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二章 古墓传人/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闻声,周少等人扭头,秀美清俊的轩辕少主蹿进门来,笑容耀眼,而宣少身边是个美丽少年,约十六七岁,一张雄雌难辩的脸,肤白面嫩,眼如星,隐约能见瞳仁中闪现一点银色。

少年头发浓密,一双聚财小耳朵,穿红衬衣配银色西装,那身银色真真的将人衬得如十五的月亮,朗朗清明,皎皎如雪。

银衣少年拽着宣少的胳膊,殷红双唇勾起,挑出邪肆的笑容,眼角上翘,那笑容给他增添一份妖娆,令他有几分妖冶之美。

两人身后跟着宣家四卫,年青护卫皆是一副哀怨样,也不知受了什么样的打击。

宣少冲进二楼往一侧一瞄,瞄到火红的美少年和小小的粉嫩小姑娘,苦催的脸瞬间春暖花开,阿呜,遇上救星了啊!小姑娘应该能治住小魔头。

他二话不说,带着拽着自己手臂衣服的银衣少年就往周董吉少等人的方向跑,冲到吉少旁边,还不太自然的瞅抓着自己的银衣少年。

噫?

燕行龙目浮现疑惑,又是一个修古之人,是哪派弟子?他没有见过妖治的小青年。

周少吉少看看被妖治少年抓着的宣少,又看看那小青年,眼中就三个字:不认识!他们不知道那是哪门哪派的传人。

晁宇福看到银衣小青年,眨眨眼,偷偷的戳戳身边的小团子:“小团子,你觉得银衣美少年跟我们家的红衣美少年比,谁更胜一筹?”

宣少看到吉少,看到小姑娘和燕少等人,一双清透的眼睛浮上问号,这些家伙怎么走到一起了,不会是巧遇吧?

乐韵将目光从银装美少年身上收回,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闷声闷气的:“福姐姐,你看走眼了,那不是美少年,是个易钗而饰的美少女,男女有别,没法比,如果真是美少年,跟晁哥哥是不同的美,晁哥哥是不染尘埃的雪莲花,银衣美少女就是娇艳灼人的芍药。”

“女……女孩子?”晁宇福差点摔跟头,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老大,明明是个美少年,怎么会是个美少女?

周少吉少燕少柳少:“……”女的?!明明没胸没屁股,百分百的男人相啊。

周董嘴角抖了一下,他也看走眼了!纵观他看遍人间芳菲色,竟然也有走眼的时刻,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被人指出真实性别,毋忘我松开宣少的胳膊,抚自己的手腕,睁着双瞳仁深处有银色的美目,视线在一群男女身上扫来扫去,重点关注红衣如火美少年。

终于得到自由,宣少激动的想哭,呜,总算有人能一眼看出小妖女的真身了啊!可怜的他,被一个女孩子抓着还不能反抗,别人还以为他是同志,他的一世英名都快丢猪圈里去了。

“小姑娘说得对,她是女孩子,价真价实如假包换的女生,终南古墓传人毋忘我,毋是毋须置疑的毋,现年二九之龄,正值青春貌美花样年华。周少吉少燕少没听说过的话,你们家家主或师父知晓。”

宣少巴啦巴啦的兜人老底,恨不得小妖女的老黑帐都翻出来,当然是指如果他知道的话。

古墓传人?

从宣少嘴里听到古墓传人四个字,周少燕少吉少也第一次有懵呆感,古墓派真存在?

讲真,如偌从别人嘴里说出“古墓传人”,他们一定以为是在开玩笑,可说那话的却是轩辕家的少主,也说明真的是毋须置疑的真实性。

书到用时方恨少,周少吉少深感自己所掌握的信息不够,相比于轩辕少主,他们所知有关古武门派的信息量真的少得可怜。

银衣假美少年看过来,晁宇福也笑吟吟的打量美少女,假少年长得真的好像男生啊。

被重点关注的晁宇博连眉毛都没动,任假少年欣赏自己的容颜。

他不介意被人瞅,乐韵介意啊,果断的站到美少年哥哥面前,不高兴的问:“美女,我晁哥哥的眉毛就那么多,你要数到几时啊?还有啊,你自己手镯有多珍贵,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

小小的矮矮的小乐乐挡着自己,让晁宇博心中感动,又哭笑不得,小乐乐当他是纸糊的不成?他好歹是个男孩子,哪可能被人看几眼就能少几块肉。

毋忘我瞳目一闪,脚底生风,一退又退到秀美温婉的宣少身侧,以疑问的语气问:“宣少,那个像假小子的短发小女孩是不是就是疑似仙医门人的那个小姑娘?”

吉少周少想捂脸,你知道就好啊,能不能别问得这么直接?说得这么直白,岂不让人觉得他们太功利?

“你不是已经确定了么?”你都确定她就是仙医门人,还明知故问个啥?

“我不确定才问你啊,只说小姑娘有个漂亮哥哥,没人说小姑娘身材好到爆,也没人说小姑娘心直口快不委婉,更没人说小姑娘比老母鸡还护短。”毋忘我一张脸纠结成团,小姑娘比她还小好几岁,气势稳如深海,目利如鹰,连她手腕有手镯都知道了,还知道手镯不是普通之物,如果说小姑娘不是那个疑似仙医门人,从此可能很多人要睡不安稳了。

吉少周少和各自的护卫恨不得当隐形人,小姑娘发育速度超越正常人水平,身材好得让人喷鼻血,他们刻意不去在意才能忽略那个事实,以免让人觉得他们心术不正,银衣假小子偏要当面讨论,这让他们怎么下台?

“女色狼!”乐韵恼得磨牙,拉起美少年哥哥和福姐姐就走:“晁哥哥二姐姐,我们走了,我不要跟女色狼为伍。”

小姑娘拉着哥哥姐姐去玩耍,燕少柳少快步跟上,周董和周少吉少唯恐落被甩掉,拔腿就追,各自的护卫们也跟在后面。

“等等我嘛。”宣少一溜烟儿的冲进青年群里,挤到周少吉少和燕少身边,组队前进。

被丢下的银衣美少年哼哼一声,轻悠悠的跑起来,绕过一群冷脸青年,跑到晁二姑娘身边,一手搂住姑娘肩膀:“美女,麻烦跟你妹妹说说,本少真不是色狼来着,本少性取向没弯。”

小妖女终于正常了一回,去跟美女玩耍不抓着自己当冤大头了,宣少暗中舒了几口气,被一个能以假乱真的假小子抓着,那被人当男同的感觉简直比置身刀锋里还不好受。

被假少年攀着肩,晁宇福苦闷的偏头:“帅哥,你这样子,别人会以为你是我男朋友。”

“那正好,我们临时凑成一对儿,这样也就不尴尬了,或者你跟我换个位置,我挨着小姑娘,临时充当小姑娘的男朋友。”

“不行,你就挨这里好了。”晁宇福警惕的挨近小粉团子,坚决不让银衣假少年跑小团子身边占小团子的便宜。

“好吧,我就挨这里。”银衣假美少年唇角上扬,打蛇随棒上,攀着晁二姑娘的肩,正大光明的当临时男朋友,成功加入共游行列。

后面的几位大少:“……”假小子什么的最讨厌了!

二姐关心则乱,晁宇博为还不知已被假少年摆了一道的二姐抹把汗,也不去戳穿假小子的小把戏,虚心的向周董讨教玉石方面的知识。

晁家哥儿虚心好学,周董也没藏私,一边缓行,一边就地取材的拿摊位上的玉石原料当教材,讲一些原材基础知识和自己摸索出来的实践经验。

晁哥哥求知若渴,乐韵自然万分赞同,为不打扰现场教学,她走得缓,偶尔还蹲身玩赏石头,以此给周董授课时间。

一行人走走停停,逛了二十几个摊,银衣假美少年看中一块有眼缘的石头,买下来,很自然的将石头塞给宣少的护卫帮抱着。

被强塞来一块石头的宣四:“!”他是少主的护卫,不是古墓派的护卫好吗?毋少这么会使唤人,她师父知道吗?

遇着个比自己还会利用资源的假小子,乐韵也是深深的佩服到五体投地,她只想说一句:求宣少心里的阴影面积!

又逛了一阵,快到一条通道的尽头时,小姑娘也出手,挑中一块重达六十多斤的大石头,也在眨眼就花去二十六万。

那么重的一块石头,晁二姑娘想帮背也无能为力,吉少的护卫机智的跑过去帮抱起来,他本来想就那么抱着也没啥,吉少问过小姑娘的意思,让护卫抱石头去解石处等,他们都有自保能力,不用那么多人跟着。

周董一边教学,也入手了两块翡翠原石,因为行走得缓慢,每个人都有机会欣赏石头,吉少也入手一块,当逛到第二长摊之间,乐韵再次出手,相继买下三块原石。

小姑娘买第三块石头时,周董观察一阵,好吧,以他的经验没看出石头有什么特别之处,他没问,银衣美少年管不住好奇心,嬉笑着问:“小姑娘,你懂赌石?”

“不懂,”乐韵淡定捧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在手里摩娑:“我不懂赌石知识,我懂药理,我买的石头上有微量元素,拿回去煮水做药膳很不错。”

小姑娘语气轻飘飘的,周少吉少毋少周董有点懵,拿翡翠……做药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