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八章 吃闭门羹/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历12月之末,北方气温进入冬季最低的时段,每天冷气冰人,29日也不例外,没有太阳也没有下雨下雪,天空苍漠。

中午散学,学生们跑食堂跑餐馆,上演熙熙攘攘的人生散聚之寻常,很多同学在早上分散去各自院系,中午在食堂碰头,晚上又在宿舍相聚。

王紫嫣搭男生的顺风车到达教职工食堂,食堂里已有三分之一的座位有人,还有部分人在忙着取餐。

她抱着自己装课本的小背包,缓步走以侦察各窗菜色为幌子,暗中观察哪些重要人物在哪,走得几个窗口,看到一位熟悉的学长——圣诞带她参加圣诞舞会的学生会学习部王部长王学长。

英俊帅气的王学长端着餐盘走向放有文件档案袋和背包的一张桌子,王紫嫣抬步走向王学长,想去拼个桌儿,刚走两步便见一个人从不远处越过自己,风风火火的坐到王学长对面,那位男生她也认得,是医学部的才学长。

当初她在乐韵宿舍被燕大校羞辱时,才学长也在场,王紫嫣有些迟疑,还没想清要不要过去,学生会体育部李部长端着餐盘疾风骤雨的到达,占了一座。

一张桌子上有两人见证自己最窘迫的时刻,王紫嫣没勇气去拼桌,不动声色的在距王学长相邻的、背对着王学长一桌占个位置,也背对着王学长的方向。

王煜哲并没有看到王系花学妹,当看李部长坐下,放下东西又跑向窗口,他无语的推推眼镜架:“小李难不成还想吃两份餐,他有那么大的胃么?”

“不是他自己要吃两份,另一份给小晁点的。”大才子也推推眼镜架,慢吞吞的拧开水杯先喝口水润喉。

“噫,晁老爷子七十大寿办家宴,小晁竟然还没回家去帮分忧?”王煜哲诧然。

“宴会要到晚上啊,还早着呢。小晁这些天为学校元旦晚会和团支部、国防生团支部的事忙得天晕地暗的,他一向公私分明,不把事务全部安排妥当不可能为家事开溜。”大才子丢个白眼,小晁在工作上一贯分得清楚,公就是公,私就是私,除非私事意义非凡或过于重大,他才可能先私后公。

“说什么呢?”李宇博取回一份餐,听到王部长和大才子聊天,适时的插话。

“我们在说晁家宴会的事儿。”

“咋的,王学长关心小晁家宴会,是想带女伴参加?”李宇博翩然入座,笑嘻嘻的调侃王少。

“别拿我开涮,行不行?”王煜哲无奈的求饶,他就是圣诞带临时女伴去参加圣诞舞会,李大少逮着机会就拿他开涮,太不厚道。

“谁叫王学长最怜香惜玉,不涮你涮谁。”才子俊看热闹不嫌事大,也不道德的落井下石。

“说得好像你们不温柔一样,”王煜哲好笑的看着两青年俊杰:“小李,透露一下,小晁请了哪些私人好友?”

“王学长问那干吗?”

“我想知道有没我的死对头,如果有我的冤家对头,我尽量避着点,免得碰面一言不合又撕破坏气氛,影响晁老爷子心情。”

“放心,那种情况不存在,大家都是有修养的人,即使是平日看不对眼,在宴会上也不会无礼到惹事生非,招主人嫌。”

“得,看来你是保密到底的了。”

“不是保密,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晁认识谁,像我们这些二代三代都会跟长辈去给晁老爷子祝寿的,小晁私人发的请帖是给本家不在京或没有亲戚在京城的至交朋友,具体有谁我也不太清楚。”

“小晁的请帖绝对比钻石还珍贵,我以为凭我们的交情,小晁会给张私帖给我,结果左盼右盼就是没盼到,我心塞。”王煜哲夸张的做西子捧心状。

“那你继续心塞吧。”李宇博不同情,他们这些人根本不用给请帖,王少还装矫情,好想打死他。

大才子暗搓搓的笑,他不会告诉别人,他和陈学长都收到美少年会长的私人请帖。

王煜哲本来还想忧伤一下,一个清俊无尘,温润如玉,高雅如雪莲般的美少年在三五个学生会成员簇拥下翩然走来,那飘逸无双的风姿,那如暖阳般的微笑,令人一见便觉满眼芳菲。

看到光华耀眼的美少年,王部长只有叹气的份儿,看吧看吧,每次少年一出现,必定如明月出云,其他的人全成陪衬的星星。

晁宇博看到大李那边三缺一,跟同行几人打过招呼,走向大李和大才子,王部长三人,从容落座,一桌人数凑满,妥妥的四季发财。

“你们在聊什么,个个眉飞色舞的。”美貌少年放保温杯和背包的每个动作都是优雅的。

“在说你怎么还在学校。”三位高材生也没隐瞒背着当事人聊了什么。

“下午国防生团部还有事,我傍晚接我妹妹一起回家,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下课后呀,我们一起走,跟着你不用请帖。”王煜哲笑得眉眼飞扬。

“你这是在怨我没给你请帖喽?”

“嗯嗯,这么深的交情都不给请帖,我伤心。”

“祖辈世交还要给请帖,我更伤心。”

“小晁,晁哥儿,你……你羸了。”不带这么堵人的是不是?

“承让。”

“哎,吃饭,我说不过你,我吃饭还不成么。”对于小晁同学把礼貌当理所当然的行为,王煜哲只有干瞪眼,没办法只好抄筷子吃饭,论口才,他说不过小晁,论拳头,他扛不住小晁同志某骑士的拳头,认输是唯一的出路。

李少大玉子和王部长仨没动筷子就是在等小晁同学,美少年会长到了当然开饭呀,四人边吃边细声细语的说话儿。

背对着王、李、才三位同学的王紫嫣,听取到王部长和李部长聊天内容的重点,悄无声息的去买餐,怕被李部长看到自己,另外换个地方坐着吃饭。

李部长四位吃完饭又去找来食堂用餐的校领导,王紫嫣没敢凑近去听墙角,细嚼慢咽的吃完午饭,翻出自己的课程安排表看下午课程。

下午第一节课是必修课,第二节课是自选课。

研究出结果,趁着时间早,她不再耽搁,离开食堂,找到共享自行车,租用一辆骑车去生活一条街采购,购买到需要的原料,以最快的速度送回宿舍,又做些准备,再去医学部上课。

王系花上完第一节必修课,没去听自选课,自选课是自主选择的兴趣爱好课,不是要求选修的课程,可去可不去。

她第一次旷自选修课,骑共享车回宿舍,学院每个院系的课程安排不一样,经常有学生因无课窝宿舍或去图书馆,因此宿舍也经常有人,王系花半下午回宿舍对别人来说也并值得大惊小怪。

回到宿舍,王紫嫣没有四处晃荡,打探一番情况,确认舍管和何洁工不会来巡岗,关上舍门,拿出工具,和面,切馅料,擀皮,包饺子。

为了不弄出太大声响引来舍管没收家什,她很小心,做什么都轻手轻脚的,肉饼在买肉时让肉贩主帮绞碎,再添些蔬菜和辗碎的药粉,拌盐调和就行。

包出部分饺子,用电饭锅蒸。

担心香味外逸招来人查岗,她把门窗全关闭,蒸了好几锅,等饺子全部出炉,收起工具藏好,然后开窗透气,驱散味儿。

等饺子微凉,装起来,王紫嫣找出衣服去冲凉,从头到脚洗一遍,洗净身上沾到的气儿,吹干头发,精心的化好妆,等到傍晚下课后,抱起打包好的饺子,走出女生宿舍楼,骑共享单车冲进漠漠黑夜。

她赶到学霸群集的状元楼,看到好多宿舍都亮着灯,四楼几个宿舍都透出亮光,说明每个宿舍有人在。

王紫嫣不再迟疑,急匆匆的爬楼,爬到三楼半才顺气,调整气息,缓步爬楼到四楼男生宿舍外,敲响厚重的木门。

王煜哲下课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宿舍,先将必须携带的钱包、手机类的东西擦拭干净,找出晚上宴会穿的正装,提着装衣服的袋子走到小客厅正准备去冲澡,听到扣门声,特别的奇怪,谁的访客啊,为什么不打电话联系?

他连袋子也没放,提在手里去开门,门响一遍,又响第二遍,第二遍扣门声刚落,他也到门口,拧动门把拉开门向外看,门外站着个长发美女,穿红色过小腿的长风衣,抱着只纸袋子,一脸羞涩的正视前方,欲语还羞。

看到美女学妹,王煜哲没绕弯儿,开门见山的问:“学妹,你今天来找谁?”

“王学长,我……找学长帮忙,我今天忽来灵感,试着制作中老年人养身补气的药膳,想请学长帮品尝一下。”英俊高挑的学长说话太快,又抢在前头开口,王紫嫣微微垂眼,语气有些忐忑不安。

“学妹,我不是医学系的学生,除了口感品尝不出什么,药膳最重要的不是口感,而是所起到的效果如何,你想找人试验药膳成果找医学系的同学才是最合适的选择,医学系高材生无数,相信很多男生愿意跟学妹探讨有关药剂的项目问题,我帮不了你。”

男生面容未变色,语气里的拒绝明显,王紫嫣一愣,王学长今天的语气与上次截然相反,为什么?

“学长,我……”她正想说找不到人帮品尝,楼上传来噔噔的脚步声,一个圆脸、斯文、秀长的西装男生疾步下楼来。

咖色西装的男生,看到一男一女隔门相对,目光讶然:“王少,你这是要出发了,还是刚回来啊?”

“李少你收拾好了啊?”王煜哲瞅着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校团支部书记李庆林李少,纳闷不已,那家伙咋那么快?

“嗯,我好啦。”李庆林得瑟的甩头,一边快步下楼梯:“王少,你和美女慢聊,我先走一步,当然啦,别忘了动作迅速点,可别让小晁同志和小萝莉等你哟。”

他三步作两步下到四楼,又不忘记催促一声,然后,也没细看跟王部长说话的美女是谁,越过人,半刻不停的向下跑,脚步轻盈。

“哼,你少得瑟。”王煜哲不满的冲疾行而去的背影呶嘴,看不到李大支书的背影,望向女生:“学妹,你找其他同学帮你试吃药膳吧,我赶时间,失陪。”

他不想落在所有人后,礼貌的说句“失陪”,也不管女生被拒后会不会哭,后退两步,关上宿舍门,急三火四的去冲澡。

王部长干脆利落的拒绝,甚至没让自己进宿舍,王紫嫣看着关上的门,再也维持不住端庄温婉,双手用力的抓摁纸袋子,精心化过妆的脸一阵抽挛。

圣诞节那天,王学长那么亲切温和,不仅帮她品尝饺子,还耐心的给建议,还随和的邀请她当舞伴,明明对她有好感,为什么转眼就变得冷淡疏离?

王紫嫣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颗心扭拧成团,手指差点抓破袋子,一张脸挛拧成面团,成麻花似的变化。

呆得好一阵,从楼下传来急骤蹬楼的响动,才把处于羞恼急怒中的她惊醒,收起拧狰的面孔,做几次深呼吸,忍着强烈的不甘心,转身挪步下楼。

为什么这次王学长连说要去哪都没说,直接给她吃闭门羹?

而且,在圣诞舞会上认识的本地土著也从没人说晁会家长有宴会,王学长也不邀请女伴去参加宴会?

能让王部长说比钻石珍贵的宴会请帖,说明晁家的宴会级别极高,是最上流贵圈们云集的盛宴,没人邀请她,她特意不早不晚的赶来找王学长以为能解王学长没女伴的围,他会带她去晁家宴会,结果她连王学长的宿舍都不得其门而入。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大好的机会眼见没了,王紫嫣满心不甘,沉着脸挪步下慢,到二楼与一楼转角楼梯,听到楼外面有很多人说话,敛去情绪,将最温婉端庄的一面拿出来,莲步轻移,优雅从容的下楼。

转出楼梯角,到一楼屋檐下便见路灯照耀下的楼前以串蚂蚱似的排列着数辆轿车,最近楼檐的一辆车车屁股几乎要抵着楼前台阶,一群青年站在屋檐下聊话。

因为大部分人都在关注东边楼梯口,王紫嫣看过去,一群人男多女少,甚至仅只有学生会文艺部的部长王银瓶一个女生,她穿紫红色大衣,梳花样发型。

“医学部系花学妹,你今天有空到学霸楼找同学玩耍呀?”王银瓶听到细碎的高跟鞋声响,以为是主角下来了,谁知看到的是医学系的美女系花,有几分惊讶,因王系花舞蹈极好,她原以为王系花会申请进学生部,结果并没有。

大子俊和陈书渊,李宇博也看到王系花,你望我望我望你的望一望,眼神……特别的怪异。

李庆林知道女生来学霸楼找谁,他视而不知,淡笑不语。

晁宇博与邓宇轩、何泽新、黄学哲许希望、陈健诚、骆扬桦站在一起,刚才还在讨论问题,瞄一眼王系花,又淡定的收回视线。

美少年私人请帖只请陈、才两同学,以及同舍的陈健诚和何泽新,邓宇轩因邓家收到请帖,许希望、黄学哲亦是,大李受托,以他的名义请骆扬桦。

他请同舍室友参加宴会很正常,如果以他的名义发请帖给骆扬桦,没有请学生会其他成员,那样会让人误会他重此轻彼,大李带骆同学去晁家,别人也挑不出刺儿。

至于陈同学和才同学,表面上也不是他请的,而是他们导师有晁家请帖,导师带爱徒参加宴会;李庆林,王银瓶,王煜哲都是家族有请帖,他们自然随长辈出席,他们人在学校,所以与晁同学结伴同行。

“我找位学长帮忙,没想到学长今天有事忙。”王紫嫣一边小步走,一边温温柔柔的微笑,语气带着吴侬软语口音的嗓音也温婉似水:“学姐和学长们在开什么紧急大会,不惜冒着寒风进行。”

她说话时,以斜线方向朝向宿舍楼的路,又偏向众俊男美女站着的地方,即不会让人觉得她在往他们堆里凑,又显得礼貌。

“我们在讨厌私人家务事,天冷,学妹你忙你的啊。”王银瓶浅笑盈盈,刚想收回视线,看到一个高挑帅哥从东楼梯走出来,立即欢笑:“王煜哲王大少,你不是妹子,怎么比妹子化妆还慢啊。”

“不是我慢,是你们早早旷半节课先跑回来准备,就我傻不拉叽的上完课才回来,我能快得过你们?”

王煜哲走到一楼屋檐底下,看到王系花竟然还没走远,也没有什么特别表情,甚至没再关注正在下台阶的女生,直接右转,快步流星走向等着的人:“小晁妹妹还没下来,我不是最后一个,不怕。”

“小萝莉是主角,你又不是主角,你等主角是应该的,真要主角等你,你好意思?”邓宇轩笑呵呵的回一句。

“老邓说得对。”李少、黄同学几个无良的起哄。

“得,我人言微薄,说不过你们,我来得最晚,我有罪。”王煜哲摊手,他认怂还不行么?

“嗯嗯,这就对了,知错就认的孩子是好孩子。”王银瓶故作老成的说教。

王煜哲正想反驳,便听得李少欢呼:“小乐乐,你终于舍得露面啦,快来,哥哥们在这里。”

众生望向东楼梯,小萝莉果然在他们千呼万唤的等待中下来了,提着只老大的大背包,穿火红风衣,蹬双黑色高跟鞋,那艳艳的红色暖人心菲。

“乐乐,有没带厚衣服?”晁宇博越众而出,迎向那抹娇小的小可爱。

乐韵知晓大家在一楼等,下楼在楼梯那儿看到王系花婀娜多姿的慢步走向地坪,没动声色,到一楼刚转身便迎上一大片目光,暗中缩缩脖子,蹬蹬走向等着自己的一众俊男美女。

“晁哥哥,我知道晚上住二伯家,我有带家居服。”

她跑得快,说话间一溜烟儿的跑到风衣猎猎的美少年身边,笑容明媚。

“慢点慢点,别摔了,这是家宴,不是舞会,你穿不惯高跟鞋不用委屈自己的。”晁宇博看到小乐乐抱着大背包,走路有点不稳,吓了一大跳,跑过去伸手将活泼可爱像小鹿子的孩子扶住。

“为了不给美少年哥哥丢脸,我努力的装一下淑女,反正吃饭的时候就可以坐了,不用站多久,想来应该能坚持得住。”

“卟噗卟噗”,李少大才子几个很不厚道的闷笑,小乐乐还真不适合当稳重淑女,她那么小,保持本性,天真可爱,杀伤力更大,让人没抵抗力。

“小美女哟,你不穿高跟鞋也是最可爱的小淑女。”王银瓶笑得快直不起腰,小萝莉太可爱,她想嫉妒都嫉妒不起来。

“还是美女学姐最懂我,我是萌萌哒的小淑女,活泼也是一种美丽呀。”乐韵抱着美少年哥哥的胳膊,笑露出一口整齐的贝齿

“我说你们这些臭小子们喝西北风上瘾了是不是?还在磨蹭什么,赶快上车。”坐车里的翟教授实在耐不住,推开车门朝小青年们喊。

“来啦来啦。”

邓宇轩等俊青年们立马笑着跑向轿车,前前后后,各自上车,翟、符教授和陈同学、才同学一辆车,邓同学、黄同学、许同学、王煜哲,李少和李庆林都有车,王银瓶坐邓宇轩的车。

晁宇博自己开车,乐韵坐副驾座。

李少的车排第一位,等同学们各就各位,他一马当先的率队出发,后面几辆车紧随其后,数辆国产轿车鱼贯而行,驶向远方。

一众青年学霸们自顾自交谈,对自己视而不见,甚至都没客套的说邀请自己一下便扬长而去,王紫嫣脸涨得发烫,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她真那么没存在感?

夜风冰寒,像冰渣子打脸。

发烫的脸被冷风吹两个来回,热量被吹散,凉冰冰的,王紫嫣打了个哆嗦,手臂收紧,用力的捂着纸袋子,咬着唇,慢慢的回自己宿舍,心头满是耻辱,她费尽心力都求不来去京城上流贵族宴会的机会,乐韵凭什么让权贵高门二代三代另眼相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