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六章 折腾渣渣是项技术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晁家敬酒的时候,客人们都在关注着,在贵宾席桌的几位顶级贵客那儿停留几分钟是正常的,其他席位寒喧几句,停留时间大概约一分钟左右,而到王市长那一桌,竟然久久没有移动,也让众客十分意外。

晁家人与王家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只有晁老爷子有一句话声音拔高,有些人听到也不明觉厉,不知晁家和王家在说什么。

离王市长一比较近的左右前后席面的客人听到晁家与王家人所起的小争持,个个震惊得无以复加,王家准女婿竟然调戏过小姑娘?

众人心头直飘冷汗,为王家准女婿掬把同情的泪,你说调戏谁不好,偏调戏到几乎可称神医的人身上去了,这下偷鸡不成蚀把米,脸都丢光光了。

冯老与王家是邻桌,暗中为王家叹口气,当看到晁家哥儿携带小女孩走来,一桌子人起身与晁家哥儿和两姑娘打招呼。

冯少跟在祖父身边,当看到大胸女那灿烂明亮的笑容,一颗心如坠冰窖,王家准女婿口头上调戏她,大胸女当面给人没脸,他对她耍流氓还占到便宜,大胸女岂能不计较?

想到自己可能会遭受王家准女婿同样的下场,冯少心惊胆颤,两股颤颤,几欲站立不住,强挤出的笑容跟哭似的。

兰少随冯老出席晚会当娱乐,没想到歪打正着的碰巧碰到疑似仙门人身份解密,看到小女孩被清雅贵气少年带来自己这边,他也随乡入俗,向主人致以浅浅微笑。

晁宇博本来想站在空位上等长辈们过来再与客人们打招呼,客人那么热情,他也不能拂人颜面,牵小乐乐走得近些,跟冯老等人一一招呼。

“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兰少与高雅温润少年点头打招呼后,对着娇俏粉嫩的小女孩露出明朗的笑容,眼神清亮。

兰少与小姑娘认识?冯老心中惊讶,却未动声色。

“我们什么时候在哪见过吗,为什么我没印像?”乐韵笑眼弯弯,上次她点小流氓的穴位,某兰少求情让小流氓没受惩罚,没经她同意给小流氓解穴,现在又来套什么近乎。

她不记得?冯少满心诧异,大胸女是真不记得上次在餐馆里的事了,还是假装不记得?再看向晁家哥儿身边,大胸女白净的小脸上笑容明媚清朗,并不像强颜假笑。

噫?兰少心头划过一抹疑惑,小女孩真不记得轩辕餐馆的事,不记得他这张脸?就算她不记得,看到冯少应该会想起来吧。

“小姑娘忙,想来忘记了,11月某日,我们在美食街以‘猪肉炖粉条’闻名于京的‘三味轩’有过一面之缘。在下当时只顾着与久别重逢的燕少叙旧,错过与小姑娘结识,为此深感遗憾。”不管是真想不起还是假想不起来,他坦荡的说出在轩辕家餐馆那次算得上是不愉快的见面。

“11月的事啊,喛,好像有点点印像,大叔也不用在意,人生错过的事多了去,不差这一件。”乐韵装作努力的回想一下,一张脸豁然开朗,笑盈盈的安慰一句,拉着美少年哥哥撒娇:“晁哥哥,我记得你说外婆拿手好菜之一就是猪肉炖粉条,哪天能不能带我去蹭饭,我想吃猪肉炖粉条。”

“我妈妈也遗传到外婆家的手艺,在家就能吃到哟,以后周末有空我们也可以随时去外婆家。”小乐乐想去外婆家,晁宇博凤目一亮,欣喜万分。

“嗯嗯,晁哥哥最好,去了外婆家,再去福姐姐外婆家,然后去杨外婆家,萧家李家,一路打秋风。”

“算你有良心,还记得我外婆家。”晁宇福伸手揉小粉团子的脑袋,笑得眼冒星光,小团子也是吃货,天下吃货是一家。

“当然记得,周外公周外婆给了那么重的见面礼,哪能忘记。”送她见面礼的人,必须记得呀,要不然就显得太没情义。

姐弟仨只说三几句话长辈们便过来了,美少年拉着小乐乐跟在长辈们身后敬酒。

冯老听兰少的语气应该与小姑娘认识,而小姑娘的语气却显得印象不深,感觉怪怪的,小姑娘与晁家姐弟在说话,他也不好去横插一脚,没去做坏人心情的事。

听到兰少主动提及餐馆的事,冯少暗中惊出一身冷汗,如果让大胸小萝莉回想餐馆的事,自然而然会想起他调戏她的事,一旦揭发他,他也会成为笑话,再没脸呆在京城。

他心惊肉跳的等着灾难降临,当大胸女只说有点印象,绝口没提及他,他那颗揣揣不安的心才没飞出嗓眼去,鼻尖却情不自禁的渗出凉凉的细汗。

大胸女竟然放过他了?

冯少心中悲喜交集。

小姑娘沉吟一阵才记起来,淡漠说的错过也没什么,兰少便明白了,小姑娘在记仇!冯少找她麻烦,他并没有说公道话,还出面帮冯少解围,小姑娘是个记仇的,因那茬事儿所以对他不冷不热。

小姑娘没揭冯少的短,想必是因为当时在店里她有仇报仇,已经报复回去,因而冯少不找麻烦的话,她对冯少也视如陌路。

真是个记仇的小孩子。

兰少有些头痛,若早知道小女孩会是疑似仙门人,他哪会容冯少撒野欺负人,就算因冯少动作太快没能阻止,他也会把冯少捉起来打一顿再让冯少给她道歉。

他本来想说设宴以弥补错失之机,小姑娘转而便不跟他说话,出于礼仪又不能胡乱打断别人的谈话,只能微笑着等机会。

机会没等到,晁家人又过来了,兰少只能叹时不利我。

晁老爷子晁老太太携儿子儿媳到冯少一桌,与冯老寒喧几句,向各位客人敬酒,又客气几句,请大家慢用,走向下一桌。

乐韵意思意思的敬酒,走的时候斜眼冯家小流氓,瞧到小流氓僵硬飘忽的笑容和紧绷的肌肉,暗搓搓的笑咧嘴儿,看小流氓的小样儿就知对她记忆深刻,估计留有心理阴影。

小流氓那紧张惊惶的样子,她喜欢。

当初调戏她,现在看她有晁哥哥罩,害怕了吧?她就故意不揭发他,让他时刻记着他犯的错,让他心惊胆颤,让他自己折腾他自己的小心肝。

揍一顿打一顿,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从心理上打击,比肉体上的疼痛更痛,她不踩他,是他自己折腾自己,如果心理承受力低,自己把自己吓出毛病来可怪不得她,她可是什么都没干是不是?

将小流氓吓得不轻,乐小同学云淡风轻的走了,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大胸女望来,笑容如花,冯少被瞅得心头发毛,一颗心“咯噔”一下飞到嗓子眼,她不会是要打击报复了吧?

他心跳如鼓,情不自禁的闭住呼吸,他能想像得到如果大胸女当众说他在泳池调戏她占便宜的事,宴会上的客人一定会以鄙夷的眼神看他,晁家人也必定暴跳如雷,毕竟王家准女婿仅只是口头调戏,晁家人都那么气愤,若知晓他真的还占到女孩子便宜,晁家肯定将他叉出去,晁少背后也会想办法整得生不如死。

冯少第一次觉得好色的后果是如此的严重,真的是一时冲动悔之莫及,正当他以为即将迎来身败名裂的暴风雨时,眼角所见那抹粉色衣裙轻盈的向远处晃走。

他抬眼,粉裙大胸女被晁少牵着手,轻悠悠的转过身,摇曵生姿的去另一桌,走得潇洒飘逸。

走了走了走……

冯少神头一松,紧绷的神经松驰,腿脚又有些发软,大胸女没有揭发他,也保住了冯家的颜面,他决定,以后他一定把那位姑奶奶当祖宗敬着,绝对不去招惹,如果实在不行,见着她自动退避三舍。

兰少目送小姑娘随晁家人越桌而去,就凭小姑娘记仇的行为便知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儿,再瞧她对付那位青年人的做法可知也不是个按牌理出牌的人,想跟她多接触,估计得先把在餐馆里发生的事儿所造成的小坑填平才有机会。

冯少那边有无惊无险,跟随家人的袁少、刘少心头也松了松,他们调戏大胸女的事,冯少是主谋者,他们只能算是同犯,大胸女没有当众揭发冯少,应该也不会揭发他们吧?

两少心里忐忑不安的等着结果,等啊等,像等待宣判似的,那滋味如有只猫儿在挠心抓肺,特别不好受。

袁少先等到晁家人来敬酒,当晁老爷子晁老太太跟他们桌同座人说话时,他偷偷观察大胸女,迎上一道看来的视,大胸女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那黑眸如漩涡般的深幽。

袁少被瞅得心头犯怵,飞快的移开视线,额心与后背心都是凉嗖嗖的,直到主宾们碰杯一番,晁家人敬完酒姗姗离开,他高悬的心还砰砰乱跳,也庆幸不已,大胸女真的放过他了。

刘少紧张的留意袁少那边,见袁少也平安无事,那活蹦乱跳总无法平静的小心肝才得以放松,当晁家人过来敬完酒,他才发觉后背不知不觉也渗出一层冷。

面子还在,脸也还在,冯少、袁少、刘少阴郁的心空总算重新看见阳光,暗中欣赏晁家给别人敬酒的过程。

燕行坐在老祖宗身边,看小萝莉在王家那桌逗留那么长时间,小萝莉又被小晁姐弟领先一步,晁家几位家长落后一步向客人致谢,他猜着必定是小萝莉认出中秋那天在古玩市场见过的赵宗泽和王玉璇,心里不舒服,找借口没有给那桌人敬酒。

看晁家给冯家、袁家、刘家坐的地方,小萝莉没有借机给那三位占她便宜的家伙没脸,倒是颇感惊疑,小萝莉改性子了不成?

小萝莉是典型的睚眦必报,有人调戏她,她不乘机报仇,不狠狠的报复回去,不合她的性格和脾气。

以自己对小萝莉的理解与事实经验来看,燕行觉得以小萝莉的脾气肯定不会忘记三小青年的脸,不报复,可能是不想破坏晁老爷子的寿宴。

乐佳琪和同桌人边吃边聊,宴席上有几道菜她不知道该怎么吃,尽量不去碰,暗中观察别人怎么吃。

她保持着良好的淑女作派,别人说话时不乱插嘴,别人跟她说话时小声温柔的回答,循规舞矩,没出什么差错。

当主人敬酒,同座客人都停了筷子,乐大金也放下筷子,当主人走来,也随同座众人端起酒杯。

晁家姐弟护着粉裙小女孩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她想跟晁二姑娘和晁家少爷打个招呼,却发现那对姐弟视线都不在自己这边,而是望着另一位夫人,跟那位夫人温和的说话。

瞬间的乐佳琪心中堵得慌,她家别墅与晁二爷家的一所别墅产业同在一个地方,机缘巧合,她入得晁二夫人的眼缘,有机会到晁二爷家走动,与晁二夫人喝茶,也与晁二姑娘和晁少相处极好。

之后,因堂妹诗筠入青大,她们姐妹与去晁二家更频繁,晁二爷夫妻回别墅,她们姐妹去拜访,一般是晁家姐弟招待她们,相谈甚欢。

而当出了小筠的那档事儿,她再不得进晁二爷家门,晁二夫人见着她也跟不认识似的,现在连晁家姐弟也对自己视而不见。

如果,她不是吴老带进来的人,晁家可能不会让她进大门,晁家大人们给吴老面子,晁家姐弟却不理她,姐弟俩难不成连吴老的面子都不给吗?

晁家姐弟过来,乐佳琪本来想跟一对姐弟说说话,请晁家念着诗筠与晁少同学情份上能给小筠一个改错的机会,现在晁家姐弟俩当她是空气,她心口堵得慌,也根本没机会求情。

晁家礼貌的敬酒一杯,客气两句,笑着转向另外的客人,乐佳琪扬起笑脸,正想抓住最后的机会向晁姐弟打个招呼,就见小女孩望过来,她不觉一下子咬住话头。

乐韵瞅着跟青大学生会前任乐副会长相似面孔的女青年,水灵灵的眼珠子骨碌一转,满脸天真的问正转身的少年:“晁哥哥,穿茜素红鱼尾裙的阿姨是不是差点毁你清白的那个叫乐诗筠乐学姐家的长辈?”

小姑娘说话极慢,一桌人都听到清楚了,看向乐家千金的目光深幽,乐家千金的妹妹竟然想对晁少霸王硬上弓?呸,不要脸!

阿姨?!

乐佳琪听到小女孩口中的两个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她才二十多岁,小女孩竟然叫她阿姨?还说是小筠的长辈,她有那么老?

“嗯,小团子怎么知道?”晁宇福差点没爆笑出声,脸上笑容却怎么抑不住的绽放满脸,小团子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称呼用得那么好,阿姨啊,乐大小姐穿那身衣服成熟知性,像年近三十的少妇似的,被人叫阿姨真的不冤。

嗯嗯,乐大千金会不会吐血?

满心欢乐的晁二姑娘,忍不住伸手揉可爱小团子的脑袋,也借机转过身,以侧背对着乐千金,免得那位千金又粘上来套近乎。

“很简单,那位阿姨与乐诗筠学姐面孔有六分相似度,必定有血缘关系,福姐姐,不要老摸我头,弄乱我头发了。”

乐韵被美少年哥哥牵着手转身,头上又爬上一只爪子,特别郁闷,欺负她海拔低,等哪天她长高,一定要摸回来!

“乐乐眼光真好,一眼就看出她们有血缘关系,好啦,走了,我们向贵客敬酒去啦。”晁宇博带走淘气精乐乐,小乐乐淘气叫乐千金阿姨,估计乐大小姐脸都绿了,虽说看变脸大戏很趣,为了不吓到乐乐,他还是不看乐千金的表情为上。

晁宇福笑嘻嘻的揉着小团子的脑袋,和美少年弟弟一起跟上长辈的脚步。

被人叫阿姨,晁家姐弟还不帮澄清事实,乐佳琪嘴角笑容僵硬,脸上肌肉颤微微的颤抽,后背则绷得像拉紧的绷带布似的。

看那三人转身而去,她一张脸抖了抖,努力的将堵在心口的郁气吐出,那种快憋死的感觉才得以减轻。

下一秒,感觉怪怪的,悄悄的望向同座,发现大家都望向自己,心头慌慌的,故作大方的浅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慢慢坐下去。

她表面镇定,内心却极为不安,感觉同座的人看她的眼神再不像之前那么平和,之前就算对她不热络,如今看她的眼神带着淡淡的不屑,还有鄙夷。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反差?

她不懂哪里出错,让同座人员对自己不屑,思前想后,努力的将晁家姐弟离开前的事回想一遍,猛的一凛,小姑娘在说她是乐诗筠亲戚那句前加有修饰词‘差点毁你清白的’,大家对她态度的改变十有八九就坏在‘毁你清白’那几个字上。

同座的人员应该捕捉到那几个敏感词,再对比晁家姐弟对她视如陌路,以为她家人对晁少有非分之想,想对晁少霸王硬上弓做什么毁人清白的事情,最终未隧,所以晁家姐弟对她冷淡,他们也鄙夷她。

自己借着吴老的面子,好不容易努力争得几位商界大佬勉强接受她,谁知竟被小女孩一句话给毁了一干二净,乐佳琪憋屈得心脏一撞一撞的乱跳,恨得咬牙切齿,小丫头简直就是扫把星,可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