈书渊想挠墙,小晁,你妹子好像有被人带坏的趋势,你快想办法将小萝莉从歪道上拉回,不要让小萝莉发展成女流氓。

“小仙女,我哥哥很漂亮啊,你做我哥哥女朋友吧。我哥哥很好的,很温柔,有好多女孩喜欢我哥哥呢。”澹台寻欢卖力的推售自己的亲哥。

澹台明光哭笑不得,慢慢的给大孙子解衣扣。

翟教授符教授:“!”熊孩子,能不能闭嘴?

两学霸很想将澹台家的小破孩扔飞,敢抢小晁的妹妹,不想活是不是?

寿伯和澹一大眼瞪小眼,一脸呆相,小少爷是开窃了的节奏?

“不要,你哥哥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还是没有我哥哥美,我哥哥那才叫清雅如莲,目下无尘,人如雪山之莲,高贵圣洁,丰姿绰约,温润如玉,风华绝代。”

乐韵毫不迟疑的拒绝,睡美人虽美,还是没有她的美少年哥哥美,晁哥哥是最清贵高雅的美少年,看着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心暖如春。

小萝莉一串形容词下来,可见她把她的美少年哥哥捧在手心,如珍如宝,也令陈书渊、才子俊再次对小学妹刮目相看,小晁眼光真好啊,他妹妹真的是不为美色所惑,心志如一。

被嫌弃孙子不及别人的澹台明光:“……”他大孙儿在古武世家中容貌也是数一数二的,竟然被比下去了,这结果让人心塞。

翟、符两教授面露微笑,无比开心,哼,想抢乐同学,活该澹台家的孩子被嫌弃。

澹台寻欢大受打击,蹲地画圈圈,为什么小仙女姐姐不喜欢哥哥?哥哥真的长得很好看啊,对他好,对女孩子也好,不会凶人,不发脾气,那么好的哥哥,小仙女为什么就不喜欢?

澹台明光帮大孙子解开衣扣,脱去睡袍,站一边看小姑娘配药;

澹台寻阳被扒得只留一条小内内,本钱确实很大,皮肤白皙,如果把照片丢网上去,分分钟能激起色女的兽欲。

陈、才两学霸只瞄一眼便移开视线,又盯着小萝莉,她带来的泡沫盒子里是一套玻璃器皿,玻璃管瓶里装着药汁。

小萝莉从背包里拿出些小小的瓶瓶罐罐,一次性注射器,开始配药,开瓶盖时常常飘出各种各样的醉人香味。

陈书渊才子俊也长了见识,小萝莉的手速真的没法说,快而准,每个动作都是那么优雅流畅。

众目睽睽之下,乐韵配好药,搬药瓶和注射、金针银针一起放在离澹台寻阳头部不远的地方,先到他头部一侧跪坐下去,将他的头抬高放在自己膝腿上枕着,再取注射器吸一管药汁,开启眼睛X射线功能,找准脑部天冲穴附近的淤血块位置,将针头刺进睡美人头部,再注射药。

在注射完第一管药,再取第二管药汁扎在玉枕附近的淤血块位,第三管药汁针对风府附近的淤血块。

注射完药,帮他按摩头顶穴位,按三遍,取针扎澹台寻阳的头部穴位,共扎二十几根金、银针,差点把人扎成刺猬头。

扎完针,再次给他按摩穴位,从脸到脖子、肩、手臂和胸前穴,一路往下,直至脚底,然后再从头开始,反复按摩三遍,将人提起来,让澹台明光扶正他孙子,她在后背帮按穴位,同样是反复三遍。

在小女生帮澹台睡美人按摩到第二遍时,澹台寻阳从来无汗的身躯慢慢渗汗,等她按完后背三遍,少年白皙的皮肤上汗迹斑斑,连小裤衩都浸湿,真正的湿身诱惑。

符教授和翟教授看得目不转睛,尽量将乐同学的按摩手法和路线记下来,回去慢慢研究。

为病人推宫过血,活络舒脉一通,乐韵收手,让澹台家人帮病人擦汗迹,她去洗手。

寿伯和澹一两人去帮家主,同心协力的帮大少爷擦汗,还快速的另换一条内裤,披上睡袍,放躺在地板上。

洗干净手,乐小同学收自己的瓶瓶罐罐,把能收的工具全收起来,又坐等约半个钟,拔针,装在需要消毒的管瓶里,收起最后几样小工具。

澹台明光送大孙子回床上睡,请小姑娘留步,寿伯将符、翟教授师徒请去客厅喝茶,等那几位离开客房,他去拖过一只密码箱,移到地板上打开,从中取出一个玉盒,三只木盒子。

澹台明光将盒子一一打开,玉盒里装着一支有人形样的野参,一只木盒子里装两块金灿灿的金砖,另两只木盒子里分别有一面铜镜,一只精美的双耳圆口仿铜器的瓷器簋。

“这是我的私藏之一,请小友笑纳。”

“六百年以上的野参,不错,不过在我眼里那只玉盒更有实用价值,十六两称一斤的金砖,春秋凤纹铜镜,战国青瓷簋,都是货真价实的古懂,澹台老先生的私藏不错。”

乐韵扫描遍,大脑已分析出物件的原料、年代等信息,眼神落在青瓷制的簋那儿,那只簋有一层淡淡的土黄光,还有薄薄的灵气,也是灵气比较浓的一件。

“小友会鉴宝?”澹台明光震惊之下瞳目微缩,小姑娘小小年纪,医术已登峰造极,还懂鉴古识宝,何等妖孽。

“一般情况下能辩识一二,如若年代久远到我从没见过类似的样品,那就不好说了。”鉴宝?她不会,但她眼睛太神奇,扫描过某样东西,大脑里就会有资料跳出来相呼应。

澹台明光再次肃然起敬,如果看过各个朝代的器物样品,那么,小姑娘的师门必定是极为古老的存在,其底蕴远超人想像。

“人参和铜镜你收回,玉盒、金砖、簋三样我不客气的笑纳了。”她空间里种植的一棵相当于百年人参的药效绝对不比五百生野参差,所以她不怎么稀罕澹台家的野生参。

澹台明光本来想请小姑娘收下铜镜,忽的霍然明白小姑娘不肯笑纳青铜镜的原因,铜镜在古代代表男女情爱信物,一般是男方赠送女子为定情信物,之前阿欢说希望小姑娘当阿阳的女朋友,小姑娘是怕误会,所以不要铜镜。

“如此,我便恭敬不如从命。”小姑娘不想生出让人误会的事,他也不强求,将人参取出来,收回铜镜盒子。

有人送古懂,对于正缺灵气珍宝的乐韵来说等于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笑咪咪的将三样东西装进背包,塞得背包鼓鼓的,得到一件有灵气的古懂,心情倍儿好,背上包,抱着泡沫盒子,开开心心的回宿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