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认亲/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晁宇博和同伴们等教授们先行四五分钟才下车,小青年都把厚外套扔车上,以正装赴宴。

晁宇博没有脱外套,抢过小乐乐的背包帮提着,牵着小乐乐的手走向二伯家。

李少、王少等人簇拥着一对兄妹,浩浩荡荡的开往晁二爷的别墅楼。

胡叔候在门外,左盼右盼的盼着三少爷回来,在望穿秋水那刻终于看到博哥儿牵着一个红风衣的人被一群小青年们众星拱月似的陪伴走来,不用猜也知博哥牵着的人肯定就是晁家老少们盼着的小姑娘,喜得差点一蹦三尺高,人还到,先向老爷子老太太报喜。

他那一嗓子像高音喇叭似的,真的声达内外,响彻全厅。

满屋子的客人们听到喜滋滋的大喊声,大半人不明所以的,一脸懵,那什么小公主是谁?难不成是晁哥儿的女朋友?

听到胡管家的通传声,晁兴强老爷子,晁兴忠老爷子嚯的站起来,激动的跑向兄弟而去,晁兴云老太太也跟紧随其后。

“哈哈哈,终于回来了。”听闻外孙回来了,李老抑不住喜色,激动的站起来。

李老夫人也笑盈盈的起立,挽着丈夫的手走向老亲家,他们要看外孙,谁也甭拦他们。

有李老带头,李擎苍,杨老,周老哪坐得住,二话不说,起立,兴冲冲的走向寿星。

他们都是晁家至亲和姻亲当家人,想咋的别人想说啥都没理由,因此他们围向寿星,其他人可没那么大的脸凑上去存在感,皆旁观。

晁兴强晁兴忠和李老几个急三火四的跑到寿星身边,一溜儿的排排站,望眼欲穿的等着两小家伙露面儿。

晁家三位爷和夫人们也是喜形于色,晁宇福若不是因是爷爷寿宴,早就冲出去找小团子了。

门外,众小青年听到胡管家的吆喝闷声偷笑。



被牵着手的乐韵,满头懵:“晁哥哥,小公主是谁?”

“以前很多人背后叫我小公主,现在当然是乐乐喽。”晁宇博喜气弥心,凤目光芒熠熠。

乐韵望天,她明明是女汉子,哪点像小公主?

胡叔带着两中年夫妻家佣迎上前,向众家少爷问好,末了,看向少爷身边的小姑娘,笑容堆积如云:“四姑娘,老爷子老太太盼您多时了。”

“有劳大家久等。”乐韵笑着向管家点头,内心纳闷,她姓乐,为什么晁家要给排行叫四姑娘啊?纵有疑问,可不是问十万个为什么的时候,先搁着。

晁宇博飞快的脱羽绒服交给胡管家,也不让人帮提他手里的背包,又帮小乐乐脱外套并将红风衣搭在右手臂上盖住背包,牵起小乐乐的小爪子:“乐乐,见老爷子老太太们去喽。”

胡叔笑容满面的送少爷和小姑娘、众少爷进厅。

小青年排成行,两个两个的并排走,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李少和王银屏紧跟在一对兄妹之后,然后是王煜哲,邓宇轩等人。

满屋客人们就等着晁家哥儿和那位什么小公主,过了几分钟,就见门口珠帘被挑起,一行人鱼贯而进。

最前面是一高一矮的少年男女,少年穿棕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身似清竹,挺拔如小青松,面如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雅如雪莲,貌比潘安,唇红面白,凤目顾盼生辉,笑容微微,暖如春风,端的是清俊无双,高雅圣洁,翩翩公子美如玉。

少年右手牵着个少女,娇小纤细,身材火辣,一张圆脸蛋,肤色白净如极品羊脂玉,笑容灿烂,眼似黑珍珠,明亮照人。

她很矮,穿粉色蕾丝半肩袖长过膝盖的连身裙,那粉色衬得人像个玉娃娃似的,可爱娇美。

美貌少年手牵粉嫩得不像话的粉裙小姑娘,端的是如观音座前的金童玉女,让人挪不开眼儿。

一对玉人儿太耀眼,盖过后面一众小青年光芒,让大家眼中只顾得上关注美少年和娇俏小姑娘

乐佳琪在不被人怎么注意的角落,看到晁家少年牵着一个小姑娘的手,眼似被针扎的阵阵的刺痛,晁少早就有女朋友了,小筠高攀不得,才出那般下策,以致落得那般下场。

有点眼熟?王玉璇没敢乱跑,和伯父们坐着,当看到美少年身边的小姑娘,莫明的觉得眼熟。

不仅是他,赵宗泽也觉那个娇俏可爱的小女孩十分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兰少闲事无事,冯家冯尧热络的请他参加宴会,因听说万俟,翟、符三教授与晁家有往来,那三位可能会出席晁家晚宴,他便勉为其难的凑热闹。

他以为万俟与符、翟三家若参加晚宴,也许可能会带上澹台家主,事实却相反,那三家并没携澹台家同往,符翟两位竟携带弟子同行。

兰少兴趣缺缺,好在有个柳少在,有可能燕少也会来,让他有点雅兴,没等到燕少,倒把晁家那位听说颜冠京都的少年等回来了。

一见少年容颜,他也不得不承认,晁家少年确实当得起颜压京城俊秀的第一美少年,贵气与优雅浑然天成,给人感觉如沐春风。

少年感染力极强。

兰少第一时间便感觉到少年的天生感染力,当看到少年身边的女孩子,眼神深邃,那个小姑娘不就是他们一直在查底细的人吗?

他望向冯少,赫然发觉冯少神色慌张。

冯少很慌,晁少身边的那个小姑娘不就是泳池里的那个大胸小萝莉?

大胸女认识燕少,还与晁家哥儿亲密无间,她究竟是谁?大胸女有那晁家那么大的后台,为什么还装平民,跑去公众泳池戏水?

慌,冯少心里很慌,如果大胸女跟晁家关系非比寻常,晁少知道他曾对大胸女耍流氓,非得黑死他不可。

冯大少心中恐慌,刘少、袁少同样惊惶不已。

刘少父亲是京市公安局二把手,在晁大爷邀请之例,袁少的祖父是国防部大佬之一,受晁三爷邀请而来。

两少跟随家人赴宴,跟认识的青年们聊得挺开心的,待晁家少爷回来那一刻,他们看到晁少带回的小姑娘,认出是自己曾想占便宜结果让自己吃了暗亏的大胸女,整个人都不好了。

晁老爷子晁老太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门口,当看到博哥儿手牵着粉嫩嫩的小女孩出现,两老喜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儿,见眉不见眼。

李老夫人看到外孙儿带回粉团子似的义外孙女,乐得脸笑成一朵太阳花。

“小博,快领你妹妹过来。”

“小博,快带小团子给我们瞅瞅。”

老爷子老太太们抑不住喜色,一迭声的催促。

在门口的晁大爷晁大夫人,晁二爷晁二夫人向中间靠拔,两位贵夫人管不住手,也不要端庄贵妇形像,伸手揉小粉团子的脑袋,捏脸蛋。

“哎哟,真是个小团子,脸蛋软软的。”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姑娘。”

两位贵夫人爱不释手,等着小粉团子上前认亲的老太太老爷子们不乐意了:“老大媳妇,老二媳妇,你们别拦着我们的小乖孙,快让小博将小家伙领过来。”

并不知晁家哥儿有个妹妹的来宾们傻眼了,谁来告诉他们,那个小姑娘究竟是谁?

挨人摸头捏脸的乐韵,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什么人人都爱摸她脑袋捏她脸,她不是面团子啊,疼爱也不带这么疼爱的好吗。

晁家两位夫人对小女生又揉又捏的,让李少等人笑得脸上肌肉快抽筋。

王师母笑咪咪的瞅着晁大媳妇晁二媳妇疼爱她小学生,小乐乐长得玉雪可爱,又有孝顺善良,不喜欢她的人必定是眼瞎。

“哎,这就来了啊。”被连连催促,晁宇博一边应了,一边请大伯母二伯母高抬贵手放行。

老爷子老太太们等不及要看小团子,晁大夫人晁二夫人恋恋不舍的收回手,挽着丈夫的手臂一起去见老爷子老太太们。

主家两对夫妻甩挑子,姻亲们上场帮忙,免得万一有客人来没人招呼,冷落客人不礼貌。

“那个小姑娘是谁呀?”

“晁家哥儿牵着的小女孩是谁?”

一帮青年拥着晁家哥儿走向主桌,来宾们悄悄互相打听,可惜,大部分都不知道,小量知晓内情的人在贵宾席,不可能回答他们,或者人群中有知晓点情况的也不会为显摆透露消息。

乐韵走进大厅只看到一小片地方便被挡住视线,当往前时才终于看清整个宴厅,只有咂舌的份,晁哥哥的二伯父好壕。

美少年哥哥的爸爸和大伯位居高位,二伯有钱,一家有钱有势,她真的抱到了一条粗大腿,好粗好粗的粗大腿。

乐小同学英明的决定,她要打定主意下定决心坚决不改变初衷,坚定不移的抱定美少年哥哥大腿一百年不动摇。

美少年牵着小女孩儿踩着红毯缓步而行,旁边的男女们眼神越来越幽暗,那小姑娘身材真的太辣了!

嫉妒,女青年嫉妒,男青年们看得血液沸腾,眼冒精光。

一群老爷子老太太眯着眼儿,喜滋滋的欣赏一对玉人儿,等人越来越近,欢喜得嘴都不拢了,如珍似宝的瞅着雪团儿似的女孩子。

众人目光太炙,乐韵被看得浑身发毛,太可怕了有没有?感觉像当猴子在被人围观同,悄悄的缩缩脖子,往美少年哥哥身边靠近,寻找靠山,不管咋的,有晁哥哥罩就不怕了。

“别怕,大家没有恶意,是乐乐长得太可爱,都想多瞅瞅。”小乐乐往身边躲,晁宇博将手掌心握着的小手握得更紧。

“小团子莫怕,伯母们都在。”晁大夫人晁二夫人听到博哥儿细声安抚小团子的话,忙靠近小家伙右手边,帮她挡住一些目光。

“嗯。”乐韵硬着头皮嗯一声,她不是害怕,是不喜欢被人盯着看啊,尤其人群中还有渣男、色狼。

李少与邓少等帅哥两两并肩,甘当陪衬的绿叶,今晚名义是晁老爷子的寿宴,实则是晁哥儿带妹妹回家认亲的认亲宴,主角是小萝莉和晁家老少,谁也抢不去风头。

晁宇博笑容温润,凤目滟瀲一池神光,带着受万众瞩目的小可爱稳当当走过长长的红毯,走到老爷子老太太们面前,嗓音清润如泉水奔流:“爷爷,我带回妹妹给您贺寿,祝您笑口常开,天天健康。”

“好好好,这份寿礼我喜欢。”晁老爷子爽朗的大笑:“小乐乐,你总算舍得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了啊,快过来,让爷爷看看。”

几个花甲、古稀之年的老人们全盯着自己,乐韵硬着头皮往前一步,双手交叠放在右腹侧,微微曲膝下蹲行礼:“爷爷,生辰快乐,今日有幸祝您如松姿柏态傲霜迎风四季长青,愿七十载后再见宾客云集贺人间双杖国。”

“哎哟,双杖国,我岂不要成老妖怪?”一句“爷爷”,叫得晁老爷子心花怒放,激动的站起将宝贝小金孙拉起来打量。

七十岁有多个雅称,古稀之年,悬车之年,杖国之年,双杖国,即两个七十岁,那就是一百四十岁。

“祸害遗千年嘛,你只祸害百四十年,不多不多。”李老不厚道的调侃老亲家。

“你们这些人,别吓坏我家可爱小团子。”晁老太太一张脸笑成金灿灿的菊花,笑着瞥一眼老亲家老世交们,伸手从老头子手里抢过粉嫩的小女孩儿,大手伸过去捏小家伙的脸蛋。

“小团子长得真水灵,小脸蛋跟嫩豆腐似的,小团子,叫声奶奶听听。”终于捏到小粉团子的脸蛋儿,老太太也是爱不释手。

“奶奶好,您再捏我的脸,我都没脸见人啦。”又挨一位长辈捏脸,乐韵想哭的心都有了,她能当逃兵嘛?

“好好,我不捏小团子的脸了啊。”小粉团子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求饶,声音软软糯糯的,晁老太太心软得一塌糊涂。

小家伙被老伴抢走,晁老爷子那叫个郁闷,伸出大手摸摸小孩子的脑顶,一脸迷醉,嗯嗯,这个小金孙真乖,比小博可爱多了,给人摸头的孩子都是乖孙。

乐韵:“……”又被当小宠物,她不要挨这里,她要回宿舍!

美少年和帅气逼人的一群小青年见小萝莉被两老疼爱,忍笑忍得很辛苦,晁家三位爷内心也是无力的,老父亲何曾这么孩子气过?

李老等人手也痒痒的,想抢小家伙过来揉揉脑袋,奈何不好抢晁家老夫人的风头,只能苦等。

众宾:“……”他们仍然搞不懂那个小姑娘究竟是什么来头好吗?

“老头子,别弄乱小团子发型,快拿见面礼来。”老头子跟自己抢小团子,晁老太太吃醋,催老伴拿见面礼。

“嗯嗯。”晁老爷子恋恋不舍的收回手,摸唐装衣服口袋,摸出一对金灿灿的大金镯子。

老太太也摸出一副金镯子,镯子条都是加宽加厚型,份量十足。

一对老夫妻各捉住小家伙的一只手,将金镯子帮她带手碗上,小女孩儿手太纤细,垂手镯子会滑落,抬高手,镯子滑到手肘处。

“这是我们给孙女的见面礼,乐乐小乖孙不要嫌俗气,从今后,不对,是打你跟我们小博义结金兰那天起,你就是我们老晁家第三代最小的姑娘。”晁老太太帮小粉团子套上金手镯,欢欢喜喜的牵着她的小手:“小乐乐,来见见小博的两位伯爷爷。”

乐韵晕乎了,她跟晁哥哥回晁家给老爷子拜个寿而已,怎么变成认亲大会了啊?

而晁老太太话一落,竖耳倾听的客人们霍然明悟,小姑娘是晁家哥儿认的妹妹!晁家之所以广发请帖,是借着老爷子寿辰的机会让人知道小姑娘是晁家罩着的。

冯少、袁少、刘少仨大脑一片空白,大胸女是晁少义妹?!小姑娘那么受晁家重视,若教晁少知晓他们曾动过不该动的心思,以晁家护短的作风,能轻饶得了他们吗?

晁兴强晁兴忠等得头发都白了,终于等到弟妹带人来认亲,精神一振,挺直腰杆,拿出最温和的笑脸,免得吓坏玉雕似的小娃儿。

晁老爷子也转过身,陪老伴领小金孙跟家族人见面。

晁老太太牵着小粉团子,走两步,到站晁老父子之前左手边的两位老人面前,温声介绍:“小乐乐,这位是小博爷爷的大哥,小博叫大爷爷,这位是小博爷爷的堂哥,也是晁家现任族长,小博叫伯爷爷。”

“大爷爷好,伯爷爷好。”躲不过认亲程序,乐韵微微弯腰向晁哥哥家的长辈们问好。

血缘关系是很微妙的,也很神奇,晁家兄弟们面相有不同的相似度,老一辈亦是如此,晁兴强与晁兴华有七分相似,与堂兄弟有六分相似。

晁兴强头发全白了,晁兴忠头发也大半霜白,原本都是严肃脸,怕吓到粉妆玉琢似的孩子,笑得和蔼可亲。

“好好,小乐乐好。”兄弟俩喜滋滋的应了,也不客气的揉揉小女孩儿的脑袋,以示亲切。

两老人认了亲,一边摸兜子一边喊:“快,笔墨侍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