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七章 莫明其妙的醋意/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光明姗姗来临,新一天已是周四,当天也是晁老爷子七十大寿,青大学生仍如既往的忙着学习,只有为数不多几个收到了美少年的邀请,还有几个当然是家里父母收到邀请,他们一般会同行。

因手术耗尽心力,乐韵一觉睡到自然醒,醒来时还是以前人体生物钟所定的时间,躺在草地,嗅着空气良久才翻身坐起来,清除敷眼的草药,洗干净皮肤,把药和水埋进药田里。

回到宿舍刷牙洗脸洗米煲粥,然后再回空间打坐,到七点结束修习,给小狐狸和小墨猴些吃的放在龙血树花圃台面上,溜出空间吃早餐。

因昨天用眼超过负荷,敷了一次药,眼睛还没消胀,眼瞳也酸涩生疼,乐韵本来可以回空间敷药,可因为两帅哥的大衣还在她宿舍,以那两帅哥的尿性,肯定会借来取衣服的借口往她宿舍凑,万一她跑回空间没听到外面的声响错过他们的敲门声,她莫明其妙不见踪影的事容易露馅。

不方便回自己的私人空间敷草药,只涂抹一些药膏,坐在客厅里看书,果然如期所料,不到八点半时分,燕帅哥和柳帅哥携着大包小包结伴而至。

燕少柳少兄弟俩惦记着小萝莉,早上醒来比平日更早一些,天刚破晓,燕少给在医院陪护的队员打电话询问金廿二的情况,得悉术后情况稳定,非常放心。

等天大亮,两少风风火火的赶去生活一条街,抢买当天的新鲜疏菜和肉类,他们去得早,自然有挑三拣四的机会,两人先下手为强,挑走最好最鲜的一批菜和肉类。

满载而归的一对兄弟,放心的去食堂祭五脏庙,填饱肚皮,哥俩窝在车里熬时间,他们担心小萝莉太累会睡懒觉,不敢早早跑去扰人清梦。

不能去状元楼,他们只有等待,熬啊熬,等学生们早餐后又去上课,等过了八点,他们觉得小萝莉应该可能醒了,才硬着头皮登门探问。

带着大包小包见面礼的两帅少,敲开小萝莉的门,看到顶着双眼瞳还有红丝的小萝莉,忙不迭的送上笑容,送上关心,喧寒问暖。

“小美女,眼睛还疼不疼?”

“小美女,早餐有没吃?”

“小萝莉,手术后你当时昏睡过去,我们送你回来,不好意思进你卧室,只能让你睡客厅,昨晚睡得好不好?有没着凉?”

“小……”

两大帅哥化身二十四孝好青年,殷勤的话一句接一句,就差没把人问个底朝天,如果可以,估计他们还会问晚上有没跑厕所。

乐韵看着叽叽喳喳像麻雀似的两帅哥,额心飘下无数黑线线,她就知道会这样,两只帅哥找到机会就来献殷勤。

“看在你们送我回我自己的地方,又没乱进女生卧室的份上,我网开一面,不打你们两个,你们要是送我去别的地方安置,今天一定揍死你们,敢乱进我卧室,打死再剁成肉泥丢去喂蚯蚓。”

燕人和柳帅哥还算有良心,知道送她回她的地盘,如果送去别的地方,她不能回空间敷药,等醒来再回校,会延误不少时间,说不定到傍晚眼睛还好不了。

咻,燕行柳向阳后背皮一凛,暗中庆幸不已,幸好昨天他们没送小萝莉去酒店或在医院休息,回来后也没进女生卧室,要是昨天送她回卧室睡,今天他们敲开门迎接他们的必定是一顿排头。

“哎呀,女生卧室男生禁步,这个道理我们还是懂的,没经同意,我们也不敢擅闯啊,我们又是男生,不好留下来看护你,只能让你受委屈了。”

无意中歪打正着,也因此躲过一劫的柳向阳,狗腿的表明自己是行得正走得端的正人君子,有节操有正义感有原则,懂礼识耻。

“小萝莉,昨天辛苦你了,我们买了些东西,你自己做吃的补补身体。”小萝莉没生气,燕行一颗心落了地,搬大包小包去冰箱那边放。

真是给她补身体的,不是籍此来顺便蹭饭的?乐韵狐疑的打量两位为蹭饭总不要脸的帅哥:“送吃的也收买不了我,医药费照算,看在军人不易的份上,我不收辛苦费营养费,药费再给打个对折,十万块,不给药费,我开药方,你们自己去找药材。”

“药费一定付。”柳向阳飞快的应承,特种部队每个队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培养一个人不容易,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是一笔财富,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小萝莉,你给配药,外面的药我们也不太放心,药费我下午转给你。”燕行也表态,队员因公负伤,医药费用公费,他先垫付,写个报告报军部后勤,再批款到军区还给他。

“情况跟我预想的情况不一样,因为柳枝接骨术的关系,我以预先配制好的药并不合适,还要另外添加药材再重新配药,要点时间,你们元旦再来取药。”

“小萝莉,今天是晁哥儿爷爷大寿,你不去晁家?”燕行放下一样东西,折回身,有些意外的看着娇小的小女孩子,小萝莉那么珍视晁哥儿,这么重要的事,她不去晁家?

“去啊,今晚去晁哥哥家,明天晚上学校有元旦晚会,晁哥哥下午要回学校,我也会回来。”

“唔,那我们后天来取药。”燕行也不再问,听小萝莉的,她叫哪天来就哪天来,她说啥就是啥。

知道小萝莉会去晁家,柳少暗搓搓的偷笑,赶紧搬东西。

两俊美青年顶着笑脸,七手八脚的将大包小袋全搬到冰箱边,再整理,有两只宰好的鸡,一只鸭,两条鱼,猪蹄,猪肝,猪猪腿肉,两只猪肘子,一包小龙虾,萝卜青菜几大包,苹果、火龙果、香蕉、雪梨四种水果。

哥俩将肉类塞冰箱,费好大劲儿才把内类食品全塞进去,青菜类的只能放外面,冰箱没空容纳他们。

“你们外套在椅子上,拿了衣服回去吧。”

“小美女,我们刚放好东西,好歹让我们喘喘气啊。”柳向阳脸苦巴巴的,他们还没喘口气就被轰,好可怜哒。

“我有事,没空陪你们。”朝装可怜的家伙鄙视的翻个白眼,乐韵毫不心软,自己提背包,抱起装玻璃管瓶的泡沫盒子。

“小美女,你去哪,我们帮你拿东西,开车送你去。”柳向阳的脸瞬间由阴转晴,机灵的冲到小美女身边,抢过她的盒子帮抱着。

燕行飞奔着跑到门口,开门,殷勤的当打杂工。

有两个厚脸皮又爱粘人的家伙,乐韵也是醉了,提着背包,迈着小腿儿晃出宿舍,要紧不要慢的下楼。

两青年不要脸不要节操厚着脸皮抢来当司机的机会,哪会浪费,殷勤的当车童,然后柳大少当司机,问去哪,小女生报了地方,他兴高采烈的跑路。

柳少的方向感顶呱呱,找地方的灵感度也是杠杠的,轻而易举的抵达教职工宿舍区,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万俟教授住的楼房。

燕少柳少跟在小女生屁股后面当跟班,爬上二楼,也堪称完美跟班,尽心尽职的帮敲门。

万俟教授夫妻都去上课,澹台家几人在万俟教授家,寿伯和澹一早上去买菜回来,就等着小姑娘来给大少爷施针。

当听到扣门声,就猜着是小姑娘来了,澹台寻欢撒欢似的抢着开门,当看到门口站着仨人,眨巴着大眼睛瞅瞅,伸手拉漂亮小美女的手:“小仙女,你来啦。”

谁?

一个穿背带裤的洋气小帅哥跳出来,柳向阳眼瞳微微一紧,叫小美女小仙女,这是想跟他们抢人,要不要打死小屁孩?

澹台寻欢?

看到从万俟教授家飞蹿出来的小少年,燕行心头浮过诧异,小萝莉来万俟教授家是帮澹台寻欢治病?

两帅哥心思一闪间,小女生被小少年拉着进门,两人也紧随其后。

澹台明光和寿伯澹一在客厅等着,当看到小姑娘背后跟着的两青年,目光一闪:“燕贤侄?”

“澹台家主,一别经年,别来无恙。”燕行踏进老教授家,看到站在一侧的澹台家主并无讶色,露出明艳的笑容。

看到澹台寻欢,他心里便有了数,澹台寻欢在万俟教授家,那么,澹台家主必定在,澹台家主不可能让他小孙子离开他视野。

“燕少爷好。”寿伯和澹一也认识山翁老人的弟子,致礼。

“两位好。”燕行对澹台家的两位还以浅笑。

澹台寻欢一手拍脑袋:“难怪我刚才看着有点眼熟,原来真是山翁老人的弟子。”嚷了一声,扭身,露出天真无邪的笑脸:“燕师叔好。”

“小寻欢好。”燕行眉眼含笑,又是人人眼中京中那个温雅俊秀,丰神玉朗的翩翩贵公子。

柳向阳默默的盯空气,小行行认识很多很多的人,感觉他这个当兄长的有时候完全派不上用场哪。

“燕贤侄在此,想来这一位青年俊杰应是燕贤侄那位一向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发小柳少爷了,久仰。”澹台明光看向另一位俊秀青年,主动打招呼,青年与小姑娘同行而来,还帮小姑娘抱药箱,必定是小姑娘信任的人,澹台家不能怠慢小姑娘的朋友。

“澹台家主好眼光,小萝莉右手边这位确是我好兄弟,柳家柳向阳,”燕行接过话头,代为简略的介绍一下:“向阳,这位跟我师父门派一样的世家之一的澹台家当家家主。”

一老一青年客气的说着久仰,握手。

寿伯澹一向柳少致以点头礼,柳向阳客气的微笑点头,澹台寻欢仰着小脸叫“柳叔叔”,柳向阳脸皮厚,当之无愧的受了。

燕帅哥和澹台家认识,不用自己操心,乐韵省心不少,也乐得清闲,等他们寒喧两句,她迈着腿儿直奔教授家的客房。

“小帅哥,你哥哥有没特别反应?”

“没有。”澹台寻欢老实的回答。

小萝莉没有坐,却去主人家的私人活动区,燕行以为她要给澹台寻欢扎针,当听及问及澹台寻欢的哥哥,他脑子一震,小萝莉是给澹台寻阳施针?

原以为澹台家主是带他小孙子进京找万俟、翟、符教授例行诊查,没想到澹台家竟然还带来他大孙子,是不是万俟教授等人透露了消息,澹台家主是专程奔小萝莉而来?

澹台家主请小萝莉医治他孙子,澹台寻阳难不成瘫痪成植物人的事情背后还有其他隐情?

初闻澹台家主大孙也在,若说没有惊愕那是骗人,燕行带着怀疑,和发少寸步不离的跟着小萝莉,去一窥究竟。

小姑娘一来就去给孙子看病,澹台明光也不怠慢,陪同去客房,寿伯和澹一也跟着,到客房时守在门口。

燕行柳向阳跟进客房,看到仰躺着的少年,那真是个清俊漂亮的少年,比风靡娱乐界的小鲜肉更美丽。

“小萝莉,总算有个美少年能跟你晁哥哥一拼啦。”燕行看到像白雪公一样沉睡的澹台寻阳,俊容笑容加深。

“嗯嗯,这个美少年跟晁哥儿各有千秋,我都分不出来谁更美一些。”柳向阳深有同感,晁哥儿容压京都同龄人,多年未逢敌手,现在总算冒出个人来了,不容易。

“你们两个一定是早上没洗脸,眼睛被眼屎糊了,所以觉得这个睡美人跟我晁哥哥难分伯仲。”乐韵不满意的哼哼:“你们睁大眼睛看看,明明很明显好吗?我晁哥哥温润如玉,清雅如莲,如清风雨露,有让人心灵安宁的感染力,这位看面相是那种人说风流多情,实是薄情的温柔型少男,仅这一点,澹台家少年就输我晁哥哥一个台阶。”



引以为傲的孙子被人直面说是薄情人,澹台明光内心是抗拒的,偏说那话的人又是给孙子带来的希望的人,他还反驳不得,别提有多郁闷。

寿伯和澹一:“……”感觉,他们历来魅力四射的大少爷被嫌弃了。

“小仙女,我哥哥也很温暖的,我哥哥笑起来的时候,女孩子们说像百花盛开。”澹台寻欢努力的为哥哥正名。

“百花盛开,那不就是为招蜂引蝶?所以我说你哥哥是风流多情的面相嘛。好了,关于比美的问题以后再说,我赶时间,老规矩,扒掉衣服。”

乐韵撇嘴,哼,想跟她晁哥哥比美?晁哥哥是最美最高雅的美少年,没人比得过,就算颜值在伯仲之间,气度与气质也是不同的。

又扒……扒衣服?

小萝莉没被澹台家漂亮少年美色所惑,燕行由衷的开心,然而那份开心还没维持三秒,便被她叫人扒衣服的话给震得俊容微微泛黑,小萝莉为什么总喜欢扒人衣服?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见不得小萝莉看其他人露胸赤腿的样子,他扒得半裸,虽然很羞涩,很难为情,并不讨厌被小萝莉看光身,可每当小萝莉要看其他男性打赤膊的样子,他心里就不舒服,想把小萝莉的眼睛蒙上。

心里不舒服,燕行也不敢阻止小萝莉,暗嗖嗖的向澹台家睡少年投去一个眼刀子,哼,等那少年什么时候醒来,到古武大会时,他一定找人好好切蹉切蹉。

要扒衣服?

柳向阳一头懵,小美女给他未来岳母大人看病开药没说要扒衣服啊,为什么给澹台家少年治病要扒衣服?

两俊少满腹心事,澹台明光在听到小姑娘喊,二话不说,揭开被子,抱起大孙子帮脱掉睡袍,打昨天小姑娘施针后送走小姑娘,他和寿伯给大孙子洗澡擦身,换宽松的睡袍,方便第二天施针时脱衣服。

早有准备,脱起来也方便,澹台明光利索的帮大孙儿将袍子脱开脱下来扔床上,再将人放地板上躺着,自己退到一边。

乐韵排开盒子,拿出瓶瓶罐罐,配好药汁,又给澹台睡美人头部注射药汁,再扎针,这次除了头部扎金、银针,在他胸前也添加四根银针,之后帮按摩。

活血活络,做三遍推拿,再将人扶起让澹台家主扶着他孙子,她在睡美人后背扎四根金针,再做推拿。

推拿速度很慢,先奇经八脉,再推摩其他穴位,遵循血液流向和每个时段血速和运行循环顺序,配合进行推拿。

澹台家的睡美人在小姑娘给他施针按摩时,汗一点点的渗出皮肤,浑身湿漉漉的,那模样极具诱惑力。

少年湿越出越多,连内裤都湿了,燕行越看越不是滋味,特别想捂住小萝莉的眼睛,不让她看少年浑淋淋的身躯,更不想让她看见少年的隐私部位。

澹台家少年明明都成植物人了,其他地方不长,好像只长隐私部位似的,男人本钱有料。

身为男人,燕行很在意那一点,他的某些功能已经在第二次发育,好像还是比少年略逊色那么一丢丢,他不开心,很不开心。

在他幽闷的眼神里,小萝莉一丝不苟的给澹台睡少年按摩,背后按摩三遍,收针,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小萝莉,观察她有没在意澹台少年的隐私部位,发现小萝莉一脸平静的取针,眼睛并没有乱瞟。

小萝莉对少年湿身模样也是一副稀松寻常的表情,燕行那满不是滋味的心总算平衡,等她收回针,麻溜的凑上去,帮抱起装药的泡沫盒子。

寿伯上前接过大少爷帮擦汗,澹台明光擦擦手,陪小姑娘到客厅坐。

“澹台家主不用招呼我们,小萝莉需要休息,我们送她回宿舍。”燕行顶着张俊美无暇的脸,一派温文尔雅的帮小萝莉做主。

眼睛还有些涩痛,乐韵也想回宿舍去休息,没有反驳燕人的话。

“也好,等我孙儿康复,我再设宴请小姑娘和两位坐坐。”澹台明光也发现小姑娘眼瞳带血丝,更不好挽留,又亲自送出万俟家。

等两青年陪同小姑娘转过楼梯看不见,他才转身回万俟家,去和寿伯帮大孙子沐浴,澹台寻欢只有画圈圈的份儿,小仙女又跑了,他都没跟她玩耍哪。

柳帅哥当跟班什么忙都帮不上,返回时又当司机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开着车跑路时才问:“小美女,你给田姨配制出药,是不是也要扎针?”

“当然要啊,施针是引导气血循环运行,打通气血阻滞的地方,田军嫂年纪那么大,气血不畅,不扎针引导,气血无法自行完美运行,也无法完美吸收全部药。”

小萝莉答得光明磊落,燕行心里的酸味又淡去一丢丢,小萝莉不仅只扒光澹台少年,给他太姥姥、给他们旅长、给赤十四医治时都有扒光衣服才施针,扒衣服应该真的是医术需要,而不是想看美男子身躯。

自己给自己一个解释,心情稍稍好些,冷艳疏离的神色也缓和,不耻下问:“小萝莉,那位被医生判定是植物人的澹台大少爷的瘫痪是正常的,还是有什么特别的疑点?”

“一半是意外撞到头,脑中有淤血,当然那不是让他成植物人的原因,按理来说受重创可能会因淤血造成记忆力混乱或容易失去某部分记忆,并且经常头痛,头部淤血对他有影响,却不足以危胁到人生,他之所以不醒是中毒,在他出意外之前就已中毒,出现意外之后又中另一种毒,两种毒合起来导致人一直活在梦境中醒不来。”

“又是毒?”燕行眉眼凝重,他从小被人用药荼毒,澹台家嫡系公子也中毒,乐诗筠家背后有位药剂师,感觉古武派与京都的水越来越浑。

“所以我说我不想被扯进你们那些大家族的恩恩怨怨中去,千奇百怪的毒都跑出来,害我都怀疑人生。”这是科技化的现代好吗,为什么还有人在研制乱七八糟的毒祸害苍生?不可理喻。

小萝莉语气有点冲,燕行、柳向阳担心她发飙,不敢说什么煞风景的话,不再讨论,柳大少提议去找个地方吃小吃,被毫不迟疑的拒绝,他不再乱出主意,配合的将小美女送回状元楼。

小女生眼睛还没完全消肿,需要休息,两大少没脸再去抢地盘,开车回自己宿舍,收拾一下麻溜的回家做准备,反正小萝莉晚上会出席晁老爷子寿宴,晚上见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