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五章 你来这里干什么/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时差关系,华夏国已是晚上,Yi国还刚进入下午,米罗呆在书房里,有点小忧伤,乐乐小朋友怎么还没打电话来吼他?

查国际包裹单,快递已到,小乐乐收件后没有打电话吼他一顿,感觉不正常啊,难不成小朋友在见到他买买买的成果时并没有炸毛?

想想,他觉得不太可能,小乐乐最怕麻烦,也怕他买买买,在华夏国京城逛街,每次他说要去买什么,可爱小乐乐就一副心惊胆颤的样子。

他忧伤着忧伤着,丹特老管家打电话通知说他有快递,需要他去签字,米罗风风火火的蹿下楼,到酒馆外拿快递。

看到国际包裹箱上的标准意文与汉字对照,英俊的青年蓝色眸子美丽得如夏日的晴空,晶光灼灼,明亮如星。

签字,收包裹,米罗抱着小萝莉小朋友邮寄给自己的礼物,风一般的跑回书房,折礼物。

看寄件日期是十天前,注明是航空加急件,仍然耗费十天功夫才到,说明快递物流很忙,中间耗去很多时间,虽然有点慢,终是赶在元旦前到达。

折开箱子,是一包一包的饺子,没有花卷。

看完礼物,米罗眼珠子一转,拿手机打国际长途,拨通远在亚洲的小朋友电话,当听到小萝莉那好听的声音,他先嚎了一句:“啊呜,小乐乐,为什么没有花卷,花卷花卷,好吃的花卷……”

燕帅哥柳帅哥走后,乐韵和晁哥哥坐着说话,晁家将收到的请帖拍照发给他家的博哥儿,再由他转达给小乐乐,美少年又顺便给小乐乐上讲讲邀请者的身份职业等等。

兄妹俩凑一起研究明天的出行计划,去哪几个地方转,大概需要多少时,预订到哪去吃饭等。

当手机响时,乐韵抓过来一瞅,是米罗那家伙,阴森森的磨牙,接通,立马就听到那边呼天抢地似的嚎叫,脑子里就一个想法: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

“米罗,你个恶趣味的家伙,你还好意思嚎?你瞅瞅你都寄了什么给我,爱马仕、香奈尔什么什么的,你一个汉子,能不能别学女性疯狂买买买?你是购物狂就算了,别让我一个女汉子承受你买买买的成果啊,米罗,你下次再把快乐建立在我痛苦之上,莫说花卷,连饺子也没有了。”

吐槽,必须吐槽米罗帅哥的恶趣味,他有颗少女心,疯狂采购的东西都是女孩子们痴迷的东西,简直想揍他。

小朋友在咆哮,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觉得到她炸毛的激昂情绪,米罗的小纠结瞬间烟消云散,就说嘛,原来不是没炸毛,是因为想揍他又揍不着,所以干脆不理他。

成功惹得小朋友咆哮,他心情倍好,哈哈大笑。

听到米罗的笑声,乐韵就有种想从信号波里爬过去将他揍飞的冲动,可惜,无论她怎么磨牙,就是奈何不了远在万里之外的某人。

等挂断电话的时候,她还气呼呼的冲手机呲牙,那呲牙咧嘴的模样可把美少年乐坏了,摸着她的脑袋笑得花技招展,比女性还美艳迷人。

晁宇博陪小乐乐说了一阵话,约好明天几点出发,他回宿舍,让小乐乐有时间做她的事。

燕少柳少蹭到饭,心情美好,一路奔回宿舍,到自己的地盘上没形象的笑成傻子,乐呵够了,兄弟俩凑在一起叽喱哗啦的猜明天小萝莉会去哪玩耍,什么时候出发,他们怎么才能偶遇得上。

农村有过阳历年的习惯,乐爸和周秋凤也照老规矩做了荤菜,供祭天地神灵和祖宗,然后才吃晚饭,他们早上跟姑娘通电话,晚上就不啰嗦了,幸福的享受二人世界,哦,不对,还有个在妈妈肚子里,是三人世界。

阳历年没有除夕那么正式,京中贵圈们却有名目繁多的宴会,晁家没有去参加什么酒会啊什么商业活动宴啊,老少们在家享受亲情时刻。

贺家更是大团圆,因放假,元旦贺盼盼结婚,贺家那些在外地能回来的几乎都回来了,全涌回老祖宗身边,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的。

相比贺家的热闹,王家就压抑多了,就算下午告知了所有王家请的客人们明天不能参加王家孙女的订婚宴,终归是件很丢脸的事,王老王市长心情不太好,没什么过节的气氛。

同样的,贾铃不知道外孙的情况,又担心燕行知道自己做的手脚,整天胆颤心惊,惶惶不可终日,哪有什么过节的心情。

赵家过得很舒心,原本赵益雄收到过几张商业活动请帖,因儿子在晁家被落了脸,有可能被捕风捉影的商界大佬知道了,他去宴会遇到那些些肯定尴尬,决定不去交际应酬,反正等明天宗泽与王家千金订婚宴后,哪怕有些不好的传言,对他们而言也没什么影响,谁想打压他们父子前也要顾忌着王家、贺家的颜面,动摇不了他们的根本。

一颗心妥妥的放肚子里的赵益雄,晚上吃海鲜大餐的团圆饭,老少六口其乐融融,玩乐到八点,赵宗泽给王玉璇打电话。

赵老太太也关掉电视,一家人坐等情况,他们是当智团的,如果听出王玉璇情绪语气不对,他们也好支招。

在打电话前,赵宗泽阳光温柔体贴的一面全面上线,试过嗓音,笑容也是无懈可击,万事俱备才打电话。

当拨出电话后传来的温柔女音让他笑容僵硬,关机?他不敢相信的又听一遍,没错,就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而不是无人接听。

王玉璇竟然关手机?

赵宗泽怀疑自己打电话的方式不对,挂断一次,再重新打出去,仍然是电子公关的温柔回馈。

“小泽,怎么了?”赵立赵益雄几个人也看出不对劲儿。

“关机了。”赵宗泽阴郁的皱眉,他两天没打电话,明天就是举行订婚礼的时候,这个时候王玉璇应该忐忑不安的在等他电话才对,怎么可能关机?

“关机?”赵益雄也察觉一丝丝不对劲儿,想了想:“小泽,你打她家里电话。”

赵宗泽“嗯”的应一声,打电话给王玉璇父亲王凌志。

王凌志因当初离婚跟现在的老婆结婚,老父亲不喜欢他老婆,也不待见他,无论节假日,他能躲就躲,能不去父母那边就尽量不去,多年也养成习惯,元旦节假,父母没有叫他们过去,他便装傻充愣,不去父母身边。

王凌志懒洋洋的躺柔软的沙发上玩手机游戏,他只是个科长,那点工资只够自己消费,家里的家具都是王玉璇买的,王玉璇买东西,以前是燕行帮她买单,跟赵宗泽确定恋爱关系,由赵宗泽买单。

因以前赵宗泽跟王玉璇闹小脾气时,赵宗泽便打王凌志的电话,王凌志也存有赵宗泽的号码,看到来电显示,他愣了愣才接。

“叔,晚上好,您和阿姨吃过晚饭吗?”赵宗泽打通电话,先问好。

“吃过了,你有什么事?”王凌志想到家里老母亲和哥哥今天打来电话,对赵宗泽说话的语气也冷淡了些。

不对劲儿,赵宗泽听王凌志的语气便知不好,更加恭敬:“叔,前两天在晁家晚宴我被冤枉了,璇璇不相信我都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我很难过,花了两天功夫才勉强调整过来,我想找璇璇,她手机关了,能不能麻烦您借手机给璇璇听一下?”

“小璇还在她在爷爷奶奶和她大伯那边,你找小璇就打小璇爷爷奶奶家的电话吧,就这样啊,我忙着呢。”王凌志怕自己说什么让父母知道了又削他,飞快的挂了电话。

手机传来嘟嘀一声,通话中断,赵宗泽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冷凉,望着手机,眼神越来越阴暗。

“小泽,你打王家的电话试试。”赵益雄心中也有点慌。

接二连三受挫,赵宗泽心情非常不好,深呼吸了几个,调整好情绪才拨通王家的座机。

王老等人吃了不像年饭的一顿家常饭,王玉璇怯怯的呆一边,王老太太在小心翼翼的给老伴按摩肩,王市长在看晚报。

座机响起来时,王市长夫人去看,看手机号与座机旁放的电话号码一对照,认出是标有记号的号码,向公公报告:“爸,电话是赵宗泽打来的。”

“叫保姆来接,就说我们去参加宴会了。”王老一肚子火气,两天都没打电话,现在才打电话想糊弄谁,以为王家都像王玉璇一样蠢?

王夫人依公公之言叫保姆,保姆在房间,听到喊声跑出来,听王夫人的吩咐到座机那边,电话断了,很快又再次重响。

保姆接电话:“您好,这里是王宏国老先生家。”

“阿姨好,我是赵宗泽,”赵宗泽听到电话传来的女声知道是王家保姆,先自报家门,再问:“阿姨,王爷爷王奶奶王大伯大伯母在家吗?”

“是赵少爷啊,王老先生带家人参加晚宴会去了,都不在家。”

“阿姨知道王爷爷是参加哪位权贵家的宴会的吗?”

“我不知道的,老先生们要去谁家,我一个保姆哪有权问呀。”

“不好意思,是我太急,让阿姨为难了,”赵宗泽连连道歉,又问了王玉璇好不好,得到的都是很普通的回答,他识趣的不再问。

挂断电话,整个人都不好了,王家什么意思?

晁家的事才过两天,王家又带王玉璇去参加宴会,不怕丢脸?还是在晁家的事还没传开,权贵圈都不知道?

赵宗泽揣摸不透王家人的心思,心里有点没底,他两天没打电话,王家也没发火,王玉璇没主动打电话还跟去参加宴会,究竟在干什么?

赵益雄赵立也一头雾水,王家还去参加宴会,是不计较赵宗泽让王家丢脸的事,还是以此告诉赵家他们王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怕王玉璇因赵宗泽丢脸,仍然能在权贵圈里混,让赵家惦量惦量斤两?

那么一想,赵益雄心突突的跳,自己打电话给以前交情不错的人家,旁敲侧西的打探一下情报,比如王家有没什么异常啊,对方都是三言两语就推脱说有事,结束通话。

他心里的不安在扩大,隐约意识到了晁家那个新认义孙女的重要性,那些以前与他交好的人可能听到什么风声,怕得罪那个医术高明的晁家小义孙,不愿再与他有太多牵扯,免得因此得罪晁家。

“小泽,我们极可能推测失误,晁家的面子比王家更大,有些人可能宁愿得罪王家也不愿得罪晁家,在你被晁家小姑娘厌恶的事传得人尽皆知之前,必须先抓牢王家,你明天早早到王家住处外面等着接王千金去化妆,事后我们再去王家道歉,免得王市长心中不舒服,以后不护你和他侄女。”

“我知道了。”赵宗泽心里十分不舒服也没有反对,晁家认了那个救贺老不死的小女孩子做孙女,权贵与顶级富豪们必定会上赶着去巴结的,他必须要抱王家的大腿,有王家当护身符才安全。

赵家不知道王家人的心思,心里没什么底,那原本轻松的心情也不太轻松,等到晚十点,赵宗泽再次打电话仍然没打通,一家人心里有点急,也没办法,赶紧早早去睡,明天早起去酒店。

这一夜,赵家人睡得不怎么踏实,到三点便全部爬起来,带上衣服,开车赶往预订的影楼化妆,做头发等等。

赵宗泽赶到王家住的大院儿外,刚凌晨四点过,等啊等,就是没等到人,也没等到王玉璇打电话找他,等到五点,他实在挨不住,打王家座机。

电话铃声在凌晨特别刺耳。

保姆住一楼,被吵醒心里也特别恼火,还要不要让人睡了?她披衣起床,跑去客厅看,发现又是赵宗泽,依老爷子的话,不接,按静音健。

猜着可能会不断打电话,她坐下,将座机放在膝头,手按在按健上,等铃声中断再次响起时又按静音,来一次摁一次。

赵宗泽连打七八次电话都没人接听,烦燥不已,开车去预订酒店附近的影楼,停好车,刚走到影楼门口,听到毫不掩饰的嘲笑声:“哟,这不是赵家拖油瓶赵二少嘛,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