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七章 贼心不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俟教授提着收上来的作业捆下楼,走出教学楼去自己车驾,当看到挨自己车子停着的轿车边站着的美貌少年,眉心跳动,小晁同学跑来有何贵干?

走到近前,看到美貌少年玉面上的温雅笑容,他有想挥拳的冲动,按以往经验,当晁同学露出那种笑容准没什么好事。

又有麻烦来了?

能让晁同学亲自跑来找他,他直觉麻烦不是一般的麻烦,心情不太好,板着严肃脸,漫不经心的问:“小晁,找我有事儿?”

“有的,给您送惊喜来了。”晁宇博露出令人炫目的笑容,回身,从打开的车窗里拿出一捆请帖:“教授,您的请帖,早上也收到一叠,小乐乐顺便带去您家,这是后来送来的,惊喜吧?”

“我……”万俟教授险些爆粗口,这么快?小乐乐昨晚才曝光,今天请帖就到了,简直……让人想骂他们的娘。

“扔了。”心中不爽,气恼得扭过头,他没看见什么请帖,哼!

“还是您自己扔吧,翟教授符教授也有份,劳烦您帮转交。”晁宇博笑盈盈的再次伸手摸出两小捆红艳艳的请帖,送去放老教授的车里。

两人在说话的当儿,一个女生走出教学楼,看到老教授和晁会长在说话,不动声色的往两人停车的地方靠近。

万俟教授听说老友们也有份,顿时乐了:“老翟老符也有?这还差不多。”没道理只骚扰他一个人是不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同理,一个人不烦燥不如三个人烦燥。

“岂止三位教授有份,燕少柳少,我和小乐乐都有份,教授,您小学生一夜成名,您有没骄傲?”

“我小学生天资过人,聪明绝顶,我当然骄傲啊,但是,我自己骄傲就行了,用不着别人凑来打扰我。”老教授非常不爽,早猜到小学生曝光的时候他也跑不了,但是没想到反响这么大,全跑来骚扰,神烦哪。

“教授,不气了,要不,您去接王师母去小乐乐宿舍,让小乐乐给您做点吃的压压惊?”

“这个好,我去接我夫人,你赶紧跟小乐乐说一声。”万俟教授严肃脸一秒阴转晴,风风火火上车跑去接夫人。

美少年目送教授跑了,笑盈盈的拿手机打电话给小乐乐,告诉她多准备点吃的,他和教授去蹭饭,打完电话,看到一个红风衣美女从车尾走出来到车边并向车头走来,他迅速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启动车子急驰而去。

“晁……”王紫嫣从车后走出来,刚想向美少年会长问好,少年利索的上车去,她余下的声音被车子启动声给淹没。

她看到万俟教授和晁会长在说话,慢慢靠近,隐约听到什么请帖,什么一夜成名,当晁会长从教授车旁转身,她下意识的假装弯腰系鞋带借车子挡住身。

听到晁会长打完电话,她冒出头假装自己刚来,想走过去偶遇问声好,结果晁会长看到她视而不见,又让她无形中吃了闭门羹。

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子,王紫嫣气恼的跺脚,抱着文件袋子去乘公交车回宿舍。

晁宇博将王系花甩掉,将车开出十几米远才摇上车窗,打电话给柳少问他在哪,帮他送请帖过去。

燕行、柳向阳刚吃完食堂,接到电话,开开心心的说不用送,他们去学霸楼下拿,两人坐上猎豹,直奔状元楼。

两俊少和美少年几乎同时到达学霸楼外的主道,双方还是相对而行的方式,美少年不用转弯,抢到先,停车,拎请帖下车。

被少年截胡,猎犳主人停车,推开车门,嗅到空气中淡淡的香味,整个人都不太好,小萝莉又做了好吃的!小晁不让他们去找人,他……想将少年扔太平洋。

燕行有贼心没贼胆,不敢做那种胆大包天的事儿,望向高挑温雅的少年:“小晁,辛苦你了,下次有帖子你告诉我们一声,我和向阳去取,免得耽误你学习工作。”

“举手之劳,不用客气。”美少年露出温雅的笑容,将两小捆请帖交给燕少。

“小萝莉有没决定接受哪家邀请去喝茶?”燕行拿过帖子,装作漫不经心的问。

“不知道,反正早上一批帖子乐乐看都没看就丢进一只箱子里去了,说了句无聊人士。天冷,两位也早回,别着凉。”顺口关心一句,美少年转身回自己的车子。

无聊人士?!

燕行眼角跳了跳,真如他所料,小萝莉必定嫌烦不会看什么请帖的,也只有小萝莉才会视名利如粪土,对于被人追捧不屑一顾。

如果让那些家族听到小萝莉那句“无聊人士”的评价,估计会吐血三升倒地不起外加想找人撕架。

看少年回车又继续前行,燕行也转身坐回驾驶室,看到副驾室的柳某人蔫了巴拉的样子也无语安慰,默默开车回宿舍。

晁宇博打发掉燕少柳少,在楼前停车,提请帖上东边四楼,推门进女生宿舍,放下东西,摸着肚子走进小厨房门,可怜巴巴的看着厨台上的饺子和花卷。

“晁哥哥,饿了自己先吃点。我不知道教授和师母要过来,没煮那么多饭,热点饺子当主食。”

晁哥哥可怜兮兮的盯着吃的,乐韵心软得拿碗筷帮夹几个花卷给他,自己再次利落的炒菜。

她手速很快,架不住和了四个面团子,一直忙个不停的忙到四点制作出一大批饺子,然后煎煎饼花卷,到快五点才收工,淘米煮饭后打包装冷凉的饺子,因为晚上有晚会,晁哥哥要去现场,她收拾好东西便炒菜,中途收到通知教授和师母过来。

“嗯嗯。饺子花卷都好吃。”美少年抱着碗,闪到不碍事的地方,一边吃一边嗯嗯,嘤嘤,感觉今天的花卷口味又是新的。

吃了四个花卷,垫住肚子,帮搬花卷饺子去桌上。

万俟教授与美少年分开后直奔自家夫人授课的艺术系,接到夫人,兴冲冲的赶至学霸楼,锁好车,携夫人登楼。

爬到四楼,门开着一条缝,老教授也不敲门,推门让夫人先行,自己跟在后面,然后果断关死门,香气太浓,他都忍不住流口水,有人经过的话,必定会跑来打秋风的。

王师母看到小家伙养着的大龙虾,吃吃的笑:“小乐乐,你的宠物有点凶啊。我觉得应该再养几只大螃蟹,让有钳子的大家伙们没事打打架玩儿,免得寂寞。”

乐韵卟噗笑得咧开小嘴:“师母,如果那样的话,我得天天帮它们收拾残肢断腿,老麻烦了。”

“也对,还是别费那个心了。”王师母脱下羽绒衣放椅背上,自己占座,笑容醉人,有个可爱小学生,能装扮着玩,还经常有药膳吃,简直不能再幸福。

万俟教授坐下,眼里就只有桌上的药膳,笑得得瑟,幸好没让老符老翟看见,要不然两老不要脸的肯定跟来抢吃的。

时间不太够,全部是最简单的小炒,很快全部上桌,四人愉快的开动,老教授和王师母有饺子、花卷,万事足矣,哪还有肚子吃米饭。

明天放假,当晚学校有迎元旦晚会,晁宇博要赶去会场,帮洗好碗先去忙工作,万俟教授和王师母不想去凑热闹,愉快的呆小学生宿舍享受师生之乐。

老教授爱学生心切,关心的问有哪些人送请帖,当小学生将早上的一大堆请帖搬出来,他帮看一遍,给小学生讲一些发帖人的家世。

王师母不熟悉丈夫那边家族的事,她熟悉京中的权门豪门,把小晁傍晚提来的请帖过目,给小学生讲解发帖人的来头。

夫妻两就一个意思,小乐乐可以不接受邀请去喝茶吃饭,对各方人马最基本的资料还是要了解的,免得被人骗去卖了都不知道,当然,他们不是认为小学生笨会轻易上当,而是防止她被某些人打着求诊的幌子坑她。

请帖一大堆,一对夫妻吧啦巴啦的讲了足足半个钟,讲得口干舌燥,当小学生递上刚煮的热腾腾的养生茶,两人对体贴孝敬的小学生越看越爱,怎么都觉疼不够,恨不得把人揣口袋时时带着。

听了人情世故课,乐韵抓住时机,跟导师商量开绿灯的事,提出一大堆在别人看来是“无理要求”的要求,每当教授不答应,立马打滚卖萌或者装可怜。

王师母坐在旁边看师生你来我往的讲道理,当小学生赢了,她乐不可支,当可爱小学生装可怜,立马向老万俟丢白眼,妥妥的是萝莉控党。

夫人与小学生狼狈为奸,万俟教授的脸一黑再黑,无论他怎么的不情不愿,被自己的小学生磨得没办法,不甘不愿的答应一个又一个“丧国辱权”的不平等要求,嚷嚷着当初同意开绿灯是自己所犯最大的错误。

因为自己立场不坚定,在小学生面前溃不成军,老教授心塞塞的,一张严肃脸板得紧紧的,有五分钟没理自己的小学生,待小学生抱出两大包饺子和花卷孝敬他,脸色立马阴转晴,带着有小女孩就看不见自己的娘子大人,抱着药膳,乐呵呵的打道回府。

元旦有三天假,部分学生回家,大部分学生在校,晚上的元旦晚会现场也场面火爆,校领导们也至礼堂观看元旦晚会,晚会七点半开始,到九点半结束。

等校领导和观看晚会的学生散场后,学生会成员们和最后几场的表演者们是最后离场的,学生会们成员整理道具,打扫卫生,然后才有条不乱的收工。

元旦晚会节目由各院系选拔推荐,王紫蔫和医学部成员们共同合作一支团舞,成为元旦晚会节目之一。

跳完舞,本来可以提前回宿舍换衣服,她想找王学长,在观众席看完晚会,散场后落在最后,到外面四下寻找,也没找着人。

人走了一批又一批,最后已没有多少人,她正想找熟人搭顺风车,见三四人从礼堂出来,望过去,是自己想找的王学长,还有她认得的李部长、才学长,以及副会长周鸿志,四人抱着些东西,。

王紫嫣眼尖的认出人来,等着人走近,娇娇弱弱的打招呼:“王学长,李部长,才学长,周学长。”

“学妹有什么问题?”李宇博看向女生,王系花还穿着跳舞的长裙,就算穿长羽绒衣,也只到膝盖以下的地方,而舞裙是夏装,配细高跟鞋,露出一截脚踝和脚背,女生冻得有点打哆嗦。

“没……什么问题。”被一句反问问得噎住,王紫嫣吞吞吐吐的吐出一句。

“没什么问题就好,天冷,学妹赶紧回去吧。”李宇博淡定的丢一下句,催同行的四人快点。

王煜哲周鸿志才子俊也没耽搁,越过女生,走向停车的地方,边说边说话:

“小李,我问你啊,小晁和小萝莉什么时候回家?”

“我哪知道,你是不是想找小萝莉?”

“嗯,我家老爷子们让我打探消息,问小萝莉和小晁元旦有没约,没什么饭局的话,我家老爷子下帖请小萝莉喝个茶。”

“你拉倒吧,我家老爷子还在排队中,从开学到现在,小晁都没带小萝莉去我家做客,小萝莉要去哪蹿门也是先我们家。”

“大李,你省省吧,要蹿门,小萝莉肯定先去小晁外婆家啊。”

“得得,我不问你们了,我明天找小晁和小萝莉,你们两个都不靠谱。”

“我敢说,如果我不靠谱,你再找不到更合适的消息渠道。”才子俊昂昂下巴,骄傲的哼哼,他知道小萝莉要给人治病,元旦也不例外,根本没空回晁家。

王煜哲李宇博以质疑的眼神瞥一眼得瑟的像大红公鸡似的某同学,没泼他冷水,走到李少的车子旁,将东西放后备箱,先上车坐等后面的人。

四个学长挨着自己走过,没谁说顺路送自己一程,王紫嫣恼得银牙暗咬,明知道天冷,怎么就不顺路搭她回去?

她正恼着,又一拨人人涌出礼堂,急忙看过去,人太多,一时也分不清都有谁,隐约听到人叫“晁会长”“小晁”的声音。

俊男靓女们成群,王紫嫣跟那些人又不熟,不好上去叫谁,只能站着,而那一拨男男女女忙着回家的回家,回宿舍的回宿舍,没谁留意看好似在等人的女生是谁,风风火火的越人而去,直奔车辆。

一波人上车,多辆轿车排成串奔向夜色中而去。

王系花看众人上车,本来慢慢走过去,还没到,那边人员全部钻进车辆,车子一刻没停就跑光了,又听到身后传来声响,一看,两保安合力关大门。

再四下一瞅,不知什么时候人都走光了。

王紫嫣差点急哭,想等保安人员过来也许见她可怜会送一程,谁知两保安走向另一个门,骑上摩托车风驰电擎而去。

人去楼空,只有清冷的路灯,冷风吹来,寒意彻骨,那些沙沙簌簌声响尤其刺耳。

王紫嫣一阵毛骨悚然,再顾不得风度,裹紧衣服跑起来,越跑越快,跑到有共享车的地方,借用一辆车骑上狂踩。

踩着自行车,到大道上,远远的看到前方有骑行的人,她心里的害怕总算少些,也不敢停,用力的蹬车,当追着些骑车的人到宿舍区,才彻底放心。

回到宿舍楼不远,先还车,因累出一身薄汗,脚被冻得快没知觉,也再没力气想些有的没的,跑回宿舍冲个凉,倒头大睡。

31日,也是旧一年新历的最后一天,元旦假第一天。

放假,上班族学生族们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玩耍,哪怕天气寒冷,也挡不住人放飞自我的激情,N多的人大清早的起床跑去自己心仪的地方玩耍。

同舍的三女生兴奋的赶早出发游玩,王系花又脱队,等人走了,跑去生活街逛一趟,回来又躲起来悄悄的做饺子。

乐韵准点起床,准点吃早餐,到八点带上药和装针的玉盒,冒着严寒到教授家给澹台家的睡美人扎针。

万俟教授原本是想回家跟儿子儿媳们一起过元旦,因为收到太多请帖,怕回去后某些人全跑家里去登门拜访,干脆呆学校的宿舍。

当小学生来给澹台寻阳施针,王师母心疼肉疼的将孩子拉进屋,帮脱外套,帮拿热毛巾擦脸捂手,又让喝了热茶暖身子,才放她去给病人施针。

她想留小家伙吃饭,听说小乐乐在熬着药,必须回去守着,等施完针,恋恋不舍的将孩子送走。

在乐小同学在慢悠悠晃往宿舍时,王煜哲收拾得人模狗样,跑去西边楼小晁同志宿舍做客。

美少年同舍以及对门宿舍的大李和骆同学刚吃完小萝莉赠送的爱心早餐,还在回味无穷中,当王同学来访,热情的以白开水招待。

唠唠叨叨聊得正火热,美少年接到门卫处打来的电话,问了几句,挂断电话拿衣服外出:“门口有位访客,我去看看,你们先聊着。”

“谁呀?找你有什么事?”众帅哥们惊奇不已。

“目前不知,等我去见了就知,我先走啦。”晁宇博穿上外套,拿车钥匙出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