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一章 收礼收到手软/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笔墨侍候?

客人一头雾水,难不成认亲后要赏笔墨纸砚?

大家搞不懂,也特别用心的观望晁家人想干啥。

在自家爹妈领小团子认亲时,晁爸爸乘人没留意自己,从桌子底下拿出备好的笔墨,不声不响的磨墨,听到长辈传唤笔墨,应了一声。

晁兴强晁兴忠各自从口袋里摸出一副金亮亮的镯子,笑咪咪的交给弟妹,他们是大老粗,不好意思帮小孩子戴手镯。

晁老太太兴高采烈的接过两位兄长的见面礼,帮小粉团子戴手腕上,一叠声的说:“好看好看。”

叫声长辈就有礼收,乐韵懵懵的,两眼全是蚊香圈圈。

给了见面礼,晁兴忠扭头催笔墨,晁爸爸忙接过保姆妈妈端来的托盘,将毛笔、墨、砚放上去,端着托盘走到族长面前,微微蹲身,呈给族长看。

托盘里有红布包着的东西,还有文房四宝。

晁兴强将红布揭开,露出一本棉纸手装本谱书,晁家的族谱,书页上的大字还是繁体字。

晁兴忠老爷子戴上老花镜儿,翻族谱,翻到夹有书签的一页,提起笔吸墨水,举笔,慢条斯理的在族谱上写字,写好,念:“晁盛辉李清婉义女乐韵,生于2002年6月6日,2016年12月29日入族。”

搁笔,训话:“晁盛辉,孩子入我晁家族谱即为晁家子孙,名字记在你名下就是你姑娘,你可要好生护着,别让人欺负了去。”

“是,晁盛辉谨记族长家训。”晁盛辉恭敬的应了。

客人懵呆了,这又是怎么个说法?

乐韵更懵,晁家长辈要将她写进族谱的事为什么晁哥哥没告诉她?

晁兴强老爷子将族谱字迹吹干,重新包起来,放置好。

晁爸爸将托盘交给方妈送回二楼书房,以免放在主桌上不小心被茶水之类的溅湿。

完成入族谱事项,晁老爷子一张古板严肃的脸也变成弥陀佛脸。

“大哥,族长堂哥,多谢啦。小乐乐,我们继续认亲啊,”晁老太太见族长将小粉团子记入族谱,开怀大乐,牵着小家伙的手,移一步到一位老太太面前:“小乐乐,这位是小博爷爷的二姐,小博叫二姑奶奶。”

被整懵的乐韵,弯腰,问好:“二姑奶奶好。”

“好,好。小家伙长得真可爱。”晁兴云脸上绽开花朵,从手碗上取下只金镯子,拿起小姑娘的手套戴上去,摸摸小孩子的脸:“小娃儿,等晚宴后咱们再亲近啊。”

“嗯,晚宴会再亲近,”晁老太太拉着小粉团子,走向排排站好的自家三儿子,一一介绍:“这一对儿是小博大伯、大伯母,这对儿是小博二伯和二伯母,这一对儿是小博爹妈。”

晕乎乎的乐韵,将嘴巴抹上蜜,一连串的“大伯大伯母,二伯二伯母”,到晁哥哥父母那边叫“晁爸爸晁妈妈”。

晁爸爸晁妈妈高兴得差点没哭,小乐乐叫他们爸爸妈妈了啊,就说嘛,好歹是记在他们名下的姑娘,称呼当然不一样嘛,在爸妈前面加个“晁”字,为的是跟她亲爸区别,免得弄混,他们都懂的。

晁一晁二夫妻一拥而上,拉过粉嫩嫩的小女孩,男子从衣兜子里、女士从手腕上捋下玉镯子帮小家伙戴在手腕,然后,男士摸小家伙的头,女士摸小女孩的脸,皆是一脸荡漾。

晁爸爸晁妈妈不甘落后,将小团子抢过来,也是一副碧莹莹的玉镯子,摸头捏脸,满足得嘴都合不拢。

“到我啦到我啦,”晁宇福蹿出来,从三叔三婶里夺过小可爱,来个大大的拥抱,凑一凑,在小团子粉粉的脸上吧吧亲了两口:“小团子,你有没想我?”

“二姐姐,你如果不捏我脸的话,我会想你的。”被摁得压在软而有弹性的女性胸膛上,乐韵羞羞脸,福姐姐大色狼又光明正大的吃她豆腐。

“这不可能的,谁叫你长得这么粉嫩,小团子不想我,我想你就行啦。”晁宇福笑嘻嘻的从脖子上摘下金链子配翡翠的挂坠挂小团子脖子上,又亲一口:“小团子,长辈们送你见面礼喻意金玉满堂,我比较穷酸,只能送你个吉祥如意。”

“二姐,适可而止。”二姐搂着小乐乐占便宜,连晁宇博都看不过去,将被蹂躏的小乐乐解救出来,从母上手里拿来转递过来的一只明晃晃的金项圈挂小乐乐脖子上:“小乐乐,这是我小时候戴过的。”

乐韵摸摸被色狼福姐姐留在脸上的口水,看向项圈,哇,好粗的金圈圈!

她还没来得及乐呵够,晁老太太又将她牵走,到另一边站着的人前,再次来个大介绍:“小团子,这是小博的外公外婆。”

“外公好,外婆好。”乐韵脸肌肉有抽筋的预兆,这么多长辈,认到何时是个头啊。

一句外公外婆,把一对老夫妻哄得心中百花朵朵开。

“好孩子。”粉嫩嫩的小娃儿是小博的救命恩人,李老看向小家伙的眼神柔和,手摁小丫头脑项上,哪还有上位者的气势,整个就是个慈祥的邻家爷爷。

“小团子,给外婆瞅瞅。”慈眉善眼的李老夫人,早就心痒难耐,从老伴手里拉过娇美可爱的小粉团儿,怜爱的轻抚小家伙的粉脸蛋,声音也温柔如水:“小团子长得真嫩,难怪小博和小阿福喜欢戳你脸蛋,呀,皮肤真滑,脸软软的,弹性好好,真好玩。”

“外婆,不要戳我的脸,我脸蛋都被长辈们捏酸了。”乐韵想哭,晁哥哥爱戳她脸,福姐姐也喜欢戳她脸蛋,现在又多群长辈,这日子没法过了。

“噗哈哈”,一群长辈们狂乐,小家伙长得粉嫩,被人捏脸戳脸蛋,白白净净的小脸蛋被捏得红红的,人更加粉嫩可爱。

“好了,我不捏面团子啦。”李老夫人笑得眼角鱼尾纹一抖一抖的漾荡,和老伴拿出金镯子和副银镯子当见面礼,依依不舍的将人还给亲家母。

晁老太太牵着小粉团子走向另一位,晁二夫人的父母,乐小同学叫“周外公周外婆”。

周老和周老夫人给副金镯子当见面礼;再过去是晁大夫人的母亲杨老,杨老丧偶,将一对金镯子交由亲家母给小姑娘。

紧挨着的是晁老太太的娘家兄弟,乐同学称“叶爷爷”,叶念忠叶念孝同样是一对金镯子,他们给的镯子重量略轻一点。

然后是李擎云,擎老不需要晁老太太介绍,笑咪咪的:“小丫头啊,我孙子李宇博和晁宇博同年同月同日生,他们两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所以嘛,我不是外人啊,以后谁欺负你,你哥哥打不过,叫你李哥哥,还打不过,咱们再找外缘,反正如何也要把人打扒下。”

“李爷爷好,打架的事我在行,打不过就跑,跑不过再打,输了叫上小伙伴们再去找回场子。”

“对头,就是这个理儿。”擎老乐得见牙不见眼,看到晁老太太丢白眼鄙视自己,忙乐呵呵的把金镯子递过去。

晁老太太将镯子套小粉团子小胳膊上,牵着小家伙的手,和老伴儿、孙儿送刷了脸的一群人由自家儿子们送去入座,正想回主桌,一个牛高马大的人从座席那边跑过来,将人截胡:“小叶,你太不厚道,怎么可以把我老萧给落掉,我孙子跟博哥儿也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虽然我孙子今天好像被什么事拖住了没来,你不能把我排除在外是不是?”

“萧敬军,你都多大的年纪了,还这么风风火火的。”晁老太太笑着没好气的呛人。

晁老爷子瞪眼,刚才明明是老萧自己跑得不见影儿,怎么能怪他们不等他?

萧敬军,开国功勋萧大将之后,现任职于参谋部,中将级,老爷子穿墨色唐装,精神抖擞,神采亦亦。

仰望着挺拔如松的老人,乐韵秒懂:“萧爷爷好,我知道您是谁了,您是晁哥哥发小萧君仪的爷爷,听说萧家哥哥挺会打架,我下次找萧哥哥请教打架决窍。”

“好好,叫你哥哥带你去我们家,我们家你哥哥熟。”萧老高兴的连连说好,欢喜得老眼闪星光:“小丫头啊,我跟你说,刚才我是因为被老家伙们拉走了,我也不是外人,我家君哥儿跟你哥哥是好兄弟,我家先严跟晁家老太爷也是拜把子的兄弟,晁家与萧家自来就是胆肝相照的兄弟家族,你不用跟我们客气,记得有空没空要常到我家去玩儿啊。”

老爷子豪爽率直,嗓门儿老大,乐韵点着小脑袋,一迭声的应“嗯嗯,有空就去叨扰”。

萧老虽然很想拉着小姑娘聊天聊地聊打架,看到一个美女袅袅娜娜的走来,他将人还给晁老太太,赶紧儿跑去入座。

乐韵望过去,走来的美人穿蓝色长裙,面如芙蓉,目若秋水,行如柳,温柔入骨,她的温柔不是柔若弱柳似的温柔,而是从骨子里逸出来的柔和,一步一移,步步生莲,优雅得形如穿越千年,从古代走出来的美人。

她的温婉温柔仿若与生俱来,绝非王系花那种后天所养成的端庄,王系花的温婉淑静有刻意的成分,那位美人是真正的温婉贞静。

“明姐姐。”乐韵眉眼一开,笑着小跑两步,跑到美人身边,仰起脸,眉眼弯弯:“明姐姐,我等会可不可以去看小宝宝?”

看到大孙女走过来,晁老太太乐呵呵的等着,小粉团子不认生,跑去跟大孙女亲近,她呀笑得更欢。

晁宇博和晁宇福陪爷爷回座,接受李少等小青年们的祝贺,李少和邓同学等给晁老爷子祝了寿,赶紧去座席,晁家为孙子们的朋友预留有座,小青年们坐一起。

旁观的客人看完晁家认亲过程,没入座的赶紧入座,而看向小姑娘的眼神也格外幽深。

冯少、袁少、刘少内心崩溃,大胸女竟然真的成晁家的义女,还得到那么多家的贺礼,他们该怎么办?

吴老旁观完晁家认亲一幕,看看乐家千金那方,微不可察的蹙眉,有些事情好似越来越超出预知范围,不好办啊。

柳向阳陪着老爷子,笑容阳光,即没有去锦上添花,也没有说什么。

兰少以旁观者的身份看人情大戏,暗中留意柳少,柳少是燕行的发小,上次还陪小姑娘一起吃饭,这次竟没有送贺礼,倒有点奇怪。

乐佳琪内心纠结,那女孩子是晁家的义女,那么,小筠铤而走险的行为输得实在太冤,她很想去离柳家近点的地方,可是,柳家在离桌很近的席位,那些席位都是主人预先有安排的位,一般人不能坐,吴老不带她在身边,她过去坐了,丢的只会是自己的脸。

为保持优雅坐姿,王玉璇手放在大腿上交叠,看到那些个老爷子老太太给小女孩见面礼,羡慕得双手紧捏,为什么她从没有受到那般厚爱?

客人们心思各异,却不约而同的忽略一件事,没人提及小女孩送什么寿礼给晁爷子。

“小乐乐认得我啊,”当娇俏的小丫头跑到身边,晁宇明美玉雕成的芙蓉玉面漾开柔柔的笑容,伸手摸小粉团子的后脑勺:“刚才我在带宝宝,没能到长辈这边来,这会儿宝宝睡着了,等晚点我抱宝宝给乐乐看。”

“嗯嗯。不用急的,明天看也是一样的。”乐韵点头如母鸡琢米,晁家人面相十分相似,晁家两位姐姐跟晁哥哥有几分像,看脸就能对号入座,何况晁家福姐姐在,就缺大姐姐。

“这是大姐姐的见面礼,这是宝宝爷爷奶奶家的一份。”奶奶还在等着小团子,晁宇明将戴手上的镯子取下来,她给的是只玉镯子,张家送的是只金镯子,份量和萧老擎老家给的差不多重,即不会压住晁家的礼,也不寒酸。

乐韵手腕上套一大串手镯,沉甸甸的,等明姐姐回座,她走到晁奶奶身边,任老人家牵着手牵回主桌。

座席有些地方空着,需要调整,晁家三兄弟们亲自去请某些客人移座,只有老爷子祖孙仨在主桌。

七点开宴,客人们一般会赶在开宴前到达以示礼貌,因此,当晁家哥儿回来之后也没什么客来,晁老爷子也坐主座位。

回到主桌,乐韵举着手臂:“晁哥哥,快看,好多金子哇,我妥妥的变富二代喽!”

跟晁哥哥回一次晁家,收礼收到手软,这感觉真爽!

只是,这礼不能白收啊。

乐韵举着满手的礼物,开心之余又有点心疼,还礼什么的最不喜欢了,如果只收礼不用还就好啦。

晁老爷子和老太太看到小家伙举起双手上戴着的那些亮闪闪的东西,笑得眯起眼睛,脸上肌肉都在抖。

“嗯,是挺多的,这样子出去容易被人打劫,乐乐,拿下来吧,放背包里。”晁宇博笑着摸摸小乐乐的脑袋,不等她抗议,忙帮她摘手镯。

没客来,不用递茶,晁宇福也帮着美人弟弟给小团子摘手镯,先放在桌子面上,然后装起来。

摘去压胳膊的手镯,乐韵抹把汗,感觉终于解放了,她想把项圈也摘下来,美少年哥哥不让摘,她只好继续戴着。

将镯子用袋子装好,美少年从主桌底下拖出小乐乐的背包,将见面礼塞背包里收藏。

在下车之前,乐小同学从大背包里提出载有随身用品的小背包,还装有东西的大背包里仍放车上,在去认亲时,美少年将背包交给保姆妈妈藏桌子底下。

宴席说七点开始,实则总要延后一点,要调座,上菜等。

因晁家哥儿带回个妹妹,正式认亲,席间客人们也有新话题,一致在打听那小姑娘究竟是何方神圣。

在晁家三对夫妻在调整座位时,侍者开始上酒,全是原装国产红酒。

距开席还有点时间,乐韵翻背包,摸出一些小小的空袋子,一包药丸子,戴上干净的手套,拆开药丸子包装,分装小袋子。

药丸袋子一开,一股浓郁的香气逸散,很快压住满堂香味。

“什么香?”

客人们本来在讨论晁家新认义孙女的事儿,不知不觉间身边香味弥漫,皆不自由主的深呼吸,然后好奇的寻找香味来源。

药香?

兰少暗听旁人讨论小姑娘是何人,方便收集有用信息,当闻到浓郁香气,骤然一惊,那是丹香!他曾经闻到过类似的丹药香味,不过,那味儿厚重一些,眼前的香味儿很香,又很高雅,令人神清气爽。

习武人各方面都比较灵敏,他敏锐到的找香味来源,越发的惊讶,那小女孩儿打哪弄来的药丸?

众人在找香气来源,乐韵淡定的分装药丸子,一只小袋子装两颗药丸子,多了没有。

晁老爷子和晁老太太一边贪婪的嗅吸香气,帮将小袋子密封。

晁宇福也抢着帮忙,美少年没份儿,从桌子底下拿出一只托盘,将密封的小袋子放进去。

装够数份药丸子,晁二姑娘兴奋的帮端盘子,美少年牵着妹妹的手去向给了见面礼的长辈送回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