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六章 惊喜/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得王家内部失和的罪魁祸首乐小同学,她可没料到自己顺手踩个渣渣会让王家家宅不宁,让贾铃坐卧不安,她在快快乐乐的数自己收到的见面礼。

金子银子人人爱,乐韵也爱不释手,笑咪咪的将自己收到的手镯和金锁数来数去,偷乐够了,心满意足把首饰收起来,怀揣着漾荡的心情观察空间作物,愕然发现梨树、苹果树的叶子一夜之间竟然变黄,仿若进入秋节,还掉落一些黄叶。

面包树和龙血树却是好好的,并没有要落叶的迹像,香蕉树第二支花蕙也长得很好,估计最迟两天开花结果。

同样是种在花圃的果树,有的要落叶,有的在长枝,有着截然不同的生长趋势,身为空间主人也搞不懂它们的规律。

空间小秘密太多,乐韵弄不明白的地方也不止树叶变黄那一件,把问题抛之一边,跑去采摘茶叶,摘莲叶和莲花,其他的作物有小狐狸打理不用操心,忙完拎一堆药材、百合、山药、土豆溜出空间。

回到宿舍,将昨天端下来的药重新上锅熬煮,清洗工具,蒸熟土豆、山药、百合片,分别辗成饼,再配面粉、药材粉一起和面团子,所加配料比例不一样,共和四个面团子,也把新买的面粉全部用光。

在蒸东西时剁馅料,什么面料配什么馅,和好面团子就擀面皮,包饺子,下锅煮,煮熟捞出来冷凉,所有工序一环扣一环,有条不乱。

乐小同学忙着制作药膳饺子,青大的学生们在忙着学习,京城的人们也各有各事,各忙各的。

当天的气温比昨天更低,天气预测元旦可能会出现瑞雪兆丰年,气温低,天空也灰濛濛的。

天气不太好,并不影响人们的出行热情,车子跑不停,飞机满天飞。

因元旦是周日,全国调休,因此元旦与周末共有三天,明天即是周六也是元旦假的第一天,很多人赶着回去过元旦节,也有很多人涌至京城陪亲人或旅游,航班抢票难,机场人流爆满。

下午三点,天色有些似黄昏,澹四等在机场出口,从听到航班进航站的消息便一直留意着走出安全出口的客人,免得错过。

接机的人很多,走了来了走,有几位明星先后走出安全出口便被一大群粉丝包围,叽叽嚷嚷的甚是喧闹,每次都引发一阵交通堵塞,等明星走后才能通畅。

澹四等了很久,终于在新出来一波人流找到自己要接的人——澹台家的三小姐澹台觅雪。

澹台觅雪是澹台家主第三子的女儿,也是澹台寻阳澹台寻欢的堂姐,在女孩子中排行第三,澹台家规历来取名女从男,庶从嫡,家主澹台明光的“明”字是辈份,他那一辈嫡系男都是明字辈,女子则取明字的一半,以月字为辈份。

澹台家主的孙子辈男子是“寻”字辈,女孩们便从“寻”字意取“觅”,寻,是找的意思,觅也有找的意思。

澹台觅雪现年29岁,身高一米七六,以女性身高论,那是高挑的一类,因是修武者,体形匀称,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比模特身材还好。

她也遗传至澹台家的好基因,五官精致,面容姣好,那相貌拿出去妥妥的是星脸,留一头及腰长发,画着淡淡的妆,眼神清冷,一身火红风衣给她平添出妖娆,那份气质,正是高冷女神范。

澹台觅雪拖着一只最大号的大行李箱,踩一双八公分的高跟鞋,走在男多女少的人堆里,那也是差不多能一览众山小。

离着安全出口还有三四米,她已看到来接机的人,是澹四,而不是排号在前的澹一澹二。

澹四等在出口边侧,等三小姐出来,迎上去帮拖行李李箱:“三小姐,您怎没带保镖,家主和三爷知道会担心的。”

“没事,我自己能照顾自己。”澹台觅雪不用拖行李箱,将手插衣兜,边走边问:“爷爷身体好吗?寻欢好不好,寻阳有没起色?”

“家主身体健康,小少爷也很好,大少爷还是老样子。”澹四拖着行李箱,随在三小姐身边,回答得中规中矩。

人多嘴杂,澹台觅雪也没问太多,澹四陪三小姐走出航站楼,到楼外打的回住处,自己开画和打的车都会堵,速度也差不多,开车不如打的。

车子到五点过后才回到澹台家的别墅,不用澹四敲门,澹五在倒座一间值班房看到他回来,开门。

澹四陪同三小姐穿过外院进内院,澹三等在内院,将三小姐送去西厢南边的一间厢房安置。

澹台觅雪跟着去看房间,随口问:“东边厢房有贵客吗?”

“暂时没有。”澹三平静的回答:“家主吩咐说很可能最近有贵客来小住,寿伯已将东厢收拾好,等候贵客登门。”

“寿伯身体可好?我怎么没见他。”

“寿伯随侍在家主身边,在万俟教授家小住照顾小少爷。三小姐,晚饭六点在西厅用饭,有什么事请唤一声,东西厢耳房有人值班。”

将三小姐送至西厢南边一间的门外,澹三只推开门,和澹四站在门外。

“知道了。”澹台觅雪踏进西厢南边间,回身将行李箱提进去,掩上门。

澹三澹四退出西厅,去东厅看书或看影视剧。

澹台觅雪打量暂住的地方,老四合院的房子光线不好,开了灯也有点暗,旧墙,木式家具,比起海滨现代化的渡假村差得不是一点两点,而且天冷,到处是一股子寒息。

四合院的房间每间都差不多,也没得选择,床上被铺干净,衣柜除了毛巾一片空,换穿的拖鞋也是男士的,她将自己的行李箱放一边,拿手机打电话。

寿伯接到电话,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三小姐到别院了?路上顺利吗?带了几个保镖?”

“寿伯爷爷,我怕带太多人不好安排住宿,我自己进京的,刚到别院呢,爷爷在兴叔爷爷家住的习惯吗?阿阳身体状况有没好转?阿欢玩得开心不?我想明天去看爷爷,可以吗?”

“家主在这里住着挺好,大少爷还是老样子,万俟教授家地方有限,教授们天天来给大少爷针炙,来来往往都感觉拥挤,三小姐便不用过来了,人太多给主人添麻烦,家主这会儿在书房教导小少爷上课,也暂时不方便接电话,我等会儿上报家主,想必小少爷有空就会给三小姐打电话。”

“好的,那我明天再打电许给爷爷和小阿欢。”澹台觅雪听说爷爷在给堂弟上课,也不多聊,主动结束通话。

挂断电话,寿伯从万俟教授的厨房出去,到客厅,看到家主没有要多问情况的意思,便也没不多废话。

澹台明光本来不想问乱七八糟的家务事,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阿寿,今天有多少人打电话问过情况?”

“从早上到现在,家里共有十位爷、六位小姐打电话问过情况,不包括亲自来京的三小姐,三小姐的弟弟觅冬少爷和二老爷子,五爷的电话是打给澹六的。”

“哦,他们的消息挺灵通的。”澹台明光淡淡的哦了一声便不再问,昨晚小姑娘刚曝出是救贺家老夫人的人,也是疑似仙医门人,今天澹台觅雪便急急忙忙进京,也不知是真关心还是假关心。

澹台觅雪打完电话,秀眉微蹙,她怎么感觉家主爷爷和寿伯好像不想让人见寻阳和寻欢的意思?

静静的思索一阵,低头发信息,跟熟悉的人聊天,打探一下京中古武家的近况和有没特别消息。

刚近五点的时候,轩辕家的餐馆也来了位不速之客——一位青衣修道士,看起来约达知命之年,头发挽髻,横插一支青玉簪,双目看透人间悲喜,目光悠远清淡,似饱经风霜的面部轮廊仍然掩不住英俊的痕迹,不难看出当年定是位翩翩美男子。

青衣老道背只青色背包,没有佛尘,除了留古发型与道袍,其他与普通老者并无两样。

老人从容走进餐馆,从容的迎着食客的目光坐到旁边的板凳上等空位,目不斜视,坐如钟,仙风道骨,超然于世外的气度令人神往。

食客们频频投注目礼,有人还偷偷拍下了仙风道骨的老道士的坐相。

阿福看到老道士的当儿,一溜烟儿跑进后厨房,报告宣一,宣一到操着刀在切白菜的少主身边,低声耳语:“少爷,山翁老人来了。”

“噫?”宣少切菜的动作一顿,满脸惊奇:“他竟然这么快就来了?”顿一顿,又吩咐:“请去楼上我住的地方。”

“少主,你确定是楼上的地方,不是请去茶楼?”宣一脸上肌肉抽了抽,楼上是卧室,不是雅间好么?在卧房待客,不怕被老家主训话?

“就是楼上,难不成本少的香闺还不够档次?”

“!”宣少差点栽倒,少主啊,人人背里说您长得秀气像女孩子,您还真当自己是女孩子?千金贵女的闺房才叫香闺,您那叫蜗居还差不多。

少主从来不走寻常路,宣一也没办法,只能顺着少爷的脾气来,钻出厨房,走到餐厅,找到山翁老人。

因餐馆所有座满,连等位置的板凳区也坐了五六人,青衣道袍的山翁老人坐在红男绿女里,人在红尘中,心在红尘外,淡然如霜雪,不染烟火。

宣一走到老人身侧,躬身:“见过钟离前辈,我们少爷请您移步楼上。”

“也好。”钟离毓荣宠不惊,提起背包,从容淡定的跟在轩辕家的护卫身后,由他引进通向后堂的门,沿楼梯上二楼。

阿福机灵的很,提热水跟在后面。

宣一将山翁老人请进少主的卧房:“这里地方仄小,没有雅间,请前辈将就一二。”

“无妨。”钟离毓打量一眼,在临窗的桌旁坐下,背包放在一张椅子上。

阿福从箱子里取出一缸茶叶,再洗茶具,冲泡茶。

当宣一去请山翁老人,宣少切完手头的两棵白菜才慢吞吞的洗手,只摘掉围裙和厨帽,并没有脱厨师服,轻飘飘的上楼。

晃悠到自己卧房,笑咪咪的走进去去,柔和嗓音也近乎女音:“钟离前辈,京中有好啥好东西出世,竟惊动您亲自出山。”

“小宸北,别又来骗我,我知道你是男孩子,不是女孩子。”钟离毓没好气的睨眼轩辕少主,轩辕宸北什么都好,就是有两与众不同的小嗜好,一个是钟情于厨,一个是喜欢做扮女孩子骗人玩儿的恶做剧,甭说,因他长得秀气,有好几次真的假扮他家姐妹成功瞒过众人之眼。

“我哪有骗人,我是温柔,”宣少瘪瘪嘴,到山翁老人旁边坐下,顺手将阿福泡好的茶端给老人:“钟离前辈,您老有什么想问小子的?”

钟离毓端过茶喝一口,嗯,不错,明前铁观音。

喝了茶,才慢声慢语的说话:“那位小姑娘的身份确认了没有?”

“是不是仙医门人不好说,因为小姑娘从没承认,不过,如果真有仙医门人当非她莫属,小姑娘小小年纪已会点穴,力道之精准尤胜我这辈的同辈人,连我都没看出她内力有多深。”

“你感觉不到小姑娘的内力?”钟离毓目光偏向秀美小青年,轩辕宸北少年天才,悟性高,天生直觉也极高,连他也察觉不了小姑娘内力深厚,说明小姑娘很神秘。

“我感觉不到她的内力,甚至也察觉不到小姑娘的喜怒,小姑娘坐在那儿像一口老井似的平静无波,更神奇的是我的神识在近及小姑娘三尺外便如石沉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说句不中听的话,感觉小姑娘比您老的爱徒还要深奥难测。”

“果然是江山代代出奇人,终于又有个让你敏锐洞察力失灵的怪胎,可喜可贺。”

“钟离前辈,您是来打击我的么?”

“我老人家不打击你,就是来确认一下事实属不属实,”钟离毓平静无波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丝丝笑容:“听闻小姑娘与我小徒关系不错?”

“除了小姑娘认的哥哥,您老的高足是跟小姑娘关系最好的人之一,所以呀,古武门派的后起之秀为了能跟小姑娘搭上话,都要仰仗您爱徒一二。”

“如此甚好,小宸北,我明儿去看望我小徒儿,你要不要去走走?老呆在厨房里可不好啊,神知会变呆板的。”钟离毓心中的担忧又在无形中消失一分,颇感欣慰,小姑娘跟小龙宝好,想必应该会见一见他这位外客吧。

“前辈相邀,蔫敢不从,我明儿就跟前辈走一遭儿。”宣少暗中欣喜,他今日空手而归,明日有钟离前辈,燕少应该不会把他拒之门外。

钟离毓心情颇好,问古武门派进京几家人的情况,揣摸分析有没有欺负他的小徒弟,给他小徒弟委屈受。

古武门派在京的人就那么几家,宣少也没隐瞒,把谁家派谁进京守株待兔、有没做什么都说了,那几家目的是寻找疑似仙医门人,在京中也极安分,没有暗中打架斗殴,没有搞事儿。

山翁老人竟然来餐馆,宣少也没小气,请老人吃餐馆的拿手菜,山翁老人是在修行,却不是真正的道士,不忌口。

宣少作陪,招待山翁老人用了饭,送去茶楼那边的住处安歇。

燕大少并不知自家师父老人家已下山,还到了京中,他昨晚就关掉手机,断掉各种联系,也落得清闲自在。

到傍晚五点,窝宿舍里差不多一天的一对难兄难弟去找吃的。

晁宇博在办公楼从半上午忙到下午,距离放学还有四十分钟时关上办公室门,驱车去南校门。

当美少年赶至校正门,车停校内走到门卫室还没打招呼,值班的门卫看到美少年会长,抱出一大叠请帖给少年,表情那叫个纠结:“晁会长,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怎么老有人送请帖给你和医学部教授啊。”

保安们觉得今天真的很古怪,上午下午,接二连三的有人送帖给晁会长和万教授等人,打电话去其他几个校门,西校门也出现同样的情况,而且听说西校门那边在早上交接班时听晚班一班同事说大清早的就有人送来一大堆请帖,等他们上班,上午下午也有送请帖来,都是给晁会长和万俟教授等人的。

“辛苦大家了。大概元旦放假,人人有空,因此趁机请教授们喝茶增进感情。”晁宇博看到用红绳子扎成捆的请帖捆,内心也是崩溃的,都这么急着上赶着送帖子来干吗?

保安哭笑不得,往年元旦咋就没有见这么疯狂的事?

美少年再三向保安表示感谢,拿走一捆请帖,又转去西大门,到门卫处又拿到一大叠请帖,驱车去医学部,他到达时还没下课,等人的功夫分拣请帖,将原本捆扎请帖的红绳细分几股,把各人的请帖扎成小捆。

12月30日,也是新历年的最后一天课,傍晚最后一节课结束,学生们欢天喜地的嗷叫着冲出教室,一部分跑向宿舍,一部分跑食堂,一部分急急忙忙的去赶车回家。

晁宇博看到万俟教授下楼,下车,等着老教授过来给他一个惊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