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六章 蹭饭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姑娘和宣少等人从解石处离开,兰少澹台觅雪也没了多少兴趣,观看到正在解的石头没切出什么好料,也不再围观。

走出隔离间,宣少等人早已没了踪影。

兰少发现澹台觅雪面色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关心的问:“觅雪,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澹台觅雪摇摇头,脸上还是纠结的表情。

“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

“我是在想小姑娘的那块石头,我能感觉到很亲切很温和的气息,能安定人心,有助于修炼。”

“石头很稀有,想来小姑娘可能不会匀给别人的。”

“嗯,所以我就只能想想。”

“觅雪的运气一向不错,多逛两圈,说不定也能捡到漏,开出稀有好料。”小姑娘手里的石头喊价已过两亿,超出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兰少有心博佳人一笑也不敢说能去帮匀过来,只能和颜悦色的安慰她。

澹台金觅雪没有回应,缓移步,边走边欣赏摊位上的原石。

因为有周少吉少宣少的加入,人很多,燕行柳向阳都没什么机会跟小萝莉说话,撤退时一大群人下楼,就像个组团旅游的团队。

天空灰乎乎的,冷风呼呼。

从二楼大厅出来,走完楼梯,就算有段时间的适应,到楼下直接与风直面相对仍然给人有点无法适应的感觉。

涌出楼梯,乐韵回头瞅瞅一群俊男帅哥:“我跟哥哥姐姐去吃饭啦,吃完饭玩一阵就回学校,你们也开开心心的找乐子去吧,不用再陪我瞎折腾。”

“小姑娘,大家一起去吃饭。”

“小美女,我们也要吃饭啊,一起呗。”

周少吉少宣少尤意犹未尽,并不想就此结束同行,小姑娘像块宝藏,时不时的冒出让人惊喜的潜能,他们想挖掘她更多不为人知的一面。

“可你们总不能老跟着我跑啊,这么大一群人四处蹓跶,怪吓人的。”重要的是严重的干扰了她和晁哥哥福姐姐的逛街乐趣。

“没关系,人多热闹嘛。”

一群帅哥笑吟吟的,就一句话:不想拆伴。

“随你了,反正我逛我的,你们没淘到宝不能怨我。”一群人打定主意要跟着自己当尾巴,乐韵特别烦恼,依这种趋势,以后她去哪必须要偷偷摸摸,不能被人发现,感觉非常不好。

“小姑娘你随意逛,我们会找到乐子的。”吉少笑得春风满城,只要不介意他们跟着,他们就是看小姑娘玩耍也自有一番乐趣。

“好吧,现在我要找吃的去。”

“小萝莉,我太姥姥家在酒店订有座,去那边吃饭吧,而且,在距贺家订的酒店附近大厦有家珠宝公司在做周年庆活动,下午有赌石活动,吃完饭去玩石头,正合适。”

燕行适时的提议,周信眼中光芒一闪:“燕少说的可是新世纪城皇冠珠宝的年庆活动?”

“正是。”燕行点点头。

“我也有皇冠珠宝的请帖,小姑娘,燕少的提议甚好,皇冠珠宝是京都最大的珠宝公司,今年从各处收集到大量原石以做庆典活动,值得去淘一淘。”周信也极为赞成,他给晁家兄妹们的发请帖就是邀去皇冠珠宝赌石玩耍。

“燕帅哥,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是贺小五结婚,贺家在酒店订有座是办喜宴,你叫我去酒店吃饭,居心不良哪。”

“没有的事,我五姐结婚没有请客办酒,男女双方的至亲在酒店吃饭庆祝,我舅舅们包了一个雅阁,全部自己人。”

“乐乐,贺家有于归之喜,想必贺家不会嫌弃我们蹭饭,我们去蹭一顿沾沾喜气也是挺好的。”晁宇博心中对于得失有数,难得的成全燕少的小心思,贺家嫁女之喜,没发请帖,别人去或许有点尴尬,小乐乐去,贺家只会惊喜不会嫌弃。

“哪会嫌弃,贺家随时欢迎小萝莉光临。”燕行瞄瞄晁家少年的后脑,心中诧然,晁家哥儿今天竟然如此深明大义支持小萝莉去贺家吃饭,真难得。

柳向阳两眼放光,小美女愿意去贺家吃饭的话,下午又能愉快的玩耍啦。

“唔,晁哥哥同意,那就去吧。”乐韵本来不想去凑热闹,晁哥哥想去就去吧。

“燕少外祖家有添妆之喜,我们也跟小姑娘去蹭杯喜酒喝。”周信笑容逐开。

“我们也去讨杯喜酒喝。”宣少吉少周少一致乐意去凑热闹。

“好哒,都去吃喜宴去,讨个好彩头,下午大赚。”一干人都想去,乐韵也不做扫兴的事,少数服从多数。

“就是。吃杯喜酒,下午赚个红红火火。”

宣少吉少周少毋少跃跃欲试。

既然说要去吃喜宴,事不宜迟,出发,周董安排一个保镖去取石头送回车里,他陪少主随大部队出发。

出潘园,一行人也不开车,交通堵塞啊,自己开车有可能堵到下午都到不了,也不坐公交车,为体验生活,跑去借用共享自行车。

于是,一群人一人一辆小黄车,组成一只骑行队,呼啦啦的骑行,很拉风。

节假日的街道就算天冷得要结冰碴子,人仍然多如牛毛,车子排成巨龙,艰难前行,在市内的道路上骑自行车远胜轿车速度。

一群人共骑行十几分钟,到达贺家订的酒店,在离酒店一百来米的地方还车,为了不给主人造成困扰,吉少周少宣少只带一个贴身护卫,其他人先找地方吃饭。

帅哥美女们步行走去酒店,刚到酒店门口,贺明智飞奔出来迎接。

有贺家人引路,直接进大酒店,再乘电梯上楼。

贺家包的第九层楼的一个厅,一般摆四十桌以上,贺孔家只预定二十桌,席面不拥挤。

元旦有假,贺家除了在假期也有工作任务无法脱身回京的几位,其他人全部回京参加贺小五的婚礼,贺家五代好几十人,再上至亲姻亲共一百多人,新郎官孔家亲友比较小,统共来了三十几人。

新娘怀着宝宝,已经有五个多月,没穿洋婚衫,和新郎官穿华夏正统红色喜服,改版过的简易喜礼服,大红色喜庆。

新郎新娘在离雅厅门很近的地方,和伴郎伴娘们有桌椅供休息,至亲们来了起身迎接,没人来先坐着,免得累着。

贺家没料到小医生会来,接到小龙宝电话通知说小医生来了,贺老祖宗携儿孙们也到厅门内附近等着,新郎官的父母和新娘的父母本就在陪一对新人迎接客人,仍与新人们站在进门的右手边。

两家的姻亲们也惊了一把,坐等客来。

贺家人只等得三五分钟,贺十五便引着一群人到来,侍者们将厅门大打大开,迎接贵客。

周信与吉少等人陪晁家兄妹们到达贺家订的雅厅外,一看那架式,得,个个往后退一步,让晁家兄妹仨打头阵。

燕行柳向阳秒秒钟化身主人,和贺明智站门边,请客人们进厅。

“欢迎小医生大驾光临。”

“欢迎各位贵客大驾光临。”

贺祺文是贺家第三辈老大,站在最近门的地方,率兄弟姐妹、侄儿女们迎接小医生和贵客。

“不敢当,我们不请自来,惊扰了大家,还请勿怪。”晁宇博牵着小粉团子的手,从容进厅,温润如玉的面容漾出温雅的微笑。

“不敢当不敢当,不请自来,还望主人莫怪。”宣少等人也连连说不敢当,他们可是沾小姑娘的光,哪当得起贵客。

“小医生和贵客光临,是贺孔两家的荣幸。晁哥儿,有劳你陪贵客往里请。”贺祺文笑着迎客人入厅。

新郎郎娘向客人行礼,新人父母一致弯腰。

“新娘新郎不用客气,贵客们都是我妹妹和燕少的朋友,即是朋友,来去随意就好,无需太过于客气。”晁宇博很不厚道的将后面几位客人给普通化,免得新人见个人弯腰,到时弯得腰都直不起来。

“晁少说得极是,我们是燕少旧识,是小姑娘的朋友,新郎新娘不用客气。”

宣少吉少周少深感幸运女神又一次降临,能被晁少接受当朋友,与小姑娘的关系又近了一小步。

乐韵扒拉背包,摸出一块拳头的玉石原石:“我们兄妹没带什么礼物祝贺新人,这个是今天赌来的一块翡翠石,当做给新人的贺礼,祝愿新郎新娘琴瑟和调,鸾凤和鸣。”

翡翠本身就是一种夫妻鸟,代表着夫妻和鸣,作为新婚贺礼是极好的,

“怎么好意思让小姑娘破费。”贺祺书不好意思,仍然帮新人接过贺礼。

“我也没带贺礼,这块石头有紫色喻意喜庆,权当贺仪,祝新人百年好合,子孙满堂。”有小姑娘开先例,吉少也将开出来的紫罗兰翡翠当贺礼。

“祝佳偶天成,五世其昌。”宣少将蓝飘花翡翠石当贺礼。

“祝新人永结同心,白头偕老。”银衣美少年毋少送上自己的黄翡为礼。

“祝伉俪情深,地久天长。”周少将金丝种翡翠石送为贺礼。

周信有样学样,将自己开出来的瓜皮绿翡翠石当随礼。

那么一来,贺祺书和钱榆英帮收下一堆翡翠石,特别的为难,客人送给新人的礼物又不好退回去,收下吧,每块石头少说也值好几万,随礼随得太重了。

姻亲们也特别的……震惊,一个个都送翡翠,土壕啊!

“舅舅,舅妈,这些贵客家底丰厚,一二块翡翠于他们家而言尚不及九牛一毛,您们尽管帮收贺礼。”

燕行进厅,将自己的一块春带彩翡翠给五姐当随礼。

贺祺书那叫个无语,别人送翡翠就算了,怎么小龙宝也凑热闹?

吉少宣少周少有想朝燕少狂丢眼刀子的冲动,他们家族确实家底很厚,但是,那些家底是祖上传承的古懂之类的,又不能外卖啊,瞧燕少把他们说得像阔老似的,万一哪天去谁家应酬,见面礼给少了岂不显得他们寒酸小气?

就算明白燕少暗中又坑了他们一把,三大家族的少主也只能忍了,谁叫现在是在做客,如果是在玩耍,他们不介意拉燕少去角落讲讲道理。

送了礼物,晁宇博拉着妹妹向贺太夫人和贺家老爷子老太太们问好,贺太夫人拉了晁家美少年的手,亲自陪客人们去入座。

贺二贺三老爷子和祺字辈爷们陪同周董和周少吉少宣少毋少等人,贺家祺字有从商,贺祺礼与周信有生意往来,也不算陌生。

贺家与客人一大群人走往座位,两家的姻亲们也起身向后来的客人们致以目光礼。

就算没有大肆请客,座席也有主次之分,各家姻亲老爷子老太太们都坐了主要席位,其他姻亲们按先后顺序入座,先来的坐最近主人桌的位置,后来的挨着从里往向门口的位置一一入席。

美少年等人来得很晚,贺孔两家的客人只差一二个还没到,其他长辈皆已就座,晁宇博体谅主人,谢绝贺太夫人拉着他们去上座的好意,坚持依先来后到顺序去空席就座。

周信与宣少几个青年完全没意见,他们是因小姑娘而来,纯属凑热闹的,让他们坐上席反而不妥。

“这怎么成?”贺老祖宗抓着晁家少年的手,执意不肯。

“我们来得晚,哪有还要其他贵客移席让座的道理?贺太夫人、老爷子老太太们便由着我们兄妹和朋友,我们反而自在些。”

“娘,如此便由着小医生和晁家小哥儿们的意思,让小龙宝和小八兄弟们在这边陪贵客,年青年人在一起有共同话题。”小医生不想去老爷子老太太群堆里坐,贺子瑞也不强求,劝慰自己的老母亲。

“那好吧。”贺老祖宗也不好强行将小女孩子和少年拉去老人圈里听絮絮叨叨的家常话,遂了小青年们的意。

晁宇博牵着小乐乐的手走向空席,找到最靠墙,不碍人来往桌子坐;宣少、吉少周少毋少和周信陪同入座,再加上柳少燕少刚好凑成九人桌,周、吉、宣少三人的保镖们坐在相邻的一桌。

入座之前,穿有外套的都将厚外套脱下搭坐椅上,个个西装革履,英俊不凡,散发出的无形光芒令四周明亮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