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八章 目标一个亿/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姑娘和她朋友们要去玩,贺家人没有挽留,送客人出厅,回身再跟姻亲们聊天。

贺家包下了雅厅,还有棋牌室等,也订了宿,远客们住酒店,京中无事的亲友们可以留下玩耍,或者出去游玩,到晚上再回来吃晚饭。

周董和众少陪晁家兄妹下楼直奔皇冠珠宝公司庆典场的新世纪大厦,因离贺家订的酒店大概是一千余米,步行。

温度极底,道路旁的花木上隐约可见一层冰冻,要下雪的迹像越发明显。

乐小同学和众小青年们如大众一样顶着寒风而行,就算天寒地冻,周少吉少宣少毋少穿着单薄,丝毫不见畏寒之色,谈笑风生,潇洒至极。

一行人抵达大厦前,周家、吉家、宣少的保镖人员已在等候,大部队开去大厦电梯间的外大厅,拭去身上寒气和湿气再乘电梯上楼。

大厦高29层,皇冠珠宝的一个卖场在第八层,也是最大的一个卖场,本年公司二十年大庆,包下以前做会议楼的第九层第十层做活动,第十层是现场活动场,第九层做赌石场。

年庆典活动早上开始,除了特别邀请的客人,但凡在皇冠珠宝有过消费的新老顾客皆可参加活动,有礼品或优惠券赠送,先到先得,老顾客们凭购买皇冠珠宝的收据单参与赌石活动。

说白了,庆典活动也是回馈活动。

周董陪众少和晁家兄妹乘电梯到九楼去皇冠的赌石会场;在入九楼的通道走廊有专门的保安队和服务人员验请帖和收据单。

周董有请帖,晁二姑娘带着皇冠送她爹的请帖,燕行也有份皇冠发给贺家的请帖,三份请帖,各人带三五朋友进活动场完全没问题。

九楼有多个厅,每个厅功能不同,依厅大小划为不同的赌石厅,价格不同的原石安置在不同的厅,三万以内一个厅,三到五万一个厅,五到十万一个厅,十万以上一个厅,另有茶室、休息厅,还有解石厅,参与活动的人玩累了可以喝喝茶休息一,购买得的石头可以带走,也可拿去当场解石。

赌石活动一点二十分开始,乐小同学等人是怕来得早,人流都往内挤容易发生事故,推迟到场。

他们来得迟,其他人来得早已分散到各厅,每个厅都有人,男女老少,普通工薪族,衣冠楚楚的白领精英,精明的成功人士,各个阶层的人士都有。

宣少等人越过电梯间与安全梯间通向楼层的验票处,沿走廊走,先去存放东西的地方将有石头的背包存起来,带从外面带来的石头进场万一发生什么误会,麻烦。

存了包,去各个地方转,当经过一个厅,朝内一瞅,是个五万价内的厅,上百号人在玩赏石头。

乐韵开启X射线扫描眼,扫到有不错的灵气,暗搓搓的准备开启捡漏模式,正想往里走,想到一群跟班,回头冲大家打个招呼:“我玩耍去了,大家想去哪就去哪,不用特意迁就我。”

“小姑娘你随意,我们也四处看看。”吉少笑着往大厅里走。

其他几位也附合,漫不经心的往大厅走,与其说是自己玩赌石,他们更想看看小姑娘还会捡到什么漏,开出什么惊奇的东西来。

一群青年帅哥没有要脱队行动的意思,乐韵也不勉强,迈开小腿,一马当先的往大厅里钻。

晁宇博晁宇福纯属陪妹妹玩耍,小乐乐去哪他们去哪,燕行柳向阳也是当保镖的,果断的跟上。

周董和周少、吉少、宣少分开走,反正就在一个大厅,大家四处走走,等小姑娘离开的时候他们再跟上去也不迟。

为了自己看中的东西不被人抢走,乐韵果断的直冲目标。

大厅内的翡翠原石全部摆放在架子上,架子排成列,铺一层布,原石就排放架子面上,按个头大小堆放,贴有标签,明码标价。

皇冠做的是让利活动,原石价格比其他玉石场或店面卖的低,相同的块头,其他地方要一千,皇冠定价六到七百左右,其他地方一斤一千,它卖七八百块一斤。

乐韵相中灵气最浓的地方在一排架子的尽头处,为不被人发觉异样,沿架子之间的地方边走边看,溜跶到尽头,再绕过去,到达目的地,因为有很多人围着架子,没她的位置,站在一边,从空隙里往里瞄,启开眼睛的X射红扫描,寻找具体是哪块石头。

扫描一番,确定目标,石头个头不大,也就七八斤左右,她不动声色的等候,心里也捏了把汗,有人把她相中的石头翻来覆去的鉴赏。

等走了两人,乐小同学仗着身娇体小,钻空子抢到位置,刚挤到架子边,一双手把她的猎物摁在手里拿手电照啊看呀。

“……”她表示心理承受力很强也有点哔了狗的感觉,只能佯装自己的目标不是那块,扒出一块石头,拿手筒照着看。

当那位男士将她的目标原石舍弃,乐韵不动声色的丢下手里的一块原石,将目标移一个角度,也装作又看又摸的欣赏,反复看好几回,抱起石头向后退。

回身,后面站着美少年哥哥和美少女福姐姐,还有两尊门神,她二话不说,将石头塞进燕帅哥怀里,让他帮抱着。

当了N久空气的燕行,怀抱石头跟着小萝莉跑路,暗中眼角上扬,心情颇好,小萝莉愿意让他当搬运工,说明没有恼他。

捡回有灵气的一块石头,乐韵心情美美哒,慢悠悠的晃,晁到另一排架子某个地方,又入手碗大的一块石头,再东张西望的逛一圈,拿去付款。

每个厅都有收银台,很方便。

不能讲价,七八斤的石头去了四万六,碗大的石头三万块,是以出产场地论价,两块都是老坑场品,价钱相对也贵。

宣少吉少周少毋少没出手,周董入手一块原石,见小姑娘要转移阵地,他们也有条不乱的聚集到小姑娘兄妹身边,跟着走。

付完钱,晁宇福将石头塞背包里,抢着背,燕行也不跟她争,满足晁二姑娘当背运工人的美好愿望。

从五万厅出来,顺脚去对面三万厅。

乐韵边走边瞅,朝灵气比较浓的地方靠近,走到一半,有两块有薄灵气的石头被人捡漏,她溜一圈,从一个石堆里扒出有她拳头的一块,又漫不经心的逛一圈,付款,走人。

宣少等人都空手而撤。

下一个厅,是五万以上十万以下的厅,他们刚踏进厅,先一步到场侦察环境的周家与吉家、宣家保镖小声向主子禀报:“兰四少和澹台三小姐也在,还有姜三少。”

宣少、吉少周少飞快的巡视大厅,很快找到兰少和澹台觅雪,一对俊男美女在进厅偏左手方的某一排货架旁赏石头;而姜少则在正前方的一排货架之间,姜少可能发现了他们家的人,正看向入厅门。

姜家在京中有宗支,还是老嫡系,京中姜家也十分兴旺,姜家收到皇冠请帖,姜少闲着无事,也到皇冠庆典活动场凑热闹。

他本意是四处走走,活动活动,免得变成孤陋寡闻的家伙,到赌石活动场与兰少巧遇,兰少是拿冯家收到请帖陪澹台觅雪到赌石场游玩。

姜少逛一圈,身边的人发现吉少周少宣少的护卫进厅报告给他,最初,他还有点惊讶,当看到吉少周少宣少与燕少一群人陪着晁家兄妹进厅,立即主动去找宣少等人。

听到姬家宣家人说姜某少,乐韵扭头,以征询的语气问:“你们说的姜少,是不是大名姜稷?”

“对,就是他了。”周少抚腕大乐,小姑娘记忆太好,真的提及姓氏就能将人对号入座。

从周少的回答便知周少与姜少关系不错,乐韵猜着免不了要打招呼那碴儿,拉美少年哥哥和福姐姐往一边,站到比较偏僻点的地方,免得堵着路。

站住脚,再寻找哪位是姜少,搜索一圈,很快便把人对号入座,如果没看走眼,那位向大厅口走来的有着一双丹凤眼,修长飒爽的知性成熟美男子应该就是姜少。

人长得不错,只是体重……

乐韵撇嘴角,那位体重偏轻了,萧家哥哥超重,姜家某少就是偏轻,体重过重是种病,体重偏轻同样也是病。

姜少看到小姑娘和吉少周少等人站着没走,周少还朝着自己挤眉弄眼的,加快脚步,越过来往的人,走出货架区,一边快走一边整理因为人多挤了一阵弄得有点乱的西装和衬衣。

周少和众人等姜三少过来,笑着调侃:“姜三,你不用整仪容的,反正都是美男子,你只要眯眯丹凤眼,放放电就能电倒一大片美女。”

“那,能不能电倒小姑娘?”姜少打蛇随棒上,眨眨丹凤眼,朝白嫩的小女孩放电,犹如资料所言,疑似仙医门人的小姑娘长得真是水灵,这么白嫩嫩的,也不知会馋坏多少男孩子。

“!”柳向阳很想建议小行行开打,小美女明明是他们先相中的军医,这些谁,一个二个都跑来抢小美女,好想打死他们!

燕行淡淡的挑挑眉,他长这么俊都迷不了小萝莉,谁想用美男计,结果只能是“石板上栽葱——白费劲”。

吉少宣少毋少笑盈盈的望向小姑娘,想知道她会怎么答。

“不能。”乐韵很严肃很认真的给出答案:“我不颜控,美人计对我无用,想让我拜倒在谁的西装裤下太难,被我揍得趴我脚下的可能性更大些。”

“幸好我没蠢到想用美人计的笨招,毕竟我容貌虽好也远不及燕少,秀美不及宣少,英武不及吉少,沉稳内敛不及周少,唯有以瘦为美的情况下占有优势。”姜少狭长的丹凤眼溢出笑意:“小姑娘,晁少,晁二姑娘,你们好,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姜稷。”

人家主动过来打招呼,而且还那么随和,乐韵也礼节性的伸手与姜少握握手,就算当不了朋友,这一刻也不是敌人。

“幸会。”晁宇博伸手与姜少握握手,晁宇福也伸手与姜少握手,礼貌的道声“幸会”。

与晁家兄妹握手相识,姜少又与燕少的发小柳少认识,也跟周董握手打招呼,宣少本来想将银衣美少年拖出介绍给姜少,毋少狠狠的瞪他,他只好不了了之,让大家自然熟悉,而不特意介绍。

正式刷脸成功,姜少笑着问:“小姑娘看中什么快下手,免得被人抢走,之前我就迟疑三秒的功夫,看中的一块石头被人抱走,开出个春带彩,害我为之心痛了一分钟。”

“如果你见过小姑娘开出的宝贝,你估计会心痛一小时。小姑娘,走走,赶紧出发,看谁手气好。”吉少捶了姜少一拳,跃跃欲试的准备寻找目标下手。

“好哒,大家冲,看谁运气好能捡到漏。”乐韵也不废话,一溜烟儿的开跑,今天也不知是个什么日子,尽偶遇超级世家的继承人或最有潜力的继承人,趁着这么好的巧遇机缘,她去与石头巧遇争取今天赚够一个亿。

小姑娘说跑就跑了,姜少看向周少:“小姑娘是内行?”

“她说不是,但是,小姑娘懂医术,凭气味捡漏到一块宝贝,有人开价二个亿,我不跟你说了,我也捡漏去,说不定我运气来了,我也能赚笔外快。”

周少施施然的说着话,施施然的走往货架区,语气很认真,又藏着笑。

周董和吉少也分散,去找找看能不能捡漏。

银衣美少年毋少拽着宣少跑,她找不着搬运工,拉上宣少是最好的选择,入手到石头让宣少的护卫们帮看护。

一堆人一轰而散,姜少与周少结伴同行,各家的护卫也散开,跟上少爷们。

兰少发现宣少等人,看到姜少过去招呼,又看着那群人散开,心底越发疑惑,他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为什么吉少周少宣少姜少与小姑娘打招呼,看起来相处愉快,小姑娘唯独没有接受他的邀请?

当宣少等人散向各处,他暗中留意,也并不再特意去找小姑娘打招呼。

小乐乐撒腿就跑,晁宇博和晁宇福又风风火火的追,柳向阳燕行不急,温吞吞的落在后面。

本着努力赚钱的心态,乐韵瞄啊瞄,暗搓搓的思考着要不要把有灵气的石头全买下来拿去开,然后现场大甩卖,赚够钱再潇洒的拍拍屁股走人。

那么想着,一个人咧着嘴乐,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瞅瞅这排架子,瞄瞄那边,乱凑热闹似的这里摸摸那里看看。

晁宇福以为小团子会大量入手,结果小粉团子左瞅西顾就是没下手,害她没法淡定了。

溜跶半圈,乐韵入手一块三斤的黄白皮的原石,按标记看是原产地的老坑口出产,价格也高得出奇,九万八。

再转一圈,入手一块灰白皮原石,不到一斤,五万,计算一下花去近十五万,心微微疼,想到还有个大厅没去看,另几块原石虽有灵气却很薄弱,先放弃,抱石头去付款。

美少年跟过去,帮刷卡付款,装石头。

周董看中一块石头还在观摩,便暂时落后,周少和姜少各自入手一块料子,也去结帐,吉少直接出大厅,毋少拖着宣少开溜。

吉少和毋少宣少先去十万以上的厅,几人晃悠着进高档原料区,慢吞吞的观看,发现几个有一面之缘的熟人,即上午在潘园解石处遇到过的周董认识的季老、钱总、李总和唐总。

美少年付款,和周少姜少燕少柳少晃向最大的原石厅,高抬贵足进大厅,便见排成列的架子盖着红彤彤的布,石头排得像军训的学生队伍,整整齐齐,大厅的人衣冠楚楚。

季老在观摩石头,被人拉动衣袖,偏头,唐总见他望来,低声说话:“上午那个小姑娘和她朋友们又来了。”

“噫?”季老顺着唐总的指点望向厅门,果然看到小巧可爱白嫩的女孩子挎着一个美丽少年的胳膊进厅来,旁边有几个俊青年,再看,另一个方向也有小姑娘的朋友。

季老顿时来了精神,暗搓搓的等着小姑娘挑石头,等她去解石,他再跟去抢。

唐总也能猜到季老的想法,笑一笑,继续观看石头。

“小乐乐,去玩吧,看中就买。”小乐乐一双美人杏眼灵动的转着,晁宇博也不拘着她,赶她去痛快的买买买。

晁宇福笑得直扶腰,美人弟弟也有支持女孩子买买买的一天,真难得。

美少年哥哥不阻止自己,乐韵撒开腿跑路,周少姜少笑得阳光明媚,小姑娘活泼的时候才有点孩子样,不撒欢的时候真的像个小大人。

燕少和柳少当小姑娘的小跟班,他们也不追赶,自己走向另一边,他们直觉跟着小姑娘肯定挑不到好东西,小姑娘没看中的说明可能一般般。

抛下后面的尾巴,乐韵边走边扫描,找到目标,杀过去,四周有一群人挤着赏石,耐心的等,等别人不摸她看中的目标,飞快的把它扒拉出来,抱起石头直奔收银台,乐得嘴角上翘,她的目标是:一亿,一亿一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