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四章 百倍暴涨/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唉-

福姐姐兴冲冲的跑了,乐韵无奈的叹口气,二姐姐明明比她大,怎么感觉福姐姐才是小孩子,她才是成年人?

晁二姑娘溜走,银衣美少年秀眉一扬,机灵的凑到小姑娘身边,伸手摸小姑娘的脑袋:“小美女,给哥哥摸摸头,哥哥疼你,以后后面那几个大块头欺负你,你叫我,我保证帮你打得他们落花流水。”

周少吉少宣少:“……”谁来把那个假小子拧走?!

挨摸头的乐韵:“!”海拔太低,老被摸头,累觉不爱!

人矮没人权,还能咋的?

认了,至少被摸头比被摸胸摸屁股要好点。

沉默半秒,将头顶的爪子扒拉开:“假美少年,不是我打击你,虽然你师门传说中的武功很神奇,但是,不用奇奇怪怪的粉末,论武力,你打不过后面的几个大块头,他们要跟你拼命,能把你虐成渣渣。”

“你这小嘴巴怎么就从来不留口德,我说的是客气话,你就不能客气的表示感动?”毋忘我想呕血,这娃比她还嘴利,从来不留情的。

“没有委婉的习惯,再说,我从小就悟出一个道理,与其指望别人帮忙不如自己来,谁欺负我,能当场报仇的多般当时就报,论武力我不敢说能赢得了后面几个帅哥,可架不住我会整很多稀奇古怪的粉末,撒点出去全部放倒,然后想怎么揍就什么揍,不用别人帮忙我自己就能揍得他们哭爹叫娘,所以你说要帮我打架是感动不了我的。”

“那什么才能感动你?”毋忘我嗖的将脸凑到小女孩面前:“美男计行不?像我这样漂亮的男孩子,可暖床可忠犬可攻可受可暧昧,随叫随到随时服务,上得厅堂翻得墙打得流氓。”

“美人计无用,我不颜控,你这张脸虽然很美,目前仅只排第四或第五。”

“排我前面的都是谁?我考虑今晚去跟他好好的谈谈人生。”

“排第一的就是我晁哥哥,出尘不染,清涟如仙,我晁哥哥是最美的美少年,排第二的美男子就在后面,那位龙章凤姿、姿容倾城,禀绝代风华,当属世间少有的绝色;另一位目前你见不着,他像白雪公主一样沉睡了,第四就是宣少或你,宣少的美是具有山川绵秀的飘逸灵动的灵秀之美,你的美是妖娆冷艳之美,你们两个各有千秋,难分上下。”

乐小同学巴啦巴啦的评价一番,末了又添上一句警告:“你半夜找人聊天谈人生,找其他人,别打扰我美少年哥哥,谁跑去扰我晁哥哥的清静,我不介意让他狂笑三天三夜或者鬼哭狼嚎三天三夜。”

吉少周少宣少懂小姑娘说的排第二名的美男子是谁,暗中撇嘴角,哼哼,他们也很帅,咋就没上榜?

柳向阳:“……”他长这么帅,竟然没有上榜?小美女是不是早上起来没洗脸,眼睛视物不清?

被赞为人间绝色的燕行心头一喜,原来他在小萝莉心目中还是有点地位的,虽然只是排二,好歹给她印象很深,没有成为过眼即忘的路人甲乙丙。

“好吧,我就算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你哥哥真的很美,我没法比,至于第二和第三,等有机会我去跟他们聊聊,关于宣少,我仍然要承认你的评价很中肯,好歹我也不差,捞到了个并列第四,也算不枉我长这么张好脸,当你男朋友绰绰有余。”

“想当我男朋友,你回炉重造一次,找回你出生时落掉的玩意儿然后再来。”

“明明长这么可爱,怎么说话就这么招人磨牙的。”毋忘我狠狠的咬牙,有种想将小女孩扔飞的想法,这小丫头能逼得人分分钟想跟她开撕。

燕行笑得龙目星光璨璀,原来不是他一个人被小萝莉气得想揍人,连同是女生的人也被她给气得恼羞成怒,可见小萝莉就算每天都在啃书,气人的本事并没有退步。

宣少心理也平衡了,能把小妖女气得磨牙,可见小姑娘有多强悍。

周董挨着美少年陪着解石处,笑得红光满面,跟年青人在一起就是好,听听斗嘴,感觉自己也年青了好多。

晁宇福抱着石头冲在最前面,一路冲冲冲,穿过大厅到一角,回头看看人没跟上站着等,等一群人走近,组队,施旋然的进被隔离出来的解石处。

解石处也极为宽敞,大小解石机在轰轰的转动,一大群人围着看解石,随着一块石头被送到机器刀底上,解石员操刀一切,在硌牙声里石头被切去一角。

“涨了!”

掉落的石头一个面露出一泓绿色,围观的人群顿时激动的嚷嚷。

石头的主人是位有啤酒肚的老年人,腆着肚子蹲身,抹净断面,白雾似的底子上有成脉状的蓝绿色,看成分极为不错,已能预见大涨。

“大涨!”

“花青种?”

“看这势头,好歹是中档的。”

围观的人群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刚走到人群后,晁宇福就听到人群里传来“涨了”的喊声,心痒痒难耐,正想往里挤,吉家先一步抱着石头到解石处的保镖看到少主过来了,回身请身边的人借光。

人群听说青年家的人过来了,往一边让了让,让出一条道。

有吉家的保镖接应,晁宇福也不用挤,开开心心的跑往青年保镖身边,周董和吉少等人族拥着美少年和小姑娘落后一步。

围观看热闹的和围观等着有好料就出手抢购的在机器左右两侧,正前方则留给需要解石的人。

吉家吉四保护着的石头就放在地板上,他一直在观看别人解石,地面也有几块别人拿来想解的石头。

周董陪着小青年们越过一些看热闹的人,走到最前面,抱着大石头的燕行将石头放在吉家吉四先送来的石头旁,两大块石头挨一堆,个头都是辗压其他石头的存在。

有人抱石头来解,也分散了围观人的注意力,有几人一瞅新来的一群人,不期然的发现赫然是卓越不凡的周董陪着几个青年男女来解石,欣然打招呼。

“周董,果然有赌石的地方就少不了你。”

“周董,今天收获多少了?”

“周董,那两巨头是你新入手的?”

一边打着招呼,一边调侃。

“季老,唐总、李总、钱总,你们守株待兔的守在这儿,见好料就抢,也不给别人留点,真不厚道啊。”周董看到熟人,笑得一团和气。

季老,季博古,心玉阁的掌阁人,玉石界的老前辈;

唐总,唐瞻,皇后珠宝公司的大BOSS;

李总,李骏,双月珠宝公司老总;

钱总,钱永恒,京都富豪榜第十位,旗下经营金营珠宝公司占钱氏产业三分之一比例。

四位都是玉石界的资深业内人氏和玉石玩家,古玩收藏家。

“哪里哪里,我们也是来解石的。”

李骏笑着伸出手,将手里捧着的一块两个拳头大的石头给大家看。

唐总钱总也乐呵呵的说来是解石的,都带着或大或小的石头。

季老与周董打了招呼,看向几个小青年,看到粉嫩的小姑娘,眼眸一亮,向众人说了声“借光”,从人前走过,走向小姑娘。

钱总几人看到季老走向周董,以为想等着周董那群人解石后出好料方便近水楼台行得月,只笑不语,也不去跟他老人家争抢。

季老打几个人面前走过,到小姑娘附近,瞅着水灵灵的小姑娘,严肃古板的脸上难得的露出温和色:“小姑娘,打上次之后都没见你光顾我那里,什么时候有空去店里坐坐?”

乐韵溜到近前,睁着大眼睛左顾右盼,也看到了季老,当季老与周董打招呼,她便笑嘻嘻的旁听,当季老过来,还以为是找周董的,谁知是找自己,眨巴眨巴大眼睛,送上金灿灿的太阳花脸:“季老,好久不见,您老还记得我,让我受宠若惊,最近一直忙得没空四处乱跑,有空再去您老那里赏宝。”

钱总李总唐总愕然,那个小姑娘是谁呀?

行外人没听过季老的名字,行内对季老可不陌生,季老是出名的严谨派老前辈,就算他们与季前辈有些交情,也难得一见季老和颜悦色的笑脸,今天季老竟然主动向一个小姑娘打招呼,还邀请小姑娘去心玉阁玩耍,这不正常!

深感不科学的钱总李总唐总,以探究的目光打量小姑娘,又望向周董,眼神就一个意思:小姑娘是哪位?

周董眨眨眼,嗯嗯,别问他为什么,没见他今天都是小姑娘的陪同人员么?

“你这小姑娘睁眼说瞎话说得跟真的一样,我没见你有受宠若惊的样子,石头是你的,还是你朋友们的?”季老走到青年身边,很自然的站在旁边。

“两块大的都是我的哒,他们的都藏得好好的,舍不得拿出来给人看的,我不是内行人,就算赌垮了也不怕丢人。”乐小同学很诚实的,不骗人。

“哈哈哈,小姑娘,胆量好,专挑大块头下手啊。”季老开怀大笑。

“要赌就赌大的,赚了,赚得开心,赔光光了,以后免得手痒。”

“有气魄,我等着看你的收获。”

“您老说的我都有点紧张了。”

“莫紧张,赔了也就几十万,小意思。只要不是青白底料,但凡能用上,开出来我帮你受了。”小姑娘不是有药丸子?一颗一万,卖个几十颗就赚回来了。

吃瓜群众:“……”你们这些土壕,说几十万像说是几十块的,打击人也忒狠了些。

“季老,您老别抢啊,小姑娘开的玉料怎么说也首先由我受,您老排后面点。”周董立即声明自己的特权,他好歹是跟小姑娘同行,有什么好料子首先也得由他内购呀。

唐总李总钱总看向季老和小姑娘的眼神更加深邃,直觉告诉他们,事出反常必有因,季老周董争着购买小姑娘开出的料,必定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

被周董到来一搅和,再有季老反常的一招,彻底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对于解石中开出的绿也没那么激动了。

工作人员按石头主人要求继续解石,很快解出来,约有二十来斤的一块花青种,绝对是赚了,石头主人抱着石头,激动的红光满面。

那边刚解完石头,等着别人送石头上去,有石头要解的人都不好意思上,拿眼睛瞅小姑娘那边的人群。

“没人解石,我们来。小团子,先哪一块?”没人解石,晁宇福高兴的报号。

“先大的吧,小痛不如大痛。”乐韵不客气的将大块头推出去挨刀。

跟在后面的燕行和柳向阳赶紧往前当搬运工,两人合力抱起石头,送到解石机下的台面上,和工作人员一起帮固定,然后站到一边等。

乐小同学凑前,拿过笔划了一条线做为切刀点。

看到小姑娘画的线,季老心犯疼,小姑娘那一画,可是画去了四分之一个角啊,那一刀切下,如果有好料,有可能会损失不少。

解石员二话不说,调整机器角度,照着小姑娘指定的地方一刀切,硌牙的大响里粉末纷飞,机器一刀吃到底,切下一个凸角。

“大涨!”季老一双眼紧盯着石头,当那角儿落下,被固定石头的断面闪现出一抹深黑色,心情激动得比自己赌涨还要振奋。

“真涨了?”晁宇福喜得双眼发光,一把搂住小粉团子:“小团子小团子,你发达了!”

围看的人一瞅,有些懞:“黑色?”

“黑色,是墨翠吗?”钱总李总唐总站着的地方看不到断面,听说是黑色,激动的跑去看。

几位大佬那么激动,工作人员也不忙解石,拿湿布抹去断面的粉末,那面儿露儿出来一片黑,乌黑油亮,就如美女的秀发一样的滑顺有光泽。

“墨翠!”周董嗖的跑去观看,季老一步抢前,蹲身,抚摸断面,拿小手筒照光,黑色断面呈现深绿色,他眼中浮现迷恋之色:“墨翠被原产地的人誉为‘情人的影子’‘成功男人的影子’,瞧,这色泽黑而不墨,有玻璃光泽,水头饱满,质地细腻,冰种的。”

周董唐总李总钱总也跑到季老身边,围着研究,你摸一把,他去感受一下黑面的手感,心情那叫个复杂,真是墨翠!

墨翠极为少见,高档的更难得,最近半年他们从没听圈子里说哪有出墨翠,没曾想今天去出了一块,还是出自一个小姑娘之手。

几个老总扭头望向小姑娘,小姑娘被一个美女搂着,白嫩的脸上笑容甜美,眼睛弯成月牙儿,像只小狐狸,特别可爱。

季老爱不释手的抚摸一顿,恋恋不舍的站起来退开几步:“继续解。”

李总几人也闪开一些,与季老站一起,就等着那大块头露出全部真面目。

工作人员心理素质极好,果断的操刀,沿着边切,一刀又一刀,不断的换位置,切去边边角角,最后出现一坨黑色的东西,有些地方的皮还残留着,像灰白色的破布块粘在黑色石头上似的。

用小砂轮磨一块区域的壳,擦洗净,呈出黝黑黝黑的玉石原色,光泽晶莹,那种浓绿浓到极致的黑,神秘庄重。

一块百余斤的石头,除去壳,大约还有一半重,相对而言,那块头也绝对是个小小的巨无霸。

季老周董和钱总唐总李总围着石头,啧啧称奇。

“服务员小哥们,快去通知你们负责人,潘园开出好料子了,放十分钟的礼花庆祝,礼花费用算我的。小李,发红包,这里的人一张粉红色,庆祝小姑娘开门红。”周董反应过来,眉飞色舞的让工作人员通知潘园管理老大赶紧宣布好消息。

“哎!”工作人员应了一声,忙去通知管理老大。

李秘书听到周董说红包,忙立即摘下背包,摸出一扎一扎的红票子,和周少的护卫一人一扎红票子,一人一张的发红包。

李总唐总钱总:“……”周董你动作这么快,叫我们怎么好抢?

“你放礼花也好发红包也好,反正这块石头我也要一份。”季老慢了一步,让周董钻了空子,气呼呼的抱着石头不撒手。

“季老,这块是我的,小姑娘还有一块大块头没开了,不管开出什么来,都归你,我不跟你抢。”周董笑得跟弥陀佛似的。

“不行,圈子里有两年没见高档次的冰种墨翠,难得出这么一块,我要分一半。”

“一半不可能,我顶多分你一个角,或者等打磨制出首饰来,分你三两套成品收藏。”

“不行,至少一半,不分一半给我,你也甭想要了,我抱着不放手。”

“一个角,多了不给。”

“一半!”

“一个角!”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直接争个不休。

在收红包的众人:“!”

美少年和周少等人也是囧囧有神,燕行看那边争持不下,慢条斯理的泼冷水:“小萝莉好像没有说要出手,两位是不是该问问小萝莉的意思?”

“燕少,你一边去。”周董没好气的呛人。

“年青人你一边呆着,别来捣乱。”季老也一致排外。

嚷了一句,一致望向小姑娘:“小姑娘,石头归我!”

望天,望地,乐韵摸摸鼻子:“那个,其实,我是准备拿回去敲碎熬汤配药用的,你们这样子让我好为难。”

“敲碎?”

“配药?”

季老周董差点没跳脚,这么好的翡翠敲碎配药,这……这是暴殓天物!

敲……碎?

吃瓜群众懵呆中。

钱总李总唐总目瞪口呆,有钱任性,可是,也不能这么任性啊。

周少宣少吉少无语望天,见过任性的,没见这么任性的,有人说姜家少爷狂,常常一掷万金,那是那些人没过这个小姑娘,见过小姑娘,估计再没人说姜家少爷狂。

“对啊,就是敲碎熬药,我挑中它,就是因为它能入药,配以其他药材和成药能杀死白癜风的病菌生长,要不然我哪舍得花那么多钱买块破石头。看季老和周董的样子好像很值钱,我有点舍不得拿去当药材了。”

“小姑娘,你另外再找找药材吧,这块归我们了。我们不坑人,六千六百万,六六顺。”周董一阵心惊胆战,绝对不舍得将石头还给小姑娘,到她手里,估计过几天就成了堆废渣,想想心好痛。

“六、六千万?”晁宇福吓了一跳,银衣美少年睁着双美目,露出见鬼似的表情,小姑娘买那块石头用六十五万,几刀切下去就涨百倍,暴利!

“六千多万啊,有六千多万的话,我想也许应该能找到其他替代品,”乐韵咬手指,扬起可爱的笑脸:“周董,石头匀给你们也是可以的,只是,我想要几件成品首饰,可以吧?”

“可以可以!”周董和季老生怕小姑娘拿回墨翠当药材给敲得四分五裂,毫不犹豫的同意。

两人也不争了,问工作人员要来包装的袋子和纸,七手八脚的把石头包起来装在一只纸箱子里,放到小青年面前,石头归属他们,等有空再商量怎么分。

这边刚将石头移开,外里传来礼花的砰砰声响。

寒冷的天气里,潘园内一束束礼花升空,炸出朵朵喜花,五颜六色的花朵在空中盛放,远近可见。

那礼花升空,潘园内外的内行人士便知潘园开出难得一见的好料,是大涨暴涨之喜,果然,随之潘园楼墙上巨大的屏幕呈现喜讯:本园玉石会场开出一块冰种墨翠,新年大发,普天同庆。

“哇!”

看到屏幕的人爆发出阵阵惊呼,能大肆庆祝的,不仅是翡翠十分珍贵,必定份量也不轻。

听到礼花声,周董笑得格外欢畅:“来来,小姑娘还有一块巨无霸,快解开,看看是不是又值得发红包。”

“快开快开。”收到红包的人也热情高涨,大声起哄。

工作人员们也领到红包,不管钱多钱少,新年第一天收到红包,大吉大利嘛,心情也极好,不用小青年动手,他们帮抬石头上解石台。

乐韵跑过去,又画了一条线做切点。

工作人员又一刀切,那一刀下去现出点灿灿红光,等着出绿的人惊呆了,这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