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三章 憋出内伤(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吉少几个被小姑娘语不惊人誓不休的话给打击得不轻,宣少瞬间目清眼亮:“小美女,石头水能做药膳?”

“能啊,有些石头含有对人体有利的微量元素,上次你吃到的药膳中有一种口味的饺子就是用石头煮水和面制成。”

“小美女,等中午咱们再详细的讨论石头的药用价值。”宣少叫了两声小美女,也越叫越顺口,叫小美女比叫小姑娘亲密多了。

周少吉少暗中朝宣少丢白眼,听小姑娘的意思,宣少跟小姑娘单独见过面,还留了饭,宣少吃到了小姑娘做的药膳,是那样吧?

也在这当儿,他们回过味儿来了,刚才宣少跑进来时没跟小姑娘介绍自己什么的,晁家少年和小姑娘看到宣少也是一副很平静的样子,原来是早就见过面。

两少强烈的嫉恨宣少,他们同一天去送帖,同时离开,什么时候宣少跟小姑娘见面的,为什么他们都不知道,宣少究竟做了什么,让小姑娘另眼相看?

晁宇福负责付款,很快便回来,大家边走边看,谁相中石头便去买,其他人也在附近的地方等一等。

走完一块商摊区,再次转进一条商摊之间的地方。

“小姑娘,兰少得罪你了?”吉少和燕少当跟班,等走进商摊之间的通道过了三四个摊位,压低声音问。

他们过来时,兰少与一位美女就在那条商摊间的通道间,明显是在等小姑娘和他们过去想打个招呼,然而小姑娘却直接越过那条通道。

而且这不是第一次,之前小姑娘也错过了兰少所在的那一处,然后等兰少离开那一块地方,小姑娘逛完一条道,又折去兰少走过的那条商摊,也就是他们之前刚走完的一处。

他们都能感觉出来小姑娘明显是不想跟兰少打照面,就是不知兰少犯了什么忌,惹小姑娘不快。

“我不讨厌高贵的人,但我讨厌高傲的人,对于在我面前端架子的家伙通通拉进黑名单,不解释。”问兰少有没得罪她,当然是有的。

吉少暗中滴了滴冷汗,幸好他没有端架子,也没有因自己是家族下任家主而自傲,没认为小姑娘是个孩子而所有怠慢,否则,什么时候招小姑娘厌恶了都不知道。

也感谢身边贴身护卫的提醒,当初护卫们智者见智的提议说小姑娘还那么小,跟小孩子打交道可能最紧要的就是亲切随和,不让小姑娘觉得有代沟,应该就能赢得小姑娘好感。

如今证实护卫们的话是对的,小姑娘讨厌摆臭架子的人,他觉得宣少不被小姑娘讨厌,可能也是因为宣少除了在古武门派的必要场合端着少主身份,其他时间都是平易近人,温和可亲。

小乐乐没有明说,晁宇博也猜到小乐乐不喜欢兰少和他同伴的原因,之前偶遇时,兰少的女伴看他们的眼神带着审视,以小乐乐的敏感必定发觉了,所以连认识的欲望都没有,拒绝与兰少同游。

小乐乐脾气好,大多时候对身外事不在意,她也有底线,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别人的不尊重,不尊重她的人,一向列入拒绝往来户的。

美少年伸手揉小乐乐的脑瓜子,暗中笑弯眼,那位兰少估计不知道他是被他女伴给坑了吧。

小姑娘没避讳的说出理由,周少又记起燕少之前说小姑娘拒绝兰少邀请同行的事儿,给兰少一个同情的表情,不用说明,他大概也猜到兰少不招小姑娘好感可能跟澹台觅雪有关,澹台觅雪因天赋不错,是古武门派里为数不多的女修,也是出了名的清高冷傲。

当然,周少也仅只给兰少一个同情的表情,没其他感想,古武世家青年辈们大多很熟,也仅只面熟,他和兰可没有什么太深厚的情谊,绝对不会去提醒兰少遭小姑娘讨厌的原因。

兰少站在一个商摊前,眉心皱了又皱,小姑娘接受周家同行,接纳了吉少,与宣少也相处极佳,为何偏偏就不愿接受他同游?

饶是他绞尽脑汁想也想不出所以然来,在轩辕餐馆的小小不愉快也是因冯少,他与小姑娘并没有直接冲突,他下帖,亲自表示愿意修好,小姑娘仍然冷淡疏离,怎么都说不过去。

想不明白,他也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澹台觅雪手中摸娑着一块小小的玉料原石,清冷的面孔透出冷气,似乎漫不经心的扫视吉少那群人,不在意的问:“清西,那个长得秀气的青年是不是宣少?”

“是宣少。”

“宣少和小姑娘很熟的样子。”

“看起来像是的。”

“他们有私交?”

“不知。”兰少收回远眺观察宣少等人的目光,淡淡的问:“觅雪,还想去哪逛?”

“随意走走。”

澹台觅雪没有提出目标,随意的往前走,兰少也一如既往的陪同,陪她玩赏玉石原料。

难得出来,晁宇博也想积累一些生活实践经验,为学以致用,凭借从周董那里学来的一些玉石知识,也暗搓搓的准备试试手气。

他那准备大展身手的架式,也令周董和柳少几个笑得明媚阳光,美少年玩赏石头时的认真样子还真的有几分老玩家的气势,也令大家情绪高昂,特别想知道他手气如何。

美少年东选西挑,挑中一块碗大的原石,付款后塞背包,还特意另放一处,就等逛完了跑去解石。

美少年都出手了,假小子、宣少也不甘人后,分别入手一二块石头当作玩儿。

逛到一条商摊的一半,周董遇上朋友,被拉去唠话,一群青年们先去玩,快到尽头时,周少提示燕少:“兰少跟来了呢。”

“谁爱跟就由着他跟,别跑我眼前乱晃就行。”乐韵知道周少其是在告诉她,漫不经心的回答一句,撒开小脚丫子跑路。

小姑娘速度加快,周少等人也跟着加快脚步,一阵急走,走完一条商摊道,转入兰少之前呆着等他们、他们并没有去的商摊道。

吉少等人追着小姑娘跑到一个摊位,小姑娘笑咪咪的抱住一块二百多斤的大石头,跟主人讨价还价,谈得热火朝天。

原价八十万,小姑娘出价五十万,老板死咬着八十万不松口,小姑娘直接放弃:“买卖谈不成,走了。”

老板:“小姑娘,咱们可以好好谈谈……”

“算了,我们谈价超过二分钟,一百二十秒都谈不成的生意,不必强求。虽然看着石头顺眼,也并非非买不可,说不定以后会有更顺眼的。”乐小同学挥挥白嫩嫩的小手,潇洒的走人。

众少:“……”

老板快吐血,几十万的生意就那么没了!更让他吐血的是小姑娘越过摊位走到邻摊,东看西瞅一阵,又抱住摊位上一块重约近百斤的大石头,笑盈盈的问:“老板,这块多少?别漫天要价啊,超过我的心理承受价格,生意又谈不拢。”

摊主也是醉了,细声细语的说话:“小姑娘,我不想喊天价,但我也不能大减价,这块料子是木那场出来的,一百万。”

众人看向小姑娘,这块比之前的还贵,她会还价到哪个档次?

“六十万。”小姑娘眨巴水汪汪的美人杏眼,认真的还价。

“九十五万。”

“我能接受的价格是六十五万,同意归我,不同意,买卖不成也不能伤了和气。”

“小姑娘,加点,七十万。”

“不行,我就只能接受六十五万的高价,多一块钱都谈不成。”

“……”摊主回身拿出收据单子:“割肉价啊!我买回来五十万。”

“你赚了十五万啊,转手就十五万,暴利。”

“小姑娘,有没人告诉你,你砍价的时候让人很想打你?”摊主幽幽的瞪眼。

“没人告诉我,有人告诉我的话挨打的就是他了,财老板,还有呢,这块这块这块,共一万块如何?”

小姑娘一双纤纤玉手在石头堆里一扒拉,扒出三块大小不一的石头,大的有三个碗大,小的约有成年人的拳头大小。

“小姑娘,这块就一万五,这块八千,这块最小的是五千,你统共给一万,我岂不要喝西北风。”

“就一万,你瞅瞅,石头上这么多灰,也不知道堆角落里多少年,现在是去库存的好机会,你还想留着让它生小石头不成?它真生小石头,你会心疼死。”

“…”摊主憋了半晌,愣是没憋出什么话,如果石头生小石头就是碎了,可能血本无归,当然会心疼死。

小姑娘说话简直太戳心窝子,老板的心被戳得心疼心疼的,默默的收起想打人的冲动,看看石头上印的标号,唰唰唰写单,写好,递给一群表情怪异的青年,让青年们去付款。

吉少周少宣少毋少看得目瞪口呆,这样也可以?他们觉得,如果他们是老板,遇上小姑娘可能会憋出内伤。

晁宇博带着抑不住的笑容去付款,回来给一份存根单给老板,一份自己收着,燕行终于有英雄用武之地,抢先帮抱大石头。

晁宇福兴奋的将小块石头塞背包,叮叮咚咚的率先冲,欢欢喜喜的嚷嚷:“走喽,解石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