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三章 曝光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完了!

乐韵本来置身事外的,听到贺家老寿星婆婆的话心头一跳,顿觉不妙,今晚只怕要曝光了。

小医生?

兰少捕捉到贺家老祖宗的称呼,下意识的看向燕少,心中有些东西好似要呼之欲出。

贺老祖宗的话也让吴老等人再次震了震,能让贺太夫人说请字,那是何等尊荣?

李老脑中灵光一闪,霍然明悟,博哥儿的妹妹就是治愈贺家老祖宗的医生!难怪小博当初让他们不必去贺家打探什么消息,说他知道让贺家老祖宗起死回生的医生是谁。

乐佳琪发现身边的人表情十分古怪,她知道晁家是一流权贵,看贺家人来时人人相迎,猜着必定来头更大,可所知有限,也没有深层次的接触过京中顶级家族,不懂其中的奥秘,搞不懂为什么大家的表情变了又变,那么复杂难懂。

贺家众人一直很镇定,当晁家哥儿指明小医生的方向,老少们齐唰唰的寻找,他们进大厅时只见晁家老少,没见小医生,当时还挺奇怪的。

燕行早就看到小萝莉在哪,听到太姥姥吩咐,从老祖宗和晁老爷子背后绕出来,和小十五绕过晁家几位,站一边儿,等老祖宗先过去再去找人。

知晓小医生在哪,贺老祖宗也不磨叽,笑呵呵的由晁老爷子扶着走向主桌,贺家老少们昂步而行。

等老祖宗和晁老爷子往前,燕行,贺明智沿进门右手侧的红毯边沿走。

晁老爷子老太太陪贺家人走到主桌,贺老祖宗也没拿乔,到主桌客位上坐下,主座让给寿星夫妻。

晁家兄弟夫妻们站老爷子老太太身侧,晁二姑娘先给贺太夫人献茶。

等晁老爷子坐下,贺大老太太贺二老爷子等人向寿星道贺,致祝词,小辈们呈寿礼。

贺家祺字辈和明字辈有好几人抱礼盒,祺字辈的两位呈寿礼,是贺家请书法家写的祝寿联,以及贺二贺三两位老爷子们写的对联,都不是特贵重的礼物,也不怕别人说雅贿赂。

呈上寿礼,祺字辈又退回原位站着等小医生。

贺家那边连曾经官居副国级干部都还站着,萧老等人也不急于坐,皆目视燕少兄弟去请晁家新认的孙女。

晁家三兄弟可没被喜悦冲昏头脑,趁机吩咐保姆妈妈和侍者们在主桌后面的地方添几桌,方妈妈带侍者去添置桌椅。

是她!

在贺家人进大厅时,赵宗泽尽量不让人看见自己,当看到燕行去请小姑娘,猛的想起来了,那个小女孩就是当初在古玩旧货市场所遇的那个,他记得当初燕行还说“滚刀肉”什么的,被称为滚刀肉的正是晁老爷子的大哥。

燕行、贺明智走过地毯,走向席位,沿途向众人微笑致意,当走到居于贵宾席边缘的一桌,兄弟俩先向张家老爷子老太太们问好。

跟张家人和晁大姑娘打了招呼,燕行龙目光明亮,唇边笑容深深:“小萝莉,我太姥姥有请。”

“小医生,我们老祖宗请您移尊驾一见。”贺明智站在有光辉容颜的龙宝哥身边,也没有被掩住光华,风度翩翩少年郎,儒雅从容。

“你们能不能当没看见我?”躲明姐姐背后都没能藏住,乐韵憋屈的想挥拳头揍燕帅哥,为什么要拎她去见贺家人,她不想被一大家子用“您”称呼啊。

“这个不能,小萝莉回晁家认亲,我太姥姥特意送贺礼。”燕行笑容如美丽,人如太阳,闪耀着光芒。

面对要将自己推往风尖浪口的人,乐韵磨了磨牙,特么的,现在让他得瑟,等有机会再收拾他!气恨恨的丢个白眼,从明姐姐身侧移出身,躲不过,那便去“享受”被人叫得鸡皮疙瘩满身的滋味吧。

小萝莉不甘不愿的冒头,燕行那张仙姿玉容似的俊面光辉明灿,唇角微微上挑勾出一抹清雅的弧度,小萝莉穿粉色真漂亮!

贺明智看到小姑娘走出来,不好意思的撇开眼,不看她的胸和腿,美女小医生波涛汹涌,长腿儿白如美玉,看多了怕走火入魔。

张家众位目送两位英俊青年将小姑娘请走,老爷子低声问:“阿明,你妹妹是何方神圣?”

“爷爷,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美人弟弟只说医学教授们赞我们那位小妹妹是鬼才。”晁宇明内心那叫个无奈,她也不知道小乐乐来历,反正挺神秘的。

张老爷子不说话了,医学教授必定包括万俟教授等人,想来也是,小姑娘能将晁哥儿身体调理得有如今的成效,医术怎么可能差。

王玉璇隔着几桌,看到燕行笑脸温和,温柔的对小女孩说话,双手死死的互摁着,以前他有过那样温柔的待自己,可现在,他再也不看自己半眼。

贺家老少们看到小龙宝小十五请出小姑娘,一致转身,面向小姑娘的方向,眼神也是满满的惊艳。

他们以前所见小姑娘不在意衣着,随意的家居服也难掩天生丽质,一身通透灵气,这稍稍一打扮,换上鲜艳的裙子,整个人跟玉琢的小仙女似的,娇美俏丽,活泼可爱。

贺老祖宗看到小姑娘从席位间走出来,也扶桌站起来,笑咪咪的等着小美女医生。

贺家太夫人对小乐乐那般在意,晁老爷子老太太也站起来作陪,晁家众人看着走来的小姑娘,眼神骄傲,瞧瞧,他们老晁家的小姑娘多有面子。

当小姑娘还离着二米来远,贺三率家人微微弯腰:“小医生好。”

轰,仿若有道惊雷劈来,将众客人劈了个里焦外嫩。

贺家众人见晁老爷子虽然客气,那也是客气,对晁家那位新认的孙女却恭敬的弯下尊贵的腰杆,连贺三老爷子那般的人也不例外,可见对小女孩有多尊敬。

万俟教授知晓贺家为什么礼待小乐同学,心情飞扬,哼哼,吓吓更健康!瞧瞧,这样就受惊了,如果知晓是他小学生救的贺家老祖宗,是不是会吓出尿来?

吴老望向贺家人,眼神沉了沉。

王老太太险些跳起来,贺家向一个小姑娘问好,为什么?

吓!又是这样!饱受惊吓的乐韵腿都僵了,笑容也僵了:“两位贺老爷子,几位老太太,快别多礼,我怕折寿啊。”

“救命之恩如同再造,小医生于我老婆子有救命之恩,我家孩子们理当如此,小医生不必怕折寿,您有双妙手回春手,救死扶伤,悬壶济世,受人尊敬是理所当然。”

儿孙们将小医生给惊到了,贺老祖宗笑着解释,贺家众人直起身腰,贺三笑着接话:“我母亲说得极是,小医生于贺家有恩,当得起贺家大礼。”

“什么?!”

被贺家向小姑娘弯腰问好的举动给震得头脑发昏的人,听到贺家老祖宗一席话,如被冷水泼头,当即便惊悚了,席间人群爆发出声声惊叫。

那个小姑娘就是救贺家老祖宗的人?!

不相信,满座权贵富豪以见鬼似的表情望向穿粉裙子的小姑娘。

兰少揉了揉额角,斜向燕少的眼神带着顿悟,原来如此!

那个小女孩就是救贺家老祖宗的人,所以,燕少才会那般对小姑娘好,陪同去吃饭,还送布偶娃娃逗小女孩开心。

他和东方金刚满古武派的寻找能对得上号的小姑娘资料,却没想到他们跑偏路,如果从燕少和柳少那边着手,哪会拖到现在仍毫无所获?

那么小的孩子……

头痛,兰少看向小女孩,太阳穴微微跳动,谁能料到那么小的孩子竟然就是救贺老祖宗的人,也是疑似仙医门人。

仙医门人历来是医术奇人,可是,也从没听说个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小女孩就有妙手回春术,让人起死回生。

仙医门人,万俟家!

霍的,兰少眸子一缩,万俟家、符家、翟家人在青大,晁家少年也在青大,岂不是代表着晁家少年带回的小姑娘也在青大?澹台家先携带小孙子去青大,之后又接大孙子进京,以此推测,必是澹台家请小姑娘看诊时有了眉目,然后也将大孙子接进京送青大医治。

也代表着万俟家符家翟家在京的三位早知晓救贺家老祖宗的人是谁,或许,甚至还知晓小姑娘来自何门何派。

想到那种可能,兰少心沉似水,他当初应该立即去青大拜会燕少,说不定当时就能发现小姑娘在青大,也能顺势查出她就是疑似仙医门人,现在,迟了半步,被澹台家抢占先机。

贺老祖宗和贺三等人可没管有没把别人吓出好歹来,个个笑容满面。

“你们老是这样,没准哪天把我吓出心脏病来。”看着贺家老爷子老太太们的笑脸,伸手不打笑脸人,乐韵纵是满腹幽怨,也发不出火。

想想特不爽,朝贺家几个帅哥开炮:“贺小二贺小三贺小八三位大叔,你们就不会劝着你们家长辈们些?以后你们家老爷子老太太还这么隆重的行礼吓我,我不好对你们家长辈动手,立马揍你们一顿。”

贺家几个小的:“……”他们哪有说话权啊。

贺小八送上阳光笑脸:“小美女,你看我们这么俊,你舍得痛下拳头么?”

“有什么舍不得的?你们又不是我哥,揍起来没压力,”乐韵笑得满眼星光:“人长得俊,揍起来更爽,将帅哥揍成猪头,更有成就感。”

“小医生,求放过。”贺小二后背发凉,求小医生高抬贵手。

“小医生想揍人,除了女孩子,贺家男孩子随时欢迎小医生揍,揍不过瘾,贺家还有姻亲表亲众多小孩子,足能凑成两支足球队,其实有小龙宝在,大概足够了,小龙宝身骨硬,一个顶仨。”

“太姥姥,求放过。”燕行脸都绿了,小萝莉早就看她不顺眼,时不时的就给他一顿排头吃,如果太姥姥把他送给小萝莉当沙包,他肯定三天两头青鼻脸肿的。

贺老祖宗不理乖重孙,笑盈盈的走一步,拉住粉嫩嫩的小女孩子的小手儿:“小医生,最近贵体可好?听说小医生在忙着研究医术,贺家也一直没下帖请小医生,还望莫怪。”

“老寿星婆婆,我挺好的,有劳挂齿,如果您老家的小笼包不三天两头跑去瞻仰我的厨艺,我会更好。您老坐。”乐韵顺手扶着老寿星婆婆的手,帮请个平安脉,老寿星婆婆身体十分健康,脉像也很平稳。

“小医生药膳做得精妙无双,想来小龙宝吃上瘾,经常跑去给小医生添麻烦,小医生心情好赏他口吃的,心情差揍一顿,我们没意见。”

贺老祖宗被小姑娘扶着,当着重孙们的面就把心爱的小龙宝给卖了,卖得干净利落,如果小姑娘嫌弃,要贴点钱,她估计会倒贴钱。

燕行儒雅清贵的笑脸有点僵,明明他是太姥姥亲生的重外孙啊,怎么一转眼儿就被卖了?

贺明盛贺明俊贺明韬抿着唇偷笑,这下终于有人能治小龙宝喽。

贺明净贺明智贺明新给龙宝哥掬把同情汗,被卖了的龙宝哥心里一定是悲伤的,求龙宝哥心理阴影面积。

“如此我就不客气了,下次贺家小笼包要是惹我不开心,我就可以无压力的揍人,我尽量手下留情,不打得连您老都认不出来。”

“小医生尽管动手,小龙宝皮厚实着呢。”

走到桌边,乐韵扶老寿星婆婆坐,老人家非要她坐在挨着晁爷爷的地方,她只好坐下去。

小医生落座,贺老祖宗向各位老干部们点点头:“打扰诸位了,各位贵客请坐。”

“哪里哪里,您老客气。贺太夫人,您请坐。”

李老吴老周老杨老等人客气的回点头。

贺老祖宗微笑点头,挨着小姑娘坐,挨着小姑娘坐,燕行贺明智站老祖宗背后。

贺太夫人落座,李老等人才一一入座,一流权贵们坐了,其他客人们才轻手轻脚的各归各座。

“晁老杖国之年宴会是喜事,又喜得金孙,喜上加喜,贺家携薄礼来贺,请小医生笑纳。”

贺大老太太等人还站着,贺三代表贺家发言,让孩子们呈送贺礼。

贺祺文接过一只盒子送呈晁家主桌上,贺祺礼呈上礼盒,贺祺书、贺祺英也呈送礼盒,四位祺字辈代表贺家四房子孙。

燕行接过小十六帮抱的一只礼盒,他代表着贺家排第四的女儿一脉。

贺家人在呈礼盒时,柳向阳抱着只小盒子跑出席位站到小行行身边,当贺家呈上礼盒,他也将小盒子呈礼:“晁老爷子,这是柳家送小美女的贺礼,我是小行行的哥哥,所以之前没送,等着小行行来哒。”

“这,怎么好意思让大家破费?”晁老爷子红光满面,老太太一张脸笑得像太阳花:“多谢多谢,小博,阿福,帮你们妹妹拆礼物。”

“遵命。”兄妹俩欣然应命。

“等一等,还有我家的。”晁家要拆礼盒,客席上传来好听的女声。

众人看去,见王师母已站起来,抱着小盒子走向主桌,脸上笑容温和如三月暖光。

与此同时,晁哥儿朋友堆里也站起来两位,分别是符、翟教授的爱徒。

仅接着贵宾席又站起来一位,众多客人一惊,那是京中三王之一的王家王言礼,王言礼王老亦从政,现为国秘办秘书长。

紧接着,邓宇轩的爷爷邓老,许希望父亲,现任国安部二把手的许部长,也捧只小盒子走向晁家人。

邓、许两家与晁家原有交情,邓同学和许同学当初与晁同学同被乐副会长下药,同患难过,因而家族感情也更深厚。

其他人懵呆中。

王师母踩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主桌边,将盒子放桌上:“叶姐,晁老,这是我家给我小棉袄的贺礼,可不是寿礼。”

“妹子,你是准备跟我抢小乐乐?我可不会因为你是我姐妹我就让你,小乐乐是我家的。”晁老太太拉着王师母的手。

“我不跟你抢,小乐乐本来就是我家老万俟的小学生,是我的小乖乖,你们疼你们的,我疼我的,咱们没冲突。”

“好,大家一起疼。”晁老太太笑容可掬:“你眼光好,给乐乐买的衣服合身,瞧把小团子扮得跟玉雕似的。”

“那是,我好不容易得这么个小可爱,不扮漂亮点怎么行?我如今就这么点爱好,你们别剥夺我的兴趣。”

“王奶奶,没人跟您抢,您尽情装扮小团子好了。”晁宇福笑着凑到王师母身边,吧的凑过去偷个香。

“臭丫头,还这么淘气。”王师母嗔怪晁二姑娘一句,她喜欢晁二姑娘,然晁二爷夫妻就那么一个心肝宝贝,所以她没抢来装扮。

晁二姑娘笑嘻嘻的藏到一边,乐得眉飞色舞。

陈学霸才学霸两将礼盒送上,自报号:“这是我师父翟教授/符教授的贺礼。”

晁家兄弟忙接过盒子,按顺序排放。

王言礼也是六十岁多的老人,老当益壮,看起来像五十出头,穿青色唐装,将红色小礼盒送上:“这是给晁家小金孙的贺礼,区区薄礼,让主人见笑了。”

“多谢王老厚爱。”晁老爷子眼睛都快眯成缝。

晁家兄弟们接礼物,跟王老握手。

陈学霸才学霸送完礼回去坐,王老也回去,再之邓老和许部长也到了,各自呈上红色小礼盒,晁家三兄弟又一阵感谢。

邓老和许部长将礼送到,回座,只有王师母和柳少留下来凑热闹。

在众人呈寿礼时,方妈带着侍者也新添三桌,摆在主桌后面一点,那是真正的贵宾席。

有贺礼的都送来,晁宇博晁宇福开盒子盖,燕行贺明智也帮忙,将礼盒一一打开,排成排。

贺礼全部是小孩子常带的长命锁,纯金,只有大小轻重之分。

贺家送的金锁个头挺重,王师母和娘家弟弟,符教授翟教授送的金锁个头一样大,邓家许家送的个头略小一点点,每只金锁系着红绳子。

墙上的摄像头将贺礼传输到墙上大屏幕,大厅内每个地方坐着的客人都看得一目了然。

一大片人看得目瞪口呆,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他们一定是约好了的!

先一拨人送金镯子当见面礼,后一拨人全是长命锁,若是没提前通气,打死他们也不相信。

N多的人暗中捶胸顿足,为什么他们没想到那茬儿?不对,为什么没人透露消息给他们?

于是,许多与王言礼、邓家许家相熟的人,暗中咬牙,那些家伙太不厚道,竟然没跟他们通气!

李宇博与萧老家知晓晁家要认义孙很正常,晁家三俊夫人娘家知晓也很正常,早早备礼更正常,然而,为什么王家邓家许家知道,他们却不知?

与三家有交情的人感觉特别不好,那些家伙都送礼,他们没送,以后还怎么好意思到晁家与那位小小年纪便有妙手回春术的小医生友好的论交情?

兰少安静的当美男女,现在已百分百确认小姑娘就是疑似仙医门人。

贺家举家出动,又送贺礼给小姑娘,连王家邓家许家都送有备贺礼,这下在场的人再不愿相信小姑娘是救贺家老祖宗的人也没理由说服自己,再难平静。

完了!王老太太的脸比哭还难看,难怪当初她怎么也打探不出消息,原来救贺家老祖宗的人是燕行认识的人,她孙女王玉璇当初选择燕行继弟,燕行也跟她孙女再无感情,以燕行和贺家护短的家风,不可能会帮他们在小医生面前美言。

悔啊,王老太太悔得肠子都青了,她孙女怎么就那么有眼不识金镶玉,舍弃燕行选燕行继母带进赵家的继子?

赵宗泽大脑一片空白,那个小姑娘是救贺老祖宗的人,那么,他外婆在燕行身上做的手脚岂不是也有可能曝露了。

冯少面如死灰,大胸女是救贺家老祖的高人,是晁家认的义孙女,两种身份哪一种都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而他竟然对那样的人有不轨之心,还对她耍流氓!

仅想一想,冯少心头便一阵窒息,爷爷或兰少知晓他曾得罪大胸女,以后不给冯家看病的话,长辈一定会打死他。

冯少快崩溃,刘少袁少也被巨大的打击击得心肝直抖,他们撞鬼了,所以当初才会对大胸女动歪脑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