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三章 好消息/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者是客,有接有送,要有始有终,客人来时是自己接进校的,美少年送客人下楼,想送客出去。

山翁老人进京是见小姑娘的,如愿以偿的见到人,又得到她帮他小徒医压制毒的答案,心中轻快,也不愿去小徒儿宿舍,和宣少一起回去。

宣少也不说去拜访万俟教授和符、翟教授,澹台家家主祖孙就在青大,他跑去难免会遭人误会他是去打探澹台家情况的。

燕行猜到师父来的目的可能跟自己有关,也没有多问,柳向阳开心的当司机,送小行行和宣少仨出校。

“我这次来京顺便访友,小龙宝你忙你的去,只需记得一件事,小姑娘想揍你时,你老老实实送上去给她揍,敢跑,为师逮住你绑起来送给小姑娘抽你屁股蛋子。”

宣少抿着嘴偷笑,嗯,他是很有爱心的,钟离家与轩辕家是亲戚家,燕少又是山翁老人的弟子,他不笑话燕少了。

柳向阳:“……”小行行又被卖了!小行行太姥姥卖他,他师父也卖他,求小行行的心理阴影面积。

“师父,为什么小萝莉要揍我,您们都乐见其成?”他有那么不讨喜吗?

“小姑娘长得可爱,让她心情不好肯定是你们的错,你们都是男孩子,皮粗肉糙的,给小姑娘揍一顿要什么紧。你们跟小姑娘熟悉,她才乐意揍你,换个陌生人,小姑娘才费得费劲儿,要惜福,懂不懂。”

“我懂了。”师父说什么就什么吧,燕行心中闷闷的,他不讨厌被小萝莉揍,但是被长辈光明正大的丢给小萝莉揍,好羞耻。

小徒儿与小姑娘认识,没什么性命危险,山翁老人也没什么不放心的,而且在小姑娘住处,他和小徒儿说了那么久的话,车到西校门外,他也没特别嘱咐,轻快的坐进宣少的车子里。

宣家的司机收到宣一的指示,知道少主和山翁老人要在小姑娘住处留饭,自己去去餐馆吃过午饭。

宣少和燕少说了两句场面话,上车。

宣家的黑色轿车缓行着离开青大西校门外,驶上大道,没进车流中渐渐远去。

燕行目送宣家的车再也看不见,打电话通知自己的兄弟们来取药。

洛七早就在校外晃悠,从半上午一直晃到中午,就等着队长传召,当接到电话,急三火四的赶往青大西校门。

燕行等得不到五分钟就等到洛七,都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恼,看到穿羽绒衣像个普通市民的洛七,先问他有没吃饭,之后又再问金廿二的情况:“廿二怎样?有没发烧有没不良反应?”

“挺好的,昨天下午人彻底清醒,没发高烧也没发低烧,情绪也很稳定,积极的配合接受治疗。”

“那就好,我眼前这些天不方便去医院,也不用手机,你们一定要让他记得不要急不要慌,磨刀不误砍柴工,十四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他只需等一二年,不怕难熬。”

“廿二懂的。”

天冷,燕行也不忍让洛七吹西北风,将车上的药提来,又把小萝莉的嘱咐交待洛七,让照顾金廿二的兄弟们按医嘱给他喝药,更要保藏好药,可别让老专家们发现诓去搞什么研究。

洛七带上药马不停蹄的赶地铁送去医院。

送走洛七,燕行返回,刚坐上车又下车,跑去门卫处问有没他和柳向阳万俟教授等人的请帖。

保安拿出十几份大红请帖交给燕大校,他们得到保安队长们交待,收到万俟教授和晁会长等人的请帖什么的要帮保管好,然后交给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

小行行去拿请帖,柳向阳开车进校,等小行行步进校门,上得车来,他都快笑飞起来:“小行行,我们给小美女送请帖去。”

燕行龙目光熠熠的,无比赞同柳某人的建议,于是,兄弟俩直奔状元楼。

美少年送客人下楼后因不用他送出校,也没坚持,晃悠悠的晃回宿舍,一群被药膳征服的吃货看到美少年会长,各种关心各种马屁各种热情邀请去玩耍,力求有机会在小萝莉面前刷好感。

美少年将谄媚讨好通通拍回,自己抱着书本学习,一群吃货泪流满面,最终不得不败走,王同学邓同学李少开车奔上回家的行程。

送走访客,乐韵冲回自己的卧室欣赏自己得到的古董,乐够了,搬东回空间,和小狐狸小灰灰玩耍一阵,坐着寻找雪莲花的种子。

山翁老人找到雪莲花时正值8月,那时期正是雪莲的花果期,但雪莲花还没到花枯期,种子还没有完全发育完善,都是瘪瘪的,那样的种子在自然环境下绝无发芽的可能。

抠出来的种子干瘪无力,明知培植成功的希望不大,乐韵还是死马把作活马医,用钟离前辈送的莲边碗装起来,用空间井水浸泡催芽。

放好雪莲种子,去摘茶叶,摘莲藕芽,正忙着,听到电话响,急急忙忙跑出空间,找到手机接听,是快递小哥通知去快递点取快递,快递店人手不足,无法送货上门,需要自己去拿。

穿好衣服,下楼,骑上自行车去快递点,顶着寒风到达目的,快递点围了好多的人,男生女生,抱着或大或小包裹走的,还在等待的,刚来的,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停好车,望一眼来往的人,乐韵有点小忧伤,这么多人,岂不要等很久?入乡随俗站到一排人后排队。

王紫嫣从学霸楼落荒而逃,跑回自己宿舍躺着歇了半天,再没什么心情过节,也没思吃午饭,饿得不行再吃自己做的饺子,吃七八个饺子便腻了。

心情浮燥,百无聊耐,越想越苦闷,当手机响,她甚至都不想接,最后还是接了电话,心情更加不好,仍然收拾整齐,去拿自己的快递。

王系花住的宿舍离快递点近,连自行车都不用骑,步行穿过两栋舍楼就到了,人太多,看着人头,她心情更糟。

排在一支队之后,移动几个人,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穿黑色呢子衣外套,留短发的女生排在一队取快递人当中。

看到总是让自己的路走得艰辛的乐韵,王紫嫣心口像被压了石头,堵得慌,再想到今天上午在乐韵宿舍门口丢脸,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想走,又不甘心,她干么要避让?

不走,看着那个呈S曲线的娇小女生身影就心慌气短,心口窒闷,心情糟糕。

走与不走,难受的都是自己。

心情糟到极点,王紫嫣暗中磨牙,险些磨穿后牙槽,仍无法影响那个人半分,越发的烦燥。

队伍缓慢移动。

燕行柳向阳兴冲冲的又冲回学霸楼,拿请帖爬东四楼,爬到目的,敲小女生的宿舍门,敲一遍,没反应,敲第二遍,还是无人应,柳大少不死心的敲第三遍。

第三遍仍然寂寂无声。

“难不成是小美女知道是我们不理我们了?”小扣舍门久不开,拥有阳光俊颜的柳大少忧伤的面壁思过。

燕行想了想,拿了向阳的手机,一番忙活,找到信号跟踪,默默的将手机还回去:“取快递去了,不在宿舍。”

“唔,我还以为小美女不理我了。”柳向阳阴暗的心瞬间阳光灿烂。

燕行不跟他废话,站在门口等。

快递点前,人多事多,队伍进行的也超慢。

王系花来的时候,乐韵就算没有看到人,闻到她的体味就知道她来了,还知道她排哪,听到了磨牙声,有点小纠结,那个,应该可能是针对自己的吧?

想想,老扎心了,她招惹谁了吗?为什么总莫明其妙的被人仇恨,曾经有个乐千金莫明其妙的针对她,现在又来个王系花也跟她不对盘,她是不是跟药剂系的人有仇,还是学药剂的学霸们被药剂毒成精神病,所以看她不顺眼?

搞不明白原因,乐韵抛开不想,反正她小时候也莫明的招人嫉恨,以后可能会更多人嫉恨她,不差一个王系花。

队伍移呀移,等好久,终于到她了,把手机上的短信通知给快递工作人员看单号,有两份。

工作人员看单号:“国际包裹?”

“对的,从Yi国寄来的礼物,应该有双语言标注。”

工作人员翻到快递单,去找对应的快递包裹件。

外国来的?

王紫嫣听的真切,乐韵还有外国朋友?她盯着那边看看是什么东西。

快递站的工作人员找一圈没找到,又重新回来看一次单号,再去找,终于在码成堆的箱子里找到目标,叫人帮忙搬出去。

乐韵跑到店外,箱子长宽约超一米,也不知装着什么,往那一放,像个庞然大物霸住地盘。

工作人员再去找另一份,找了七八钟再次抱出一个外面有木条保护的箱子,看架式有点沉,交给小女生时忍不住流汗:“这是什么呀,好重。”

“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原产地的红酒,鱼子酱,意面、奶酪,血橙罐头之类的特产。”

看工作人员那么吃力,乐韵上前去接过来,真的挺沉的,估计有三十斤重,内心再次冷汗,米罗帅哥是不是在箱子里塞了石头,这么掂手。

“你的朋友……真体贴。”工作人员凌乱到快抽风,他本来想说你朋友真无聊,怕伤害小女生,改为体贴。

“嗯,我朋友是个英俊又温柔,绅士又体贴的帅哥,Yi国土著,也是土壕,土壕们都很任性。”任性的寄国际航空寄布偶娃娃给她。

工作人员无话可说了,土壕们任性,那话简直不能太对,等小女生将箱子放下,让收件人签字,交接完毕,他风风火火的继续去热火朝天的干活。

王紫嫣在店内,听到小女生与快递工作员的对话,不屑的撇嘴,显什么摆?土壕寄国际包裹会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吗?

她的心理也略略平衡点,不屑再猜测那个大箱子里装着什么,小箱子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大箱子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值钱的礼物。

有两箱子,乐韵只好将重的小箱子绑在自行车后座上,将大箱子抱起来扛肩膀上,然后在一片惊嚎声中踩着车扬长而去。

对她而言,东西不重,就是箱子有点大,不太好扶,回到宿舍楼,将东西搬下,停好自行车,一手抱只小箱子,肩上扛大箱子上楼。

轻松无压力的爬到三楼,心情不美妙了,那两家伙为什么又跑来了啊?!

爬到四楼,看到在门口当门卫的两人,连骂人都懒得骂了。

“小美女,你扛着什么哟。”

“小萝莉,你回来啦。”

燕行、柳向阳站在女生宿舍门口,等得花都快谢了,上楼下楼的人来往有十来拨,就是没等到主人回来,都快站成木桩子,当听到细细的脚步声也没在意,以为是不相干的人,当扛着箱子的人露出脸,两人惊得跳了起来。

两帅哥相当机灵,火速上前一人抢过一只箱子帮抱着,美艳绝伦的美貌青年一脸讨好的微笑:“小萝莉,我送我师父出去,校门卫又有你和教授们的请帖,我们顺便给你带回来了。”

理由很充足,但是,难道不是还有其他企图?对于两帅哥的心思,乐韵没读心术也能猜出一丁半点,虎着脸不理他们,开门进自己的地盘。

两帅哥也不怕挨冷脸,激动的扛东西进女生宿舍,关门后又利落的将箱子扛到小萝莉读书常坐位置不远的地方,轻手轻脚的放下来。

“请帖给我,你们就可以麻溜的回你们的宿舍去了。”乐韵在写字桌翻小剪刀,不给面子的轰两帅哥。

“小美女,别板着脸嘛,大过节的,要开心,明天市里有好多好玩的,我们一起去玩耍吧?”

“我跟你们不熟。”就知没啥好心,甭以为她不知道燕人外祖家贺小五明天结婚的事,拐她去市里是想拉她去吃喜酒呢。

“我们跟你熟呀,”柳向阳顶着被磨砺的跟板砖一样厚的脸皮,笑嘻嘻的:“小美女,明天京城好多珠宝公司都有活动,赌石,珠宝拍卖,很有意思的。”

“是不是我竞拍,你帮付款?”

“呃……”柳向阳差点被口气呛过去,他倒是不介意小美女竞拍他付款,问题是他穷啊,一百万左右拿得出来,超过百万,就要卖肾卖肝卖肺卖什么的来凑了。

“就知道你是想诓我去市里。请帖放下,你们闪人,虽然明天是新历年第一天,我不想触人霉头,你们自己找揍,我也不介意将你们扒光再淋几桶水丢外面去让你们冻成冰棍。”乐韵找到剪刀,甩掉鞋子,坐在箱子旁,卡卡吧吧的将木架子拆掉,再剪封口胶。

燕行将请帖拿出放在写字桌面,听到小萝莉凶巴巴的话,一张俊脸抽了抽,顶着厚脸皮,坐到大箱子旁边,闷声不响的帮拆包装。

小行行坐下,柳向阳也笑咪咪的坐下帮忙干活。

“喂喂喂,都说了叫你们麻溜的闪人,你还赖着干什么?快闪得远远的,别碍我眼睛。”看到燕人坐下来,乐韵一伸脚踹了过去。

小萝莉小脚丫子飞过来,燕行没有躲,任它踹在大腿上,仍然雷打不动的拆包装箱:“箱子这么大,你一个人拆会累,我们帮你分忧。”

“我不要你们分忧,你们回你们的地盘去,厚脸皮,快走。”特么的,这么点小事,动动手就解决了,她不需要人帮分忧。

“我脸皮不厚,比中午的烧鸡皮还薄,不信你瞅瞅。”燕行顶着仙姿玉容,温和的笑笑,反正长辈们把他卖给小萝莉了,脸什么的,不要了。

“你……”乐韵磨牙,正想抓东西砸过去,柳帅哥手机响了响,她便噤音。

有信息提示声,柳向阳立即摸出手机,是微信,点开一瞅,顿时乐得眉飞色舞,大声嚷嚷:“小行行,好消息!王家将王玉璇和赵宗泽的订婚礼延期了。”

信息是他家老爹发给他的,王家老太太刚打电话给柳家说王老气病了,觉得兆头不好,将孙女王玉璇与赵宗泽的订婚礼延期,为此向大家表示歉意云云。

柳正英接到王老太太的电话便告诉儿子,他儿子知道了燕行很快就知道,让一对兄弟开心开心。

对于王家的事,柳正英当然是幸灾乐祸,不止他,接到王老太太电话的人家也心知肚明王家延期订婚礼的原因,说什么延期其实是场面话,实际上两家的亲事十有八九告吹,王家又不傻,这个时自然不可能跟贺家和救贺太夫人的小姑娘对着干。

别人在看戏,王老太太忍着羞耻感,一一给请帖上的人家打电话知会明天不能参加孙女的订婚礼。

昨天她没行动,希望儿子能有所表示,可惜大儿子大儿媳绝不主动揽活,今天又熬了一个上午,迫于老伴的压力,不得不亲自打电话。

王老太太是生平第一遭做那么没脸的事,憋屈得脸涨得通经,仍然要向一家一家人的解释。

柳少接到家里转达的消息,毫不掩饰兴灾乐祸,看到他那模样,乐韵也讶异的瞪大眼:“王家取消王千金和赵流氓婚礼,他们不怕遭唾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