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五章 传说神技柳枝接骨术(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冬季的天总是阴灰色的,灰着灰着就变灰暗,五点左右已是黑乎乎的,路灯也提早开启,满城华灯初上。

燕帅哥柳帅哥和乐同学赶到军总院用时两小时十分,挂军牌的猎豹驶进医院,在一栋大厦外的空地边缘停车,两帅哥戴防尘口罩,下车跑到小萝莉所坐的一侧,帮她拉开车门。

乐韵戴好口罩,又系上围巾,还把衣服帽兜子罩头上,整得像个包在被袄里的宝宝似的。

小萝莉钻出车,燕行忍不住想揉眉头,小家伙不想露脸以防将来被人认出来招麻烦,这可以理解,可也用不着包得那么严实啊。

柳向阳本来想叫“小美女”,那话儿到嘴边儿又咽下去,二话不说,和小行行当陪同走向大厦。

刚走进大厦大厅,早早守候着的迷彩青年迎接两位大校,低声报告进展,从X省转回京的受伤队员金廿二已于半小时前抵达军总院,总院因早做好接应准备,人进院即送去拍片、扫描。

燕行在车上时已收到报告,这会儿听的是人入院后的细节报告,听完,沉着的问:“检查完了没有?”

“大概在五分钟前已送进手术室,卢教授、康教授、秦主任在手术室等候队长。”

“嗯。”

在楼下迎接队长的蓝三,说了大致情况在前带路,一行人乘电梯到手术重地楼层,再穿过长长的一条廊道,到换衣间消毒,换上蓝色衣服。

包得严严实实的乐韵,也没法当棉宝宝,脱去厚外套和围巾,穿手术衣服,仍戴着专业防尘口罩,脱去高达十公分的鞋,从背包里拿出一双平底球鞋换上,洗手,消毒。

看到小萝莉换鞋,两俊美青年又是一阵凌乱,小萝莉为了防止别人认出她来,伪装自己时不惜穿恨天高增高,细心入微。

柳向阳帮抱着小萝莉的盒子,等小萝莉洗手消毒,去手术室。

蓝三领队长仨人又穿过一条走廊才到紧急手术室,手术室外站着个迷彩青年,面容肃穆,大有一丈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看到自己队长过来,青年啪的敬礼,向队长和柳大帅致意。

柳向阳忍不住嘴抽:“行了行了,这种重要时刻就别讲那些了。”

在他说话时,蓝三敲门,手术室的门向两边开启,戴着口罩的秦主任向外一瞅,眼睛骤然亮了亮:“燕大校来了,快进来。”

“让大家久等了。”燕行有礼的向秦主任点头,抬脚迈进手术室。

秦主任站在手术室,当燕大校走进手术室,他才看到被燕大校挡住的人,那位个子矮小,抱着个背包,也分不出男女。



他脑子里闪出问题,那位小个子客人就是燕大校请来的高人?

乐韵藏在燕帅哥身后,等前面的人打头阵,不声不响的跟着进手术室,当前面的人往一边让开,她才得以看清情况,手术室是大型手术室,能同时进行三床手术,无影灯炙亮,两手术台被推开,只留中间一张手术台,躺着个头部被包裹成白球状的伤者,挂着血袋在输血,也在输药水。

手术床一侧和尾侧共站着五个穿蓝手术服和白大褂的医务工作者,三台医用手术工具车上排列医用工具,还有一台只有装手术刀用的工具盘。

偌大的手术室,严肃静宓。

柳向阳走在最后,他跟进手术室,站在小萝莉右手侧,而等他们三人进手术室,秦主任将门关闭。

蓝三守在门口,严禁不得允可的人员靠近。

卢教授、康教授、秦主任带着各自的助手等在手术室,听到燕大校来了,秦主任亲自跑去开门,站在手术床侧的众人看到燕大校请来的人,皆不由一愣,那位专家好矮!

当燕大校往一边退让时,朝他们点了点头,并没有介绍某专家,因此卢教授等人谁也没出声。

迎着众人视线的乐韵,目光粗略的扫视手术室环境便观察病人,开启X射线,重点落在他左腿,眼睛功能扫描出的图像所示伤者左腿呈多发性粉碎性骨折,一处是大腿靠近膝盖三寸以上处,另一处在小腿中间偏向脚踝部位。

两处伤中大腿伤最严重,股骨断列性骨折,还破裂好多碎片,有些碎到无法重新粘合的程度,同时还伤及血管经络等;小腿腓骨和胫骨也断裂性折断,只有胫骨破裂几片,能粘合起来。

依那种伤势,医院确实只能截肢。

扫描出人体伤势图,乐韵走向手术床,一手抱背包,匀出一只手揉揉太阳穴,摆在眼前的是个大难题,伤脑筋。

燕行让到一边是想让小萝莉眼前无阻挡,方便她观察,她不走,他也站着不动,当她移步,他也跟着走。

秦主任关上门便站在柳大校身侧,当柳大校移动,他也跟着移动。

卢教授等人看着燕大校陪着人走过来,等矮个子走到手术床边,将背包挂在肩膀上掀伤者盖着的被子,他们愕然发现矮个子是女性!

短发矮个子的人,胸很大,脸被口罩遮得只露出一双眼睛,额头皮肤很白,眼睫毛不是很长,眼瞳黑白分明,水汪汪,水光溋动,目如宝石,明亮有神。

当她伸出手,纤纤玉手,白嫩如春葱。

卢教授和康教授眼神越来越深邃,燕大校请来的究竟是什么人?

手术室内医务人员的眼神很热炙,有视线落在手背上,乐韵感觉到手背有针芒感,她也不介意被欣赏,正想揭开被子,一双修长匀称的大手更快一步,抢先一步将被子揭起来,移开。

被子下方的伤员上半身缠满绷带,只穿一条宽松的运动短裤,露出两条长着汗毛的腿,右腿也有几处受伤,包扎好了,左腿伤得太重,连粗步包扎都办不到,只清洗一番,还祼露在空气里。

伤员大腿骨折断,一截断骨戳破皮肤,露出狞狰的折端口,断口附近青肿,伤口渗血,染红被单。

乐韵眉心紧蹙,伸指戳伤员大腿,一边戳了好几下,再往上戳,在他肚脐与腰肋侧戳几指,再拿起他的手按脉博。

被她戳一顿,待帮人按脉时,伤员那老是不停渗血的伤口血流减慢,眨眼间便停止出血。

“血止住了。”秦主任站在柳大校一侧,看到伤口不再出血,惊喜不已。

“真的?!”卢教授等人急切的俯身去看,果然如秦主任所言,伤口处不再往外汩汩冒血。

五人抬头,看向矮个子的眼神满是惊讶。

小萝莉给金廿二把脉,燕行没有出声,等她松开玉指,低声问:“小萝莉,他的腿还有希望吗?”

乐韵对伤员伤势心中有数,还是再三斟酌后才下定议:“小腿部分不存在问题,大腿这一块伤处,血管与其他方面还好说,最大的原因在于骨头,股骨粉碎性骨折,骨破裂成二十多碎片,有几片被重物挤压粉碎,已无粘合可能,不截肢也不是不行,百分之五十的成功希望,赌性太大。”

卢教授和康教授飞快的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愕,扫描图与X照显示,依那种程度的伤只能截肢,燕大校请来的女专家竟然说可以不截肢,还有百分五十的成功率?

秦主任眼神与手术床对面两教授对视一眼,转而望向柳大校,希望从柳大校眼里看出点什么,然而,柳大校眼神中只有惊喜,没有震惊。

“真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赌性是指什么?”燕行心头惊喜连连,但凡有百分一的希望可以不截肢,他也要为金廿二赌一把,哪怕赌了之后失败再截肢也不后悔。

“赌性是指你们的信任度,你们敢付出百分百的信任,那么,他这腿不用截,你们信任度不够,我也无能为力。”

“我赌,只有还有一分希望,我都不想放弃,我把医治他的主刀手术权委托给你,由你全权指挥,所有风险由我承担。手术工具与助手随时到位,还需要什么?”燕行生怕别人阻挠,抢先拍板定案。

“他骨头碎片太多,部分骨头已不能用,需要假骨,一种是找动物骨头来凑数,但风险太大,容易出现不相融或感染动物瘟疫,另二种,你们听了可能会认为是天方夜谭。”

“另一种是什么?”柳向阳终于找到刷脸机会,急问十万个为什么。

“第二种即古代失传神技,柳枝接骨法,找柳树枝削树为骨,代替人骨,接骨之后,让树骨被钙化成真骨。”

“柳枝接骨?”康教授震惊之下,失声大喊:“您说的是古技柳技接骨法,请问您师出哪位医术世家门下?”

柳技接骨,华夏最古老的医学神技之一,最后出现与华佗相关,华佗神医立书著学之中有那门神技,后来书被焚烧,华佗神医身亡,神技失传。

卢教授等人眼中惊愕未退,他们也曾听闻过柳枝接骨,但,那是传闻而已。

“医生请见谅,传我医术的前辈早已淡出世外,不提师门,我不知师父出身。”乐韵有想抓墙的冲动,为什么每个人总问她师出何处?

“是我失礼了。”康教授努力平静心绪,声音抑不住激动:“请问,阁下真掌握了柳枝接骨术吗?”

他顿了顿,自报家门:“我师传中医孙氏世家,为孙氏弟子,小姓康,康清。”

“原来是李唐医药大家孙前辈之后孙氏高徒,失敬!”乐韵有礼的点点头:“在下无名小卒,不便提名讳,请见谅一二。关于柳枝接骨,我知晓如何操作,以前没有尝试,因此刚才才说赌性太大。”

“无妨无妨,”对于蒙面女专家不肯报名讳,康教授并不在意,眼睛亮闪闪的看着人:“阁下对柳枝接骨有几分把握?”

“七分把握,另三分其中二分取决于伤者本身的愈合能力和自控能力,另一分取决于护理人员的细心程度,护理妥当,伤者本身配合得好,一年后即能如正常人一样行走,二年后柳骨彻底钙化与真骨一般无二,人也能回到以前鼎盛时期的健康状态。”

小萝莉话一落音,燕行动人的嗓音响起:“向阳,你带人去截取柳枝。”

“好。”柳向阳将抱着的盒子塞给好兄弟,撒腿就跑,边跑边脱蓝色手术衣,他跑动中又听到悦耳清脆的嘱咐:“柳帅哥,截取大小不同的几截枝条,我需要选择最合适的部位,不用截柳树主杆,截枝杆和分枝条就行。”

“保证完成任务。”柳向阳按门钮,冲出手术室,将蓝色衣服塞给一个人迷彩青年,半刻不停的跑:“来一个人,跟我去找手术所需原材。”

蓝三二话不说飞步而上,跟着柳大校去找手术材料,两人飞奔进电梯,下楼,找到厨房,借用两把能剁骨头的大菜刀,刷洗干净,喷消毒液,扛着刀跑去医院找柳树。

将发小兄弟差去找柳树,等外面脚步声跑远,燕行再次细声问:“小萝莉,还需要什么?”

卢教授秦主任和助理们的心绪经历一番激烈的动荡,眼底掩不住震惊,柳枝接骨,真能行?

康教授除了振奋还是振奋,恨不得马上见识到那门神技。

“消过毒的小盆或者其他容器,装废水的桶,两壶热开水,干净的毛巾和一次性手套要足够多,接骨手术需要用到的手术械材只能多不能少,最重要的是以我的精力,只能承担做大腿这一处伤的接骨手术,小腿接骨手术由其他人承担,安排好人手,等我手术结束,让人接着给伤者做小腿接骨手术。”

“小腿手术由我们来。”卢教授和秦主任生怕矮个蒙面女专家不让他们围观手术,自告奋勇的报名接过重任,而且伤员手术本来由他们操刀,如果燕大校没有请来高人,他们将给伤员截肢。

“有劳各位。”乐韵眨眨大眼睛,友好的表示感谢。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尽之责。”卢教授谦和的微笑:“需要多少助手?我们这里的人每个人都具备独力手术的能力。”

“打开手术窗口后清创和整理碎骨片需要助手,后期看情况,有愿意当助手的请做好准备,我打开窗口后帮做初步工作,不用麻醉药,伤员腿已麻木,不用药刺激,三天之内不可能有知觉,也不用担心大出血,我封住伤员血位,十二小时以内血速减慢,不影响手术。”

有人给自己当助手,乐韵也乐得清闲,她也清楚那几位想当助手的目的,为的是想观摩柳枝接骨术实施的完整过程,她也不介意别人旁观,有些东西,看到的仅只是个流程,若没有她独门配方药,别人记住过程没有用处。

听说需要助手,说明女专家不介意自己旁观,卢教授六人欣然大喜,秦主任打电话通知护士站送需要的容器工具,然后和卢教授几位分工做当助手的准备,都是一带一,标准的手术搭配方式。

医院主治医生们做好准备,乐韵摸出自己的手套,朝燕行示意让他帮把空手术工具架推过来。

燕行一手抱着盒子,飞快的跑到空手术工具架那边,将移动手术工具架推到小萝莉身边。

有地方放东西,乐韵将背包挂架子上,排开手术工具,拿手术刀,行到手术床边,在伤者腿上找准下刀位置开剖手术用的窗口。

卢教授几人看得真切,蒙面女专家动作利索,下刀精确,每一刀一划一气呵成,行动迅速,他们盯着她,看她利索的打开手术窗口,将血管、动脉移开,全程独自完成。

等她说“助手帮忙”,他们立马上场,开始寻找骨头碎片、被割断的血管、筋肌等。

完成第一步工作,乐韵脱掉手套,从背包里将瓶瓶罐罐找出来,排在工具架子台面,再接过燕帅哥抱着的盒子,解开包装的袋子,将两个泡沫盒开盖,满满两盒玻璃管瓶。

护士将手术室所需送到门口,由迷彩青年报告通传,燕行亲自出去将东西拿进手术室。

护士送来四个消过毒的一次性小脸盆,桶,两壶开水;需要之物到场,乐韵配药,有给工具消毒的药,也有手术中清洗骨头用的消毒药等,一边配药,一边交待怎么护理,手术后要注意些什么。

燕行开手机录音记录小萝莉交待的事,免得漏掉细节。

柳向阳和蓝三在医院一角找到种植着当风景林的柳树,挑选最向阳最茂盛的一棵树截枝,截获大小枝几支树枝,抱着冲回医务大楼,马不停蹄的回手术楼层,连人带树枝去照光消毒,柳少重穿上蓝色衣服重回手术室,关闭手术室门。

配好药,乐韵蹬蹬走到柳枝堆挑选,柳帅哥砍回的柳树枝大的比她小腿还粗,小的有鸡蛋大小。

挑中一截树技,拿菜刀剁削,削出形状放手术工具架面,再挑树枝削形,一连削出五块大小不一的树枝块,再用手术刀锉打磨表面,磨边。

小女生在打磨树骨,卢教授六人也在努力,找出骨头碎片,找到断血管,都是主血管,那些细小的血管根本不可能找着。

打磨好柳骨,乐韵洗手消毒,将手术所用物品清点、重新调整位置,把工具车推到合适角度,操刀手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