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二章 又见吃货/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晁宇博并不知道家里被访客频频光顾,王系花自己吓得落荒而逃,他也乐得清静,愉快的关门。

当看到小乐乐顶着灿烂的笑脸瞅着自己,若无其事的解释:“小乐乐不用担心我,我是不会被王系花诱骗的。”

“嗯嗯嗯,我知道晁哥哥意志坚定,有双火眼金睛,是不会被白莲花蒙蔽的。晁哥哥,我中午没时间请李哥哥和你宿舍小伙伴吃饭,你帮送点吃的给他们吧。”

晁哥哥太温和太好脾气,一般不会让人下不得台面,何况还是学生会会长,更加不可能对同校学生恶语相向,乐韵也理解他学生会长身份所受的束缚,笑着跑向卧室。

小乐乐叫自己送东西,晁宇博干脆等在门口。

溜回卧室,乐韵从空间里拎出一些饺子、花卷,分出一部分装各装一袋子,抱出去给美少年哥哥。

眼瞅着小萝莉抱出两大袋子做的吃食,燕行心一阵疼,他好言好语才求得小萝莉做份药膳给他拿回家,小萝莉竟然舍得给那么多给晁家哥儿的室友们,又搞区别对待!

嫉妒得眼睛发红,他也是敢嫉妒不敢言,小萝莉的东西,她爱给谁就给谁,谁也没权指手画脚,小萝莉对晁哥儿那么好,小晁上辈子可能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有好报。

小萝莉要是对他那么好,燕行觉得他做梦都会笑醒。

晁宇博接过两大包美食也心疼不已,这么多,小乐乐要忙多久才能完成啊。小乐乐那么大方,他也不好小气,抱东西送往自己宿舍。

宣少很想问小姑娘是不是药膳,又怕太唐突,忍着蠢蠢欲动的好奇心,转而又见小姑娘转身回她私人卧室,暗搓搓的等着,果然又见她抱出一大包饺子,兴奋的眼睛发光,那些是请他们品尝的吧?

在宣少眼巴巴的观望里,乐韵将药膳放厨房,将装有药汁的大电饭锅内胆端到阳台上去凉晾,小客厅有暖气,散热很慢。

晁宇博抱着美食到自己宿舍外,听到里面隐约传来笑声,悄悄的开门,刚推开门就被发现,正嘻嘻哈哈聊得火热的男生中断聊天话题,望向门口,待看到美少年会长抱着两包东西回来,个个一跳而起。

“小晁,你抱着什么啊?”

“小晁,你去的是不是有点久。”

“访客是燕大校的朋友,来拜访我妹妹的,我接待了一下,小乐乐本来想中午请大家吃药膳饺子,现在有访客,不能来了,让我将吃的送回来。”

“哇,是小萝莉做的?”

帅哥们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帮晁同学分担物品,美少年手里的东西瞬间便易手,抢到袋子的大李和邓同学笑得嘴都不拢了,好重啊,份量好足!

“小晁,你忙你的去,我们自己会热着吃的。”

“小晁,你帮你妹子招呼客人去吧,不用管我们。”

美食到手,帅哥们立马就轰人,小晁同学妹妹有访客,中午肯定有好吃的,就不留他分他们的份子啦。

“你们过河拆桥,真好吗?”有帮为吃的就不要室友的舍友,心塞啊。

“当然好了,你有个那么好的妹妹,就别跟我们抢啦。”

“就是,小萝莉要是我妹妹,我肯定不眼馋这一份。”

青年们就一个意思:你有个那么好的妹妹,还眼馋大家的份子,你好意思?

“好吧,我不抢,下次小乐乐做好吃的全归我。”

“小晁,美丽善良的小晁,你看你妹子那么可爱,你这么美好……”

男生一拥而上,果断的赞美美少年同学,将人夸成天上少地上无的大好人,是个友爱同学的好少年,总之目的就是一个——让那么美好的人不要小心眼的私吞他们的份子啊。

被围攻得耳朵边像有千只蜜蜂在飞,晁宇博也是醉了,默默的认输,等整理好被吃货们弄皱得衣服和头发,冲着王学长笑得狭足:“王学长,医学部的王系花又给你送她亲手做的药膳来了。”

“啥,王系花给王少送药膳?”

“王少,你跟王系花真来戏了?”

“王少,艳福不浅啊。”

“王少,你啥时跟王系花摩擦出火花来了的。”

大李,邓同学、何同学几人惊奇的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七嘴八舌的围攻王部长。

医学部的王系花,因是温婉的江南美女,倍受学长们宠爱,听说想约王系花吃饭的人能排七八米。

“你们别瞎几吧的乱猜,我跟王系花没有半毛钱的亲密关系。”王煜哲没好气的呛唯恐天下不乱的几个家伙,一张俊脸苦哈哈的:“小晁,晁少,求放过,这种玩笑开不得的。”

“我没开玩笑,王系花真的给你送药膳来了,你等一下啊,我有证据的。”美少年凤目含笑,慢悠悠的摸手机,划屏幕:“王系花敲门太频繁,敲了一次又一次,扰得我妹妹和客人都没法聊天,我去帮看看是谁,找对门宿舍哪位有啥事,想顺便帮录个音,等主人回来给主人听,谁知王系花敲不开男生门,转而又敲我妹妹的宿舍门,于是顺便全记录下来了。”

大李等人:“……”感觉小晁是早就知道是王系花在敲门,所以暗中留了一手的样子。

王煜哲:“……”

美少年手指划开屏幕,点开视频录音,因为是非正常取证,手机并没有拍到人,只有录音。

录音先是敲门声,好多遍后是脚步声,然后开门声,之后就是对话。

李少和邓同学几个听了王系花的说辞,以古怪的眼神瞅王少,昂,王少好有爱心,竟然有舍生取义的牺牲精神,愿舍己为人的帮王系花试吃药膳,品德高尚,值得立碑纪念。

王煜哲的脸色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要臭:“我什么时候答应帮她品尝药膳了,什么叫忘记向我要电话号码,明明是我不愿给她电话号码她故意装傻,说谎说得比真的还真,怎么会有这种人。”

美少年掐断录音:“你没答应帮她品尝药膳啊,那她怎么次次找你。”

“就是上次她去找你妹子,敲门声弄得我心烦意燥没法安心写报告才收留她在宿舍等你妹妹,之后送饺子当感谢礼,圣诞那天又找我帮尝药膳,说其他人怕伤她自尊只说好不说坏,我本着不打击学妹后辈积极上进之心帮试吃了两个,刚好我没舞伴,想着圣诞舞会男多女少,带她去圣诞舞会增加舞会气氛。”

王煜哲越说越郁闷:“我以为是同校学妹,适当的提携一下也是学长应该做的,没想到这人倒真粘上我了,29号那天傍晚又带着药膳找我,我忙着要去小晁家拒绝了,今天又跑来,神烦,我怎么就这么霉,顺手帮个忙倒给我自己招来个牛皮糖似的麻烦。”

“我不会告诉你,王系花削尖了脑袋似的想往小乐乐身边凑,听说她还想请万俟导师帮引荐她给小乐乐做朋友,被爱护学生的教授严厉拒绝了。

还有呢,王系花对小晁同学也是用围堵截拦的搞偶遇,逼得小晁同学吃个饭也不得不四处打游击,最近这段时间倒是消停了,想必是忙着粘你,分身乏术。”

李少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他们是见识过王系花搞偶遇的坚韧性,真的是锲而不舍,屡败屡有劲儿。

提到偶遇,王煜哲头痛的揉了揉额心:“我觉得昨晚上王系花在礼堂外也应该是特意在等我。那么冷的天,她还穿裙子在吹冷风,真勇敢。幸好当时有你们几个在,否则说不定她要搭顺风车。”

“王少,有花堪折直须折。”晁宇博拍拍王学长的肩:“王少,麻烦你把那朵花搞定,你为民除害成功的话,我说服我妹妹请你吃饭表示感谢。”

王煜哲一张脸差点没变黑锅,开什么玩笑,他是有未婚妻的好吗,坚决不红杏出墙。

“小晁,能不能让小萝莉请客时多做点份子,我不多吃,就吃两碗饭就好。”

“小晁,让小萝莉多做点分口给我吃,我也保证只吃两碗。”

李少和何同学等人尝过小萝莉做的饭菜,听说请客,纷纷弱弱的请求分享,他们要求不高,吃两碗就好,真的,保证不多吃,虽然他们其实能吃上五碗也不会撑死。

“那得看看小乐乐心情,小乐乐心情好会请客,心情差会揍人。这次的全是药膳,你们六人自己热着吃,我要去帮我妹妹陪访客了。”

“嗯嗯,你去吧。”

众帅青年挥手儿,走吧走吧,走了,他们就能愉快的热药膳吃啦。

一帮吃货太没爱心,晁宇博也不跟他们贫,施施然的下楼,刚到东楼梯想爬楼,柳少驾着猎豹飞驰而归,他等着看看有没需要帮忙的地方。

柳大少疾风骤雨的冲去生活街跑一圈,购回两箱营养快线,一箱可乐,一箱雪碧,再急驰而归,看到晁家哥儿,不客气的叫人帮忙。

他购的都是大号瓶的饮料,挺重,从车上搬下来箱子,柳少自己搬三箱,让美少年帮抱一箱,他不敢让少年太辛苦,否则小美女没准心疼她美少年哥哥从而收拾他一顿。

两人扛东西上四楼开门进宿舍,柳少见小美女望过来,送上自己最美的阳光笑脸:“小美女,我买瓶子回来啦,你看看哪样合适,不合适我再去另买。”

柳帅哥回来了,乐韵起身走去看,当看清他买了什么,表情淡定的不能再淡定:“饮料拿来刷马桶不错,营养快线可以当营养液养荷花,倒也不算浪费。”

她很淡定,其余几人默默的撇嘴角的撇嘴角,望空气的望空气,有钱任性,懂医的更任性,柳帅哥任性,小姑娘更任性,估计经常喝可乐雪碧的人听到她的评价会哭昏在厕所。

柳少:“……”遇着个比他还任性的人,他能咋的?

摸摸鼻子,认怂:“我不知道道哪种瓶子合适,上回你装药的就是可乐瓶子,我就买这个了。”

乐韵没再泼他们冷水,开可乐箱子,拿四只瓶子进小浴室,将饮料倒在洗衣服用的桶里,涮洗瓶子,洗得不沾半丝饮料味,甩净水渍,从阳台上搬回电饭锅胆,拿瓶子装药汁。

药汁装满三瓶,用水洗锅,水又装起来,然后将三瓶药汁给两青年:“早晚喝一次,每次喝二十毫升,早上喝药前先喝一杯温开水过三五分钟再喝药,喝药半小时后才吃早餐,晚上睡前喝,喝七天停三天。喝药期间严禁喝碳酸饮料,严禁吃辛辣,禁酒,不遵医嘱出现后遗症,莫怪我翻脸直接干掉他。”

“记住啦记住啦。”

“懂。”

柳向阳、燕行温顺的比幼儿园的小朋友还乖,唯恐小萝莉把药给他们就赶他们走,抱着药瓶飞一般的跑去坐好,打定主意哪怕拿扫把轰他们也不走。

哼哼哼……

看到两帅哥种耍赖似的动作,乐韵对于他们以小人之心防她君子之量的行为特别不爽,她有那么蛮横不讲理吗?燕人师父是客,看在老前辈送的礼物份上,她也不会轰燕人的,不赶燕人,自然也不会单独把柳帅哥赶出去呀。

被人以小人之心揣度,她很不开心,臭着一张脸抱锅胆去涮洗,洗得干干净净,装水放回锅壳内通电烧水,再翻弄烤箱里的烤鸡,去小厨房着手烧菜。

小萝莉没有轰走自己,燕行柳向阳也终于放心,将药瓶放到挨墙的一角,和晁哥儿将饭桌移动一下,摆好椅子,坐起来更宽敞。

小姑娘开始做菜,宣少又溜去偷师,怕被赶出厨房,他识时务的管住嘴,只看不说话。

小女生钻进厨房就像拧紧发条的齿轮不停的转,和面汁裹排骨再煎炸,炒猪肚,炒猪肝……

她有条不忙的忙,厨台上的菜一样一样的增加,到中途大电饭锅水开,加蒸笼放饺子加热,再炒菜。

香气在小小客厅盘绕,山翁老人总算明白小徒儿为什么为小姑娘的药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了,香味太诱人,吃起来想必更可口。

小姑娘在厨房忙四十来分钟,快到十二点时开饭,七菜一汤,摆上桌,那叫色味俱全,最后才是烤鸡,两只烧鸡烤得面粉皮金灿灿的,敲开面皮,荷叶内的鸡肉也是金澄澄的,特别鲜嫩。

两只烤鸡切块,和着药材各装满一只大碗,香浓气郁。

一群人暗中吞口水,眼神闪着宝石一样的光。

因为怕饭不够,一人一碗饺子当米饭,以营养快线当酒。唯恐吃货们抢菜太狠,美少年首先帮小乐乐夹了一只鸡腿,一只鸡头,鸡肝、一只猪蹄,然后开饭。

可以开吃,早就眼冒绿光的宣少,筷子唰的一伸夹走鸡翅膀,啃了一口,连呼吸都嫌耽误时间,狼吞虎咽的开吃。

宣一想捂眼,那是谁,他不认识!他也只悲催半分钟,等夹块鸡肉吃了,立马化身恶狼,心里在流宽面条,这才叫药膳,这才叫厨艺,少主整的那些黑暗料理连猪都不吃啊,呸呸,他不是猪!

这么多年,宣一总算感觉得排第一的好处了,少主整出黑暗料理让他们吃,他理所当然的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很长段时间恨不得自己不是宣一,而是宣五宣六宣七宣八该多好,现在他无比庆幸是宣一,宣一不离少主左右,所以他才有幸尝到小姑娘做的药膳。

钟离毓优雅的夹菜吃菜,吃相的优雅的,手速却丝毫不比宣少和小徒儿慢,有古武修士,抢菜的模样升了一个档次,拼的是速度和手感,即不跟人手手相撞,又能先下手为强。

柳大少没空看别人,只有吃吃吃吃……

美少年默默的叹气,说好的名门风度,说好的世外高人形像,说好的仙风道骨,说好的优雅绅士呢?出手那么快,比他们宿舍里的吃货还凶残一千倍,这样真好吗?

乐韵目瞪口呆,吃货啊,又是一群吃货!一群吃货实在太不厚道,她不客气的开抢,抢烤鸡肚子里的药材和蘑菇给晁哥哥,那些药材比鸡肉本身还有药用营养价值,不能便宜吃货们。

小乐乐顾着自己,晁宇博心头软软的,笑咪咪的吃爱心大餐。

当小女生宿舍开饭时,李少和邓同学等人买回外卖,热饺子和花卷吃,大家平分,不用抢,吃完自己的份子不够再吃外卖。

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那话果然没错,王煜哲吃了小萝莉做的花卷后,终于懂什么才叫药膳,王系花做的药膳分明是假冒伪劣产品。

他默默的为自己流泪,他当初怎么会觉得王系花做的饺子味道不错的?一定是他神经错乱了。

乐小同学是不知道王学长的忧伤的,她看着一群大小吃货比赛,一番杯筹交错,你来我往,半个钟后,八菜一汤被扫荡得干干净净,连汤汁都没留下,大享口腹之欲的吃货们满足的见牙不见眼。

燕少柳少兄弟俩麻溜的收拾桌子,给主人和客人递上茶,兴高采烈的当洗碗工,打杂工。

等小徒儿帮小姑娘洗完碗,山翁老人和宣少愉快的告辞,他们来的目的就是拜访小姑娘,如今人见到了,药善美食也吃了,还不赶紧识趣的告辞,等主人说端茶送客不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