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九章 举手之劳/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怀揣着赚一亿的伟大目标,乐韵抱着石头直奔收银台,小心脏也格外欢脱,如果之前入手的开出来不够,买下这块绝对能凑够一亿啦。

私人小金库突破一亿大关的话,她不用为生计发愁,即可以补贴家用,也可以满世界的寻找药材,有钱就可以任性。

为了当个任性的人,努力赚钱。

心情大好的乐小同学,似乎眼见大好未来,心情爽到爆,跑路都是用飘的。

周董买下石头后找周少,进厅就见粉嫩嫩的小女孩怀抱一块石头去收银台,那笑容热烈的样子比捡到馅饼还阳光。

他心中一凛,小声对秘书低语:“你先去解石去等着,占个好位置。”

李秘书提着装钱的袋子飞快的转身出大厅,赶去解石厅占位。

季老时刻留意小姑娘的举动,见她去收银台,丢下手里观赏的一块玉料,叮叮咚咚的溜往厅门口。

唐总也三步作两步的往外撤。

李总钱总最初原本没发现小姑娘的,直到看到美少年姐弟俩从身边不远经过,然后也发现小姑娘,两人暗中留心,当看到小姑娘买定离手,不动声色的向厅门方向走。

周少姜少惊觉小姑娘好似挑中原石,二话不说往门口走;宣少吉少也是机灵的,有默契的从货区撤离。

退往门口的人比小姑娘更快,先后到大厅入口,站成一堆。

那些家伙简直了!

柳向阳暗中磨牙,那些人都粘着小美女,好想揍人啊。

燕行对季老和古武众少的行为视而不见,追到小萝莉身边,到收银台前看她付款,十二斤多一点的石头,标价十八万七千。

小女生虽然有点心疼的样子,仍然豪迈的刷卡,拿到收据时美人杏眼里闪出灿灿的星光,开心得好似要飞起来。

燕行暗自发笑,有人说给点阳光就灿烂,小萝莉是抱着块石头就灿烂。他想去帮抱石头,小萝莉还不给,她自己揣抱在怀里,笑容灿灿,眉眼弯弯,走路是飘的,像要腾云驾雾飞起来。

晁宇博晁宇福都被小乐乐给弄得有些哭笑不得,那块石头究竟有啥秘密?

周董和众少个个眼神特别的……好奇,小姑娘上午开出琥珀与翡翠同体的宝贝都没这么开心,这会儿子乐成那样子,只说明一个可能:那块石头很特别。

好奇心被勾起来,一干人呼啦围上去,簇拥着晁家兄妹浩浩荡荡的出大厅,开向解石厅,那庞大的队伍也格外引人注目。

兰少澹台觅雪从十万厅出来,想去十万以上的厅转转,赫然看到周少等人风风火火的跑向解石厅方向,两人相视一眼,也拔步跟在大部队后面。

周董和宣少等人穿过一个当休息区的中央大厅区,又过一个茶厅,到达离安全楼梯很近的解石厅,他们刚到门口就听到一阵号啼大哭,不用别人说,就是用脚趾头猜也能猜到必定是大亏。

众人进解石厅。

免费解石厅相当于五万厅那么大,宽敞得能容三几百号人围观也不嫌拥挤,出于安全,机器靠墙摆放,另三面朝大众,围划出安全区域,左右侧都有工作人守着,防止有小朋友或好奇的人乱碰机器发生安全事故。

上百号人在围观解石,最内围最方便观察解石工作的方位站着许多衣着考究、或提或腋窝下夹提包的男女,有中年也有老年或青年,一看就是某些领域的大佬级人物,身边还带着秘书或随行人员,或面前放着箱子,或提着背包。

大切割机刚切割完一块大型原石,切了好多块,最后是从中一刀切,露出青灰色的底料,垮得不能再垮了。

一个穿着半旧大衣的中年男人蹲在机器正前方,面如土色,发出哭爹叫娘的悲嚎。

赌石从来没有准,谁也说不清桨皮底下藏着的是宝还是废料,哪怕老玩家也无法规避风险,所以行内都说“一刀穷一刀富一刀披麻布”,赌石的人有可能一刀暴富,也可能一刀变得得血本无归,也可能一刀赔得倾家荡产,弄得妻离子散。

因此,现场解石解出的结果也不过是很正常的结果,围观人群只有叹息的份,叹息石头主人时运不济,没有发横财的命。

溜进解石大厅的乐韵,被哭嚎声吓了一小跳,脚步缓了缓,那兴奋的劲儿头也不知不觉被冲淡不少,悄悄的往晁哥哥身边靠近,寻找心灵安慰。

身边的小乐乐往自己身边粘,晁宇博伸手覆盖住她的小脑袋,温柔的抚摸,让她别害怕,带着她慢步走向围观的人群。

切割机前蹲地痛嚎的男人看着切成块的石头被丢废料堆,心碎成伤,站起来,木然转身,顶着灰败的脸向外走。

男人很高大,普通脸型,浓眉、高鼻、小眼,总体面相粗犷,因情绪接近崩溃,好像变成机器人,表情木然呆滞。

围观人员到他那副饱受打击的痛苦模样,自动让开路。

脸色灰败无神的男人脚步蹒跚的向外挪,身影萧瑟,而围观的人也忍不住摇头叹气,也因侧身望悲伤的男人,有些围观群众见一群青年男女走来,看样子是来解石的,不由得行注目礼。

哀伤的男子走出人群,木然的看看走来的一群男女,往一边让了让,低着头,一步一挪的挪步。

他那万念俱灰的模样让人看着心酸,乐韵默了默,小跑着跑上去拦住中年男人,很认真的问:“你是不是急需用钱?”

小姑娘突然跑去拦住面容灰枯的男人,也让周董、宣少等人愣了愣神,个个皆是一脸的问号,小姑娘是圣母?

晁宇博晁宇福也怔了怔,小乐乐是学医的,医者为父母心是不错,可是,学医的不是学佛的啊,难道遇到谁赔钱了都要慈悲为怀?

燕行微微扬眼,小萝莉不是圣母,也不是心如铁石的人,她跑去拦住陌生人必定有事出有因。

“是的。”被人挡住,听到属于女孩子们清脆甜悦的问话,于小年呆滞的眼神有了点焦距,定定的看着眼前站着的矮小女孩子。

“赔了多少?”男人太高大,海拔悬殊太大,乐韵不得仰起脸说话。

“二十八万。”于小年一张脸痛苦的痉挛,声音有些哽咽:“孩子的救命钱,赔光了全赔光了……”

人群唾弃,明知道是救命钱,还来赌石?

宣少等人也万分鄙视男人,明知故犯,最可恨。

“明知道是孩子的救命钱,为什么还来赌石?”乐韵想一脚踹飞臭男人,明知钱的重要性,还抱着侥性的心态来赌,欠揍。

“家里的存款花光了,卖掉所有能卖的才凑齐一笔钱,可首都什么都贵,住一天院就是几千,钱远远不够,我以为……能赚的,哪怕翻一倍也好……”男人痛苦的抱住头,一条汉子眼中涌出悔恨的清流。

“身上还有多少?”

“还有不到三万二。”男人声音嘶哑。

“你跟我来,去拿块石头,把赔去的钱赚回来。”乐韵转身就走,走了两步跑向美少年哥哥,将自己抱着的石头塞晁哥哥怀里:“晁哥哥,你们去占位置,等我回来,我没回来,谁也不许乱动我的石头。”

小女孩说让自己跟她走,于小年惊呆了,张着嘴,忘了呼吸;在围观的人群也惊呆了,宣少吉少几个眼里全部是惊叹号,谁来告诉他们说说小姑娘又唱的哪一曲?

纵使不明白小乐乐为什么要管闲事,晁宇博仍然没有半句阻拦,帮她抱住塞来的原石,给与支持:“好,小乐乐去吧。”

乐韵咧嘴笑得露出小银牙,扭身,发现中年男人还愣愣的站着,跑过去飞脚踹了他一下:“你还傻站着干什么?跟我走。”

看着小萝莉踹人的动作,燕行眉心直跳,果然小萝莉还是怪力小萝莉,就算大发善心,骨子里还是暴力的,他不声不响的越过晁家少年,跟着小萝莉。

于小年被踹了一脚,小腿肚一阵酸痛,也被踹得打了个踉跄,看着小姑娘走向厅门,跌跌撞撞的跑将起来,追赶小姑娘。

美少年看到小乐乐出厅而去,抱着石头走向人群,众少和周董呼啦啦的往前走,李总钱总唐总和季老虽然很好奇小姑娘是怎么挑石头的,但对小姑娘已选的石头更感兴趣,决定先占位置。

宣少吉少周少姜少毋少对小姑娘也是满满的好奇,想挖掘出她挑石头的秘密,可他们也知就算跟着去看,他们也不懂小姑娘挑石头的秘决,不如等人回来。

围观的人群看到一群俊美和一个漂亮姑娘涌来,再次让路,美少年一行人畅通无阻的走到人群内围,到达对着解石切割机的地方。

青年们刚站稳,早候在解石机旁的一群等好料的大佬看到李总唐总钱总和季老、周董纷纷打招呼,大家在一个圈子里,哪怕是生死竞争对手,表面上也会维持友好,何况他们之间并不是你死我活的竞争者。

钱总几位看到守株待兔等着抢好料的人,尤其看到皇冠的大老板李董竟然也在,大家心照不宣,相互寒暄。

皇冠大BOSS姓李,大名李茂源,现今已过知命之年八载,再过两年就将花甲之年,看起来像不惑之年,戴金边眼镜,男人魅力值爆表。

李董和刚来的钱总等人互相打了招呼,一边交流一边看别人解石,有合适的就出手。

兰少澹台觅雪落在后面一点,听到大厅里人说话,他们在厅外站了站,然后看到小姑娘和一个表情复杂的男人先后出厅,他们望望小女孩去的方向,从容进解石厅,去人群中当观众。

燕行不声不响的跟着小萝莉,当她的贴身保镖。

小女孩走路两脚不沾地似的,那个高大的青年也很快,于小年小跑着追,心中惊犹未定与悲喜交集,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面部表情也特别纠结、复杂。

他心思纷乱,跟着走进原石料在三万以内的中型厅,追着小女孩和青年避让过三三两两的人,穿过一条货架区,到另一条架子之间又走一阵到一个地方,小女孩等围看石头的人走开点,钻进去扒拉出一块约有一个半标准饭碗大的石头塞给他:“去付钱。”

于小年愣愣的看小女孩塞来的石头,标价三万一千五百,比他所有的钱只少了二百多一点儿。

他还在愣着,被小女孩身边的俊美青年瞪了一眼,当时如被泼了桶冷水,浑身一震,捧着石头飞一般的跑去收银台,跑了几步又回头看,见小女孩在后面走,好似吃了定心丸,急急忙忙的去付钱。

乐韵人矮,迈着小短腿走路,等她和燕帅哥出货区,大块头男也付好钱,她也不废话,迈着腿儿开溜。

于小年跟着小女孩和俊美青年,走了赌石厅,穿过走廊又走回解石厅,看到一群人,他有点胆怯,没勇气去解石。

燕行冷声教训:“现在知道怕了?你之前赌的时候怎么没害怕?别像个孬种似的磨磨叽叽,小萝莉没那份闲功夫等你。”

“我……”于少年用力的捂着石头,看着小姑娘走向人群,后背绷得僵硬,低着头跟着俊美青年。

俊美青年声线优美,清越悦耳,围观的人群闻声而望,发现是带男子去找石头的小女孩子回来了,顿时骚动起来。

看到穿紫色衣服,以笑脸对人的小女孩蹦跳着过来,围成群的人们又往两边让,给她让出一条路,宣少等人笑吟吟的迎着小姑娘。

有人让道,乐韵像只小动物,撒欢儿的溜到晁哥哥身边,小爪子抓着美少年哥哥和福姐姐的衣袖,笑成星星眼。

小乐乐心情不错,晁宇福趁机捏她的小脸蛋,揉她的头发。

看到小女孩走进与李总等人同行的俊美青年群中,等着抢购好料子的大佬们眼前一亮,那小丫头长得真水灵,像棵水葱似的又嫩又白,看着就觉赏心悦目。

皇冠董事长李董观察钱总等人发觉紫衣小女孩一来,那几位表情亮了起来,一副像看到好原料的模样,显得特别的振奋。

于小年跟在俊美青年背后,穿过吃瓜群众,又走进内围,还被让到最前面,手脚都是僵的。

燕行站小萝莉身后,安静的看解石机正在切的原石块,石头已切去很宽的外壳,白白的底,有一片绿色。

工作人员有条不乱的切割石头,很快将约有五六斤的石头去壳,是一块白底青种,透明度稍差,论品质一般,不会赔,但也不可能大赚。

石头主人已觉发横财无望,将石头抱走。

那边人一走,围观人群就等着之前赔得血本无归的男人,于小年迟迟不敢向前,燕行看不过去了,用力一推,将人推出去。

被推到风尖浪口上的于小年,手脚僵硬得像生锈了的铁,好像动一动会锈化掉,他额心渗出冷汗来,畏畏缩缩的将石头递向解石员。

工作人员也能猜到他的紧张,去帮抱过石头,捧着在砂轮上磨壳,一个人帮淋水冷却,打磨几下,再次淋水,隐约见到绿色,解石员没有报告好消息,再次打磨,擦去粉末,笑着恭喜:“恭喜你,出绿了!”

“真的?”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

于少年紧张的心脏都快跳不动了,额头布满汗密密麻麻的汗,听到说出绿了,腿脚一软,差点站不住摔个跟斗。

钱总李总几个想挤上去一观究竟,因为解石员又继续的打磨,他们强按住好奇心,等着结果。

乐韵喜得眉眼弯成月牙儿,小鸟依人似的挨着美少年哥哥。

围观人员想知道结果,连连催促快解石,解石员不慌不忙的打磨,将一块焖料的表皮磨去一块又一块,一圈一圈的转动石头。

李董站在一侧,隐约见解石员手中的石头闪着绿光,也格外观注。

工作人员将石头转动无数圈,去掉粗砾石皮,又用砂纸磨一阵,将一个面上的残留壳磨去,擦洗干净,将石头举高给大家看。

“金丝种?”等着抢好料的几个大佬看得真切,不由惊讶的往前凑。

那块原石砂去外壳,变成差不多椭圆的一坨,有几条均匀分布的绿色,绿色像条带状,平行排列,如一条条绿色丝带缠绕成圈,透明度也极高,水头很好。

“真开出好料了啊?”

“我去,这样也行?”

吃瓜群众还不太相信奇迹,议论纷纷。

工作人员捧着石头展示一回,将石头放在切割石平台上的湿布给玉石商大佬们欣赏。

早等着看稀奇的钱总李总唐总一拥而上,近距离观看,还拿手筒照看,讨论着是什么品质。

最后,大家一致得出结论:高冰种金丝翡翠。

“三十六万,我收了。”

“三十六万略低,四十万。”

“四十二万。”

“四十三万。”

“……四十六万。”

品头论足一番,立即着抢,高冰种的金丝翡翠是高档货,眼前一块绿色丝条极为均匀,上品。

开价到四十六万也嘎然而止。

吃瓜群众张着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八十万。”李总等别人不报价了才慢悠悠的报出价,四十六的价相对而言不算欺负人,但是还是低了一些。

李总报出八十万,一帮在解石厅守望已久的大佬没人抬价。

于少年呆呆站着,一张脸涨得通红,激动得手都在抖。

“这个价是良心价。”乐韵眨巴眨巴大眼睛,笑嘻嘻的帮做决定,又飞一脚踹向站成木桩子的人:“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准备收款啊。”

“我……我……是!”于少年挨了一脚,激动的嘴张了又合,我了好几个“我”字也没说出成句的话,最后只是高昂的喊了一声是,手忙脚乱的摸手机。

李总标到高冰种金丝翡翠石,伸手将石头捧起来,问工作人员要了防摔的软纸包起来,让秘书付款。

于小年给对方银行帐号,等转账成功,用力的捧着手机,望向小女孩,眼眶红红的:“小……小妹子,能不能……给你的联系方式给我?这钱,我当是你借我的,我以后一定还你。”

“不用了,你是用你的钱买的石头,是你自己运气好赚来的,不是我借你的,不用还我,你记得以后别再抱侥幸心理跑去赌,没有雄厚资本是赌不起的,再有下次,你赔光了跳楼也没人同情你,你赶紧走吧,回你该去的地方去。”

“我以后再也不赌。”于小年羞愧的垂下头,脸涨得通红。

“那就行了,你赶紧闪人,别挡着我解石的路,走吧走吧,再杵着不走,我不介意又送你一脚将你踢出大厅,免得耽误我时间。”

乐韵嫌弃的摆摆手,催了他一顿,转而笑得晴空万里:“福姐姐,燕帅哥,快把我的石头拿来,我看看先开哪一块。”

遭小姑娘驱赶的于少年,抬头看小姑娘一眼,朝着一群青年躹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谢谢,好人有好报,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道了谢,他紧紧的抓着手机,低着头匆匆向外快走,众少与保镖们让开路,人群也让了让,让中年男子走出人群,去他该他去的地方。

于小年走出人群,回头望望人群挡着已看不见了的小女孩,昂起头,挺直后背,再不回头,一路走出解石厅,走出大厦。

等中年人走了,晁宇福和燕行翻背包往外拿石头,毋少好奇的问:“小美女,你怎么知道刚才那个人急需要钱?”

“唔,这个可以回答,”乐韵咧开嘴,笑得特别的得意:“我闻到了他身上的消毒水味道,必定长时间呆在医院,说明他应该急需要钱,被逼得无路才想赌一把,看他眼神万念俱灰,不帮一帮,可能会出人命。”

“小美女,你真善良。”毋少由衷的竖大拇指。

“于我而言是举手之劳,能救人之急,何乐不为。”乐韵笑着望向刚才买走石头的土壕:“李总,谢谢你,如果你开的价合适,等会我开出的第一块石头匀给你。”

李总心中喜色一闪而过,笑呵呵的摆手:“不用客气,那块石头值那个价。”

众大佬:“!”感觉好像错过了什么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