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三章 燕少的求助/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萝莉给病人扎完针就跑路,陈书渊、才子俊自然也不想久留,打着陪小萝莉的借口先走一步。

从万俟教授家到楼下,陈同学开走他导师的轿车,留下符教授的车给符教授和他导师回医学部。

陈同学载着大才子溜回医学部,两人冲进实验室便化身工作狂,找出人体模型和医用钢针,给模型扎针,绘制小萝莉给病人按摩时的路线。

两学霸在医学部努力工作时,乐小同学也回到状元楼,她是骑自行车去教授家的,因此回去也骑自行车,速度肯定比陈同学的轿车慢。

出诊一趟,得到金砖,还有一件古珍,乐韵心花怒放,在楼下停好自行车,迈着小短腿乐颠颠的爬楼。

爬啊爬,爬到二楼,鼻子皱了皱,爬到三楼还有二阶就到四楼的楼梯台阶向四楼自己宿舍一瞅,那儿站着个清长如秀竹,挺直如青松,颜如美玉、丰神俊朗的美青年。

“你怎么又跑来了?”乐韵差点跳脚,特么的,前两天才说了没事不要老往她宿舍跑,为什么才隔一天又凑过来了啊?

燕行站在女生宿舍,等了很好,等到有人上楼,听脚步声听不出是谁的,侧身望着楼梯,看到上楼的是小萝莉,眉眼一亮,还没来得及说话儿,先挨小萝莉气急败坏的质问,面色黯淡:“我有紧急事,打你电话无人应答,我就过来了。”

他打了小萝莉数遍电话,没人接听,以为小萝莉生气不肯接电话,亲自跑来宿舍楼,敲门也没人应,再打电话,能听到电话响,仍然没人接,他猜着可能是小萝莉去买菜购物不在宿舍,所以守在四楼等。

“什么事?”乐韵整个人不太好,燕人说有事找她,十之有八不会是好事儿,以他的尿性,不是找她求救就是求助。

“……”燕行迟疑着,怕隔墙有耳。

“上下楼都没有人,不用吞吞吐吐。”乐韵秒懂,虎着小脸催促,她的听力极好,四楼与五楼、三楼所有宿舍都没有人,六楼有宿舍有人,二楼也有两个宿舍有人在,那几个可能是上午没有课,所以窝宿舍自学,她甚至听到了敲健盘的声响。

“我队里的一位队员在X省执行反恐任务伤势严重,左腿挤压型粉碎性骨折,诊断需要截肢,军中男儿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截肢,尤其是截腿,我想请你去帮检查看看能不能保住他的腿尽量不截肢。”

燕行声音轻轻的,语气里掩不住心痛和忧急。

事关军人,乐韵再大的火气也在不知不觉间没了,眉头揪成团:“我是学医的,但是,我不是万能的。”

“我知道有些事人力难挽回,但是我还是想做最后的努力争取一下,希望有奇迹,如果你看了说只能截肢,那么说明真没办法了,我和兄弟们再心痛也只能接受现实。”

“你倒是高看我。”把她放到那么高的位置,就不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我相信你的实力。”除了小萝莉,他不知道还有谁有能创造奇迹的可能性。

“好吧,念在是最可爱的人负伤,我去帮看看,人在哪?”军人是最可爱的人,他们保家卫国,守护和平,身为被保护者,在他们有需要的时候自然也当义不容辞的贡献出自己力能所及的力量。

“人还在X省,正在转往X省城的路上,将从省城坐飞机回来,大约今晚五点左右能抵京。”

“要傍晚才能到达,现在还早,你先回去,等下午再过来接我,我今天赚了一笔钱,让我呆着好好乐乐,你在我宿舍会影响我心情。”

“那我下午三点左右来接你。”小萝莉答应过去帮看诊,燕行生恐她反悔,自然不会跟她唱反调,她说让他回避,他不会赖她宿舍招她反感。

“嗯嗯。”燕帅哥不死皮赖脸的蹭她宿舍,乐韵也没因他的到来影响她美妙心情而迁怒他,蹦跳着爬完两阶台阶,迈着轻快的步子回宿舍。

小萝莉难得的没给自己眼色看,燕行识时务的很,转过身,让开路,自己下楼,到楼下钻进自己的座驾里,紧绷的神经松驰下来,天知道他收到队员伤势沉重时有多惊慌,那一刻,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小萝莉,小萝莉代表着希望。

小萝莉答应出诊,他放心了,虽然不一定百分百还有希望,至少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为兄弟争取到一次机会,哪怕最终失败,他和队友们问心无愧,也勉强能接受残酷现实。

燕行吐出一口浑气,握紧方向盘,启动车子回自己宿舍等。

因燕帅哥的事,乐韵的心情受了一丁点的影响,不过并没有变得太糟糕,开门进宿舍又关紧门,一溜烟儿的冲进卧室找小狐狸和小灰灰。

小狐狸带着小墨猴懒洋洋的趴在床上当垫子用的绒毛熊肚皮上,听到声响,慢条斯理的支起身,伸伸小懒腰。

冲进卧室,乐韵找到两只小宠物,一溜烟儿的奔到床侧,伸手抓过两只小家伙扔回空间,然后自己也闪身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小丫头,又乱丢本狐。”被扔回空间草地上的小狐狸,刚站稳,人类小丫头也轻飘飘的出现,他撇动胡须,不满的抗议,小丫头动作太粗鲁,就不能轻点?

小灰灰落地时打了个滚,抓着青草,眨巴着大眼睛瞅着宠主卖萌。

“小狐狸,我拧你回来是想给样东西给你看。”乐韵对于小狐狸的幽怨脸似而不见,一屁股坐地,掂起小灰灰放自己脖子上,抓过背包掏东西。

小丫头的好东西又不会给自己吃,有什么好看的?小狐狸本来撇撇胡须,心里不满,表面还是很给面子,坐地,前肢支地,坐等欣赏小丫头的宝物。

乐韵掏出今天新得的三个盒子,玉盒、簋先扔一边,将装金砖的盒子放面前,开盒,掀开绒毛布摸出一块金砖:“小狐狸,这个含金量重,吃不?”

“给本狐吃?你确定?”小狐狸满眼狐疑,他吃了小丫头几块破铜烂铁,小丫头追他跑好几圈,差点把他剥皮抽筋,今天竟然给黄金给他吃,她没睡醒,还是今天太阳打西出的?

“不吃,那算了。”小狐狸把她的好心当驴肝肺,白瞎了她的一番心意。

“吃吃吃,谁说本狐不吃?”小丫头想反悔,小狐狸眼疾爪快,伸出爪子一抱,将人类小丫头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金砖给抱住,向后一跳,稳稳的抢过金砖,抱在爪子里。

抢回金块,又有点不放心:“小丫头,这是你请本狐吃的,可不能出尔反尔,又怪本狐吃了你的宝贝,找本狐秋后算帐。”

“哼,我人品有那么差吗?”乐韵不满的瞪眼,她不说品德高尚,好歹也不是品德败坏之货,什么时候出尔反尔过?

“如此,本狐放心了。”小丫头真的送吃的给自己,小狐狸抱着金砖,晶亮的眼睛露出笑意,张开嘴咬金砖。

咔嚓,那一嘴咬下去,坚硬的金砖被咬下一块,令人感觉金砖像瓷器一样的脆。

听小狐狸嚼金砖的声响想在嚼冰糖,发出细碎的脆响,乐韵的眼角一跳一跳的颤动,那是金子,不是冰啊,小狐狸怎么没崩牙?

小灰灰也看呆了,眼睛都转不动。

小狐狸抱着金砖像啃甘蔗似的左一口右一口,那块金砖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寸寸变短,不到十分钟,一块金砖被啃得干干净净,连渣都没留。

啃掉一块纯金砖,小狐狸摸摸嘴角,眼睛一闪一闪的,像星星一样璨璀:“小丫头,你还有一块金砖,也一并给本狐吃了吧。”

“不行,这一块得留着。”乐韵飞快的将装金砖的盒子盖好,严肃的警告:“小狐狸,金砖是我今天帮人治病得来的诊费,有好几人都知道,全给你吃了,万一有一天需要用到金砖,我拿不出来,我没法解释。”

“好吧,不能吃就不吃。”小狐狸遗撼的拍拍爪子,他需要吃纯金纯土属性的东西补充体力,若小丫头不给她吃,那就不吃。

“你不偷吃,不惹我生气,我努力赚钱的同时说不定会帮你找粮食给你吃,你敢偷吃我的宝贝,剁掉尾巴扔回地宫让你自生自灭。”空间需要灵气维持,小狐狸要吃金土之物,感觉她就是个劳碌命,要不停的为空间和小狐狸找粮食。

“好嘛好嘛,本狐早说了本狐不会吃你不让吃的东西。”小丫头答应帮自己找粮食,小狐狸喜之不尽,晃着大尾巴,一蹦跃上小丫头肩头,拿大尾巴蹭她的脸,人类小丫头就吃那一套,他堂堂火狐神君不屑也不得不尽力讨好卖萌,谁让他目前神落凡尘,需要仰仗小丫头才有机会重回妖界。

小狐狸识时务,乐韵笑咪咪的接受他的示好,抱起盒子和背包回到灵田外面的灵石基台面,将得回来的簋和金砖盒子放在自己的私藏宝贝堆里。

澹台家的玉盒以白玉雕刻,长约有一尺,宽约九寸,厚约三公分,玉质上品,雕有祥云海和怒涛,花枝,极为精美,应该是为装珍贵物品所制。

玉能养人,同样也能温养金、银针,乐韵看中它,只为拿来当针盒用,有澹台家的玉盒,也帮她解决缺盒子的小问题,她赌回的玉石先搁着,等什么时候找到最适合的温玉再另打造玉盒。

把金、银针皮革放进玉盒里,回宿舍看昨晚熬的药,重新添加一些捣碎的药材继续熬煮,又回空间挑拣药材。

她答应燕帅哥去看诊,有可能要做手术,少不了药,没有看到病人前不确定要用到哪些药,只能推测。

找出部分药材全部捣碎,又拿回宿舍用锅蒸煮,冷却后分装在几个罐子里,有些添加新鲜草药,有些加药汁,配制出好几种备用。

乐韵那一忙就忙了个昏天暗地,中午只喝水果充饥,忙到下午两点,将有可能需要的药配齐,装在瓶瓶罐罐里,打点好要随身携带的行装,自己去洗澡洗头,洗去在空间里沾到的新鲜草木味。

坐等燕帅哥来接的当儿,又将熬煮的药启出来,等到冷凉下来丢回空间保鲜,她不确定会去多久,人不在宿舍,万一药熬干水,不仅会浪费掉药材,还存在安全隐患。

等到三点,收到燕帅哥的短信,乐小同学拧着背包,抱着自己的箱子,迈着小短腿一晃一晃的下楼。

燕行回到宿舍,枯坐到中午,等到柳某人下课后打饭回来,两人吃了午餐,熬到二点半便坐不住,开车到状元楼。

他们到达学霸楼没敢催小萝莉,愣是等到三点才发信息通知小萝莉他们来接她出发。

两俊少坐在猎豹车里,隔着窗望向学霸楼,望眼欲穿的等着,当那娇小的小女生出现在视野里,两人激动的跟什么似的,一飞快的跳出车去迎接。

小萝莉穿黑色大衣,黑色牛仔裤,破天荒地的穿双高跟鞋,一边肩膀上挂着鼓胀的黑灰色背包,还抱着一个很高的四方形物。

“小美女,好久不见你啦,你好像又长高啦。”柳向阳化作风,呼啸着冲到小女孩子傍,殷勤的拍马庇,主动帮抱那装在袋子里的四方物。

“这句马庇不灵,我没长。”乐韵顶着笑脸鄙视马屁精,上次柳帅哥拍马庇说她长高了那是事实,这次他又捡好听的说,不灵。

“我看着像长高了嘛。”一记马庇拍到马腿上去了,柳向阳也没羞恼,自我解嘲的给自己台阶下。

“柳帅哥,你小心点,那是两只盒子叠加起来的。”

“我懂得。”柳向阳抱好盒子,锵铿转身奔向车子。

燕行慢了半拍,落后一步,没有抢到当跑腿工的机会,他想帮小萝莉提背包,被拒绝,只能当跟班,陪小萝莉走到猎豹车旁,甘当小车童帮拉开后座车门,等小萝莉上车,他关上门,绕过车头从另一边上车。

小美女不想露面,不坐副驾座,小行行给小美女当保镖,柳向阳当仁不让的当司机,驱车而行,驶出学校大门,直奔军医总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