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九章 贵客与贱人同至/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是真正的权门之城,豪门之都。

晁家从开国至今共出个五个部长,目前有一位刚从国纪部退任的老部长,还有一位现任教育部的部长,晁家在京都权贵堆里不算鼎鼎有名,那也是实打实的权贵。

晁家历来低调,连老爷子老太太们六十大寿都没大摆宴席,第三代长孙女结婚和孙女喜得贵女也没大肆请酒,今年老爷子七十大寿,终于难得的发出请帖。

京中权门多多,豪门如林,各种宴会多如牛毛,因而收到请帖是再正常不过的,而当某些家族收到晁家三兄弟为老父庆生的请帖,当即就琢磨开了,也十分重视。

因此,当到12月29日晁老爷子生辰这天,收到请帖的人家皆携妻带子的早早前往晁二爷家赴晚宴。

晁家三兄弟为老父办生辰宴的地点安排在晁二爷的别墅,也算是家宴,请的都是至亲、至交好友,其他的有部分是生意合作伙伴或工作上的同仁,皆是因工作关系,碍于人情关系不得不请。

晁家三兄弟因晁一晁三没有时间管宴会之事,家宴全权由晁二负责,他们只以给父亲庆生的名义发帖请他们所在领域的一些客人。

当天,晁一晁三照常上班,晁二在家监督检查宴会的细节,核对客人座位安排,避免晚宴出现尴尬现像。

晚宴定于七点开始,下午五点左右,晁家在京的姻亲们也先后陆续抵达,都是晁家三兄弟夫人们的娘家人,分别有晁一的岳父杨剑磊携家人,杨老夫人于几年前因病去世,因而只有杨老带后辈为老亲家祝寿;晁二的岳家周家周佑周老携夫人和小辈;晁三的岳父母。

晁三夫人李清婉,父亲李元朝手掌实权,人气如日中天,李老和夫人程宜安仅只得一女李清婉,因而晁三夫人所得儿子晁宇博也是李家唯一香火,李老夫妻如珍如宝,似如命根子。

李老夫妻也没因位高权重拿乔,赶早就到晁家与老亲家拉家常。

除晁家三兄弟的岳家,还有晁一的儿女亲家张家,晁大姑娘当年喜得爱女,张家四代同堂,张家老爷子健在,于是全家四代同至晁家。

另外,还有晁老太太的娘家哥哥叶念忠,叶念孝也各各携老带幼而至,晁老爷子哥哥的夫人娘家,姐姐的夫家不在京城,只有晁老爷子的大哥晁兴强,二姐晁兴云,以及晁家本家代表晁兴忠在上午到达为其贺寿。

晁老爷子和晁老太太昨天已至二儿子别墅养精蓄锐,半下午就做好与同龄亲友们欢聚的准备,当众亲家们到来,好久不见的老一辈们聚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中年一辈同样也聊不完的事,青年一辈们寻到倾诉对象,相互愉快的吐槽倒苦水。

老老少少们热火朝天的唠话儿,到傍晚六点仍意犹未尽,因客人已相继而来,才下楼到一楼宴会大厅,姻亲们也帮着招呼客人。

晁二爷将自家旗下酒店调拨出人手来家负责宴会事宜,厅内有侍者,门外也安排侍者负责验请帖。

晁家宴请的来宾有少量老世交,有部分是晁老爷子所请的教育工作者和地质学工作者,代表学者;有部分是晁一晁三所请的高干同仁,代表国职干部;部分是晁二商业朋友和伙伴,代表富豪,一场寿宴集权贵与富豪、学者们于一堂,也几乎囊括京城大半有头有脸的人物。

来宾们陆续来临,即有晁二爷的生意伙伴,也有晁一晁三爷同仁,总体来说,晁大晁三爷所请的高干家要多些,尤其是晁三爷身居国部众部之一的教育部长之职,自然不能厚此薄彼,给众部大佬一一发请帖,国部各部门共二十几部,仅正副部长便四十多位,每家携带夫人或一个儿女,一般是一家三口,仅那一块人数就够六七桌,再加上各部主任类的,预计十桌左右。

每拨来客都受到主人们热情欢迎,客人给晁老爷子道贺,保姆和侍者们递上茶,送客人们到预定桌席,之后客人或坐着喝茶聊天,或找认识的人打招呼,或籍此结识新的权贵富豪。

无论有官职无官职,无论是千万富豪还是亿万富豪,男士西装革履,彬彬有礼,女士们端庄温婉,各家男年青风度翩翩,千金们大家闺秀,老少们都保持着良好的风度修养,以免失礼于人前。

到六点半时分客潮达到高峰期,别墅前的车排成长龙,客人们三三两两,三五成群,络绎不绝的翩然而至。

客人一拨接一拨,让人应接不暇,这时候,三位晁家媳妇有了一展女性所长的用武之地,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处处周到,客人们谁也没觉自己被怠慢或被轻视。

晁家的世交也差不多到齐,当外面侍应生报出一位客人的名字,一位穿深灰色唐装的老者在一对中年夫妻的陪同下昂首踏进晁家大厅。

老者双目炯炯有神,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高鼻浓眉,特别的精神;中年夫妻男士与老者面容有八分相近,戴着眼镜儿,贵妇穿水蓝连身裙,淡妆,眉眼精致。

一家三口正是晁家哥儿晁宇博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发小李宇博的父母和爷爷,李老爷子李擎云,现副国级干部,李宇博的父亲李政乃林业局一把手,李政夫人姓罗,罗竹香,从商。

“李老,您可算来了,我家老爷子念叨好久啦。”

“政弟/政哥,香妹/香姐,你们来得正好,快帮我们招待客人。”

晁一夫妇和晁二夫妇相迎,李政与晁三爷同年,与晁家三兄弟亲厚,晁一晁二夫妻看到好兄弟夫妻来了不客气的抓壮丁帮分忧。

“今天我是客好么,哪有做客还要帮主人跑腿的。”李政嘴里抱怨着,脚步却是没停,携同夫人陪老爷子先去向老寿星问好。

李老笑容深浓,红光满面,大步流星的沿大厅中间的红毯走向今晚的寿星。

晁二爷的别墅极宽,一楼专为主人办各种宴会用,能摆一百多桌席面,承重墙柱包装成圆柱子,开启宴会模式,灯火辉煌。

大厅中间铺红毯,宽约三米,在近门的两侧是自由活动区,有桌座放红酒、小点心和水果,让客人们在开宴前的时间交友交谈。

自由区活动与宴席面之间有一定的间距,在红毯尽头墙上有巨大的屏幕,屏幕前不远的红毯最中间有主人桌,是今晚寿星和主人们坐的地方,晁老爷子和晁老太太穿大红复古唐装,坐在桌前接受祝福,后面是主人座,桌面放茶水,保姆妈妈和侍者负责泡茶工作。

晁三夫妇带着姑娘站老爷子老太太身侧,每当有客人给老爷子道了贺,晁二姑娘端茶献茗,晁三夫妇安排客人们就座。

“老晁,老哥哥,祝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李老走过红毯,弯腰握住寿星的手,笑容荡开,眼角鱼尾纹一片漾。

“老弟,多谢,好久没跟你喝酒,今晚可不许早早开溜,大家一起喝个痛快。”晁老爷子笑容达心,就算同在京城,因各有各的工作,他们这些老朋友也难得聚头。

“别,我可不敢喝,我再跟你喝酒,我们家的两博哥儿又得跟我们急。”

“扫兴,得,不跟我喝酒,我也懒得理你,你哪敞亮就哪坐去吧。”晁老爷子假装绷着脸生气。

李老笑真的不跟他说话,呵呵的跟晁老太太说话,李政赶紧送上寿礼,仨接了香茗,李老去旁边跟李元朝等人同座,李政夫妻去帮主人招待客人。

京城李姓多,同朝为官的李姓同样多,李擎云与晁家是世交,李元朝李老与晁家是姻亲,两李老扎堆,不太好称呼,因而大家称李擎云为擎老,李元朝因职务关系需要避讳,大家称他为李老。

李擎云与李老同桌,还有周老、叶老、萧老、黄老等人,于是大家对他的称呼便成“擎老”。

晁家有李老擎老周老杨老等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在场,其他部长或什么的,都逊色了那么一分,也更加自俭自束。

众老们欢聚一堂,十分开怀。

门口,客人们如鱼儿般涌跃而来。

“吴老先生到。”侍者接眼一张请帖,因来宾来头极大,出于礼仪,他们特意以唱名的方式提醒主人。

果然来了!

晁盛国晁盛安对视一眼,携夫人望向门口。

为不让冷风吹进大厅,门上悬挂珠帘,晁一夫妻在进门的右手边,晁二夫妇在左手边。

珠帘晃动间,一位老人携同一位中年、一位美女而至,老人看起来六十来岁,头发也是乌黑发亮,眉宇间还有上位者们的气势;中年男士高大冷峻,而女士约二十几岁,穿露肩式的红色鱼尾裙小礼服,修眉描眼,手拿一只钱包型手提包包。

“欢迎吴老先生大驾光临!”

晁盛国晁盛安恭敬有礼的微微弯腰,吴老先生虽已从第一元首之职退任多年,影响力尤在。

吴老笑着握住晁家两兄弟的手:“我现在就是个普通的退休老头,来沾沾晁老的喜气,你们不用特别招待我。”

“吴老驾临,令蓬舍生辉,吴老请这边。”晁大爷向贵客致意,亲自上前搀扶吴老,陪同老先生去与父亲相见。

晁二夫人认得吴老携带的女青年,这时也装作不认识,有礼的道声“请”,目送中年和女青年见她们家老爷子。

吴老被晁大爷搀扶,乐佳琪不能再搀扶吴老的胳膊,也失去主心骨,心里紧张,笑容有些僵硬,腿也有僵,走路姿势生硬。

吴老任晁一搀扶着走向大厅主桌,他一来,李老等人都起身目迎。

众目睽睽之下,从没见过如此大阵仗的乐佳琪,心里犯怵,后背凉凉的,手臂生出鸡皮疙瘩来。

晁老爷子也站起来相迎,与吴老握手,吴老拉着晁老爷子的手:“晁老,我来讨酒喝的,你是寿星,快请坐。”

晁老爷子也没客气,端端正正的坐下去。

主人寿辰,客人众多,吴老只说几句吉祥话,送上自己的一幅字画当寿礼,接过晁三夫人敬的茶。

“你们去跟年青人认识认识。”他对身边的中年和女青年交待一句,顺着晁三爷的陪请去与李老等人坐。

乐佳琪僵硬的应声,和中年男人走向在自由交谈的人群,去认识权贵们。

有李老等人帮陪吴老,晁一仍回门口,又接待几拨客人,与他同是京市一把手的京市长王凌云夫妻到达。

王市长不仅携夫人赴宴,还携同父母与侄女以及准侄女婿赵宗泽,当他携老拖幼的进得晁家,晁一晁二夫妻看到王市长的侄女男朋友,眼神深幽,王家是不是太过份了,连八字还没一撇的人都带进来蹭位儿?

晁家三俊早有预感,晚宴有贵客,也少不了有贱人们来添堵,看到吴老带乐家女来,他们也没动声色,又见着王家带着的贱人,心里非常不爽,王市长带父母和侄女来可以理解,毕竟那是王家人,可带侄女男朋友来是哪门子的道理?晁家跟王家还没有那么亲厚,携带不相干的人来占席抢人脉,这不是故意给晁家添麻烦,拿晁家当踏脚石?

晁家兄弟看向侄女与侄女手挽手的青年眼神不喜,王凌云也察觉到了,难为情的致歉:“晁书记,晁董,不好意思,我侄女不懂事,还请见谅。”

王老先生王老太太心里一个咯噔,不禁老脸发热,晁书记只请他大儿子夫妻,他们硬着头皮要来,本已是不太礼貌,却因爱孙女心切,想给孙女和孙女婿多积点人脉,将人带来晁家想借机露个面,却没考虑晁家人的态度,晁家妥妥的本地老牌功勋世家,他们那点心思哪瞒得过晁家人。

赵宗泽以手捂着挽着他胳膊的王玉璇的手,正为即将见识到诸多权贵而兴奋,当听到王市长的话,便知是指王千金将他带来是不懂事的行为,如遭冷水淋头,身心寒冷。

端着端庄样的王玉璇脸色骤变,伯父说她不懂事?她带男朋友赴宴,有什么不对?她心里不服,也没敢流露出来,她父母没资格出席名流宴会,以前有燕行,随时能去各种宴会,现在她只有跟伯父和奶奶才有机会跻身上流宴会,就算伯父说是她的错,她也只能生受了。

“王市长,我先在此告个罪,说句得罪你的话,家父寿宴上有极为重要的贵客在场,还请王市长约束令侄女一二,千万别冲撞家父的贵客。”如果王家没有带不相干的人来,晁盛国自然给面子,因带个不相干的人,他心里不舒服,自然不能自己憋屈,必须要让当事人也憋屈,所以不给面子的提示一句。

王老先生和王老太太老脸涨得发烫,他们听出来了,晁家对于他们携带孙女和孙女男朋友来蹭人脉的事非常不满意,这是在警示他们凡事适可而止,不要太过分。

“多谢晁书记提醒,我会看管好小侄女不给大家添麻烦。”王凌云敏锐的察觉到晁书记的潜意思,猜测晚宴上有十分特殊的客人,也十分感激他的提醒。

有许多人看过来,他不便久留门口处,携夫人和父母去见寿星,王老太太也把早就设想的各种策略收起来,挽着丈夫的胳膊,当个贵气的老太太。

赵宗泽挽着王玉璇跟在王市长夫妻后面,因为主人的警告,他尽量目不斜视。王玉璇也不敢露出丝毫小情绪。

王市长看到了吴老和李老,也明白晁书记所说的贵客所指,心中有数,陪同父母向晁老爷子祝寿,接过晁二姑娘递来的茶,遥遥向李老那边众人致意,带父母去另一边,免得侄女和她男朋友冲撞晁家贵客。

晁家老爷子老太太,晁三爷夫妻绝口不问王市长携带来的青年是谁,王老太太也没好意思为准孙女婿出头,向人推销孙女男朋友。

王市长怕侄女乱跑惹事,坐下后不许人乱跑,他们一家来六人,占大半桌。

王老先生王国宏,曾经也是位居高位,积有人脉,王市长也有人脉,很多认得王老先生和王市长,主动向王老先生和王市长打招呼。

很快,晁老爷子的好友之一,柳家柳知福一家赶至,柳知福即柳向阳的爷爷,老爷子比晁老爷子年长三岁,头发被岁月染白大半。

柳老爷子行伍出身,因负伤,身体受影响,以少将级退任,共生三子,长子正英,次子正雄,三子正义。

柳正义现是京中某驻军区司令,柳正雄在江南大军区某区,因此,陪同赴宴的是柳正英夫妻和柳正义。

柳正英夫人周菁,是晁二夫人周苒同族乃是高职讲师。

柳家男儿个个颀长,柳正英儒雅,柳正义英武,柳向阳阳光帅气,老爷子老归老,犹有峥嵘之气,唯一的女性是教育者,一身为人师表的典范,一家子人进得大厅,光芒四射。

晁家宴会上客人们不富即贵,乐佳琪感觉自己格格不入,十分拘束,寻个地方坐下便不敢四处乱走,以免被人嘲笑。

当看到柳少,乐大千金眉眼一亮,瞬间精神抖擞。

柳向阳扶着爷爷,手臂上搭着老爷子的外套,柳老爷子与晁老爷子好久不见,握着手舍不得散,相互关心,问寒问暖,之后才由晁三爷引入座。

时间离七点越来越近,众人也越发期待晁家哥儿何时露面。

晁宇博一行车队一路不停的赶路,到达晁二爷别墅外已经是六点四十分,车队停在一长列车后。

万俟教授夫妻等着符、翟教授,陈同学和才同学跟随教授们先行一步,其他同学略停一停。

三位教授步行到大厅外才脱外套,晁二家的管家胡叔带人在外候着,接过三位教授的外套,送去私人衣帽间存放。

胡叔亲自交待侍者们怎么通传,于是,一声声通报传进大厅:

“万俟教授携夫人到。”

“翟教授携高足到。”

“符教授携高足到。”

三通传报令晁老爷子大乐:“哎哟,老翟老符那两家伙终于舍得让他们的爱徒出来露面了啊。”

“老符老翟估计是怕他们弟子的风头被万俟教授的小学生抢光,所以赶紧秀一秀。”李擎云也抚掌大乐,三大教授当年是晁家博哥儿的主治医生之一,他和晁家好,自然也成为朋友。

“此言有理。”晁老爷子知道万俟教授的小学生是谁,赞同老友的话,听说小乐乐大有名压青大医学部众生之势,符教授和翟教授再不让弟子们露脸,等小乐乐长大些,只怕就要抢尽风头。

李擎云认得万俟教授,还有其他部分客人并不认得,一致望向大门那边,很快见一对夫妻,两老者各携带一个小青年款款走来,。

夫妻两人组中的贵妇高贵温婉,男士一派学者风,另两组老的神容严谨,青年英俊帅气,就是有一个有点矮,若再高点,那就完美了。

晁家众人越发激动,万俟教授到了,小博和小乐乐应该也快回来了。

万俟教授与晁一晁二说两话,看到诸多视线投来,三位教授笑容不变,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符教授边走边笑:“不好意思,打扰了,大家随意。”

身为古武世家弟子,三位教授就算在元首面也是面不改色,有着超脱世外家族该有的节气与傲骨;王师母经常出席重磅级宴会,谁想用眼神压迫她,太难。

来宾俱是京城最有头脸的名贵之一,大部分人认得王师母,皆致以微笑。

三位教授先向晁老爷子祝寿辰快乐,陈书渊才子俊也向老寿星致祝词,呈上一盒由两人共同配制的保健丸。

“好孩子,都是年青有为的俊杰。”晁老爷子看到孙子的好友特别开心。

收了礼物,晁三爷夫妻将客人送去离主桌最近的贵客席入座,三位教授曾为晁家唯一的男苗呕心沥血,当然是晁家的座上宾,陈同学才同学去给小青年准备的席位坐。

眼见很快将到七点,客人们暗自揣测晁家哥儿为何迟迟不露面之际,听到外面传来惊喜的大喊:“老爷子老夫人,博哥儿带小公主回来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