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六章 又累晕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型手术是项技术活,再有经验的专业医生手术时都不敢掉以轻心,以免出错,卢教授和康教、秦主任都是有三四十余年的老教授,这刻,当亲眼见证矮个女专家手术时,也不禁目瞪口呆。

那位真是人?

那位操刀手术时,又找出他们没找到的多块碎骨,将细小的血管也找出来,清创,续接。

她用她自己配制的药水清创,药水中淡淡的中药香味压住了血腥味,还有醒神功效,令人头脑清醒。

燕大少和柳大少两人什么忙都帮不上,只有在小萝莉需要用药时帮拧开瓶盖,方便她取药。

乐韵全神贯注的做手术,续接好腿骨背面部分的血管、韧带等组织,缝合肌肉层,再磨骨,将骨断处撕烈的多余尖刺磨掉,之后做拼骨手术,先拼接背面朝床的一面的碎骨,用药粘合,缺失部分以柳骨替代,拼合碎骨片成整与股骨拼接,再拼镶两侧面的碎骨,又分别各镶一块约有食指宽的柳骨,用药膏粘合;

最后镶面前一方的碎骨,共镶两块柳骨,最宽的一片有两指宽,长约八公分,拼接完工时每个部位严丝合缝,找不到任何缺口。

蒙面女专家独自手术,那手速快得让人眼花缭乱,有时候甚至看不清她的动作,卢教授康教授、秦主任看得入神,有时连眼珠子都舍不得转,也越看越震惊,然后变成惊骇,又慢慢的变成敬佩,最后几乎以朝圣的目光旁观主刀人做手术。

燕行、柳向阳不懂内行,他们俩从卢教授几人的眼神便知小萝莉的手术操作十分完美,同时,两人发现小萝莉眼睛长时间不眨动,眼瞳中血丝慢慢增多。

乐韵在手术时大部分时间需要开启眼睛X射线,只有在拼接骨头的间隙间可以体息,每拼接完一部分仍得用X射线检查是否合缝,其他部位有没移位。

接好骨头,再接神经血管、韧带等,再缝合肌肉组织,最后全面缝合,缝合完,涂药膏,包中草药,纱布,上三体一位的夹板固定,然后组合套模,浇铸石膏。

整个手术共用时一小时三十五分钟。

将定型石膏浇铸完,乐韵揉了揉疼得像针扎似的眼睛,正想转身,眼前一阵天晕地暗,连嘱咐燕帅哥将自己送回学校的话都来不及说便一头栽倒。

“小美女。”柳向阳吓了一大跳。

“小萝莉!”燕行一伸手,将栽倒的小家伙搂住,他上次陪小萝莉给赤十四做眼部手术共用时一小时零几分钟,小萝莉累得筋疲力尽,走出手术室便昏睡过去,这次用时一小时三十多分钟,时间更久,因而当小萝莉做完最后一步工序,他便做好扶她的准备,见她栽倒,第一时间将人拦腰捞住。

成功接住小萝莉,燕行弯腰,小心的将她调整个位置,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来,搂在怀里,让她脸贴着自己胸膛睡觉。

卢教授和康教授众生看人手术看得太投入,反应有些迟钝,当听到惊叫时便看到燕大校搂住矮个女专家,他们才后知后觉的明白那个专家大概累得脱力晕倒了。

“燕大校,女……专家没事吧?”康教授担心不已,关心的问情况。

“应该是累晕了,不会有大碍。”燕行如珍似宝的抱着怀里的小女孩儿,说话语气轻柔,生恐吵到她休息。

“她是不是……帮你治伤的那位?”卢教授试探着问出一句。

“帮我治伤的那位老人隐世不出,这位是他传人,也是救我太姥姥的高人,这是秘密,你们在场的知道就好,如果将来还想跟她讨论医学问题,千万不要宣传这位来过医院,她淡泊名利,不愿张扬,觉得出名麻烦多。”

小萝莉身负奇学,燕行早已知晓她隐藏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被人所知,干脆先一步给军总医的几位顶尖老专家露个底儿,让他们承个情,有需要的时候也好帮掩饰一二。

“你说,她她……她就是救贺太夫人的那位?”

“你说的是真的?”

康教授、卢教授、秦主任大惊之下失态的惊呼,当初燕大校死活不肯透露救贺太夫人的高人是谁,却没想到他们久寻不得的人今天竟然就这么出现在面前。

“如假包换。”燕行额心冷凉:“教授,声音轻点,别吵着小萝莉,她需要休息,还有啊,教授你们答应做手术的,是不是该动手了?”

“行行,我们马上手术。”三位助手先是一怔,瞬即忙先应话。

“我们立即手术。”康教授也激动的回一句:“燕大校,你说话可要算数,别等我们想找医学奇人讨论医学问题时,你又推三阻四,不让我们见人。”

“只要她本人同意,我不会阻拦。”

“哈,这就好,伙计们,赶紧上工。”康教授、卢教授大喜过望,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麻利的上工。

一帮麻烦精!

看到三位老专家那模样儿,燕行就想送一人一脚,那三位堪称军总院最缠人的麻烦精,缠上谁,不达目地誓不罢休,当初他从E北回来,因为伤口的草药引起他们强烈的好奇,天天跑去跟他聊天聊地聊人生,打探给他治伤的是谁,他们手段百出,缠得他差点招架不住。

那三位暂时有得忙,不可能粘自己,他也放心,转头跟发小低声嘱咐:“向阳,帮小萝莉收拾她的医用工具和药瓶,不要落掉东西,丢了什么,她醒来发脾气,没人承受得住她的怒火。”

“我懂。”小行行接住小美女,没让她摔着,柳向阳放心了,也毫无怨言的接受任务,转身将手术工具架子推开一些,收拣工具和瓶瓶罐罐。

他的速度不慢,很快将东西全部收起来,装好打包。

柳某人整理好物品,燕行立刻走人,理由当然是小萝莉需要休息,卢教授康教授也不好挽留,为了将来能跟某位高人讨论医学问题,主动承担监督观察伤员的重任。

两俊美大校一个抱小萝莉,一个帮提背和药箱子,出手术室到换衣室脱掉蓝色手术服,穿回自己的外套。

换好衣服,燕行轻手轻手的帮小萝莉脱蓝衣,她的胸发育得太好,帮她脱衣服时不可避免的又磨蹭他的胸,像水汽球似的富有弹性,柔软的触觉撞击心头,他胸口一阵发热,气血阵阵翻涌,沉睡的老二爆发出强烈冲动。

他耳尖发烫,抿着唇,不动声色的继续帮小萝莉换衣,手指不可遏止的犯僵,费好大劲儿才脱掉蓝衣,穿衣服太麻烦,他怕控制不住冲动到对小萝莉动手动脚,用厚外套将她裹起来,抱人下楼。

小行行抱着小萝莉,柳向阳鞍前马后当跑腿,到楼下帮开车门,等小行行上车再帮关门,再把背包和盒子放副驾座,自己当司机。

车离开医院驶上车水马龙的大道,燕行动作细微的摘掉小萝莉的口罩,手术太耗精神,小萝莉那张一向红润的圆脸有些苍白,眼四周呈现红肿,眼皮沉沉的合起盖住她的美人杏目,眉心紧蹙,安安静靜的睡姿,比女生们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更招人我见犹怜。

他的心蓦的疼了一下,小萝莉为军人医治从来都是毫无保留的竭尽全力,上次为赤十四做眼睛手术如是,这一次亦如是。

小萝莉对生命都是一视仁,当初救生命垂危的他,救他太姥姥,在古玩市场给晕倒的路人看诊断病,在古墓里又接诊四个盗墓贼,帮澹台家小孙子看诊,她救人不论人身份地位,只论病,这般良善的小女孩儿,任是铁石心肠的人遇到了也舍不得伤害她吧。

小萝莉收费是有点贵,可那也在情理之中,她若不收药费,她拿什么本钱支付去四处收集药材花费的财力?如果没有经济基础,她需要解决温饱,哪有时间去采药救人?

她的嘴有点毒,收拾人下手有点狠,然而,需要她救命需要她帮助时,她从来没有拿捏人,用心的救人,尽力的做医者的本职工作,没有愧对医者本该悬壶济世的医德与人之本善。

燕行低垂双目,龙目里印着小萝莉小小的缩影,他怀里的这个小家伙虽然小小的,却有颗最良善最温暖的心,娇弱的身躯里蕴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以她自己的方式生活着,恣意率性,开朗活泼,爱恨分明,事非分明。

这样的人啊,真让人想捧在手心里呵护着,保护着,让她不受人性阴暗面侵污,永远天真善良,心无城俯,永远笑容灿烂,开开心心的做她想做的事。

心中感慨良多,燕行目光越来越柔和,情不自禁的伸指,用指肚轻轻的戳小萝莉的嫩脸,指肚碰到她的皮肤,光滑细腻,温润如温玉,一丝丝酥麻感从指肚传来,如电流触得他心头悸动,不由自由的屏住呼吸。

手指肚底下的细腻感太美好,他舍不得收回手,轻轻的移动,温润感自手间传来令他心脏频率加快,咚,咚,咚,心跳蹦撞声,怦然有力。

心跳加快,小腹有股邪火毛蹿,烧得他心头灼灼的,口干舌燥,不满足手指的碰触,手掌心慢慢的下倾,悄无声息的覆盖住一张小巧的圆脸,触手生温,滑不留脂。

他的心脏猛的一蹦,咚的一响,几乎要飞出嗓眼去,神经嗖嗖绷紧,手臂发僵,捂在小萝莉小脸上的手似定住了似的,一动不能动。

昏睡着的人大概讨厌别人的碰触,蹙着眉头,不耐烦的转动脸,想要将脸藏起来。

小萝莉一动,动作呆滞中的燕行,那颗心噔的骤然收缩,手似触电似的收回,连大气也不敢喘。

没了外来物的碰触,小女生转动一下脸,又沉沉的昏睡,唯有眉心蹙得更紧。

怀里的小人儿身躯软软的,体香微微,燕行不敢乱动,良久,确认她没醒,他才蹑手蹑脚的重新调整抱人的姿势,却再也不敢乱碰她的脸,强忍着难耐的心痒,小心的守护着小萝莉睡觉。

这样近距离接触机会难得,但凡小萝莉有自主意识,她不可能容许他抱着,这样的机会也唯有在她累得筋疲力尽时,他才能钻空子捡便宜。

当司机的柳大少,为了安全着想,不跟人抢道,保持着车速,他以安全为重,重点在外后视镜和前方,也没发现后座小行行有过禽兽举动。

他们到医院刚五点多钟,手术时间与准备时间共耗去约二个多半钟,七点多钟回返,待过五关斩六将的过了无数路口,回到青大已是十点五十分,差一点点就到熄灯时间。

当车在状元楼下停妥当,两俊少以飞一般的速度爬到四楼,将小萝莉送回宿舍。

女生宿舍因长时间人没在,关了暖气,幸得上下楼宿舍开暖气,熏热地板,客厅里温度不算太低。

“要不要送回卧房?”将小萝莉送回女生宿舍,两大校都为难了,他们要是私自进女生卧室,被小晁知道一定扒了他们的皮。

“还是让小萝莉在客厅睡吧。”燕行强忍着去参观女生卧室的冲动,不去触小萝莉的底线,他不怕晁哥儿发怒,就怕小萝莉本人知道他们进她私人空间跟他们翻脸。

“好,你等一等。”柳向阳也深觉如此比较好,晁哥儿当初在小萝莉清醒时,他们往她卧室瞅一瞅都黑脸,如果小萝莉睡着了,他们进她卧室,小晁知晓必定分分钟就对他们进行封杀。

柳大少放下背包和盒子,去把绒毛狗狗放平,又重新移动一下瑜珈垫子,给小美女当床睡,再去开暖气。

燕行轻手轻脚的将小萝莉放下去,让她在瑜珈势子上挨着绒毛狗狗睡,又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盖身上当被子,免得着凉。

开好暖气,柳向阳看到小行行把衣服给小萝莉,他二话没说,也将外套脱下来,盖在小美女身上保暖。

两人安置好小萝莉,没关灯,轻手轻脚的退出女生宿舍,关紧门,以最快的速度下楼。

两俊少只穿衬衣与薄羊毛衫,夜里气温低,寒气侵人,他们常年冬天冷凉水澡,也并没觉有多冷。

他们刚下楼走到座驾旁,学校统一熄灯,学霸楼的宿舍也一片漆黑,只有外面的路灯散发着清淡的白光。

两人回望学霸楼一眼,上车,启车绕个弧角,绕过“状元楼”那块石碑,回他们宿舍楼,到楼下两兄弟也没磨叽,直奔宿舍。

直到回到宿舍摁亮台灯,活动一下手脚,柳向阳摸着空空的肚子,一张脸纠成苦瓜:“晚饭都没吃,好饿!”

路上交通拥挤,小萝莉又昏睡着,他们也没停车吃饭,就那么错过晚餐。

“吃泡面吧,我记得还有泡面和干面包。”燕行摸摸胃,去找泡面和存储的干粮。

没有其他美食,兄弟俩认命的找出干粮,各干啃了干脆面,又吃点饼干,爬进被窝里睡觉,饱吃不如饿睡,睡饱明早醒来就能吃到热乎乎的早餐啦。

当燕少和柳少护送小女生回到青大的差不多时间,卢教授、康教授和秦主任带着助手也终于做完手术。

乐同学独立做一场手术用时一个多钟,卢教授等人三位老专家带三位助手六人手术,耗时三个多钟,一对比,高下立分。

三位老专家完美的完成手术,顿觉心头轻松,这场手术,他们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每一步都务必尽善尽美,也做到完美收官,毕竟,他们可不想因为自己手术疏忽让伤员落下后遗病,到时与那位医学奇才的手术一对比,他们主持的手术难度小,却还不完美,让他们老脸往哪搁。

而且,如果是他们的手主出现瘕疵,到时医学奇才的柳枝接骨成功,他们也没有脸去向她讨教,他们这把年纪,再学习也未必有多少神速进展,然而别忘了他们还有儿孙弟子,他们取经回来难以学以致用,还有后辈可以借鉴学习,人哪,不能鼠目寸光,要为后代子孙着想。

完成手术,给伤员打石膏,教授们叫来外面两位门神将伤员送去加护重症病房,安排专护负责病号,又叫过值班医生特意叮嘱一番,三位老专家才去休息室脱去手术服,也顾不得下班,凑到一堆讨论回忆医学奇才做手术的各个步骤和细节,做记录整理。

三位老专家痴迷于学术,三人的助手只好去医院外买外卖,吃过迟来的晚饭填饱肚皮,六人干劲满满的继续讨论。

乐韵是饿醒的,醒来时饥肠漉漉,饿得前心贴后背,睁开眼,眼胀痛得厉害,看不清东西,凭感觉知道身处的地方是自己的宿舍,默默的从空间里拿出小手电筒照明。

仔细观看,看到身上搭着两件大衣,嗅觉告诉她衣服的主人是燕帅哥和柳帅哥,没力气思考其他,揭开衣服去关掉暖气,顶着胀痛得想流泪的眼睛,找到背包,摸出手机看时间,凌晨一点五分。

还不够强。

想到自己做完手术室便昏晕过去,乐韵叹口气,打着手电回到空间药田灵石基台,坐着狂吃西红柿,吃得饱饱的,拿过事先配好的药敷眼睛,包扎起来,倒头大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