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七章 我也醉酒(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贺家明字辈十几人,男孙就只有贺小一贺明宏已婚,孩子也能打酱油,他在外省工作,难得回京,因他是第四辈老大,自然要带兄弟姐妹代表第四代招呼亲友们。

贺小七贺明茂贺小八贺明韬跟小医生比较熟,由贺小七贺小八带贺小九贺明略贺小十五贺小十六跟小龙宝柳小三一起陪晁家兄妹和一群小青年。

贺家五只英俊的帅哥领命,坐在吉少等人保镖一桌,贺家第四代的姑娘贺明双贺明净贺明晴去取茶托端茶,呈敬四喜干果。

贺明晴和贺明韬贺明略是三胞胎,也是是三胞胎之中的唯一女娃,一直在国外大学做研究工作,因国外大学元旦也有假,她才得以回来与家人团聚。

贺家姑娘与贺家男儿一样,不是温婉之美就是干练利爽之美,贺明双贺明净是温婉型的美女,贺明晴与贺盼盼是豪爽型。

三位美女上茶,乐韵瞅着与贺小八一模一样的脸,偏头问贺小八:“贺小八帅哥,你和贺小九贺小十是三胞胎?”

“哎哟,小美女一猜就中,我和小九小十是三胞胎,也是我们第四代唯一的三胞胎。”贺小八嗷嗷叫,又看向小龙宝和柳小三:“小龙宝柳小三,是不是你们向小美女告过密?所以小美女知道我们是三胞胎?小美女知道了,我以后想冒充小九也不成了。”

贺小九贺明略只比哥哥晚那么几分钟出生,比哥哥更成熟稳重,与胞妹在国外,听到哥哥嚷嚷,嫌弃的给哥哥一个白眼:“哥,你少丢人现眼。”

贺小十爽朗的一笑:“小美女别在意,我两个哥哥一直都是这样子的。”

“我才没告密,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柳向阳又被叫柳小三,内心是崩溃的,有贵客呢,能不能文雅点,别叫人排行。

燕行一脸微笑,他不说话,让八哥蹦跶吧。

“不用人告密,看脸和身骨就能看出来,贺小八贺小九贺小十身骨比例最接近,又长着一模一样的脸,连鼻子眼睛嘴巴的细微处也没什么区别,还有磁场也最相似。”

“磁场是什么?”贺小八不耻下问。

“我说的磁场就是给人的直觉感,贺小八,讲真,你弟弟比你更像哥哥,不过,还是你活泼好动,乐观豁达,跟柳帅哥一样胸襟宽大,哪天揍你一顿,想必你转身就忘了,想揍你们家小九之前可能还要考虑会不会从此让他有心理阴影,影响他的健康成长。”

“小美女,我没那么弱。”被暗指心理承受力偏低的贺明略,顶着张英俊帅气的脸,一本正经的声明。

“所以啦,还是活泼点好,老绷着脸再俊也会让人怀疑你抗压能力低。”贺明韬摁着弟弟的肩膀,老成的说教,骄傲的像孔雀。

贺明略:“……”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做事不长脑子只凭一时性起就蛮干啊?有个总不省心的胞哥哥,简直让人操碎心。

“小姑娘竟然能清楚的分清贺家兄弟,真强大,贺家这些小青年站一起,不自报名字不说话,我一般分不清。”周信也打心底佩服小姑娘的记忆和辩识力,贺家祺字辈明字辈两辈各站一起,若不熟悉,真的很难区分谁是哥谁是弟。

“其实很好认的,虽然贺家兄弟姐妹们长得极像,还是有细微的差别,只要用心留意一下就能辩别。”

乐韵笑得眼儿弯弯,只要看一遍,就算闭上眼睛,只凭各人的气息,她也能区分贺家各人,当然别人能不能就难说了。

吉少宣少周少笑咪咪的,贺家兄弟姐妹们真的很像,如果都不说话,需要花点心思才能辩认出来,如果开口说话,很轻易辩认。

晁宇福与贺明双贺明净认识,暂时舍下小粉团子,跟贺家三位美女坐旁边说悄悄话,说的自然是王千金的事,因王家与贺家同住一个大院,晁二姑娘特意跑去打探消息,挖王家千金和赵某人的小秘密。

对于二姐那种偶尔也接地气的行为,晁宇博也是颇感无奈,直接当作不认识。

贺家老少安排孩子们照顾小医生和贵客,又回去陪两家姻亲长辈,张老太太是贺家姻亲,也在座,等贺三老太太坐下,拉着贺三老太太,悄悄的问:“晁家哥儿身边的小姑娘就是晁家认的小孙女?”

“对的,也是救我家老祖宗的小医生。”贺三老太太低声回答:“有什么事咱们以后再说,今天小医生和朋友们游玩,不方便带姻亲们去向小医生打招呼。”

“我明白。”张老太太点头,小医生和朋友们同行,她们跑去打招呼刷脸会打扰小医生雅兴,反而不美。

在座的姻亲也一致猜到贺家接待的小姑娘是谁,都按抑着激动,贺家小五结婚,小医生和晁家姐弟与朋友们一起来酒店,这么给贺家面子,说明小医生跟贺家外孙燕行的关系很好,他们身为贺家姻亲多少能沾点光,将来有所求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乐小同学到潘园已过九点,逛了那么久,又在解石处花费去很多功夫,离开时差不多到十二点,到酒店也过了十二点。

一群人只略坐小会儿,贺家孔家也不再迟疑,请酒店上菜。

提前预订的席,酒店早已提前准备,主人请上菜,负责雅厅的工作人员们推餐车上菜。

上菜历来是先主后宾,贺家出于对小医生和她朋友们的敬重,亲自安排先给小姑娘一桌上菜,然后才主桌和客席。

菜上齐,服务员退出去休息,也推拢雅厅推拉门,新郎新娘和新人父母们一起就席,伴娘伴郎们和新人一桌。

孔敬熙家是工薪族,贺家也不愿意搞形式主义,没有要司仪什么之类的,由孔家一位长辈先致祝福,祝贺孔家小辈娶得佳人归,嘱咐小辈善待妻子,再感谢贺家舍得嫁女于孔家,再感谢亲戚们,然后再由新娘的父亲赐祝福于新人,嘱咐女儿出闺成礼后在孔家孝敬长辈、夫妇和睦,然后再感谢来给新人们送祝福的亲友们。

饶是贺盼盼是个豪爽的女汉子,听了两通长辈训言,也有了心酸感,差点没哭鼻子。

两家致了祝福,开席。

喝红酒,吃五星级酒店大厨们的菜,主宾们开怀畅饮,畅所欲言。

宣少是个爱厨艺的,菜一来,二话不说,品尝,一边品,还一边问小姑娘的意见和吃后感。

乐小同学一口一个“好”,问这道菜,好吃,问那道菜如何,好吃,她左一个好,右一个好,吉少周少也受影响,吃起来有滋有味。

柳少和燕少就不用说了,他们没吃早餐,空着肚子,吃嘛嘛香。

酒过三巡,新人向客人敬酒。

先敬双方父母,感谢生养深恩,再敬祖父母长辈,感谢长辈慈爱,再敬兄弟姐妹们,感谢相扶相帮相陪相伴。

敬了至亲,敬客人。

贺祺书夫妻拉上亲家,与贺家祺字同辈和明字辈的人陪新人给小医生一桌敬酒,贺盼盼怀着宝宝,不能沾酒,她的孪生哥哥贺明熙这个时候成为最佳代饮人,代妹妹喝酒。

喜事敬酒成双,敬客人两杯,新人单独向小医生敬酒,感谢她妙手回春,让贺家老祖宗健康平安,有老祖宗的健康平安,贺家五代同堂,才能开开心心的办喜事,如若老祖宗不幸辞世,贺家的嫁女之喜也难免不足。

新人连敬两双酒,贺祺书父妻敬一杯,新郎官父母敬一杯,贺家兄妹们敬一杯,男家兄弟们敬一杯。

乐小同学不沾酒,美少年和晁二姑娘全部代饮。

向小医生敬完酒,新人在长辈们陪同下去向亲戚长辈敬酒。

连灌了几杯酒,美少年双颊绯红,凤目水光潋滟,顾盼间眼波流转,妩媚风流,一笑一颦,勾魂摄魄。

宣少吉少周少:“!”我去,晁家美少年醉态微呈的模样简直像个妖精,这是要掰弯他们的节奏?!

毋忘我:“……”她练的是寒冰功,再这样下去,恐怕也要破功了。

“小团子,你看,阿博这样子是不是特别美?”晁宇福不嫌事大,笑嘻嘻的看美人弟弟醉眼朦胧,美态毕呈的风景。

晁宇博横了二姐一眼,看热闹不嫌事大,二姐看自己弟弟热闹也不怕被他哪天报仇。

美少年那一眼没有任何杀伤力,反而妩媚性感,眼波回转,妖娆到极致。

宣少吉少周少转过脸,不再直视,生恐真的把持不住;柳向阳瞪着眼,眼珠子都转不动了,我……去,晁家小公主这模样儿简直就是引人犯罪。

燕行不爽的暗丢眼刀子,哼,晁家哥儿那么美,把小萝莉迷住了怎么办?

乐韵本来就在观察晁哥哥,看到他那醉眼朦胧的样子,笑得眉飞色舞:“二姐姐,晁哥哥这个样子确实更美丽哒,醉眼看人,憨态可掬,不过……也更让人担心他的清白问题,我怕有人分分钟化身为狼。”

她摇摇头,一边提起背包掏背包:“晁哥哥,你酒量真差,以后去别人宴会一定得小心些,别被人趁你喝醉时把掳走。”

晁宇福捂嘴乐,美人弟弟小时身体差,不能喝酒,喝红酒也只能喝二十毫升左右,今天喝了那么多杯,不醉才怪。

听小姑娘说有人分分钟化身为狼,在座的几位大少暗中撇嘴,不能怨别人自制力差啊,人间绝色在眼前,有几人能把持得住。

乐韵找出一包药材,拿一截青绿色药材塞进美少年哥哥嘴巴里。

晁宇博本来想抗议小乐乐说他酒量差,嘴里塞进一枚药材,冰凉的味道流向喉咙,沁心的感觉令脸上的热度也冷凉不下,也不吭声,慢慢的嚼药解酒。

“小美女,给点给我呗,我也醉酒,唔,头好晕。”宣少不要脸的装醉,厚颜无耻的讨要好东西。

“小姑娘,我也醉酒。”吉少睁眼说瞎话说得比珍珠还真。

“我也头昏眼花了,小美女赐点醒酒药给你吧。”毋少以手扶头,做不胜酒力的娇态。

周少一张脸连点红云都不见,自己搓一搓,搓得脸发热,也不要脸的加入求药大军:“小姑娘,我也不能多饮酒,给点药给我吧。”

柳向阳目瞪口呆,这些臭不要脸的真是古武世家少主?!

吉一周一宣一想捂脸,他们少主英明无双,眼前的不是他们少主,那是谁,他们不认识!

燕行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那些个少主少爷,在古武聚会上都是一板一眼的,惜字如金,今天都吃错了什么药,变得这么无耻不要脸?

“你们再喝千杯都不会醉。”一个个眼睛清亮,没有半点醉态的说醉酒?欺负她读书少啊。

“拿着防备哪天醉啊。”

“对嘛,今天喝的是红酒,万一哪天喝白酒醉了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被戳穿真相,三位古武家少主脸不红气不喘,一本正经的给自己找台阶下。

“再有千杯不醉体质的家伙跑来论醉酒,打死。”乐韵没好气的哼哼,将药材包塞背包里藏起来。

有人被小乐乐怼,晁宇博开心的笑,凤目星光闪动,美得像幅画。

卧槽!

几位定力好的小青年纷纷磨牙,就你命好,有个好妹妹,你娇傲了是不是?还有,能不能别笑得那么诱人?

周信默默的吃菜,嗯嗯,他受惊了,要吃点美食压压惊。

银衣美少年也慢吞吞的吃,燕少柳少宣少几个暗中磨磨牙槽,也不声不响的开吃。

美少年咀嚼着铁皮石斛,过了七八分钟,沁人凉意的散开,脸上的热量慢慢褪散,迷离的凤目也越来越清明,很快洗尽妩媚,变成皎若明月,清雅如莲的清雅贵气美少年。

见识了小姑娘药材的奇妙,众少暗搓搓的思考着是不是搞个套麻袋似的抢劫行动,抢了小姑娘的背包,将她的药材全部占为己有。

贺家敬酒一圈,再次入席。

冬季寒冷,不方便出去浪,又是放假,不赶时间,大家也不急,慢慢吃,吃到一点多才结束用餐,侍者们上来收走盘碗,送上水果和干果,茶。

到一点半,周信陪同众少和小姑娘去赶珠宝公司的赌石盛会。

------题外话------

小仙女们,偶过几天要回家,可能要住半个月左右,乡下没有网,所以要存点稿,最近不爆更,等偶从乡下回来再爆更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