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八章 反应/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家是在中间告辞的一拨客人中的一家,当平平安安的走出晁家宴厅,冯少暗中谢天谢地谢神灵的谢了一遍,宴会结束,总算真正的安全了。

明明是一场宴会,他觉得像去鬼门关走了一遭似的艰难,幸好有惊无险,冯家没有因为他丢脸,他也没有身败名裂。

兰少表情淡淡的,当轿车出别墅区,他让冯金鳞在路边停车,跟冯老说他晚上去朋友家,让祖孙俩先回去。

冯老并没有多问,依吩咐送兰少下车,和孙子回家。

袁家与冯家差不多时间离开,袁家的司机开车来接将军大人,袁震带着孙子坐后座。

等车离晁家别墅区远了,袁震虎着脸,严肃的问孙子:“袁伟杰,你今晚打晁家哥儿回家后便魂不守舍,宴席上也一直心不在蔫,时时走神,究竟怎么回事?”

“爷爷,我……”被爷爷连名带姓的叫,袁伟杰后背一凛,整个人都坐得笔直,一颗心狂跳,按照以往的经验,爷爷叫家里人全姓名,说明非常认真,谁若不当回事,挨训事少,有可能挨家法。

“说,别吞吞吐吐,也别想蒙混过关,敢撒谎,我查出什么来定饶不了你。”孙子的反应让袁震直觉没什么好事。

在爷爷强大的冷气场下,袁伟杰不敢撒谎,惶惶的说说出一句:“爷爷,我……我可能一不小心闯祸了。”

“你又闯了什么祸?”闯一般的祸没什么,千万别跟晁家哥儿和那个小神医有关。

“我……我上次跟同学打完球赛去游泳馆泡泳,看到一个身材很好长得很水灵的女孩子,冯少跑去欣赏美女,我和刘少也去凑热闹……”

袁震呼吸钝了钝:“那个女孩子不会就是今晚晁家哥儿的妹妹吧?你们对小姑娘做了什么?”冯家那小子从小是色胚子,见着长得好看的女孩子就想占便宜,说去欣赏女孩子,明白人都知道那是调戏或者吃豆腐。

“冯少占小姑娘便宜,我……我也摸……摸了小姑娘大腿一把。”袁伟杰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到那天对大胸小萝莉耍流氓之前的那刻,如若知道那身材火辣的大胸小萝莉是晁哥儿妹妹,是救贺太夫人的神医,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去占便宜啊,连想法都不敢有。

“你……气死我也!”袁震险些背过气去,王家准女婿口头调戏小姑娘都挨给没脸,他这不争气的孙子竟然还吃到小姑娘的豆腐,简直在找死。

晚宴上小姑娘随晁家长辈来敬酒时频频看他孙子,他孙子一副惊弓之鸟状,当时就觉奇怪,又联想到孙子总是心神不灵的样子,所以留心,回来时才特意问一问发生何事,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从小姑娘让王家女婿没脸的行为看,小神医小姑娘是那种有仇必报的人,虽猜不懂小姑娘为什么没有在宴会上揭发冯家、袁家、刘家三小子调戏她的蠢事,必定不可能真当什么都没发生,早早晚晚会找人算帐。

如若晁家哥儿和贺家知道老袁家的小子对小姑娘耍流氓,蔫能饶得了他孙子?就算不会翻脸,也必定会狠狠的整治伟杰。

想到孙子做的蠢事,袁老气血冲头,眼前一阵目昏眼眩,一下子靠在座椅上,连话都不想说。

“爷爷,您怎么啦?爷爷,爷爷……”袁伟杰吓坏了,急急的摇晁爷爷,他虽浑,大事不糊涂,懂得爷爷的重要性。

“闭嘴,不要叫我。”袁震心中怒气冲冲,一甩手将孙子挽抱自己胳膊的手甩开,他呕心沥血的培养孙子,是希望后继有人,谁知自己的教导都被丢爪哇国去了,一个好好的孙子在学校结交狐朋狗友,轻轻松松的便被人带坏,将袁家虎门之风毁于一旦。

司机原本也以为中将大人气晕过去,正想靠边停车去看看,听到老爷子的吼声,又不动声色的开车。

被甩开手,袁伟杰吓懵了,一动不敢动,爷爷对他有时虽严,从没像这次一样无情的甩开他。

过了几分钟,心惊胆颤的看向爷爷,见爷爷仍然双目合闭,唇抿得紧紧的,一张熟悉的脸已有明显的皱纹。

他呆住了,什么时候爷爷有那么多的皱纹,什么时候,爷爷耳鬓的白发那么多了?

“爷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调戏女孩子,也不再跟冯少胡闹了,我改,一定改进,再也不给家里麻烦,爷爷,我放假去晁家请罪,要打要骂我自己承担。”袁伟杰心慌不已,握紧拳头,他差点让爷爷在人前丢脸,他吓怕了,也知错了。

袁震闭着眼,太阳穴青筋直跳,他原准备元旦有假带上孩子们再次拜访晁家,请小姑娘去袁家做客,也向小姑娘求医,如今,他还有何脸去晁家?

如若是别人得罪小姑娘,连累他求医无门,他一定一巴掌拍死他,而作死的人偏偏是他孙子,往死里打,下不去手,不教训一顿放任下去,长此以往,有可能将老袁家的根基给作没。

孙子认错,袁老当作没听见,坚决不心软,孩子真的做到有错就改,无论结果如何,他认了。

从冯家的座驾上下来,兰少给方少打电话问在哪,说了彼此的位置,他沿与冯家所去的相反向走,走得千余米,找到停着的轿车,拉开门坐上副驾座。

方少懒洋洋的歪在座椅上,闲闲的问:“清西,有什么天大的事不顾半夜三更的要拉人面谈?”

“金刚,查古武派女天才的事有进展没有?”兰少也依着座椅,长长的嘘一口气,谁也不知道是忧愁的叹气,还是舒心的感叹之气。

“没。你有新线索?”

“不用查了,我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咦,怎么说?”方少讶然,他们搜遍古武家和所知的门派都没找出人,纳兰清西参加次宴会就知道了,有这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

“那个小女孩就是救贺家老祖宗的人,也是今晚晁家新认的义孙女,小女孩与燕少,万俟家、翟、符家三位教授熟,还是青大医学生,万俟兴是小姑娘的任课导师。”

“等等,你说小女孩就是疑似仙门人?”方少坐直身,眼神还有几丝疑惑:“小女孩是仙医门人的话,万俟家翟家符家没道理不与家族通气啊。”

“有可能还不能完全确定,三家还在观察中,澹台家主不是将大孙子接进京带去青大,想必也是找小姑娘医治,如果小女孩能将澹台寻阳救醒,说明十有八九就是仙医门人无疑。”

“不排除那种可能,”方少指搭方向盘上,食指轻轻的起起落落:“你跟小女孩有一面之缘,有没说上话?”

“小女孩记仇的很,在轩辕家餐馆陪我去的冯少跟她闹矛盾,我没有解围,还帮冯少解穴,今天我主动跟她打招呼,她装作想不起来,不愿跟我多说话。”

“噗,原来你也有被冷落的一天。”方少不厚道的笑出声:“照这么说来,小姑娘还真有点记仇,姓名之类的查出来没有?知道名字的话,咱们明天递帖拜访。”

“姓名都打探出来,具体宿舍住址不知,我决定明天去拜访燕少……”

四周没有车,方少、兰少也不怕别人来偷听,在车里彼此交流意见,聊了很久才驱车回方少住处。

疑似仙医门人身份曝光,在京的古武世家有好几家在晁家宴会结束不到几分钟就接到消息。

轩辕家负责消息的家卫收到情报,立即报给少主的贴身护卫宣一,宣一又详细的问一番经过过程再去找少主。

宣少已睡,睡房就在餐馆的二楼,被自己的贴身护卫给强行扒拉着拉起来,后背塞着枕头,眼睛半睁半开:“阿大,你能不能别老挠人清楚?少爷梦中正在做菜呢,被你这么一扰,得,一锅菜废了。”

轩辕家的餐馆是老建筑,二楼内部比外部更有苍老感,砖木结构中的砖墙墙皮斑驳,家具一色的木制,一个老衣柜,一个架子上下层都有小箱子,还有个书架子,床是罗汉床,床前一张脚踏,临格子窗下一套老檀木桌椅。

满是古色古味的地方,透着幽邃苍桑感。

罗汉床上的小青年,穿着一套复古右衽领白色棉底衣,衣襟带子没系紧,衣服松松垮垮,露出精致的锁骨和一小片如白玉般的胸堂。

有张秀美容颜的青年懒懒的依着枕头,一副柔弱无骨的模样,又是半醒未醒的状态,妩媚性感。

少主又妖孽了!

瞄到少主那人比花娇的模样,宣一额心飘下一片黑汗,而对于少主除了对厨艺感兴趣其他皆不上心的习惯也是哭笑不得,在趁少主又想眯过去之前,飞快的汇报:“少主,疑似仙医门人的身份有消息了,少主与疑似仙医门人还有过一面之缘。”

“哦?”宣少终于有一丢丢的兴趣,半眯的眼睛睁开,好整以暇的问:“阿大,说说看那个惊动古武家族,与本少还有一面之缘的风云人物是谁?有没三头六臂?或者是不是长得仙风道骨,或是风流飘逸,有飘飘如流风之回雪的绝世美貌?”

啪哒,宣一额门上滴出一滴老大的汗滴,苦闷的撇嘴:“少主,疑似仙医人跟少主说的有如流风之回雪美貌的人真有点联系。”

“噫,与美貌冠绝的燕少有联系?跟我又有一面之缘,不会是上次那个跟燕少一起来的,把纳兰家随同小跟班给点穴当木桩子罚站的那个有个性有气性的小小的粉嫩小丫头吧?”

宣少摸下巴:“如果真是那个长得粉粉的小小的小丫头,岂不是说明本少有眼不识金镶玉,竟然也没认出高人来?哎哟喂,本少的脸好像丢大了。阿大啊,你告诉少爷,不是那个小丫头是不是?”

“少主,您聪明绝顶智盖群豪,如您所猜,疑似仙医人就是上次和燕少一起来的小姑娘。”

“真是那个豆丁大的小丫头?那么小的人儿医术出神入化,还会点穴,呜,不得了,真把我给比下去了,少爷没脸见人,少爷受伤了。”

宣少摸摸心口,向后一仰,直挺挺的躺尸。

“少主,我话还没说完,您先别伤心啊,”宣一本来站床侧的,马上又摇少主:“少主,听说小姑娘做得一手好药膳,烧得一手好……”

他话没完,挺尸的秀美青年一个鱼挺翻身坐起,两眼亮如炬:“阿大,你没诓我,长得粉粉的小姑娘会做药膳,还会厨艺?”

“是是是,小的哪敢诓少主,这是从与小姑娘交好的人那里打探出来的消息,有两男孩子还是古武派弟子,他们的老师与万俟教授要好,消息可靠。”

宣少眼睛闪着星光,一揭被子,也不怕寒冷,兴奋的跳下床:“阿大,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磨墨写拜帖,少爷明天就去拜访聪明伶俐玉雪可爱的小丫头,共同探讨厨艺。”

“少主,哪用得您亲自去,我们代您送帖去约见小姑娘就行了啊。”少主连衣服都不披就爬起来,宣一也是深深的感到无力,去取外套。

“去去,你们一个个板着脸孔,严肃得要命,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让你们去万一惊吓到小姑娘怎么办?把那么可爱娇嫩的小姑娘吓出好歹来,到时我找谁讨论厨艺啊,你们可不许欺上瞒下,瞒着少爷偷跑去说什么,谁抢少爷前头去,我打爆他蛋蛋。”

“……”宣一拿到外套追上少主帮披上,内心是崩溃的,没说小姑娘会厨艺会做药膳之前,少主还想装睡坐看其他世家怎么办,而一听说会厨艺,立马就精神百倍的爬起来写拜帖,前后反应简直判若两人。

少主的反应截然不同就算了,为找人研究厨艺,还把他们这些家族护卫们说成凶神恶煞,他们在少主心中难道还不比得劳什子的厨艺?

其实,比不得厨艺金贵也没事,最让人悲催的是少主的厨艺实在让人难以恭维,少主每次为了他伟大的“厨艺”,弄出黑暗料理来奖励他们这些可怜的贴身护卫,如果再跑去跟小姑娘学艺失败又整出奇奇怪怪的黑暗料理新花样,到时被折腾的还是他们。

然而,就算是这样,他们还得明确的禀报少主疑似仙医门人的小姑娘懂厨艺,要是知而不报,小姑娘又遭其他人给下黑手以致害得华夏国失去一个古武天才,少主会深陷自责难保不成心魔。

宣一觉得少主是只为厨艺撞倒南墙也不回头的伟人小强,他是只吃各种黑暗料理也毒不死、吃不死的可怜小强,都是苦命的小强,他更苦一些。

“阿大,你还没说长得粉粉嫩嫩的小丫头家住在哪,拜帖要怎么才能送得到她本人手里,她家里还有什么人,跟她比较好的人又有谁。”宣少本来想蹿去临窗的地方坐,中途又折转飞奔到箱子架那儿,打开一只四方小箱子找文房四宝和帖子。

“小姑娘在青大学园,是今年的新生,虚岁十五,实岁十四半,是万俟兴教授所带班级的学生,也是京中功勋晁家唯一孙子的结拜妹妹,今晚带回家认亲,晁家将小姑娘上了族谱,小姑娘最要好的同学都有谁目前还不太清楚,家里人还有谁目前也不太清楚,最多两天应试差不多就有消息了。”

“照这么说,我得给万俟、符、翟教授各人一份帖,还有燕少和燕少的发小,以及小丫头那位义兄也不能落下,要不然小丫头收到帖子一瞅,呀,不认识,然后丢之一边置之不理,少爷等百年都等不着回音。”

“少主英明。”

宣一果断的赞同少主的英明决定,过了今晚,小姑娘必定会收到各家拜帖,万一她不认识,或者其实知道古武门派或京中权贵们想拜访她,她懒得理会,说不定真的把请帖束之高阁,若给小姑娘比较熟悉的人一人一份帖,不说其他人,以燕少和小姑娘的关系,应会去给小姑娘讲一些古武世家的情况,告诉她古武门派意欲与她会晤,小姑娘也知晓莫明其妙的拜帖都是谁跟谁。

找出文房四宝,帖子,宣少兴致勃勃的跑到临桌的檀木桌边坐下,宣一帮研墨,他兴高采烈的写帖,还重复多写好多张,如果第一次没回音,以备接二连三的递帖拜访。

写完一大叠拜帖,宣少心情大好,检查多遍确认没写错字,将帖子收起来,安安心心的睡觉。

当宣少写完帖又窝回被床上睡美容觉,兰少和方少还在回方少住处的路上,东方家在京除了茶馆还有一套小四合院,平日里由负责经营茶馆的东方家管事人员居住、打理,东方家有人进京随时能入住。

方少回到住处已过十一点,由等在门口的护卫们迎进大门,方少带兰少回东边客房,在东厢房坐下写拜帖。

东方家护卫们收到少主电话通知,先将文房四宝与帖子备好,又烧热茶等少主和纳兰四少,先奉茶,再研墨。

方少兰少略坐一坐,平心静气,以各自的名义写帖,写完吹干,放在一起,修炼休息,准备天亮后送去青大学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