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九章 偶遇(一)/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天气特别冷,有些地方的水还结了冰,风冷得像冰碴子,饶是如此也阻挡不了人们过节的热情,大街上到处是人,或拖儿带女,或携老带少,男女老少皆兴致勃勃的享受热闹的一天。

元旦是个好日子,路上到处可见贴喜字的婚车车队。

唯恐迎亲时堵在路上,孔熙敬出发很早,摸黑赶到贺三老爷子住的大院迎亲,贺家也在天刚亮时送嫁,让男家将贺小五接走,反正同在京城,想见面容易,再说贺小五有好归宿也是家人最大的慰籍,贺家开开心心的将贺小五交给孔熙敬,身为大舅子小舅子的贺小二贺小八等随车送亲。

迎亲队伍回到孔熙敬和贺盼盼的小家,拜了父母高堂,也没耽搁,又去酒店,酒店预订有客房,累了到酒店再休息,要不然等到上午车多人多,有可能堵到中午还赶不到酒店。

当贺家兴高采烈的嫁女,王老家却是冷清清的,当初王老太太选元旦节给孙女办订婚宴,也是存了要跟贺家暗中较劲儿的心思,她孙女跟赵宗泽订婚,以此碜贺家人的眼,让他们为外孙燕行心疼。

谁知千算万算没算到会中途杀出个晁家义孙,打乱了她的计划,以至逼得她不得不取消婚宴,以避晁家义孙的锋芒。

新历年第一天,万象更新,这是个喜庆的日子,庆祝新历第一天伊始,各种活动名目繁多,最适合情侣们游玩。

兰少到达澹台家别院附近不远,停车等得约半个钟,澹台觅雪妖妖娆娆的踏寒风而来,一身火红大衣,披散一头乌黑长发,高冷女神的气派中又有一份妩媚,即使不笑也自有惑人风华。

看到清冷女神踏寒气而来,兰少下车,到副驾座旁等到高冷美女缓缓而至,拉开车门,绅士的请人上车。

“清西,你们今天竟然没有去拜访那个妙手回春的小姑娘?”澹台觅雪踏着小台步走到清俊挺拔、清贵飘逸的青年俊杰面前,姣好的面容浮现一丝清淡的笑容。

“拜帖已送到,在静候回音,小姑娘没什么表示,也总不能天天跑去催,没得招人烦。”

“古武世家的一代青年才俊竟然也有怕被人嫌弃的时候,倒是稀奇。”澹台觅雪娇笑一声,坐进副驾坐。

“那是因为对方身份特殊。”兰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体贴的关上车门,再绕过车头坐回驾驶室,系安全带扣时偏头望向身侧的美女,眼中有温情:“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听说古玩市场有场盛大的赌石会,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澹台觅雪说得漫不经心,兰少笑容可掬的答了一个“好”字,开车直奔古玩市场。

市中有好几个古玩市场,每年国庆中秋元旦除夕元宵等重大节日都有活动,古玩市场玉石会最盛大的仍然要数潘家园,它地宽园大,驻园摊主多,有足够的地方举行大型活动。

兰少自然也懂澹台觅雪说的古玩市场是哪,路上车如长龙,平日里十分钟的路耗时一个半钟才堪堪抵达,在潘园附近的停车场停车,车场里的车也是多如牛毛。

找到空位泊车,兰少陪同澹台觅雪步行去潘园。

节日的潘园历来火热,元旦有活动,就算天气寒冷也挡不住古玩爱好者们的脚步,偌大的园内摊位爆棚,人群熙熙攘攘,一改冬季比较冷清的现况,又恢复空前热闹状态。

刚到九点半,也是园子里客人们骤增的时刻,人流一波一波的涌进园子,呼朋引伴而来的人三五成群,七八成伙,人气骤增的好处就是驱走了寒冷,令园内的空气都暖了起来。

兰少携澹台觅雪走进潘园,正想转去玉石场,看见去棚区的路边一个穿红色羽绒衣的美女立在那儿张望,不由停了停,那姑娘不是小姑娘义兄的姐姐?

“看到熟人了?”身边的青年一顿步,澹台觅雪便敏锐的察觉他的变化,清冷的目光望向前方。

“不是我的熟人,是那个小姑娘金兰哥哥的姐姐,就是站在右手前方那条路右边的那个穿红色衣服扎马尾的女孩子。她在这里看样子是在等人,说明小姑娘可能会来。”

兰少解释一句,又将晁家二姑娘的位置指给同伴看。

澹台觅雪望过去,看到站在路边近棚区墙壁一侧的红衣姑娘,心中了然,善解人意的提议:“我们到一边看看,说不定能见到小姑娘。”

“好。”兰少也有那种想法,两人改变方向,往摆摊位的地方,走到斜对潘园大门的方向,慢慢的欣赏露天摆放的物品。

乐韵又一次领教到了堵车的厉害性,当初她入学在路上挨堵,可比起这次来,那次是小巫见大小巫,她们早上五点出发,原本一个半钟的路用四个半小时才勉强挤到潘园附近。

他们还算好,军用猎豹车让人有顾忌,没人敢乱插队或超车,所以占到点便宜,有急得乱插队的车辆堵路,速度会更慢。

龟速爬行到潘园附近,柳大少顾不得喘气,又马不停蹄的找停车场,在一家私人停车场找到位置,四人风尘仆仆的奔潘园,当赶到园外,看到成群成群的人流,两年青大校自发的走在小萝莉和美少年身后,为他们保驾护航。

晁定博将小乐乐带的一只登山背包挂在左肩上,玉面含笑,心情也格外轻快,以前他体弱不敢乱跑,说来也惭愧,就算是本土著连潘园都没逛过一次,不可谓不遗撼,这次是第一次来,还有小乐乐陪同,仅只想想就让人开心不已。

第一次陪美少年哥哥满世界跑,乐韵抱着背面前的包,挽着美少年哥哥的胳膊,心情格外好,也不畏人多,轻盈的飞进园子。

跟着当跟班的燕行,肩上搭着装得鼓囊起部分的背包,和发小兄弟走在后面,暗中嫉妒少年,眼刀子戳少年的胳膊,小萝莉从没挎他胳膊,除了揍他的时候,最亲密的动作就是顶多拉拉他的袖子。

纵使他心里嫉恨少年被小萝莉温柔以待,也只能暗中丢几个眼刀子出闷气,该护着还得护着,谁叫少年是小萝莉心中明月般美好的哥哥呢。

晁宇福左等右盼,都快被冷气冻成冰碴子,急差点想跳脚,抓着手机看了看,就是没打电话问人到哪了,怕影响美人弟弟和小团子的心情。

等啊等,等得耐心都快磨尽,瞅啊瞅,当涌进潘园的一波人群中的有几个人影闪进眼帘,她瞬间欢喜的一蹦而起,风风火火的冲出去找人。

时刻留意着晁二姑娘的兰少、澹台觅雪心中明了,挪身到一边,目光随着晁二去的方向搜寻晁二要等的人。

那么一搜,兰少轻而易举的找到了从门外而来的燕少柳少晁少和小姑娘,四人两红两黑,红与黑的组合犹如黑暗与火的关系,分外耀眼。

男人穿红色总有别样的味道,而晁家少年穿火红色衣服真正的穿出了火红极致的热烈与骄艳,在火热的红色衬托下,少年如天空的朝阳一样的美丽。

少年身边的娇小女孩子穿浅紫色,犹如初开的紫荆花,艳而不娇,傲而不冷,贵不妖,有与世不争的淡然,又有入世超然的洒脱。

小姑娘长得好,皮肤白,穿什么都能压得住,紫色是神秘的,高贵的色调,很多女孩子压不住色,会显得很老气横秋,紫色在她身上却显得那般明快生动,生出高贵神秘之外的轻盈空灵感。

红色与紫色明艳热烈,后面两人所穿黑色被鲜艳的色彩相衬,也不再沉闷,多出了生气与朝气,而红与紫色与黑色相和,又多出沉稳与宁静。

那样的组合轻盈空灵中有沉稳大气,热烈里有安静,相得益彰。

就算不愿承认,兰少也不得承认晁少比澹台觅雪更合适穿红色。

晁宇博进得园子就在四处张望,很快就看到跑来的二姐,带着小乐乐钻出人流,到一边等,他们人多,二姐一个人钻来钻去也方便些。

绕来钻去的避过行人,晁宇福跑到等自己的四人面前,一个熊抱抱住娇俏可爱的粉团子,大吃豆腐:“小团子,你又变可爱哒。今天更粉嫩了,让姐姐亲亲。”

边说边啃粉团子的嫩脸,一只手在揉小团子的头发,旁若无人的占便宜,晁宇博看不过去,一把将老是没正经的二姐给扒拉开,一边帮小乐乐整头发,一边没好气的瞪眼:“二姐,你够了,再这么蹂躏小乐乐,下次外出玩耍不叫你。”

“你不跟我玩耍,有小团子和我玩耍就行了。”被威胁,晁宇福心里不甘心也不得不屈服在美人弟弟的淫威之下,不再占便宜,仍得瑟的冲美人弟弟扬眉,牵起小粉团子的手:“走走,我们淘宝去。”

燕行柳向阳对于晁二那总占小萝莉便宜的行为也是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两人对晁姑娘笑笑算打招呼,跟在后面闲云信步的走向玉石会场的方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