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四章 送了贺礼送道歉礼/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句话说“脸好不如投胎好”,人长得好,不如投个好胎,成为什么富几代,坐享其成。

乐佳琪自认长得好,投胎也好,投生的家里也算是资产阶级,小时也顺风顺水,到京城时才有幸运遭遇滑铁卢,那时乐家在京城没有根基,她很长段时间都没能融入小贵族群,就是在资历比乐家老一些、家资底蕴厚一些的小富豪面前也显得低人一头。

之后,乐家慢慢站稳脚跟,她才逐步融进相似的圈子里,并随着乐家资产积累,人脉扩宽,也逐渐接触到京中的末流贵族。

与末流的名流贵族们有所接触,乐佳琪深刻的理解有后台有多重要,她也曾努力给自己寻找后台,打听到国内舞蹈表演大师,古琴大师的王诗雅王师母喜爱女孩子,特意和乐诗筠苦练舞与古琴,想拜王师母为师给自己添加点筹码,可惜,纵使她们使尽浑身解数也没能入王师母贵眼。

虽说她们姐妹没有成功,好歹王师母也没有收别人为徒,她们心理上也好受些,然而,谁能想到莫明其妙的冒出个人竟然获得王师母的青眼,不收徒不收义女干亲的王师母抢小女孩当闺女疼爱。

反差太大。

打击巨大。

乐佳琪被巨大的打击震得心灵破碎,论脸,她长相不比小女孩差,论才华,她不学医,在其他方面未必比小女孩差,为什么王师母看不上她?难道就因为小女孩看着可爱,王师母所以喜欢?

贺家人捧小女孩,晁家人对小女孩似如亲生,王师母对小女孩如珍似宝,就连那么多家都给小女孩颜面,送见面礼送贺礼,那个小女孩凭什么能得到那么多人捧场?

乐千金望望在看贺礼的一群人,又望向吴老,吴老那般身份的人,为什么也忌惮晁家?想不通,她想不通其中的关系,心里烦燥。

乐大千金心里不舒服,王玉璇心里嫉妒到嫉恨的程度,贺家竟然送给那么多金锁给晁家义孙女,连燕行也送贺礼给小女孩,为什么当年从没送她点金银饰物?

屏幕里呈现出一堆金灿灿的金锁,王老太太的脸色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贺家抬举小姑娘,还给金锁当贺礼,她孙女跟燕行从小同住一个大院,贺家从没给贺礼。

她曾经还为孙女与燕行感情好而自豪,贵圈也知道她孙女跟贺家外孙青梅竹马,如今,贺家的行为是在打王家的脸,打她的脸。

挨接二连三的打脸,王老太太心里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王市长暗中庆幸不已,幸好他看管住侄女和侄女男朋友,也约束好父母,让他们别乱去人群里跟人攀交情,若家人去四下活动没把好嘴门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惹恼晁家的某些贵客或晁家、贺家人,晁家大概不会给颜面,将人请出去。

礼多人不怪。

晁老爷子晁老太太可没管小团子收到一堆贺礼会不会刺激到别人,开心的心花朵朵开。

“小乐乐,哥哥给你挂项圈上。”晁宇博拿起一只金灿灿的长命锁往小乐乐脖子上的项圈上系结。

“不要啊,晁哥哥,这么多锁,会把我脖子压断的。”乐韵差点没吓出好歹来,那么多把金锁,总重超过一斤半重。

脖子上挂着一斤多重的玩意儿,那是啥感觉?

仅只想想,乐小同学后背发毛,忙抱住项圈套不许晁哥哥系金锁,她不要当挂着金子满世界炫富的大傻叉!

“小乐乐,咱不全部挂上,戴上师母送的这只长命锁,上面刻有你名字和出生年月,戴着保平安。”

晁哥儿被嫌弃,自己机会来了,王师母忙取过自己送的金锁,温柔的哄劝。

“只戴一只。”

“嗯,只戴一只意思意思,你回学校后可以一天换一只轮流戴着玩耍。”

“好吧。”

全部人眼巴巴的盯着自己,乐韵被看得头皮发麻,只好举白旗投降,同意挂只金锁。

王师母欢喜不已,将金锁系在小家伙戴着的项圈上,打好结,还晃了晃,嗯,不太重,不会压坏小棉袄的脖子。

“贺礼我收啦,晁爸爸晁妈妈,辛苦您们和伯父伯母们请贺家老爷子老太太们移驾入席。”面对一群七老八十的贺家人,乐韵真的感觉压力好大,恨不得有人把那些家伙全拎走。

“有劳晁家各位再等等,贺家的贺礼送了,赔礼还没送呢。”贺老祖宗抢先一步截过话,再微微低头看向身边的粉嫩小姑娘:“小医生,贺家小十六被惯坏了,不识天高地厚,我今儿也带来给您请罪。”

贺老祖宗话一出,贺大老太太和贺三夫妻等人让到一边,贺子荣带着小孙子站在居中的位置,接过祺字辈递来的盒子呈放在桌子上。

贺明智再将盒子送到小姑娘面前,打开,是三色糕点心和一条金铸的戒尺。戒尺,代替等于负荆请罪的荆条,生气可以拿戒尺打人。

贺子荣面有愧色:“小医生,在下教子无方,儿子对孩子又疏于教导,以致惯出个无法无天的小魔王,浑小子做得混帐事让我都没脸见人,人我领来了,要剐要打悉随尊便。”

“小医生,对不起,我错了。”贺明新乖乖的往前走几步,让晁家众人审查自己。

看着三盒糕点和戒尺,再看一老一少的祖孙俩,乐韵头隐隐作痛,想了想:“贺小十六做的实在太不厚道,我至今想着就气,之前燕帅哥也代他向我道歉,贺二老爷子也这么有诚意,念他知错认错,又有群好家长,有群好哥哥的份上,我给他次机会,让他帮我办几件事,他办得漂亮我就原谅他,办得不漂亮,我见一次揍他一次,揍到我看到他不生气为止。”

贺家人也松了口气,小医生真的是个心软的孩子,吃软不吃硬,说愿意给小十六机会就是代表原谅。

“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贺明新早做好被小美女用糕点砸人的准备,结果小美女没砸人,欢天喜地的表态。

“如果让你偷拍女生洗澡你也在所不辞?”乐韵想丢戒尺砸那货。

“这……这……”贺明新如被冰水泼头,一张脸青青绿绿的变化。

燕行扶额,小十六又被小萝莉给坑了。

“做不到是吧?那你夸什么海口?下次说大话前长点心,别自己把自己坑进去。”叫你夸大话,看不憋死你。

贺家老少差点没乐出声,小十六挨比他还小的小医生给教训了,这下应该能长点记性了吧。

“嗯嗯,我知道了。”贺明新羞成大红脸。

“放心,我不会让你做杀人放火违背良心的事,是跟你专业有关的事,具体事项我跟你们家小笼包说,你和你家哥哥们赶紧闪人,晃得我眼花。”一大群人站在眼前,滋味真不好受,乐韵吃一块点心,赶人。

“哎。”听说是跟自己专业有关的事,贺明新一颗心放回肚子里去了,蹦跳着躲到哥哥们身后,免得碍小美女的眼。

“多谢小医生宽宏大量。”小医生收下戒尺说明真的原谅小十六,贺老祖宗欣然起身,主桌是主人们的,她不能喧宾夺主。

“贺太夫人,您这边请。”

“贺老爷子,老夫人,您请往这边。”

王师母不用人招呼自己去原座,晁盛国晁盛安晁盛辉携同夫人们陪同贺家老人们移往后边座席,贺老祖宗和贺二贺三等人也没客套,去贵客席坐。

贺家祺字辈和明字辈有自知之明,自然不会坐主贵宾席,只有贺老祖宗携小龙宝、贺大老太太、贺二夫妻,贺三夫妻,贺五老太太入贵宾座,四位老太太坐一桌,贺老祖宗携带重外孙和两儿子坐一桌。

柳向阳和贺小八等人本来想去最末席,被晁二爷拦住,晁大爷和晁三爷去请吴老李老周老杨老,萧老、柳老擎老等几位移驾主宾席,然后请贺家众人入贵宾席。

吴老李老几个陪贺老祖宗坐,周夫人等人与贺大太太等人坐。

重新安排好贵宾席位,上菜。

晁家请三十四桌的人,再预算到可能有人多带人来,又备一桌,加上主家自己一桌,合三十六桌,另多还多算出四桌以备万一,免得到时手忙脚乱。

实则上所发请帖客人基本都到了,有少量部分是本人没到,由儿女或孙辈或侄辈们代替,人数有三十五桌之多。

贺家共二十几人,差不多三桌,总算加起来共三十九桌,十人桌,只差一人就是满员的三十九桌。

长辈们招呼客人,晁宇博晁宇福和爷爷奶奶帮小团子收金锁装背包,乐韵又拿出药丸子分装小袋子,心疼得肝疼,今天一天送出去好多药丸子,她辛辛苦苦研制出来的药丸就那么进别人口袋,想想心好痛。

美少年看到小乐乐一张纠结的表情,就知她在心疼什么,笑得凤目星光乱跃,帮她密封袋子。

装够回礼,装托盘里,美少年又牵妹妹的手去给那些送贺礼的人家还回礼,晁二姑娘帮端托盘。

许家、邓家收到回礼飞快的藏起来,坚决不给别人瞻仰,晁家小姑娘有妙手回春术,她送的回礼能差吗?他们怕礼到别人手里就收不回来,像保护节操一样捂得特严实。

万俟教授、翟教授、符教授也将回礼当宝收藏,小乐擅长毒,药丸子十有八九是解毒丹,有重大研究价值。

柳老更小气,老远自己先跑去拿自己的一份回礼,揣怀里一步三晃的晃,特别得瑟,也特别招人恨。

贺家收到回礼时,燕少一张俊容光耀四方:“舅公舅婆,小萝莉出手无劣品,小萝莉的药丸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功用多多,一定要收藏好。”

贺三等人哪用得着他说,揣得好好的呢。

李老和杨老周老等人笑得见眉不见眼。

晁家新认小孙女只给贺家的人回礼,同席的吴老面上一派风轻云淡,心里有疙瘩,那小姑娘太不懂人情世故,第一次送回礼没有给与李老同桌的他,第二次送回礼仍然没有给与晁家老祖宗同桌的他,事后其他人再细细琢磨,会怎么想?

送还回礼,美少年携同姐姐妹妹回到老爷子老太太身边,将小团子推到老太太身边坐,他们才挨着坐下去。

侍者们推十几辆餐车上菜,速度极快,很快菜上齐。

开宴前,晁家老大晁盛国致感谢词,晁老爷子说了两句感谢来宾的话,先干为敬,晚宴正式开席。

晁家三对夫妻入座,坐老爷子左手边,从大到小排列,因新认得个小金孙,共十一人,也是人数超员的一桌。

晁家的晚宴以五星级贵宾餐为标,九大碗主菜,还有花样配菜,极为丰富。

宴会的意义在于代表的含义,参加宴会的人大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结交权贵朋友,发展合作伙伴,扩展人脉,因而反而容易忽略餐食。

晁家寿宴菜式丰富,心宽胖宽的吃货们的最爱,投入吃货模式便不管身外事,而心事重重的人则因心思没放在吃食上,没什么特别感觉。

开席的时候,赵宗泽还是恍恍惚惚的,机械的拿筷子端酒杯,因心不在蔫,夹菜时手不小心碰了一下盘,筷子掉了一根。

叮的一声响,筷子横搁在菜盘子里。

一桌的人齐唰唰的望向王家带来的男青年,又望向王老爷子王老太太,眼神带着些许嘲弄,王市长好歹是京市市长,怎么容许王家姑娘带那么个上不得台面的年青人参加宴会?

在宴会上失礼是件很丢人的事,众人目光投来,王老太太整张脸都烧了起来,想以眼神警告准孙女婿,却因身边坐着孙女王玉璇,隔着个人,看不到。

失落筷子,赵宗泽才从愰惚中回神,霍然惊觉自己意犯了不该犯的错,身心皆被羞耻包围,脸色与手指一样的僵硬,慌忙道歉:“不好意思,打扰到各位了,我总觉得好似在哪见过晁家小义孙,一直在回想,注意力不集中,以致失礼了。”

“没事。”同桌的四位淡淡的表示宽容,眼神里的嘲弄不增反减,自己失态,拿小姑娘来当借口,这就不是修养问题,而是人品问题。

王市长能坐到市长职位上,观察力是何等敏锐,发觉同桌四位客人眼神鄙夷,心里越发的不舒服,对父母也有一份埋怨,爹妈难道不知道晁家是什么人家吗,非得带上孙女和孙女男朋友,尽给自己家丢脸。

赵宗泽给自己失态的事做了解释,装作淡定的捡回筷子,用餐巾纸擦拭干净,斯文的夹菜,用餐。

打贺家人出现,王玉璇也是心不在蔫,并没怎么留意男朋友,直到听赵宗泽说话才注意他,见他自己摆平了,也没说什么关心的话。

准孙女婿自己圆了场子,王老太太脸色才缓和下来,也再懒得琢磨怎么给准孙女婿积攒人脉。

乐佳琪坐在富豪们群堆,能被富豪接纳也是因为她是吴老先生带来的,所以同桌人偶尔跟她说话,如若不是领她参加宴会的人来头大,一般情况人人都当她是某个富豪临时找来代替夫人撑场子的女秘。

晁兴云代娘家侄媳妇们陪同贺大老太太等人,气氛融洽。贺老祖宗一桌有人陪,从没冷场,燕行亲自照顾太姥姥,帮布菜,斟红酒等。

柳向阳与贺明韬几个一桌,吃得特别开心,吃了一会儿子,小心的跟贺小八说悄悄话:“贺小八,我告诉你啊,小行行父亲家那个不要脸的后娘的继子也来了。”

“噫,真的?”贺小二贺小三也听到了,悄声问。

“当然是真的,和王市长侄女一起来的,要不要收拾?”

“别乱出馊主意,这是晁老爷子寿宴。”贺小二生怕柳兄弟捣乱,先警告。

“我没说今晚啊,那只破鞋和拖油瓶元旦结婚,我家收到请帖了,要动手整治也要那天啦,我可不敢砸小美女的场子,我敢捣乱,她会打死我的。”

“那事儿我们跟小龙宝通通气再说。”贺小八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小龙宝同意的话,他们不介意去送份大“礼”啦。

“嗯嗯。”

柳向阳和贺小二贺小三也同意,将事儿按下不提。

宴席开席后约十来分钟,胡叔和门口的侍者们也去偏厅那边吃饭,换吃了的人在大厅侍候。

宴席少不了敬酒环节,晁老老爷子带儿孙们去向来客们敬酒致谢。

顺序先尊后低,第一桌就是贺太夫人,众人起立,领受主人敬酒。

几十桌,主人不可能喝满杯,意思意思的沾一口就行。

晁宇博晁宇福将宝贝妹子护在中间跟长辈们去敬酒,乐小同学未成年不喝酒,端个杯子做做样子,就算她不去也没人会说她的不是,她是妙手回春的小医生,谁敢肯定将来不会求她看病?

因此当晁家人来敬酒,大家比主人还客气,对小姑娘也是格外热情友好。

向一桌桌的客人致谢,不停的换地方,当走向王市长一桌时,晁家老少们听到小粉团子软软的嘟嚷:“晁哥哥,我不要向这桌的某人敬酒。”

------题外话------

果断的二更来了~

偶这么上道,是不是很萌?觉得偶萌的小仙女们给个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