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八章 求诊/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宣少又一次起五更爬半夜,五点就和山翁老人出发,然而正值放假,车出奇多的,他们不可避免的被堵了,饶是出发那么早,堵到将近九点才到青大。

春夏秋季,每逢节假日参观京大青大校园的人需排长队,隆冬季节,天寒地冻,参观的人比较少,西校门只有小猫三两只。

等排队参观的人领号进校,宣少顶着张秀美脸,拿请帖跑去保安岗亭,宣一一瞅,哎妈呀,今天白天的保安竟然是昨天夜班的原班人马哪!

保安瞅着秀美贵气的公子又来了,表情也特别的懵,他们今天转白天,怎么又遇上那位来送帖了啊?

面熟好办事。

宣少丈着秀美温雅的容颜,轻易的赢得保安好感,帮他打电话找晁会长,等挂断电话,请他们在门外等候。

宣少给保安们一个大大的笑容,在对保安千谢万谢的表达感谢的宣一的陪同又回车上坐等。

青年那笑容像牡丹盛开一样的美丽,差点晃花保安们的钛合金眼,暗中咕嘀,晁会长雅如高山雪莲,微笑暖如三月春阳,他认识的人也是那么美好,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类推。

保安只等七八分钟,晁同学的车也施施然的到达西校门,车停在校内,穿浅橘色风衣的少年下车,翩然走到值班室问何人来访。

保安看到美如莲、洁如月的少年,心中有花朵开放,一人走出岗亭,告诉晁会长来访的人在哪。

当远远的看到一个挺拔高挑的小青年走向门卫室,宣一便猜知那是小姑娘的哥哥无疑,宣少、钟离毓也没端架子,下车,走向校大门。

好相貌!

当瞧到少年的容颜,宣少也忍不住暗赞,他曾以为燕少是如流风之回雪,艳冠名俊,难有人及,没想到眼前少年风华绝伦,贵气与优雅并存,温和与从容为一体,端的是如月如莲,仙姿玉容,冰清玉霜,当为京中名少第一人。

更重要的是少年是从内到外的清雅如一,温柔如月,笑容有极强的感染力,能让人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暖,他的雅,他的阳光,他的美好。

那是少年与生俱来的自然力量。

一瞬间,宣少眼眸光亮微微,京中果真是藏卧虎地,也不怪乎前人总说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普天之下无奇不有。

好个清俊少年郎!

少年悠然而来,钟离毓深远悠长的目光飞过一抹流霞,他自以为他的小徒儿有张倾城玉容,姿容绝佳,骨格清奇,没想到少年龙章凤姿不逊于他爱徒,他小徒儿儒雅中藏着清冷疏离,少年却是暖如春阳,少年与他小徒儿不属于同一款,各有千秋。

当少年越来越近,宣一也忍不住犯嘀咕,晁家少年咋长得比他们少主还妖孽迷人,俊美清朗?

半年前,他曾经远远的见过晁家少年一次,那一次雅少年明明中气不足,难掩羸弱之色,这才半年不见,少年一扫恹废之气,目清眼亮,真正的是温润如玉。

由此可见那位疑似仙医门的小姑娘医术高超,她在短短些日便将晁家少年的身体调理健康有加,又救回贺家老祖宗,真正的是用实力说话。

当保安指向来访者在哪,晁宇博看到停校门外的轿车上走三人,最初看不太清,只知有一位是道士,待越来越近,看清仨位访客,不由讶然,他不认识,一个都不认得!

两青年和一老道长的仨,那位明显当家作主的青年秀美清贵,眉宇藏着英气,有卫玠之容,老道长仙风道骨,超然于世外般的淡然,让人心生神往。

虽然不懂为何找自己,来者是客,晁宇博微笑着欢迎指名拜访自己的客人:“无量寿佛,道长好,两位先生上午好,我是晁宇博,劳三位久等。”

少年唱声无量寿佛,钟离毓有些哭笑不得,他隐世修身,喜欢穿宽松的道袍,无论走到哪都被当真道士,以假乱真的待遇还真是好。

“小帅哥好。”被人误会,他也不解释,默认是出家人。

“晁少上午好。”宣一恭敬的微微弯十五度的腰,向少年问好。

“晁少,我是美食胡同‘三味轩’的主人儿子,复姓轩辕,名轩辕宸北,昨天给晁少和令妹送过拜帖,今日是陪这位前辈来拜访晁少和令妹。这位前辈是燕少师父,复姓钟离。”

早晚要自我介绍,宣少不拐弯磨角,先坦白自己是谁,省得被人误会有不良之心。

“原是燕少师父,轩辕家少爷,久仰。钟离老先生可是想找令高徒燕少?燕少和柳少还在学校,有需要我效劳的地方吗?”

晁宇博明白了,三人中老先生应该主要找燕少,轩辕少是想找小乐乐,都是少见的复姓,还是神秘姓氏之一,来头不少。

“我为小徒之事而来,却不为见我那小徒儿,是想见见令妹,还请晁小帅哥行个方便。”钟离毓也不隐瞒,直言相告。

“钟离老先生为令高足燕少寻舍妹,我断没有阻拦的道理,三位请进校,舍妹在熬药,不能离开太久,辛苦三位屈尊去学生宿舍。”

人都到门口,还指名见自己?他能说不吗?

晁宇博拒绝不得,愉快的做顺水人情,燕少的师父想见乐乐,估计是为燕少身中的毒,不见到乐乐大概不会罢休的,不如趁放假期间让他们见一见,省得三天两头跑来拜访。

“有劳。”钟离毓背着自己的背包,从容抬步,道袍翻飞,更有仙气。

果然还是需要老前辈们出马啊。

宣少暗自感叹一声,快步跟上山翁老人的脚步,昨天古武家族跑来没一个进得青大,今天有钟离前辈出马,轻轻松松就能去见小姑娘,简直不能再容易。

宣一当自己的小跟班。

美少年陪三位人到门卫处跟保安人员说了声,并没有登记便带人入校,有熟人带领,可以不用领号牌能进学校参观。

进西校门,请三位访客上车,他开车回宿舍,走最能欣赏到学校古典旧建筑的路线,不急不慢。

山翁老人醉翁之意不在酒,目不斜视,宣少也志不在风景,唯有宣一观察环境,有欣赏到别有风味的冬季校景。

驾车回到状元楼,晁宇博将车停楼东地坪,双足踏地的那刻首先看停自车的地方,找到小乐乐的自行车,欣然微笑,车回来了,说明小乐乐已返回。

三位客人不用请自己下车,山翁老人自己背自己的背包,宣一也提只背包,唯有宣少当甩手掌柜,悠闲的嗅嗅空气,那张脸笑得像捡到金子似的。

一老两青年跟着温雅如莲的少年到楼梯间拾级而上,一层一层的登楼,越往上,似有似无的香气扑鼻,让人心驰神往,忍不住想去一窥究竟。

爬到四楼,翩翩美少年走到去五楼的平台转角的那一扇红色门前,拿钥匙开门,推开门,他先进去,站到一边请客人:“这是舍妹住的宿舍,请进。”

乐韵从导师家回来,风风火火的冲回宿舍,又往大电饭锅里添加药材,刚将最后一份药汁添加完便听到门锁转动声,知道是晁哥哥来了也没在意,拿着勺子搅拌有些稠浓的药汤。

当听到晁哥哥说话,那全神贯注投入药汁中的注意力被分散,快速站起来,扭头望向门口,与此同时,灵敏的嗅觉和听力分析出来自门口的气息和心跳声,有客人,三位,其中有两人的气息是熟悉的,另一份气息带着草木山水之气,完全陌生。

门外,山翁老人、宣少在少年开门时站在一旁,当少年代妹迎客,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目不斜视的抬步进主人宿舍,首先印于眼帘的是临窗摆放的桌子下的养虾贝的盆桶,另一面墙上的门反而没那么显眼。

再之是对门方向挨墙摆的一桌四椅套件,以及桌与厨房之间地方站着的一个穿白色羊毛衫配冬短裙的短发小姑娘,小姑娘的脸粉白如玉雕,手里还拿着只不锈钢勺子,那偏身而望的姿势十分有趣。

药香弥漫,就连厨房里的吸烟油机在工作也不能及时抽走味道,那药香飘飘荡荡,充斥着每寸空气。

“小姑娘,在下是燕行师父钟离毓,叨扰了。”钟离毓看侧身望来的执勺小女孩,平静无波的面上浮上淡淡的喜色,温和有礼的自报家门。

“小姑娘,轩辕宸北叨扰啦。”宣少归跟山翁老人后脚跟,飞快的扫视小姑娘的住处,看到一堆书堆,暗中砸舌,小姑娘真好学啊,每天看书不无聊吗?

宣一最后进女生宿舍,对小姑娘微微躬腰十五度问好,也没出声,站在少主身侧。

回身而望的乐韵,看到面相看似知命之年实则年届双花甲之年的青衣老道进自己宿舍,脑子里就三个字:不认识!

待两青年紧随而至,看到墨色西装的秀美清冷俊青年,眸光一闪,那不就是轩辕家的某少?难怪气息熟悉,她见过一面,又近距离闻到过他的气味。

当来客自报家门,她眼角跳了跳,温声招呼:“我这小地方竟然有世外人光临,实在是难得,钟离前辈,轩辕少先请坐。”

昨晚万俟教授才给她上一堂有关世外家族的人情世故课,其中说到一些隐世门派就提到燕人师父,燕人师父姓钟离,出自古老姓氏钟离家族,后隐遁入山修行,号山翁老人。

昨天刚说到山翁老人,今天人就登门拜访,这就是人说的说曹操,曹操到,能不能别这么巧?

乐小同学内心是抗拒的,她还没收拾燕人呢,他师父又凑上来了,这叫什么事儿,如果她揍了燕人,他师父后脚跟就来找她,她会当成是打了小的招来老的。

小姑娘说语气淡淡的,不宠不惊,钟离毓宣少有点小尴尬,他们没有提前预约,也没有提前送拜帖约时间,就这么冒昧登门,确实有点失礼。

“学生宿舍空间有限,委屈三位,三位请往这边坐。”晁宇博关上门,招呼客人去桌子那边坐。

有个雅少年招呼,宣少、钟离毓也不致于太尴尬得没法转弯,笑着说“打扰了”,随美少年的陪同坐下。

晁宇博招待客人落座,拿电水壶去装水烧开水,小乐乐没有烧开水泡茶的习惯,也没有烧热开水装热水壶存储,有客人要临时烧水。

钟离毓将背包接下来放一边,坐着又细细的打量小姑娘住的地方,再观察在拌药的小姑娘,如轩辕宸北所言,确实无法看透小姑娘内力深厚,用神识去探查也如泥牛深海,无法触及她。

宣少坐着欣赏小姑娘和她的书堆,瞅着那只大布偶狗狗,望天望地,为什么小女孩都喜欢那种玩意儿?又不是真狗,有啥好玩的,喜欢动物,养只藏獒多好。

手头有药要管,乐韵暂时顾不上客人,搅拌一阵药汁,加盖闷煮,又跑回宿舍从空间里取出几只瓶瓶罐罐,重新配制,分别装在两只有盖的大碗里抱到客厅,勺一部分冲进一只大碗里,将另一碗药汁倒进锅,再送碗回卧室冷凉。

当她在忙着配制药时,美少年等到烧开水,到写字桌的小抽屉里找出一包药茶,往电热水壶丢几个石斛卷儿,再煮一分钟,为客人沏一杯石斛茶。

石斛的香,淡雅悠长,隐约盖住锅里冒出的药味儿,颇有雅韵悠悠,岁月如兰之意境。

忙好自己的事,乐韵晃悠到美少年哥哥身边坐下,歇口气,也灌杯茶,没人在的时候随手取空间产品吃,不怕渴,有外人在就得喝水,感觉让人不怎么爽。

石斛茶汤香冽,山翁老人爱不释手的喝完一杯茶,提起背包,拉开拉链,捧出些物件,再一一拆开绒布,一只木盒子,一只小巧珑玲的铜香炉,一只莲边青花陶瓷碗,一只掐丝珐琅瓶子。

揭开包物件的布,木盒内有绒布还有防水油纸,棉纸,保护着一棵晒干的植物-雪莲花,全须全根全花,完整无缺。

山翁老人在取东西,宣少嘴角微微的抽,钟离前辈竟然舍得将那支雪莲拿来送给小姑娘?

美少年的眼神落在那只掐丝珐琅瓶身上,那只景泰蓝瓶儿真漂亮,应该是真品。

老前辈在取东西,乐韵视线像扫描仪的帮扫描,一颗小心脏揪了揪,啊呜,那只铜炉光灿灿,还有一圈白色灵气光环,那只莲边碗和珐琅也有淡淡的灵气,都是老古懂哇。

再看那棵药植物,七百生雪莲花,奇花异草!

雪莲花是多年生草本植物,一年一枯,第二年从根部发新芽,说它七百生指的不是花,而是根。

雪莲花的香,带着冰气,圣洁而高冷。

扫描完毕,乐小同学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嘴巴闲不住的品鉴:“宣德铜炉,元青莲花碗,13世纪中叶阿拉伯原产地的掐丝珐琅瓶,都是真品;最珍贵的是那棵雪莲花,生长于6000米以上的雪峰之巅,七百年生,老前辈运气真好,竟然能找到千年难寻的极品雪莲,可惜采得太早了啊,再留三百年,吸天地日月灵气满千年,那才是人间圣品,可解百毒。”

啥?晁宇博愕然,小乐乐什么时候会鉴古懂了?

宣少同样是震惊脸,没听说小姑娘还会鉴宝啊。

宣一抚额,小姑娘,你这么劲爆,会吓到人的。嗯嗯,少主会不会认为他们查探的资料不实,隐瞒了小姑娘的其他能力?

小姑娘绝对是仙医门人!

小小女孩子嘴里吧啦巴啦的对自己带来的东西品头论足,钟离毓掩去心中的惊愕,等她感慨完,有几分遗憾的开口:“我找到雪莲时并不知它还差三百年满千岁,需药救人所以采摘回来,当年雪莲生长的地方共有三棵,天有好生之德,我三取一,尚留有两株繁衍生息。”

“三取一,前辈也是厚道人,天有好生之德,必不会亏待前辈。”古中医采药一般在一片区域内只有三数的药不采,让其留后,除非急需要药材才会采摘一棵。

“借小姑娘吉言。”钟离毓将木盒子递给小女孩,又将物件往前移,送去给小姑娘。

“前辈这是何意?”乐韵睁大眼,不会全送她当见面礼或者当贺礼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可以考虑看在老人家的份上,不死打燕帅哥。

“我为小徒燕行而来,向小姑娘求诊,这是先付给小姑娘的诊费,如果不够,缺多少,下次再奉上。”

“前辈是请我给令高足燕行看诊?如果仅只是诊费,有多,如果是医药费一起算在内,不是我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这些大概只能抵五分之一的药费。”古懂与药材当诊费是多了,如果是当医药费,还差得远。

宣少耳朵唰的竖起,三件珍贵藏品,一棵七百年生的药材仅只等于五分之一的药费,燕少究竟中的是何毒?

晁宇博眉心微蹙,小乐乐说燕行被下毒,如此看来,燕少中毒极深,也很棘手。

“药费皆是身外物,但凡能让小徒平安,我定尽力去寻珍贵药材与奇珍古玩抵帐,也可用黄金白银或者现金付药费。”

“嘤嘤,这个我喜欢,”乐韵乐滋滋的将盒子放自己面前,又把古懂往自己面前搬,小嘴咧开,见牙不见眼:“前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些是我的诊费哒,令高足的身体情况其实我早在几个月就跟他说过,他心中有数,大概怕前辈担心,他没有向前辈汇报。”

小乐乐乐滋滋的搬宝,晁宇博忍俊不住,唇边绽放出温柔的笑容,一手揉她的小脑袋,一手帮她将东西移近一些,移到她面前。

小姑娘见宝眼开,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可爱又淘气,让人看着就想笑,山翁老人双眼一亮:“小姑娘,小徒何时能康复?”

“威胁他小命的毒比较好办,我用药帮他压制住,采集药材制出解毒丹就能着手清毒;另一种毒深入骨髓,所需要的药材太刁钻,保守数字是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当然啦,前辈也不用担心,我不同意,没人能用毒弄死他,其他谋杀方法不在我的领域之内,我不敢保证。”

宣少恨不得跳出来问燕少中的是什么毒,竟然需要十年时间来收集药材。

“小姑娘,小徒中的是何毒?”轩辕宸北不好问,钟离毓身为师父没有什么避讳,问出一直苦苦寻不到答案的问题。

“太多了,”乐韵将古玩搬到自己面前,抱着铜炉,心情美哒哒,也难得有耐心,给前辈解释:“深入骨髓的毒是古毒‘诛心’的半失败品,其余的毒是用马钱子、断肠草、钩吻、砒石、罂粟、乌头、雪上一支蒿、半夏、雷公藤、百足虫、蜈蚣等毒药配制的药,种类繁多,前前后后不断的中毒,毒毒相克又相生,衍生出混合毒,前辈问我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出来。”

宣少:“……”能不知不觉的给燕少下毒,下毒人不简单。

“多谢相告,”钟离毓听到一长串的名字,心脏生疼,难怪他小徒儿从来不见好,原来是被人不停的下毒,这些年苦了那孩子。

“我小徒儿便托付给小姑娘,需要什么药材,小姑娘也可以告诉我,我帮着寻找。”

“前辈在何处修行?”乐韵明知故问。

“在小五台一处山野里,有时也居道观。”

“小五台那里山脉连绵,林海浩瀚,大概明年我会登山寻药,哪日若被山主发现为难于我,到时请前辈出面调解。至于让前辈寻找药材,这个还是算了,前辈识得药材,可找到的并不一定符合,就如之前说的雪莲花,我闻香闻味看形状就知它多少年生,前辈不知。前辈有空到山里转转,采些认识的药材收藏起来也是好的,有备无患嘛,说不定能派上用场,毕竟一些常见的药材我没空去采的话也可能要购买。”

“如此,我便依小姑娘之言,在小五台随时恭候小姑娘大驾。”钟离毓欣然听从建议,对小姑娘如何识得药材生长年限也不震惊,仙医门人历来天赋异禀,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他们的神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