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四章 各自幸福/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柳向阳说王家取消王玉璇和赵宗泽的订婚礼,燕行的情绪并无任何波动,那两人于他而言是陌生人、仇人,他懒得为他们操心。

当听到小萝莉惊奇的语气,心头不由得温软,温和的解释:“王家在玩文字游戏,他们说的是延期,延期,可以无限延期,延着延着就不了了之,另一种说法就是推期时期而已,并没有说取消,也不会背上背信弃义之类的流言蛮语。”

解释几句,又笑了起来:“王家王老很精明的,这个时候他们不能得罪你,也不能一下子将赵宗泽扔掉,所以出此下策,有道是百善孝为先,没道理爷爷重病,孙女还欢天喜地的订婚,以王老病了为由将孙女订婚延期于情于理,就是赵家明面上也不好意思埋怨王家。”

“对对,就是那个理,”柳向阳笑哈哈的附合兄弟的观点:“小美女,谢谢你!你一招就让两渣失和,简直大快人心。”

“谢我什么?”乐韵心中还不爽,板着脸。

“谢谢你在晁爷子寿辰上没给王家和姓赵的面子,我们打听过晁家敬酒在王家一桌停留很久的原因。”柳向阳真想膜拜小美女,太牛了,踩人不用费力,一脚下去让姓赵的身败名裂。

“哼!”

听到简短的一声哼,燕行偏头,认真的看向小萝莉,见她眼里没有怒火,拉紧的心弦又松了松,放柔声音问:“小萝莉,姓赵的什么时候欺负你的,你怎么不告诉我们?你告诉我们,就算我们不能明着来,好歹要趁月黑风高时悄悄的给他套个麻袋暴打一顿出出气。”

“他没对我耍流氓,是我看他不顺眼,无中生有给他扣了顶黑锅,别问我理由,踩渣不需要理由。”

“什……什么,姓赵的他没耍流氓,是冤枉的?”柳向阳觉得是自己耳朵出毛病了,要不然怎么能听到那么震撼的消息?

燕行龙目浮上惊愕:“他……没说混帐话,你是看他不顺眼才让他背黑锅?”

“对啊,人渣吗,多一项罪名不多,再说那人渣本身就很渣,一身气息那么秽乱,凭气味就知道他祸害过不少女孩子,更何况是不要脸的人渣贱人跑我晁哥哥家给人添堵,我干么要忍着?咋的,你们想为赵人渣鸣不平?想单打独斗还是群殴,尽管来,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凑一双。”

两俊少:“……”

默了默,柳向阳两眼冒红星:“小美女,你太厉害了!女神啊,妥妥的女神,你那一脚踩得太爽了,下次你准备踩渣的时候让我旁观,我给你摇旗呐喊助威加油。”

阿呜,踩渣也可以无中生有,爽。

踩渣也可以不讲道理,爽!

踩渣不需要理由,太霸气了。

柳向阳以高山仰止般的目光膜拜小女生,他们碍于身份关系不能痛快的踩渣,小美女完全不需避讳,可以无压力的踩渣,那一招整的姓赵的百口难辩,帮小行行出了一口恶气。

“噫,我以为你们想帮姓赵的打抱不平,要去告密。”

“我脑子没进水,怎么可能告密,你踩赵人渣我开心还来不及,姓赵的让小行行受了无数委屈,哥很早就想打死他丫的,因为种种原因不能踩他而已。”

燕行心头暖暖的,纵使他生父偏爱私生子,父亲于他等于无,幸好他有个发小向阳,有贺家的兄弟姐妹,部队里有生死兄弟,所以哪怕幼年和少年时代再黑暗,他也走过来了,现在人生路上多了个天使一样的小萝莉,他也是有人疼的人。

他浅浅的笑,暖意心生,暗香浮动,龙目中一片艳阳天。

一笑倾城,美得夺人心魄。

乐韵被闪瞎了双眼,忍不住嘀咕:“燕人,你能不能别笑得那么……春心荡漾?”

浅笑盈盈的燕行被噎住了,他笑得很荡漾?明明是心花怒放的感觉啊。

心底羞涩,俊脸有点发热,微微垂下头,又帮拆箱子:“小萝莉,明天有些珠宝行的赌石和古董很值得一观的,一起去看看吧。”

“哼,我和晁哥哥福姐姐约好逛街,才不要跟你们一起玩耍呢,你们爱去哪就去哪,别拉我入伙,我不想上贼船。”

“我们跟你去,总行吧?”

“不行,讨厌后面跟着小尾巴。”

“小萝莉,我们又不是跟踪你,是跟你们一起玩耍,人多安全。”

“呸呸,少触我霉头,我告诉你,就是因为跟你接触得太多,所以我才不安全,我坚决不要跟讲话不算话的人做朋友,咱们除了某些方面三观是一致的,大多数时候不是同路人。”

“小萝莉,关于让别人知道你救我太姥姥的事,我可以解释的,我不是说话不算话,是不能不这么做,你接手治澹台寻阳,如果澹台寻阳成功醒来,毒害他的人必定会记恨你,你在明,他们在暗,于你不利。

晁老爷子生辰宴会上有头有脸的人最多,让别人知道你是救我太姥姥的人最有说服力,也最有震撼力,现在京中贵圈里有权有势的人大部分人都知道你有妙手回春手,想求诊的人多,有求于你,自然不会伤害你。

尤其是一直游离于世俗之外的一些古武门派和超级家族,有些家族同样对医术超群的医生求贤若渴,他们惜才,也见不得小人横行,今天最早一批给你递帖子的全不是普通家族,像轩辕家、姬家、华家、周家行事比较公正,可以适当来往,还有些我不太了解,需要观察。”

燕行明白小萝莉还对贺家曝光她救她太姥姥,让她出名的事耿耿于怀,温声解释他们那么做的原因。

“哼,你哪次做什么没有合理解释?”乐韵翻个白眼,燕人是吃定她不会真他怎么样,所以每次先斩后奏。

如果不是因为明天元旦,今天是新历年的过年,她早把人扫地出门,或者暴打一顿再丢出去躺尸了。

两厚脸皮知道她今天不会打他们,所以又死皮赖脸的赖她地盘不走,想蹭吃蹭喝,真是……让人不爽。

“我的解释都是合理的,正确的嘛。”小萝莉没有暴跳如雷,燕行知道他又躲过一劫,眼中笑意流淌,明天元旦,小萝莉不会在新年第一天来临前揍他得满地找牙。

“……我告诉你,你再歪歪叽叽,晚上你就别想蹭饭了。”

“好啦,小萝莉,不生气了,我不说话就是。”燕行龙目骤然发出明灿灿的星光,笑得春风万里,脸上如桃花盛放。

柳向阳乐得差点蹦起来,哇,晚上又有好吃的了!嗯嗯,不回家果然是对的。

两俊美青年满眼桃花朵朵开,兴高采烈的拆箱子包装,三两五除二,撕拉几声将封口全部撕开。

乐韵也将小箱子拆开,是双包装,捧出内部的厚纸箱,一瞅,真的想吼米罗帅哥一通,如她所猜是鱼子酱、面、奶酪等土特产,塞满了整只箱子,还有四瓶红酒,82、92年的原装拉菲。

柳向阳和燕行凑近欣赏,看到全是外文字母的东东,表示不认识文字,但是鱼子酱和奶酪、红酒还是认得的,眼神格外深幽,小萝莉的那位老友朋友好大方!

大箱子里用了泡沫板,保持不压扁内部东西,里面码有正方形的鞋盒,还有袋子、方形纸盒子。

乐韵一一捧出东西,找到一张便条,碎碎念:“可爱乐乐小朋友:爱马仕、夏奈尔、LV,范思哲,你喜欢哪一款?”

念完,直接咆哮:“米罗你个购物狂!又把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我跟你没完!”

小萝莉在照着字条念,燕行、柳向阳整个人都不太好,小萝莉的外国朋友竟然给小萝莉送奢侈品服饰,一送还是好几种,这是要闹哪样?

听到咆哮声,两人悄悄的缩缩脖子,嗯,小萝莉发火好像真的很可怕!

兄弟俩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冒头,当自己是空气,免得引火上身。

气恨恨的咆哮一声,乐韵本来跳起来想冲去换手机打个国际长途吼米罗一顿,脸急剧的变幻一阵,气乎乎的忍住了,哼,米罗那恶趣味的家伙,自己享受买买买过程中的乐趣,却要她承担买买买的结果,就是想让她抓狂打电话,他在一旁乐,这次她不打电话,看他咋办。

狠狠的皱皱鼻子,又坐下,一样一样的翻看,如米罗便条所说共四个品牌,每个品牌有二到四件衣服、裙子,与衣服相配的围巾、丝巾,每个牌子两双鞋子、两只手提包,物品垒起来填满一只大箱子。

裙子是春夏裙,衣服则是秋冬装,都是风衣,鞋子是凉鞋和六七公分的高跟鞋子。

看型号,乐韵郁闷的发现鞋子、衣服型号都是符合她脚和身形的,忍不住想吐槽米罗帅哥,那家伙眼睛有多毒,竟连她衣服型号和鞋子型号都猜得一清二楚。

老外土壕帅哥太体贴,她表示快吃不消了。

师母喜欢给她买买买,还可以接受,师母是女性嘛,可米罗帅哥是男子汉好么,一个帅哥疯狂买买买,他就不怕买到破产?

她只想问一句:想让土壕朋友不再给自己买买买该怎么做?

以无比幽怨的心情欣赏完来自远方的元旦礼物,乐韵拿手机拍了照,再将物品又放回箱子里,分两趟搬回卧室先搁着,等宿舍没有男士时再整理。

小萝莉嘟着唇不说话,燕行、柳向阳不敢去捋虎须,帮将包装胶纸收起来,溜到一边抱本书假装好学生。

搬走东西,乐韵坐到自己的专用位置,抱书本扫描。

小女孩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看书,柳少、燕少悄悄的欣赏,柳少也把手机关静音,放膝盖,哪怕没声响,只要有电话有短信手机屏闪光时他也能第一时间发现,不会错过电话。

女生宿舍安静而详和。

王市长家,王老太太还在不停的打电话,王老与儿子儿媳坐着看报纸看杂志,监督她,王玉璇缩在一角当隐形人。

王家人的心情十分不好,不仅是要取消订婚宴,更重要的是赵家人的态度,赵宗泽自己惹祸连累王家丢脸,赵宗泽和赵家人却连句话都没有,也没有打电话给王玉璇。

如果赵宗泽和赵家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王家服个软,王老和王市长心里也能舒服点,然而,赵家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当他们王家是什么人?

王老气得在上午又狠狠的将祖孙俩骂了个狗血喷头,痛骂老伴和王玉璇瞎了眼,看中赵宗泽那种货色,骂两人看不透赵宗泽冷漠无情虚情假义的假面孔。

王老太太挨劈头盖脸的臭骂,愣是连辩解的理由都找不到一句,王玉璇被骂得除了掉眼泪,连大气都不敢喘。

到中午,王老太太还不肯打电话给请帖上的客人,王老脸色黑如锅底,中午之后,王老太太自知躲不过,才在老伴黑脸监督下告知请帖所请的客人们王家孙女订婚宴延期。

而当王老太太不停的告知请帖上的客人们她家将孙女的订婚宴另改期时,赵宗泽在家悠闲的看电影剧。

赵家本是H北省人,是后来因赵益雄与燕飞霞结婚,燕飞霞投资成立建立医院和工厂,最开始规模小,后来发展成飞霞集团,在积累一定的家资,燕家从出生地迁往京都,现住在四环与五环之间,独立独栋独院的别墅楼,前几年翻建,现在是气派的带欧美风格的洋气的跃层三层别墅楼。

赵家除了燕行不在,其他人都在家,有燕行的生父赵益雄,赵益雄的继妻郭芙蓉,赵宗泽和赵丹萱,赵益雄的父亲赵立,赵老太太。

赵益雄五十多岁,保养得极好,一点也不看出已过知命之年,赵太太也满五十岁,每天除了保养就是美容,风韵犹存,看起来像四十来岁的样子。

赵立已年过七十,曾经是医生,赵老太太则是家庭主妇;燕飞霞早逝,当年燕行年少和成年后因从军,赵益雄代子管理飞霞集团,成为代理董事长,郭芙蓉衣食无忧,当贵太太。

家里的保姆们将水果与糕点小吃准备好便全部退下,将空间交给主人们。

宽敞豪华的别墅大厅里,一家六口悠闲的享受假期。

“小泽,你还是先打电许给王玉璇,哄一哄王千金吧,免得王市长以为你轻视王家,以后对你有意见。”郭芙蓉催儿子。

赵宗泽前晚风风火火的赶回家,闹得一家子半夜三更全爬起来,听说他在晁家丢了脸,赵家老少们差点没吓出个好歹来,连夜紧急商量对策。

因飞霞集团在燕行名下,一直以来京中权贵圈们都知晓那个事实,因此飞霞集团等于是贺家罩着的,各个部门都不会没事找麻烦,因而赵益雄代理公司才顺风顺水。

赵宗泽得罪晁家,晁家或许会给燕行和贺家面子,绝对不可能给赵家人面子,赵益雄也是心惊胆颤的,就怕晁家和想讨好晁家的人落井下石。

一家人惊惶的商量半夜,到第二天一大早,赵益雄和赵立父子先后打燕行电话,燕行外公外婆生母曾与晁家和京中很多权贵家都是世交,燕行与晁家小义孙又有交情,由燕行去帮赵宗泽说说好话,晁家小姑娘不生气,那么晁家也不会让赵家没脸。

至于赵宗泽有没做过混帐事,那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先避过眼前的一关再说。

然而,当赵立父子给燕行打电话时才发现燕行手机关机,根本联系不上,气得一对父子肝疼。

因为是工作日,赵益雄提心吊胆的去公司,生怕听到公司各部门传来不好的消息,幸好到下午也没听坏消息,他终于放心,飞霞集团名义上是属于燕行的,有贺家在,别人不可能会动赵家,赵宗泽又是王市长准侄女婿,有谁看不顺眼赵家,也得顾忌王家颜面。

有了那点认识,他那颗心放在肚子里,稳稳的,再暗中打探情况,京中贵圈也是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要起暴风雨的预兆。

因为京中贵圈很平静,赵益雄回到家也没担忧,唯一的忧虑是王家那边,赵宗泽浑不在意的说让他别担心,请帖都发了,他们怕丢脸,王家人更怕不起脸,现在紧张的不是他,而是王家人才对。

赵益雄和赵立也深觉有理,王家有位市长,请帖写的是王老夫妻为孙女举办订婚礼,却是市长亲自送给客人的,若到明天准新娘不出现,王家千金才会成最大笑话。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公司那边有燕行和贺家顶着,赵家和王家的订婚宴有王家顶着,赵家老少们开开心心的享受假日,就只等明天去现场就行。

儿子两天没给王千金打电话,郭芙蓉心头隐隐有些不安,怕王家心里有疙瘩,希望他哄哄王千金,给王玉璇台阶下。

“妈,你不用担心有的没的,王玉璇有几斤几两,我心里清楚,现在再晾一晾她,到傍晚她不给我打电话,我晚上再给她打电话。”

赵宗泽满不在乎,现在王玉璇就像他手里的小蚂蚱,怎么蹦跶都蹦跶出太远,王家要面子,不可能取消婚宴,等晚上他打电话去哄一哄王玉璇,给王家个台阶下就没事了。

“可是……”郭芙蓉还是有点不安,王市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她儿子晾着王玉璇没什么,王市长若觉得她儿子不好,以后不给她儿子好脸色不给她他儿子人脉资源,那就得不偿失了。

“你能不能别老操心,让我安静些不?我每天忙着交际,忙着哄王玉璇,够累了的,回家来想放松一下,你还老盯着我做这做那,搞得我心烦。”

“好了,我不说就是。”儿子又不高兴了,郭芙蓉便不再催他给王家打电话。

赵益雄很淡定,宗泽能抢来王千金,自然有能力搞定王家。

赵老太太拉着赵丹萱说话,祖孙两叽叽咕咕的讨论明晚去哪家酒店吃美食,后天去哪哪泡温泉。

一家人各自舒心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没人关心赵家嫡长孙燕行怎样,是在出任务还是在干什么,更没人想过要叫他回来吃新历年的团员饭。

赵家几乎将燕行忘记,燕行也不屑于赵家的那点薄凉亲情,他呆在小萝莉宿舍,就如中秋那天一样,心情美美的。

中秋节那天有小萝莉请她吃饭,他不孤单,新历年也有小萝莉收留,还有向阳陪同,这个年不孤独,如果除夕也能这样就好了。

可惜,他知道那是奢望,小萝莉有家人,就算不回家过年在京中还有晁家,他呢,过年还不知道回哪,或许还是回部队跟兄弟们集体过大年。

乐韵开启扫书模式便停不下来,到四点钟才放下书本,配制药膳汁泡排骨和肉,鱼,一只鸭,和面,之后以制作烤鸡的方式制作一只鸭和一条鱼扔小烤箱里烤。

四点半煮晚饭,五点烧菜。

晁宇博学习到五点过后,优哉悠哉的晃上四楼,当看到燕少和柳少两人,心中浮上淡淡的忧伤,原本以为晚上能和乐乐安安心心的吃顿饭,结果那两家伙又跑来破坏气氛,心塞。

两俊美大校友好的对晁家哥儿微笑,看到美少年坐饭桌,他们也跑去占席,当看到小萝莉捉了只大龙虾,两少兴奋的暗中嚎嚎叫,过阳历年有海鲜哇,好幸福!

早早做饭,六点开饭,一只烧鸭,一条烤鱼,香辣排骨、清蒸龙虾、猪肉猪肚炒青菜,蘑菇汤。

别人吃鱼子酱配饼干面包之类的吃,乐小同学异想天开,独树一帜,又拿鱼子酱和些药汁做个酱汁,涂抹些在鸭肚子里然后烤烧,还有部分则当清蒸龙虾的酱料,等吃的时候,让美少年和两大校差点争个头破血流,什么都丢酱碗里涮涮。

药膳很好吃,更美好的是心情,燕行幸福的快要融化,有人收容过新历年的感觉真好!有这么好的开始,让他有足够的勇气与信心面对新一年中的风风雨雨。

四人美美的饱餐一顿,柳向阳和燕行又抢走洗碗工活计,快到七点时,燕少和柳少识趣的开溜,留点时间给兄妹俩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