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六章 脸丢光光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冤家路窄!

没找到王玉璇,赵宗泽心里憋着火,当嘲笑声入耳,也没忍住的讽刺回去:“我来当然是化新郎装,可不像有些人只能当家属。”

说话间望向声音来源处,那边,一身正装的贺明韬在检查一部车的喜字粘得牢不牢,看到他,环胸抱臂,嘴角与眼神带着明显的讽嘲之色。

贺家人美姿容,男俊女靓,那是不争的事实,贺明韬穿咖色中山装,随意一站,端的是立如松,自有一股不俗的大气恢宏气度。

看到风姿不凡的贺明韬,赵宗泽便心堵,贺家人看他不顺眼,可他偏偏常遇到贺家青年们。

“你当新郎?”贺明韬噗卟一声笑出声,以无比怜惜的眼神欣赏着还蒙在鼓里的准新郎官:“不知赵二少的准新娘是谁呀?”

“你们还在嫉妒我抢了你表弟的小青梅?你嫉妒我也没有用,王玉璇马上就是我的准新娘,订婚就等于结婚,我和王玉璇从今起就是实质夫妻。”

赵宗泽最讨厌燕行的亲人,有贺家人在的地方,别人看他的眼神格外的鄙夷,暗中也讽刺他是拖油瓶。

“哈哈哈,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就凭你和你家人今天的表现,我能笑一一年,”贺明韬笑得春风拂面,连语气也格外欢脱:“赵二少啊,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耻下问,麻烦问问,你说的王玉璇是哪个王玉璇啊?”

“明知故问,谁不知京市市长的侄女王玉璇和我真心相爱,今天终于将有情人终成眷属。”赵宗泽骄傲的扬扬头。

他刚说完,从影楼跑出来一个英俊清俊的少年,笑着问:“八哥,赵二少刚说跟谁有情人终成眷属?”

看到小十五出来了,贺明韬笑咪咪的摇头:“拖油瓶赵二少说他和王玉璇有情人将成眷属,小十五,你别笑得太厉害,咱们要有同情心,可怜赵二少还在做着当市长侄女婿的美梦,咱们要理解他,毕竟他就是个拖油瓶,咱们小龙宝心善才容他在赵家嚣张,离开了小龙宝罩着的赵家,他什么都不是,好容易抱上王家的大腿,那是做梦都不愿醒的。”

“嗯,我尽量不笑,”贺明智忍住笑,眼睛都弯成弦月形状,十分真诚的对赵某人说了声“抱歉”:“赵二少,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还没睡醒。”

“贺明韬,你们什么意思?”赵宗泽一张脸阴沉沉的,心里愤怒的想冲上去撕烂贺明韬的脸。

“字面上的意思啊。”赵某人恼怒成怒,贺明韬笑得更开心:“赵二少,你不会……没接到王家告知说将婚礼延期的消息吧?不可能啊,订婚是王家和赵家的事,要将婚礼延期也应该是双方共同商量,王家不可能单方面的做出决定,然后通知客人们说婚礼延期,请大家元旦不用再跑酒店吃喜宴,如果真是王家单方面的做出决定,赵家不知道,赵家请的客人等会全部赶来酒店,到时如何下台?”

“你……你说什么?!”赵宗泽心中怒火高涨,当听到说王家单方面的通知客人说婚宴延期,一张脸勃然变色,脚像灌铅似的,再也动不了。

“原来赵二少真不知道王家将王玉璇和你的订婚礼延期的事啊,”贺明韬做恍然大悟状:“啧啧,王家王老太太昨天下午打电话给所邀请的客人,说王老从晁家回去就气得病倒了,王家将王玉璇的订婚礼延期,我以为是你们双方商量的结果,这么看像是王家单方面的决定。”

眼见赵宗泽一张脸发白,贺小八眉眼飞扬,换口气,继续涛涛不绝:“嗯嗯,这回王老太太总算真的站对了立场,要知道王老身体也不太好,为了找救我们老祖宗的医生到我们家求过好多次,现在京中贵圈都知道你得罪了晁家,王老太太再疼爱孙女,也不可能拿王老和王家做赌注押宝在你身上啊,可怜的赵二少,你哪,赶紧拉上你家在影楼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妹妹回家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贺小八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通,那哗啦华啦的字句像石头砸向赵宗泽,赵宗泽被砸得眼冒金星,身子摇了摇,几乎要站立不住。

他的胸口急剧的起伏着,大脑里嗡嗡乱响,意识里只有“婚礼延期”的字句在不停的晃闪,王家将王玉班和他的订婚礼延期,这不是跟取消婚礼一样?

王家怎么可能会那么做?

“不可能的,不可能!”他像在安慰自己,又像在喃喃自语。

“有什么不可能的?临时将婚礼延期虽然有损颜面,至少不会丢脸啊,要是举行婚礼时请帖上的客人们只送随礼不吃宴,到时婚宴席面上空荡荡的连个客人都没有,那样的笑话能让人笑一百年。”

贺明智清朗如月的面上浮上淡淡的笑,当没看见赵某人的青白交加的脸色,浑不在意似的又加一句:“哦,对了,王家不仅电话通知了客人们,还登报声明,昨晚的晚报上有,今早的早报应该也有。”

赵宗泽四肢僵硬,寒冷的晨风吹来,他打了个战,腿软软的,没什么有力气,他往前走一步,转而转身,白着脸跑向车子,越跑越快,也跑得踉踉跄跄的

在装饰轿车的影楼工作人员们全装傻允愣,当没听到客人在谈什么,个个认真的工作。

贺小八贺小十五看到赵宗泽那落荒而逃的身影,痛快的笑出声,特么的,小三生的小贱人,教唆着贱人一家总欺负小龙宝,他们没收拾他是因为时机不到,现在是时候慢慢收拾贱人了。

看赵某人爬上车逃路,兄弟俩也不闲着,赶紧检查车辆,这些车是孔家要去接他们家五姐的,当然不能马虎。

工作人员的速度很快,贴好喜字,大功告成,这边刚贴好喜字,孔熙敬和伴郎们也化好妆,新郎官在伴郎们的陪伴下出来坐车上车回家去忙迎亲事宜。

贺家兄弟俩也坐他们的车回大院。

赵宗泽开车跑出很远,到一个有报亭的地方停,冲下去将京中的几种晚报全买回来,将信将疑的翻看,果然在京市新闻晚报里找到王家登的消息,白纸黑字,明晃晃的证明贺家两兄弟说的是真的。

他一张脸煞白,颤抖着手打电话给爷爷奶奶爸妈和妹妹,让他们不要化妆了。赵益雄和家人在影楼等化妆,因为人多,他们还在排队,接到电话惊觉不对,叫上家人忙忙奔出影楼上车赶去与儿子碰头。

五人找到赵宗泽,赵立夫妻和赵益雄郭芙蓉挤进赵宗泽的车,赵益雄紧张的问:“小泽,怎么了?”

“爸,王家……将婚礼延期了。王家昨天……通知了王家请的客人,还登……报声明了。”赵宗泽口齿发凉,白着脸将晚报给坐进副驾的父亲看。

“什么?!”刚坐进车子里的人失声尖叫。

赵益雄抢过报纸,看登在一角的声明,果然是王家登的延期婚礼的消息,上面落款是王老太太的名字。

“怎么可能这样?”赵益雄脸色唰的变白,延期婚礼不过是好听的说法,聪明人都知道其实就是取消婚礼!

王家取消王玉璇与赵宗泽的婚礼,也无疑在撇清关系,告诉京中权贵和晁家说王家与赵家并不是一条阵线上的人。

瞬间的,他明白为什么昨晚以前交情不错的人都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他们已经知道王家将王玉璇婚礼延期的消息。

还有刚才在影楼,也有人在频频看他们,眼神十分古怪,肯定也是知道王家取消婚礼,而他们男方家人还被蒙在鼓里,竟然跑去化妆,凭白的给别人笑话。

想到自己像个傻子似的什么都不知道,赵益雄羞得无地自容,脸一阵青一红,呼吸急促如牛喘。

赵立不信,拿来报纸一看,写得明明白白,当时连报纸都拿不稳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赵老太太也抢过报纸看,看一遍,嘴里呢喃:“怎么会这样?王家怎么会这样做?”

郭芙蓉心都快跳出嗓眼,从婆婆手里拿来晚报急速扫描,看到消息,浑身骨头都折断了般,差点坐不稳,是不是因为小泽两天没打电话,王家不满意赵家态度,所以一怒之下取消婚礼?

她们都觉得小泽是冤枉的,王家竟然不相信小泽,所以对王家也有怨气,才听小泽的不向王家认错,现在坏事了。

郭芙蓉面色惨白,赵家与王市长家亲事结不成,曝光出去,她以后在富豪圈里也再没什么脸面。

赵立呆了呆,忙大喊:“快,赶紧回去给我们请的客人打电话,告诉他们婚礼因故延期,不能让人看笑话。”

赵宗泽机械的开车,他一路都不知是怎么将车开回家门口的,一家人跌跌撞撞的冲向别墅,赵丹萱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跟着哥哥的车,到家门外见爷爷奶奶爸妈脸色难看,也猜知发生了不好的事。

一家人跑回家里,手忙脚乱的找出发请帖时的备用名册表,查找电话号话,等天亮后一一打电话通知客人请不用去酒店吃宴。

------题外话------

萌萌哒的小仙女小鲜肉们,偶雄一回,二更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