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四章 我同情你/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柳向阳在回校的路上挨堵车两次以致延误不少时间,好不容易回到青大西校门外,老远看到几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和车等在校门右手边,他整个人都不太好,那些家伙们是不是来得太快了?

“向阳,到最近门卫处的那辆前停一停,然后你先去校内等我。”看到那群青年俊秀齐唰唰的望过来,他知道自己当没看见都不可能。

柳向阳二话不说,越过数辆车,到一排车最前方停车,将人放下去,开着猎豹大刺刺的进学校,行驶至不碍事的地方等。

燕行没拿风衣外套就下车,也是一身墨色西装,不同的是那一拨古武青年为秀好身体,全是西装配衬衣,他还穿了件薄毛衣。

燕少美姿仪,风姿绰约,丰神玉朗,一张倾城玉颜,俊冠古武青年才俊,公认的古武第一美男子,隆冬天寒,寒风萧萧,他缓步而行,如一只披着黑蝶衣的美丽蝴蝶翩然而来,霸气冷艳又稳如泰山。

众少:“……”能不能别每次出场都这么风华绝代?容貌比他们更俊就算了,笑容也比他们美,微微一笑不说倾国,倾杀男女完全没问题。

长得好看的男人都不是好人,长得比他们好看的男子更加不是好人,燕少绝对是好人之外的那个。

燕少笑容微微,儒雅美艳,众少想群起而攻,最终沉默,算了算了,看在他与疑似仙医门人有交情的份上,不跟他计较。

“燕兄,等你久矣。”宣少从车里探出头,秀美的容颜散发着亲和的光芒,殷红的唇角勾出一弧高雅的微笑。

“受宠若惊。”燕行回以清浅的笑容,龙目光华滟滟,朝古武家族的精英后辈们一一点头打招呼,仍旧是那么的风华万千,举手投足贵气天成。

古武家族考虑得很周到,派往京城来的青年不是已定的下任家主就是下任少主的最佳候选人,都是在古武家族内部大会时露过面,基本大家都熟悉。

大家彼此都有印像,自然不会怀疑谁是冒充的,从而不会导致因误会暗中大打出手,徒闹笑话,也因大家都熟,当需要合作的时候也更容易达成统一意见。

与俊男们打过招呼,燕行启唇,声似泉水般流淌:“各位冒严寒大驾亲临青大,不知是为万俟教授、符教授、翟教授而来,还是来找燕某人?”

“都有。”众少们含笑而答,难得的异口同声。

“再次有受宠若惊之感,不知找燕某有何贵干?”

“听闻乐小姑娘厨艺超群,我特意来拜访,预约时间与小姑娘探讨厨艺,顺便请小姑娘和燕兄柳少晁少和三位教授一起喝个下午茶。拜帖放在门卫室,想请保安先生帮送进去,我在等回音。”宣少不慌不忙,坦白自己来意。

“听闻乐小医生医超群,周家特来拜访,请小姑娘,燕兄柳少晁少和三位教授有空一起喝茶。”周少从容以答。

“听闻乐小姑娘岐黄之术高超,姬家仰慕,特来拜访。”

“……”

姒家、华家、东方家、姜家都是仰慕小姑娘医术而来,兰少笑容微微:“燕兄,上次餐馆一别,本来想在当周周末来参观青大邀燕兄品茗,有事耽搁,拖至今日才来。”

对于一行人的来意,燕行了如指掌,没想到各家倒也没遮遮掩掩,他抬手,修长如白玉般的手指轻按太阳穴:“帖子我倒是可以保证帮各位送到小萝莉手中,只是,估计小萝莉不会见客。”

“怎么说?”几位古武家的精英皆虚心求教。

“小萝莉一向不按牌理出牌,对于喝茶什么的,在她看来纯属附庸风雅,是在浪费她宝贵时间,尤其她最近又在搞研究,不是在看书就是在鼓捣药材,对身外事十有八九不屑一顾,建议各位不妨多请万俟教授、符教授、翟教授喝茶,小萝莉对导师是极为尊敬的。”

原谅他,为了小萝莉不受干扰,就委屈万俟教授当挡箭牌,反正老教授皮粗肉糙,无论别人怎么去撬,都会雷打不动。

“!”一盆冷水泼来,众少又想群殴燕少,小姑娘不喜喝茶聊天,那你是怎么跟小姑娘交上朋友的?

“小姑娘在忙呀,没关系,请燕兄帮将请帖交给小姑娘,小姑娘赏不赏脸另当别论。”

周少稳重老成,并不介意小姑娘的态度,选递帖投石问路,代表他们是很重视小姑娘的,见不见得到人那是另一回事儿。

“这个没问题,各位不妨先回去等消息,小萝莉有兴趣赴约一般会提前回信预约时间。今天也不是周日,学校不对外开放,我也不好违例邀请大家进校参观。”

“我等改日再来参观学园。”

“有劳燕兄帮代为送帖。”

华少主等人如善从流的接受燕少的建议,要赴约当然要提前预约,双方都有准备。

众少也放心,山翁老人信誉是极好的,从没失信于人,他的弟子自然也不会坏他师父的名声,众人上车,车子一辆接一辆的划过弧线,从校门外离开,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目送八辆车排队走远,燕行去门卫处拿拜帖,保安人员还差五分钟交接班,收请帖的两保安看到燕少递来的身份证证实是燕行本人,将厚厚的一叠帖子全给他,内心也是感激不尽。

请帖太多,保安还体贴的找个红色塑料袋装起来,免得不小心掉落了。

燕行提着拜帖袋子步行进校门,走到猎豹车旁开门进副驾座,那张明媚灿烂俊脸也弥满郁色。

“我的天,这么多请帖?那些人动作好快啊。”柳向阳看到那一大兜红色帖子,夸张的呼爹叫妈,那些什么古武门派长着狗鼻子似的,当初闻风而动,进京城打探消息,昨晚小美女刚曝光身份,天刚亮拜帖就送到学校,行动迅速。

“都想成为印象最深的一个,当然只有抢先机。”

“小行行,你干吗闷闷不乐?”柳向阳本来想瞧瞧都有谁给小美女送帖,听小行行的语气满是郁闷,十分不解。

“小萝莉回来一定会让我好看。”

“……”柳向阳默了默,同情的点头:“对此,我同情你。如果换作我,我可能也很生气,明明说好要保密的,一转而就把她曝光,有点不守信用的感觉。”

“我也不想啊,可这是最好的时机,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再曝光效果也没这么震撼。”燕行揉揉隐隐作痛的头:“小萝莉接手医治澹台家的两个孙子,纸包不住火,一旦被人知道,难保不会有人暗下黑手,现在将她曝光出去,京中权贵知道她医术高超想结交,隐世的奇人异士家族也对她感兴趣,轩辕氏,风氏、姬氏三氏最惜才,见不得人妒英才,知道小萝莉身负奇学,暗中应该会照顾一二,小萝莉更安全些。”

“小行行,你又把别人拉下水,那几家知道么?”柳向阳扶额,小行行从来不会浪费资源,轩辕家风家姬家知道小行行算计他们给小美女当免费保镖,会不会气得暴跳如雷?

“他们知道了只会更感激我,轩辕家有个痴迷于厨艺的天才少主,姬家有位老前辈身体出了状况,多年前就在暗中寻良药,风氏近十代子嗣艰难,华家、姒家与周家好似也遇到难言之隐患,急需良医,目前阶段也不会容人动小萝莉,有妙手回春术的小萝莉正符合他们各家所需,哪会怨我。”

“你算无遗策,你牛。”小行行把人心思都算准了,他还能说啥?

柳向阳嘟嚷一声,打开袋子看请帖,一边看一边念名字,念着念着念到自己的大名,顿然惊喜的笑咧嘴:“哎哟,还有我的帖子哪,我也沾了小美女的光,瞬间就水涨船高的节奏。”

燕行嘴角抽搐一下,没有打击兴奋难抑的柳某人,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信号跟踪显示小萝莉竟然在一条环城高速路上,说明小晁也在回校的路上。

知道小萝莉快回来了,收起手机,和柳某人看帖子,把他们自己的帖子拣出来,留下万俟教授、符教授、翟教授和晁哥儿小萝莉的帖子装一起,开车到状元楼等小晁回来。

美少年正回校的路,车上不仅有乐小同学,还有晁二姑娘和萧小胖,晁二姑娘有驾照,她不喜欢开车,所以搭美人弟弟的顺风车,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她想粘着小粉团子。

有晁二姑娘珠玉在前,萧哥儿也有样学样,坚决不自己开车,将自己的座驾扔晁二爷家外,跑发小的车上占地盘。

美少年当司机,萧哥儿坐副驾室,就算萧小胖想当司机,美少年也不同意他怕萧哥熬夜后疲劳驾车不安全。

萧哥儿就读京大,京大与青大就隔着一条街;晁二姑娘读民大,与青大京大隔着段距离,但也不特别远。

美少年先送二姐回校,因为不急于赶课,在路上停了一次,到一家电器商行去逛一圈,乐小同学采购到一台多功能家用小烤箱。

萧哥儿听小萝莉说买小烤箱是试制饼、烘烤叫化鸡,馋得口水直下三千尺,减肥的决心更加坚定不移,就等着减肥成功吃药膳大餐。

八点五十分,四人到民大,晁宇福又在小粉团子脸上吧吧啃了两口,然后才恋恋不舍的下车回学校。

有个老爱占小乐乐便宜的姐姐,美少年也是深深的醉了,开着车头也不回的跑路,因路上车多,花费半个钟才到京大。

萧小胖抱着小萝莉给的回礼一步三回头的回学校,晁同学全当没看见,一溜烟的的甩人而去,轻轻松松的回到与京大一街之隔的青大,先送小乐乐回宿舍楼。

到状元楼下看到那辆有王八之气的军用猎犳,晁宇博忍不住皱眉,当看到两俊美青年下车,暗中吐槽,那两位大校是不是太殷勤了些?他们跑乐乐宿舍比他还频繁,太不科学了。

上课期间,学霸们几乎不在宿舍,楼前没什么车,美少年将车开到东楼梯前,又倒好车,将小乐乐坐的那边门朝楼梯一边,然后才刹车。

“小晁,你总算回来了啊,你漂亮俏丽的妹妹呢?”柳向阳叮叮咚咚的跑到屋檐下,笑咪咪的迎接美貌的少年。

“你们找小乐乐有事?”小乐乐窝后座没有下车的意思,晁宇博也不催,自己出驾驶室,绕过车头,从屋檐底下的那边去开后备箱。

“有的有的,今天一大早就有人送请帖给小美女,我们帮送过来,有小美女的,也有你的,还有万俟教授,符、翟教授们的。”柳向阳将提着的袋子举高给小晁同志过目,免得说自己在说谎。

“辛苦两位特意帮送过来,交给我就行。”晁宇博走到舍楼屋檐下,淡定的伸手去接拿袋子。

“!”柳向阳本来只是想展示一下东西,想告诉少年他们是有事才登八宝殿,结果少年不按牌理不出牌,伸手过来拿请帖,他郁闷的想撞墙,也不得不忍痛割爱将袋子贡献出去。

啊呜,他还想提着请帖上楼,顺便蹭顿午饭什么的,晁小公主竟然抢功劳,不给他表现的机会,太可恶了!

暗中在磨牙槽,他还得装笑脸,谁叫小美女如今上了晁家族谱,晁家哥儿是小美女名符其实的哥哥,他们可不敢让少年栽面儿,否则小美女分分钟跟他们翻脸。

“小晁,请帖送到,我们先回去了。”小萝莉迟迟不下车,燕行也猜得到原因,识趣的撤。

柳向阳纵使一万个不想走,也不得不配合,小美女不愿意下车,当然是为身份曝光的事恼小行行,不想看见他们,干脆呆车里不露面,来个眼不见为净。

吃了闭门的羹的两大少,怀揣着忧伤的心,爬回猎豹主、副驾室,不声不响的将车开走,等绕过学霸楼前的那座石碑,行驶到主干道,看后视镜,看到小女生从奇瑞车上下来了。

两俊少心空一片黑暗,因为心情不好,也没心思去上课,爬回宿舍当宅神。

等两帅哥开车离去,乐韵提着背包慢悠悠的下车,先把请帖塞背包,再和晁哥哥去后备箱提东西,有她的小烤箱,两袋面粉,分别装蟹、龙虾和海贝的三袋海鲜。

听说小粉团子买烤箱制作饼,晁二姑娘兴奋得嗷嗷叫,跑去商场提回二袋十斤装的精面粉,千叮万嘱说烤制出来的饼要帮她留一份。

乐同学去晁家时背去一大包东西,回来时小背包装一堆金手镯和金锁,海鲜因不能塞背包,如果可以装,也能塞满一个大背包。

蟹是从远海进口货,晁二爷晁二夫人特意留下最大的四只给小乐乐,因为距离远,捕蟹人每年十月出海捕蟹,当时就蒸熟再打包冰藏发往出口国,不再是鲜货。

海贝和龙虾是新鲜的,晁二爷为了老爷的寿宴也下了血本,每桌都有一道龙虾,帮小乐乐留六只。

六只虾子举着大钳子,耀舞扬威,个头吓人,为了防止它们没事干就瞎打架,不得不用胶带把他们的钳子胶起来才打包装网兜子。

晁宇博将东西从后备箱里搬到屋檐下,乐韵将海鲜塞一些到烤箱里,背一袋面粉塞大背包里背在背上,一手抱小烤箱,一手拎龙虾和海贝,蹬蹬上楼。

又被当小公主对待的美少年,忧伤的望天望天一阵,提一袋面粉和熟蟹袋子,跟着小乐乐上楼。

回到四楼,放好东西,晁宇博只休息一会儿,下楼开车回办公楼的学生会办公室工作。

乐韵也没闲着,将写有自己名字的请帖拿出来,只带三位教授的请帖,拎装药汁的泡沫箱子,拿上装金、银針的玉盒,下楼,骑上自行车去万俟教授家给澹台家的睡美人扎针。

澹台明光昨天便知小姑娘要跟她义兄回家,他原猜着小姑娘可能要在她义兄家住几天,过完元旦假才会回来,谁知小姑娘竟然只住一晚就回学校,还第一时来给他大孙子施针,他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同样感铭于五内的寿伯,殷勤的泡茶,接了小姑娘请他们帮转交给万俟教授的请帖收起来,跟去客房看小姑娘施针。

这次不用小女生吩咐,澹台明光将大孙子扒得只余内裤,放地上吸地气儿。

扎针,推拿,乐韵完成一天必备工作,收回医用针,洗手,拎工具箱又风风火火的往宿舍赶,路上拐弯去生活街买只大盆,一只不锈钢桶。

提着用品回到宿舍楼,爬回自己的地盘,洗干净桶和盆,放到饭桌下,剪去龙虾的钳子上的胶带,将虾子解放出来,连兜子和虾放大盆里,扇贝放桶里,再添加井水,放些青菜叶子给虾吃。

又将小烤箱清洗干净,通电做实验,再放除味的东西,收拾好客厅,抱着自己的背包回空间,兴高采烈的数自己收到的金、银、玉饰,乐得眉眼弯弯,见牙不见眼。

小狐狸将小墨猴放在自己背上,坐在一边欣赏人类小丫头数金子,被她那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刺激到了,幽怨的望天,小丫头故意当着他的面数金子,让他能看不能吃,好残忍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