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三章 人到齐了 (三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少一夜没睡好,早上起个大早,匆匆赶赶到就读的中学,大门也刚开一会儿,走读的学生们也没来多少。

天气挺冷,袁少裹着围巾,到校内寻个背风的地方等,等得约摸十来分钟的功夫,看到王二少背着书包走进校门,忙跑去将人截胡。

走得好好的,前面突然横冲出来个人,王瑞晨差点下意识的踹出一记无影腿,幸好反应够快,脚刚抬起来又放下,像是只迈出一步一样。

“袁少,大清早的你拦我干啥?人吓人会吓掉魂的。”看清是谁,忍不住抱怨,好在他心脏承受力够强,要不然非受惊不可。

“王二少,我们一边说话。”袁少抓住王二少的胳膊拖往一边。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王瑞晨满腹疑惑,袁少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这么神秘兮兮的干吗,不明白的人误会他们在搞基怎么办?

“袁少啊,有啥事你赶紧说,别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被拖离主道,眼瞅着袁少顶着两个有青色眼袋的脸,以幽愤的表情望着自己,他更糊涂了,他一没找他过六月,二没找他借钱不还,三没抢他女朋友,用那种眼神看他做什么?

“王二少,你害惨我了。”袁少想到大胸小萝莉是王二少家爷爷奶奶的学生,偏王二少从没告诉他,导致他在泳池犯错,差点让袁家丢脸,心里就特别的郁闷。

“喂喂,你别乱扣屎盆子,我什么时候害过你?”王瑞晨心情不好,大清早的被人当冤大头,他想骂娘。

“你还说,上次游泳馆里的那个大胸小萝莉明明是你爷爷奶奶的学生,你奶奶当孙女疼爱,又是晁少的妹妹,你跟晁少那么好,你知道大胸小萝莉是谁,在泳池里那天你也不拦着我们,这回真的害惨我们了,昨晚看到晁少带着大胸小萝莉回到晁家,我三魂七魄都吓掉了一半。”

“特么的,你还好意思怪我?”袁少心中不舒服,王瑞晨心中快喷火,直接开炮轰人:“他爷爷的,你们平时见着漂亮女孩子就精虫上脑,看到小萝莉色心大起跑去调戏,你们自己调戏女孩子不成倒大霉就算了,还连累得我挨了一拳,然后,等我奶奶生日那天看到晁哥儿带小萝莉到我家给我奶奶祝寿,我才知道那个被你们调戏的小萝莉就是我爷爷奶奶天天挂嘴边的宝贝小学生。

我爷爷奶奶对小萝莉如珍似宝,小萝莉叫我大伯和我爸师哥,我大伯和我爸也接受她是小师妹,小萝莉年龄比我小,辈份比我大,我还得叫她一声师叔或者师姑。

我告诉你,以后谁也甭跟我提这事,提起来我就想砍人,我到现在都不敢跟我爷爷奶奶坦承在游泳馆的事,我怕被打断腿,就算小萝莉不打我,我爷爷和爸知道了也会死打我几顿。

哼,是你们三个色心大起耍流氓,结果还连累我,我没找你们算帐就便宜你们了,你还来怪我,你当少爷是傻子好糊弄是不是?想让本少爷当你们的替罪羊,死了这条心吧。”

王瑞晨越说越气,气吼吼的吼一通,扭头就走,刚转过身,看到一位高挑桃秀美的中年女老师,脸上的怒气一秒消失,小跑过去,礼貌的问好:“蒋老师早上好,您今天比昨天更加漂亮哪。”

“王瑞晨,大清早的你拍我马屁,又想做什么?”蒋雨远远的看到有两男生在一边说话,走近发现都认得,隐约听到在吵架,想劝一劝,那边小青年自动歇战,她本想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走过去,王瑞晨却主动凑上来问好,她不由笑开眼。

“蒋老师,我不是拍马屁,这是真心话。另外就是想问问下周末贺小十五有空不,我想找他请教有关政治历史课的考试重点问题。”

蒋雨就是贺家贺祺杰的夫人,贺小八贺明韬的母亲大人,贺小十五贺明智的十一婶婶。

蒋雨在最近京市中心区的朝阳一所高级中学任英语讲师,曾经是王瑞晨的英语老师。

“应该有空,我晚上打电话跟他说说,周末你去我们老祖宗住的那儿找他。”

“哎,谢谢蒋老师,蒋老师,还有个英语问题,也请教您……”

抓到一位免费苦力,王瑞晨跟在老师身边,叽喱哗啦的请教问题,跟着老师边说边走向教学楼。

袁少被王二少吼了一通,心里那叫个憋屈啊,憋得半死也只能自己生受了,还真怪不得王二少,是他们自己犯色心在先,而且听语气,王二少在游泳馆那次也确实不认识小萝莉。

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他怎么就那么倒霉,跟着冯少耍流氓却撞上一块铁板,那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所以倒了八辈子血霉。

再后悔也没用,他本来想试探一下王二少是真不知情还是假不知情,谁知王二少变脸发火,气冲冲的走了,他也无可奈何,带着一肚子的闷气回教室上早修课。

功夫不负有心人,宣少摸黑出发,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的避过赶早上班的车队,在六点半多一点便赶到青大西门。

青大有好几个门限制轿行通行,只许自行车和步行,西校门无限令。

宣少赶到青大,校门保安还没换班,车停在可以停的地方,宣一陪着少爷沿着路灯照亮的道路到门卫外递帖。

岗亭里的保安目瞪口呆,这么早就来送请帖?

保安是真的吃惊,来给谁送请帖的青年秀美俊逸,仪表堂堂,只穿一件风衣,里面是衬衣,通身的贵气,一看就是尊贵的大家公子。

贵公子温文尔雅,礼贤下士,送上呈送请帖,说话也是礼貌有加,满是诚意,让保安们心里十分舒服。

帖子精美,有医学部万俟教、翟教授、符教授的,还有位叫乐韵的女生,学生晁会长,还有燕行、柳向阳两个人的帖子。

“这位先生,请问柳向阳、燕行两位先生是哪个院系的?”保安看了帖子封面上的名字和地址,燕行和柳向阳两位没有写明是哪个院系学生或老师,到时他们也不懂送去哪个学系。

至于学生会晁会长的帖子,只要写上晁宇博三个字,他们就知道是谁,也知道要送到哪去。

“燕少柳少和晁少是世交,和万俟教授几位熟悉,麻烦您帮忙将请帖交给万俟教授、翟教授、翟教授或者晁少、乐韵小姑娘当中的任一个就行,不用一对一对的送。”宣一彬彬有礼,对人用敬语。

“好的,要请两位等等,我们还没交接班,等下班后我们顺便送去医学部。”

“给您们添麻烦啦,有劳您辛苦一趟。”宣一客客气气的道了谢,陪少主到车上等。

宣少坐在车上,观察有哪些人来往。

刚过七点,一辆黑色国产腾辉轿车驶至青大西门外,恰巧停在挨着轩辕家不远的位置,一位西装笔挺的俊青年下车。

“我去,东方家、纳兰家动作也这么快。”从后视镜看到从黑色轿车里下来的两位,宣少小声嘀咕,幸好他跑得快,要不然就被别人抢走了。

方少兰少下车,整理仪表,拿着请帖步行到门外岗亭,文质彬彬的向保安人员说明来意,请代为送份请帖给学校的人。

保安更纳闷了,今天是啥好日子,大清早的就有两拨人来送请帖?当礼貌的接过一叠请帖,一看名字,愕然念出声:“万俟教授、符教授,乐韵同学,翟教授,燕行先生柳向阳先生?”

“请问有什么问题吗?”保安的表情十分奇怪,兰少温和的问原因。

“刚刚有两位先生送来请帖,所请的人与您们两位先生所请的人是一模一样的。”

“这就是无巧不成书,接下来肯定还有很多人送来请帖,请的也是相同的人。”方少笑容浓烈,他们来得早,原来还有早行人,就是不知道是谁。

保安:“……”有没人来告诉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方少兰少客气的请保安帮送请帖,为了不影响保安工作,也不多逗留,决定回自己的车上等一等,看看还有多人来送帖。

他们回身走几米,便见与自己车驾紧挨着的一辆黑色骑士越野车车门被推开,走下个穿黑色西装的严肃脸青年,方少兰少眼眸一闪,在他们前面的是轩辕家?

轩辕家也掺一脚,也等于在告诉古武派谁都可以各显神通结交疑似仙医门人,但不可以阴谋陷害,否则轩辕家不会坐视不理。

方少眼尖,也认出严肃脸青年是轩辕少主的贴身护卫,眼中笑意加深,走向紧挨着自己车辆的车驾,笑问:“宣少可在车上?”

兰少看到轩辕家的护卫,心里有抹郁气,上次在轩辕家他给冯少求情,如今又来拉拢被冯少欺负的小姑娘,有点像自搬石头砸自脚的感觉。

宣一看到走来的东方少爷和兰少,对两位问声好,坐进驾驶室,将车门摇开,探出头看外面,原开车的司机护卫先去副驾座坐。

“不在。”宣少在车里听到东方少主的话,懒洋洋的吐出两个字。

“宣少主还是这么率性直爽。”方少绕过车门,自己坐进车里,兰少也跟着坐进去,没关门。

“方少主也还是这么自来熟。”宣少还是慷懒的很。

“我就是好奇宣少竟然也对小姑娘感兴趣。”

“我对小姑娘的厨艺更感兴趣。”

“……”宣大少直白的让人想抽嘴角,方少也真的撇嘴角了,原来小姑娘不仅医术好,厨艺也好,难怪令宣少亲自跑来了。

他们刚聊了几句,宣一报告:“少主,周少主来了。”

方少和兰少先下车,果然看到一辆黑色吉利缓缓驶来,那车正是周少主在京中的座驾,古武家的人在京城的座驾也是低调得不能再低调。

黑色吉利也停在进校门的那方,与方少的车之间隔着一辆宝马豪车,很快一个中年男士陪着一位青年下车,青年穿灰色西装,年约二十五六,普通的国字脸,有双清亮的眼睛,身形搞挑,挺拔坚韧,气度不凡,自带光环。

他即是古武派世家周家少主周英昊,年方三十一。

周少主带着护卫周一,下车看到方少兰少,仅只淡定的点点头,迈着坚定有力的步子走向岗亭。

当他们温文有礼的说明来意递上请帖,保安微笑着接过帖,同样是说等下班后送去医学部,看看名字,果然如之前那位所说一样,请帖上的人是相同的人。

周一礼貌的说了客气话,随少主回座驾上等着瞅瞅还会有多人来。

车辆有进校的,也有从校内出来的,那些只在过校门时停,不会往边停靠。

来来往往过了十几部车,姬家八少姬祥信来递帖,姬八少爷正值而立之年,身长一米八九,成熟稳重,眉宇间尽呈英武之气,姬氏在外改称吉,是以古武派在其他地方见着都称为吉少。

吉少递上拜帖,与方少兰少、周少打招呼,看到轩辕家的宣一,过去向当值值主打招呼,聊几句回自家座驾。

又等得不到五分钟,三部轿车以串珠子似的驰至,分别是姒家五少姒贤,年二十九,是个文质彬彬的儒生,因姒姓人少,太显眼,在外人称辛五少。

另一位是姜氏三少姜稷,本年33岁,身长一米八五,体型清瘦,有双狭长的丹凤眼,知性熟男,风度迷人。

第三辆车上的人是散修家族之一的华家少主华江南,年三十,面如冠玉,一双虎目凌凌生威,立如青松。

三家并非是结伴而行,而是在青大西门之外的大道上因前面的或其他人的事走另外的道,他们的车正巧都开往青大西门,便形成先后排列之势。

宣少坐在车里看到一家又一家的人送来拜帖,暗中撇嘴角,除了本身在青大万俟家的澹台家,从各地赶往京城的几个古武世家都到齐了,至于没有派人来京的门派或家族,自然不在其例。

眼见即将到八点半,保安也将交接班,一辆挂军用车牌的猎犳悠悠的从大道偏离,驶向青大西门。

看到那部张扬霸气的猎豹车,古武八世家人员霍然大喜,燕少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