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五章 闲来无事踩踩渣/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虽然来得晚,没有四处走动,然而他是军人啊,还是精擅于侦察等方面全能人才,就仅进晁家大厅时侦察一番,已大致知道有哪些客人。

晁家宾客中有权贵富豪,其中也混进几个不速之客,都是随某些家族赴宴的,有随冯家而至的兰少,古武周家、陈氏、姒氏都有人以某些家族的随行人员出现。

同样,也看到了王玉璇和王家人,看到同父异母的继弟赵宗泽,他仍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小萝莉跟晁老爷子们去敬酒,便暗中留意上了,待看到晁家众人走向王家所坐一桌,忽见晁家人莫明其妙的停住步,回头望向后面的姐弟仨。

怎么了?

燕行龙目微凝,是不是小萝莉认出他那有狼子野心的继弟以及王家千金,想起曾经见过那对人渣说了什么?

晁老爷子晁老太太时时笑容满面,走向王市长所坐的席面时也一样,当听到小粉团子郁郁不乐的软糯语气,一致停步。

从小粉团子回晁家那一刻,一直很乖巧温顺,从没使过性子,就是敬酒也是笑脸灿烂,招人疼爱。

从没掉链子的小团子忽然说不要给某位客人敬酒,大出人意料,晁老爷子老太太,晁家三兄弟和三位贵妇夫人也一头雾水。

“小团子,你怎么啦?”晁宇福伸手摸可爱小妹子的脑袋。

晁宇博侧过面,见小乐乐一脸郁色,也怜爱的揉她的后脑勺儿,如玉温润的嗓音也是轻柔和悦:“小乐乐,怎么不开心?”

晁老爷子等人也关心的问怎么了。

晁家人过来时,王市长等人全站起来,笑呵呵的等着主人们过来寒喧,当听到小姑娘说不要向他们一桌某人敬酒,个个笑容僵了僵。

赵宗泽骤然大惊,小女孩说的某人不会是他吧?他心中发虚,后背冷泠泠的冒出冷汗来。

一桌客人望向自己,乐韵往美少年哥哥身边藏一藏,眼睛瞟向席位上的某位青年:“晁哥哥,我讨厌客席位上穿红色裙子美女旁边的那个大叔。”

晁家人望向客席,目光唰唰的落在王市长侄女身边的男青年身上,晁老爷子老太太不认识青年是谁,晁盛国惊讶的望向老晁家最小的姑娘,小乐乐说的不是王家千金的准夫婿嘛?

王市长,王老太太,王老听说小姑娘不喜欢赵宗泽,瞬间明白原因,小姑娘与燕行关系好像很好,那么,必定也知道赵宗泽是谁。

当预感变成事实,赵宗泽额心也冒虚汗,当一众目光投来,感觉如置刀枪剑雨里,浑身上下全笼罩在锋芒里,到处火烧似的。

晁宇博瞟一眼王千金身边的青年,浓淡适合的挑不出刺儿的眉微微皱起,温润的嗓音里多了丝丝冷凉:“小乐乐,他是不是欺负过你?”

“嗯。”乐韵又往美少年身边藏,怯怯的探出半截身子,露出个小脑袋。

“小团子,不怕,哥哥姐姐会保护你的,”晁宇福哪舍得自己都舍不得欺负的小团子受委屈,凑过去将粉妆玉琢的小团子护在翅翼下。

王市长差点想将巴掌甩侄女脸上去,扶不上墙的烂泥巴,找的是怎么玩意的男朋友?出于风度,他没有当场发怒,满是怒气的眼神瞪侄女一眼,又瞟向母亲,不满的撇开视线,连帮解围的意思都没有,反正脸都丢了,那就干脆没脸到底吧。

王玉璇被伯父莫明的眼神瞪得满心委屈,她又没做错什么,伯父为什么凶她?

王老太太真的想晕过去,小璇怎么就成专拖后退的东西?

听说某青年欺负自家孩子,晁爸爸脸上还挂着笑,眼神凌厉,晁妈妈温婉的笑容也淡了,温和轻柔的问:“小乐乐,他是怎么欺负你的?”

粉粉嫩嫩的小姑娘用眼神瞟瞟王家人,嘟着唇不说话。

“小乐乐别怕,你尽管说,当着我们的面没人敢动你一根毫毛。”粉粉嫩嫩的小孙女害怕的往他孙子背后藏,晁老爷子心揪疼,老晁家的姑娘何时沦落到被人欺负得敢怒不敢言?

“…他…跟我说,”刚开口说,王家人全望过来,乐韵又往美少年背后藏了藏,露出一点脑袋子,小声的说话:“上次我在市里忙事情,他莫明其妙的跑来拦住我跟我说什么燕行某方面不行,给不了女人快乐,叫我离开燕行,跟着他保证夜夜笙歌,还给一套五环的一居室房子钥匙,每个月三万块零花钱,他说的不就是要包养我的意思吗?神经病,色狼流氓一个,我讨厌他,不要给他敬酒。”

小声的说了原因,人躲美少年身后,只露出一双眼睛和脑顶。

“有这种事?!”晁老爷子气得脸泛青,晁家三位爷的脸色也是墨黑墨黑的,老太太和三位贵妇夫人连摔酒杯的心都有了,什么混帐玩意儿,想包养小乐乐,他哪来的脸?

小姑娘一句话就让晁家的几位家长火气爆棚,看向王家准女婿的眼神跟看死人差不多。

王市长哪还维持得住风度,脸上最后一点笑容都消失了。王老,王老太太脸火辣辣的发烧。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王玉璇如遭雷击,嘴里低低的喃喃自语,大受打击之下摇摇欲坠。

“我没有,我没有,”赵宗泽脸色发白,急切的给自己辩护:“晁老爷子,您老明察秋毫,我没有做过那样的事,真的没有,有可能是跟我长得像的人想陷害我,冒充我,坏我名声。”

“明明就是你,我才不可能认错人,你姓赵,叫赵宗泽,赵是百家姓中赵钱孙李排第一的赵,宗是祖宗的宗,泽是沼泽的,对不对?”

藏起来的小姑娘探出脑袋,小脸绷得紧紧的,气愤的瞪着人,意思就是你在找借口。

“晁老,京中好多人都知道我姓赵叫赵宗泽,很容易冒充的。”晁家众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赵宗泽虚汗泠泠。

“晁老,晁老太太,说不定真有什么误会,要不查一查再论?”王老太太心头火冒三丈,不得不帮孙女准未婚夫辩白,以维护孙女的颜面。

“晁老,一个名字确实不能说什么,没有真凭实据,谁也不能确定不是别人冒充的。”王老本来当隐形人的,这会儿也不得不出来表明立场。

他打心里看不上赵宗泽,然而却是孙女自己选的男朋友,身上打着王家准女婿的标签,又是随王家一起来的,赵宗泽丢脸,王家也一样没脸。

王老说的委婉,没有说让晁家拿证据,晁家是老世家权门,人脉之广非王家所能及,如果晁家当场翻脸,他们下不了台。

王玉璇一只手摁桌子上,身躯僵硬,没有帮赵宗泽说话。

“王老的意思是说我家小姑娘冤枉你准孙女婿?”晁妈妈开口,声音也如人一样温温柔柔,那语气却是冰凉冰凉的。

“贤侄媳,凡事总要查一查,不能凭一面之词是不是?”被一个年青人质问,王老面上不太好看,也较真了。

“王老请慎言,晁家跟王家祖上即不是拜把子的兄弟也不是姻亲,我夫人娘家与王家也没有金兰之义,更没结秦晋之好,我晁家兄弟仨当不起王老口中的贤侄,我夫人也当不起王老口中的贤侄媳。”

有人想套近乎,还凶自己的媳妇,晁盛辉不干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李老萧老是晁家祖上世交,唤他一声“贤侄”是理所当然的,王老想倚老卖老,他干么要敬重?

“……”王老被怼得心口一窒,张口结舌,因被栽了面儿,羞惭交加,老脸慢慢浮上红色。

“证据是有的,证据就在当事人身上,”藏在美少年身后的乐韵,眼见硝烟味越来越浓,又探出头,再次小声的出声:“名字可以假冒,身躯是骗不了人的,那个臭流氓在左乳头旁偏向左腋窝的地方有颗米粒大的红痣,他不是说有人冒充,让他脱衣服让大家看看有没有红痣。”

“你……你怎么知道?”赵宗泽大惊失色之下下意识的捂胸口,一张脸骤然变得煞白煞白的,他确实有颗痣,外婆还说算命人说他那颗痣是富贵痣,要保护好,他一直保护着,连王玉璇都不知道,小女孩怎么知道?

他那一声惊呼无疑证实小姑娘说的对,令王老王老太太面色灰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是你叫我离开燕行跟你享乐,你说你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许诺让你继承家业,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你还说什么你有力量,体力好,自己扒开衣服展示腹肌,我眼睛没瞎,当然看到了你左胸的痣啊。”

“乐乐,以后别乱看脏东西,会长针眼的。”晁宇博凤目冷冷的扫视冷汗泠泠的青年一眼,回身将藏在自己背后的小乐乐拉出来,半搂在自己身侧,以身挡住王家人的眼神。

“我家小姑娘说的是真的?”晁大爷脸色不再墨黑,看向青年的眼神格外碜人。

小姑娘一语道破隐秘,赵宗泽有口难辩,在晁家人眼神下,虚汗淋淋,苦不堪言。

“我……我……”他想解释,却紧张的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急得额间冒出黄豆大的汗珠子。

晁老爷子晁二爷晁三爷视线落在青年身上,眼里怒火熊熊,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家宴,父子们早就上去甩青年几个嘴巴子,打得他满地找牙。

“爷爷奶奶,小乐乐心情不好,我带妹妹先走一步,到冯局那桌等您们。”晁宇博不想再看到王家准孙女婿,牵着小乐乐的小爪子,回避。

“好,为了小团子不被人带歪,阿福你和博哥儿带你们妹妹先到前面等,想来在座的另外四位贵客也是理解的。”晁老太太一直盯着王家老太太,将王老太太盯得无地之容,当孙子给力带小团子回避,她才收回目光。

晁宇福巴不得走人,只是奈于家教关系没有甩人而去,听太皇太后开恩让自己也不用给王家人敬酒,欢喜的应跟上美人弟弟的脚步。

“乐乐,你被欺负怎么不告诉哥哥姐姐?有坏人欺负你,要叫我们帮你撑腰呀。”美少年牵着娇小粉嫩的小仙女,从自己家人旁边绕走,一边责怪她受委屈也不说。

“晁哥哥当个美美的美少年,福姐姐当个美美的美少女就好哒,犯不着为跳梁小丑生气,谁欺负我我自己会打回去的,上次之所以没有打那个垃圾是因为我当时有急事,打了他要进局子会耽误时间,那种破烂垃圾谁喜欢谁捡去收藏,只要不再到我眼前晃就行,再敢对我耍流氓,我打得他连爹妈也认不出来。”

有哥哥,有姐姐,有靠山的感觉真好!

乐韵一手被美少年哥哥牵着,一挽着漂亮福姐姐,心情美美的,她也是有靠山的人喽。

“好吧,我当美少女好了,我本来想改天死揍某垃圾一顿的。”晁宇福被小粉团子抱了胳膊,尝到被人依赖的感觉,幸福的翘起嘴角,小团子不想让她们打架,她不去找人麻烦好了,要不然非打断臭流氓的肋骨不可。

“我也当美少年,暂时不收拾臭流氓。”小乐乐不让他去整人,他暂时不收拾那混蛋。

“我就知道福姐姐和晁哥哥最好哒,有哥哥有姐姐的人生最幸福了。”

被拍了一记马屁,美少年和晁二姑娘笑得眉眼弯弯,带着小团子绕过家人,走到与另一桌之间的空处等。

小团子被带走,晁家几位爷们也没有以势压人,就那么淡淡的盯着青年,那表情就一个意思:欺负我家姑娘,活腻了!

面对虎视眈眈的晁家几位大人,王市长满心无力感。

“老爷子,晁书记,我……我胸口有痣不假,我真的没有对晁家小姑娘做过混帐事啊,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欺负晁家小姑娘,您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欺负晁家姑娘啊。”面对晁家诸位无言的威压,赵宗泽心急如焚,诅咒发誓的证明没有欺负人。

“你知道小乐乐是我们老晁家姑娘,我相信你不敢欺负,但是,之前你不知道小乐乐是我们晁家的小姑娘。”晁爸爸调整好情绪,没有疾言厉色,说得云淡风轻。

那淡定的语气,意思很清楚,知道小乐乐是晁家姑娘你当然不敢欺负,你欺负人时并不知道小姑娘背后有晁家,也等于定了王家准孙女媚的罪。

赵宗泽被一句话砸得晕头转向,半晌都回不神儿来。

王市长不想去救场,也不能救场,他说点什么话,人人都会当是掩饰,干脆不救,歉然的举杯:“晁老爷子,老太太,晁书记晁董晁部长,今天给你们添麻烦了,我深表歉意,下次我一定严加监督,不会再有类似的事发生,这一杯,我向主人赔罪。”

为表歉意,王市长先一饮而尽。

“以后晁家的门不对这位私德败坏的赵某敞开,我们怕他污了我们贵客们的贵眼,若放在以往按老晁家的脾气当场叉出去,今天是老父寿辰,不好扰贵客的兴致,便这样算了。”

看到破坏宴会气氛的某人,晁盛国心情很差,也忍了,对另几位歉然的笑笑:“不好意思,因家中小孩子的事坏了四位的心情,晁某深感不安,还请四位多多见谅。”

“晁书记客气,没事儿,这是意外。”

“晁书记不必在意,些许小事而已。”

四位客人连连表示没关系,他们心情确实不好,不是因为晁家,而是因为王家带来的男青年,有什么怨气自然只往罪魁祸首身上撒,不可能怨晁家。

晁家三位爷为向四位客人表示歉意,先喝一杯赔罪酒。

晁老爷子敛去不愉快的表情,脸上挂上客气的笑容,向客人致谢:“感谢各位,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王老,王老太太身陷难堪之境,又不能拂袖而去,端起酒杯与主人们喝一杯,等晁家人转身去另一桌,王老太太带着怒火拉着还呆滞的孙女落座。

王市长夫人一直当隐形人,她娘家以前官位比丈夫高,之后丈夫高升,娘家便矮人一头,总被婆婆视为拖累,幸好她生得儿子,否则只怕早被逼得离婚。

王夫人也知婆母不喜自己,偏爱孙女,对于老太太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王玉璇选中的准夫婿接二连三丢脸,她权当看戏,半个字都不说。

当晁家人走了,丈夫面色不好,王夫人侧过身子,默默的帮老公按揉肩膀,让他放松些。

王市长有夫人无声安抚,那快要炸的肺部里积的怒火也消去一分,又挤上笑脸,向同座另四位表示歉意。

同座四位客人淡然说没什么,王市长是京市市长,面子还是要给的,所以,他们心里不舒服,也不会当着王市长的面对赵宗泽落井下石。

王玉璇重新坐下,人跟丢了魂似的,频频望向主人座后的贵宾席,那边的人却从没看她的方向,她吃东西如同嚼腊,吃了几口,再也吃不下去,停筷子。

晁家人没有当场下逐客令,却实实在在的把他的脸丢地上了,赵宗泽如坐针毡毯,浑身难受,又不能离开,倍受煎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