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一章 又是遇偶(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谨记着小萝莉说某次逛街遭暗杀的事,为小萝莉安全,踏进一楼大厅第一件事就是侦察有无安全隐患。

他没法确定谁会对小萝莉不利,但至少要防备附近有无隐藏的危胁,四下扫视一番,没侦察到有可疑人物,随手拿副口罩戴上。

人太多,他的容貌又极佳,最容易被那些肤浅的人当明星围观,从而容易招来关注,戴副口罩能遮住部分脸,没那么显眼。

当有一拨人走来,燕行也第一时间发现人群中的古武周家周少主和他的贴身护卫周一,被人簇拥着的一位是古武周家的宗支,京中顶尖富豪周信,他以为是巧合,当人走近,听周信跟晁家少年打招呼,不由诧然,小萝莉应了周家的邀请吗?

晁宇博刚想带小乐乐去溜达,看到走到自己几步远的七八人,认出京中巨商周信,笑容温润的回应:“周董也来潘园淘宝,真巧。”

“周董。”晁宇福也认得周信,她没见过真人,但是,在财经频道见过上电视的周董,而且,像她们晁家那样的功勋老世家,对京中众多的权贵与土壕巨头们资料也是必须要掌握的,自然知晓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

“哈哈哈,是很巧哟,”周信心情愉悦,笑容也格外轻快:“我来的时候看到晁家二姑娘在离大门不远的地方张望,我猜着晁少和小姑娘必定也会来游玩,我可是特意在一楼等着你们,功夫不负有心人,可教我等着了,燕少柳少和晁家兄妹感情真好,教人羡慕。”

他一句话解释清楚了巧合的原因,就算他特意等着来偶偶,也不让人反感。

柳向阳也向周信打招呼,燕行言简意洁的也叫了“周董”,视线与周少相碰,嗓音清冽如冰泉:“周少也有雅兴赌石,真难得。”

周少本是以似友似亲的身份与周信出来行走,见到小姑娘和燕少,他不用遮掩身份,对燕少和小姑娘微笑:“我来凑凑热闹。小姑娘,我周姓,周英昊,希望有荣幸能邀小姑娘一起喝茶。”

晁宇博晁宇福知道周董会如此热情,目的当然是小乐乐,也不越俎代疱,让小乐乐自己决定要不要跟周信同行。

周少跟燕少认识,燕少和小姑娘很好,周信也不去打搅,笑着等小姑娘和周少说话。

周董笑容可亲,也没有外放气势吓人,乐韵对于平易近人的一向有好感,对周信笑了笑,目光望向虽然长着大众脸,却有主角光环的青年:“你姓周,是不是给我送了请帖的那个周英昊?”

“正是我,小姑娘看到了我的请帖呀,荣幸之致。”小女孩笑容明亮,眼睛亮晶晶的,可爱又活泼,与她对视,周少顿觉眼中看到了春光,心旷神怡。

“有很多人给我送了请帖,目前我手里的就有四十来张,别人请我是尊重,我应不应邀是我的自由,但不能不尊重别人,虽然我没有应约,但是每张请帖我都看过,对于人名大致上有印象。”

“真如宣少所言,小姑娘乃我辈中人,直爽率性,小姑娘,今天有好几个地有赌石活动,不知我有没荣幸邀小姑娘兄妹和燕少柳少同行?”

“周少有送请帖,周董也亲自给我和哥哥姐姐下了帖子,看得出来你们很有诚意,我接受邀请,不过,是指现在在这里,其他地方我不一定去,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

“哪里哪里,小姑娘能开尊口应我邀请,便是我今天被幸福女神光顾了。小姑娘想先看哪边,对于赌石,我是外行。”周少心中涌上喜色,小姑娘收了那么多帖子没有应约,唯独对周家记忆犹深,可见他运气不错。

“我也是外行,反正不管是人还是物,一向只论眼缘,看中就抱走,看不中就是没缘。”乐韵笑得眼眼弯成月牙,声音拉低:“周董的健康没什么大问题,周少也只有任脉关元、中极有损伤淤塞,并无大碍。”

周少心头一突,小姑娘一语中的!真正的戳中了他的弱项,他全身上没其他毛病,唯有在前前次古武门派大会切蹉中受暗伤,后练功时导致出岔子,任脉差点被气冲断,家中长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稳住,又贯入内力帮他修补滋养,才得以保住任脉,而受损最严重的地方目前也无法再复元。

“小姑娘,换个时间,我再带诊金去求诊。”周少已万分确定小姑娘就是仙医门人,而不是什么疑似仙医门人,也唯有仙医门出来的妖孽才能像长了火眼金睛似的,一眼就能看出人的病症所在。

“好说。”乐韵眨眨水汪汪的杏眼,与周少相视一笑,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她也不怕别人偷听,身后有两尊保镖,身侧晁哥哥和福姐姐,周少那边也有周董的人当墙,一般人凑不近,离得远也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两人先聊了几句,周少正式与晁少晁二姑娘认识,又跟柳少正式认识,三言两语打过招呼,也不站着当门柱子,结伴逛,周少和周信都把选择权交给小姑娘。

周董与晁家哥儿并行,周少不愿太张扬,与燕行柳少同行,人太多容易堵路,周一只带两个人保护周少和周董,还有一个则是周董的秘书,专帮提钱付款等事,另四个保镖散开。

乐韵不会客气,举目一望,开启X射线功能扫视一番,观察哪有灵气和生气,相中地方,沿着商摊之间的通道走。

为了不致于造成交通堵塞发生矛盾引发事故,摊与摊之间的通道很宽,足够容人来来往往。

赌石会,商摊都是玉石原料、珠宝,有半成品成品,或者还有奇石,至于那些不值钱的观赏石头自然没有,弄那些东西特意来投标摆摊,有可能收入还没摊税费高,因此,活动期在会场的是玉石珠宝摊位,铜、瓷等古玩物件仍然在棚区和露天散区那边的地方,有兴趣的可以逛了玉石会专场再去其他地方转悠。

全是玉石珠宝,货比三家也方便。

晁宇福左瞅右瞅,瞅到样子怪异的石头还会拉着小团子看稀奇,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风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牛姥姥进大观园。

小姑娘没有入手,周董相中一块石头即入手,由秘书拿单去付款,一个保镖抱着石头等,周董和晁家兄妹们慢慢逛,秘书付款回来和抱石头的保镖再跟上。

逛了差不多半条商摊,乐韵到一个商摊上挑中一块不显旧也不显新,没特色也不丑的石头,大概有燕帅哥四个拳头大,标价一万二。

允许讲价,所以买卖双方讨价还价,还价讨价,五千五成交。

周董和周少见识到小姑娘杀价手段,佩服的五体投地,小姑娘杀价特别狠,开口削价到三分之一,然后卖主喊价一万一,她只加五百,等喊卖主喊一万,他还是四千五,到五千,小姑娘要走,双方眼见谈不成,卖主割肉加到五千五,成交!

晁二姑娘帮跑去付款,柳少帮抱着石头等,燕少又陪着人走。

等付款回来,晁二将石头塞背包里,和柳少追上周董一行人,发现小团子又入手一块碗大的石头,乐颠颠的又去帮付钱,再帮背起来,兴奋的直蹦跶。

逛完一条商摊,燕少也入手一块看着有眼缘的石头,有个超会杀价的小萝莉,皮球大的一块石头只花五千。

逛到第二条商摊,柳少管不住手也跑去入手一块石头,只有拳头大,一千大洋,然后周少为凑个热闹,也挑中一块,削去一半价,七千大洋。

周董的秘书李秘书也来了兴致,像抓瞎似的抓了一块石头,九百块。

美少年只欣赏,乐韵逛到第二条商摊的末尾,挑走两块石头,一块只有她的小拳头大,一块有标准的饭碗大,两块石头花费一千五百人民币。

再逛,小姑娘没出手,周董倒是乐呵呵的抱走两块大的石头,一块有个脸盆大,砍价砍去九千,还要七万,一个保镖抱石头送去办理寄存手续,那么大的石头带着不方便,送出园子放外面的车上又太远,存放在会场专门存物的地方,随时可以提取。

人来人往,没遇到什么熟人,唯有周董认识几个比较熟的人,打了招呼便过去,也没引起什么交通堵塞。

将一楼逛了个大概,一群人上二楼。

二楼的布局与一楼无异,成品与半成品珠宝在专门的地方,成品与半成品都有架子,排成行,像原石类的都是在地面铺布摆放。

玉石是有灵性的东西,质量好的都有灵气,因质量好坏不同,灵气强弱不同。

爬上二楼,乐韵举着一双钛合金眼,以X射线做远程扫描,扫描到了有灵气的东东,也扫描到身带病的人,因为不认识,她自然不会主动跑去拉着人说“你有XX病”之类的话,如果她那么做,准被人当做精神病院出来的神精病患者。

兰少澹台觅雪落在晁家兄妹和燕少后身,中间被人岔开视线,他们到玉石会场直接上原石料比较高档的二楼,到二楼上找了一圈,竟然没有找着小姑娘和燕少,猜着或许人在楼下,为不让人觉得急功近利,两人在二楼逛。

他们逛得一阵,发现吉少也来赌石。

吉少踏进二楼玉石会场,侦察环境时发现了兰少,只远远的以目光打个招呼,便各自逛各自的。

宣少除了厨艺,对于玉石珠宝完全没兴趣,对于护卫们收集到的消息关于什么元旦活动之类的一律是左耳进右耳出,就像飞鸿飞过天空,连痕迹都没有留下。

然而,他对什么赌石不敢兴趣,偏偏被突然进京的一位修古派弟子给从三味轩的厨房里拖出来,拎他陪同玩什么赌石。

被拖进潘园的宣少,一路哀怨的拿眼刀子戳拽他来家伙,可那家伙丝毫不顾他的眼神,指使着宣一带路,沿路标直奔玉石会场。

玉石会场二楼内,当乐小同学在打量四处时,周少眼尖的发现吉少,轻声提示燕少:“燕少,我看到吉少了,在左前方十点半钟的方向,兰少也来了,右前方两点钟的方向。”

“我们进园子的时候遇到过兰少和澹台家的澹台觅雪,兰少想邀我们同行,小萝莉拒绝了。”燕行一边低声说话,一边观察四周,就算周少不提示,他也能很快发现吉少,因为吉少后面跟着四个护卫,别人在挑挑拣拣,弯腰倾身,那四人像门神似的人柱在吉少身边,太打眼了。

小姑娘拒绝了兰少的邀请?

听到燕少透露出的消息,周少心底划过讶异,小姑娘直爽率性,单纯温良,说话很直,但其实是个很容易相处的人,周董和他下邀请帖,她没有接受邀请,当在此偶遇,小姑娘并没有厌恶他们特意堵她,为什么她会拒绝兰少的邀请?

他想不明白,便暂时将之抛开,平静的看向四处。

吉少在玩赏一块石头,听吉二悄声报告说小姑娘和晁少燕少来了,他暂时放下石头,转身看向二楼入场大门,果真看到晁家兄妹和燕少站在一侧,正在观望,再细看,还有周少在例。

小姑娘接受了周家的邀请吗?

看到周少和燕少并肩站着,吉少惊异得眨眨眼,难不成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周少又做了什么赢得小姑娘的好感?

心里想着,也暂时不玩赏石头,快步走向门口那方去找燕少一行人。

“周少刚才说的姬少,是不是姬祥信?”乐韵粗略的扫描全场,关闭眼睛功能,半侧过身问周少。

“是的。小姑娘记性真好,竟然记得送帖人的名字。”小姑娘记忆真好,他只说一个姓氏谐音,她便准确的将人对号入座。

转而他又忍不住乐,如果他说辛少,小姑娘能不能将姒五少对号入座?

那么一想,周少自顾自的笑得眼中星光闪闪,如若他们说辛少,小姑娘不知是姒少,姒五少一定会悲催的想哭,不过也不能怪小姑娘,他们的在外用的姓氏差不多与本姓相近,唯有姒姓的曾改姓的姓氏与分支同宗姓氏都不怎么相近,辛姓与姒姓的发音更是相去甚远,别人难以想到一处也是情有可原。

周少普普通通脸漾出笑容,眼里有光辉闪动,自带光环,瞬间便变成美艳英俊俊哥。

“没有重复的姓,告诉了我姓氏,等于告诉了姓名。”乐韵得到答案,转身,望向左前方那边,看到一个体型匀称的英俊青年带着四个保镖向自己走来,便知就是姬少,在外人称吉少的人了。

习武之人,每个人的体形都匀称修长,来京城的都是各家的佼佼者,气质也沉稳大度,吉少不同于宣少的秀美,他是英武之美,英气勃勃,散发着健硕的美感。

看到吉少过来,乐小同学便知避不了,就算走去其他地方,吉少也会找机会打招呼,干脆请晁哥哥和周董移步到离门不远、挨着墙的地方站着,免得妨碍别人。

远远看到小姑娘和周少燕少走去一边没行动,吉少颇觉受宠若惊,加快脚步,从人流中穿梭而过,到离得很近时,脚步更轻快,运用内力,以轻功走路,不带声响的走向小姑娘和她同伴们。

走到距离不到三步才打招呼:“小姑娘,晁少、晁二姑娘,周少、柳少燕少,周董,新年愉快。”

吉家四位保镖向众人点头,站少主身边。

周董也见过一次吉少,笑着回句“新年愉快”。

燕少柳少也道声新年愉快,并不多话。

“吉少,你是逢石必赌啊。”周少看到吉少就乐,在古武门派或世家中,大多数古武弟子并无特别小爱好,而与他同时代的一辈出了几个奇葩,其中两个在京,一个是痴迷于厨的宣少,一个是嗜爱玉石的吉少,吉少在哪座城,逢有赌石玉石珠宝会便会跑去凑热闹。

“小小爱好,让大家见笑了。”吉少洒脱的一笑,坦率的承认自己在家族被视为不良嗜好的小爱好,主动朝美丽的少年伸出手:“在下姓姬,周文王姓氏的姬,姬祥信,冒昧来打扰到晁少和晁二姑娘小姑娘了。”

“幸会!”晁宇博与眉宇间笼着英气的青年握手,不骄不躁,无论面对谁,只要不是欺负他家人的人,没惹得他变脸,始终温润如玉,暖如春风。

晁宇福没有与帅哥青年握手,只是点头打招呼。

最小的乐小同学顶着张白净粉嫩的小脸,还没说话,周少便笑着解释:“吉少,小姑娘没见过我们的人,记得送帖人的名字,你不用再自我介绍,只要给小姑娘看几眼,刷个脸就行了。”

“我本来准备了五百字的自我介绍,见到可爱小姑娘想涛涛不绝的赞美我自己一番,现在看来用不上了啊,那我就不喋喋不休的招人嫌了,小姑娘想去哪边?我们跟着你逛。”吉少没觉不妥,十分开朗的接受建议。

“吉少,我听到你的声音了,别走,等等我。”这边人还没行动,有清悦的男声蹿进,转而有人捞开片帘进二楼。

------题外话------

小仙女们,介个才是真正的二更嗯,偶这么勤,求给几个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