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这块不卖/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女孩在和玉石珠宝商们讨论原石,围观的人也反应过来了,想起自己忽略的事:小女孩真的识翡翠?

他们清楚的记得小女孩叫那个男人跟去拿石头,把赔进去的钱赚回来,然后她带人去走一圈,男人带回块石头,大涨。

细思来只说明小姑娘是内行人,还是特别厉害的内行,否则她怎么能说到做到?

围观人群心情瞬间变了变,特别想知道小女孩自己买的石头能开出什么。

小姑娘将第一块要开的石头许给李总,周董有点心急,直觉小姑娘挑的石头都是好东西,说不定第一块就是特别好的料子呢。

李总得到一个许诺,心中喜气漫延,就等着第一块石头的好料面世。

晁宇福、燕行将自己帮背的石头拿出来,放在地面上,晁宇博也将自己抱着的一块宝贝石头放下去,凑成六块。

瞅一瞅,乐韵摸摸下巴,摸摸这块,摸摸那块,纠结着把哪块扔出去挨刀子,最后把从五万厅里买的七八斤重的石头从队伍里扒拉出来,拿它开张。

工作员抱走客户的石头放平台上固定,操纵机器在指定的地方下刀,一刀切到底,再抹拭断面,中心区域露出一抹蓝色。

“蓝翡!”

众人等着送上解石台面的一块石头,特别用心的观察,当看到断面露出的一点蓝色莹光,抑不住激动。

解石员观察一阵,粗步计算好壳的厚度,估算着再下刀,一刀下去,险险的擦着玉面而过,切出那一刀,也确定测算出的包桨厚度,再次操刀做切割工作便顺利多了,左一刀右一刀,前一刀后一刀,一刀一刀的切,再翻面,调整,再切。

一顿七七八八的切割之后,切去一层废砾石,原石清减一圈,到处呈出蓝色,极像一块布面呈现出星星点点的蓝色团。

工作人员抱起石头,手工送往砂轮机打磨,打磨出小半块地方,用砂纸细磨去残壳,再用湿布抹擦,给它清理出一个干净的面。

当它呈现在人眼前,石头色彩让人惊艳,通体蓝色,是幽幽的蓝,像一大片蓝色的玫瑰花在阳光里绽放,妖娆娇艳。

那蓝是艳丽的蓝,魅力四射,光彩迷人。

蓝色翡翠的玉质透明度略次于玻璃,与冰相似。

“蓝色妖姬。”

等着结果的一群大佬眼前一亮,蓝色妖姬是仅次于蓝精灵的品种,蓝精灵是纯净理智的蓝,蓝色妖姬是娇艳迷人的蓝,因为稍稍有点妖艳色,所以才被叫妖姬,也因有点妖艳的味道,品质仅排于代表着代表忠诚冷静理智的正统蓝色的蓝精灵之后。

“一千万。”

“一千二百万。”

“一千三百万。”

“一千四百万。”

观察过原石大小,早已蠢蠢欲动的人竞价开始。

吉少周少宣少姜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小姑娘果然是识玉的!她或许不是赌石行家,但绝对有识别翡翠好坏的一套技能。

晁宇博晁宇福只有佩服的份,小乐乐入手的石头都是高品质的,她一定有双火眼金眼,所以能断玉识宝,知道哪块原石料藏有好料。

价格还在攀升,吃瓜群众听得两眼闪蚊香圈,土壕啊,一群土豪!叫价的全是有钱人,舍得花几千万买石头,有钱人就是任性。

“你们太不厚道了,这是我的,小姑娘说了第一块匀给我的,四千万!”李总差点想动粗,小姑娘早就许诺第一块匀他,那些家伙怎么可以抢他的宝贝。

喊价刚到二千三百万,李总一口提价到四千万,争抢报价的大佬声音嘎然而止,有种被打脸的冲动。

七斤多的石头被切一圈大概还有五斤多重,能开出两到三条手镯,其他的材料打造耳坠、玉安扣、戒面耳钉等等,落在有实力的珠宝公司手里能将利益最大化,价值起码能翻到七千万左右。

如果策划得好,以四千万的原价买进,再除去手工费用等成本费,至少还能赚个一千万有余。

“停-”仅只喘口气的功夫,价格就飙上去了,乐韵忙忙叫停:“不用再加价了,做人要言而有信,四千万,归李总。”

“……”还没来得及报价的大佬不约而同的望向小女孩,李董也第一次以正式的、看对手一样的眼视打量小女孩,小丫头看起来小小的,不谙世事,然而为人处世的手段却是老练,竟然能一诺不移,不是凡人。

众少望空气,短短几分钟就有四千万进口袋,这种赚钱的速度真爽,可惜,钱不是进自己口袋,怎么感觉心有点塞。

“谢啦,小姑娘,等打造出首饰,我赠送你两套挂件。”李总喜得眉开眼笑。

石头现场完成拍卖,解石员将石头移到平台旁,又帮用防水软纸包起来,装进一只袋子里。

李总笑容满面的抱起袋子,捧在手心里抚摸,犹如抚摸情人一样的温柔。

乐韵没留意听李总说啥,暗中勾指头算自己的钱,上午有二千六百万加六千六百万,共有九千二百万,除去本钱,大约还有将近九千万,加上现在的四千万,有一亿三千来万。

哇!

突破亿元大关了哒。

数一数,乐小同学喜得心中花朵千朵万朵竞相开放,心空春光灿烂,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她乐坏了,神飘九天,完全不在状态,当李总的秘书问号码转帐,晁宇博唤了她一声也没反应,他拿出自己的手机,将小乐乐银行卡号给李总的秘书转账。

“小团子小团子……”晁宇福惊喜过后兴冲冲的想继续解石,问小粉团子解哪块,连叫两声人没反应,伸手捏小粉团子的嫩脸蛋。

“唔,福姐姐,你又欺负我,我要告诉爷爷奶奶,你老掐我脸,把我脸掐变形了。”不知飘哪去转悠一圈的神思被拉回来,乐韵扒开色狼福姐姐的爪子保护自己的脸蛋。

“谁叫你不理我。”捏到几下小粉团子的脸,晁二姑娘见好就收。

“福姐姐叫我有事?”智商在线,乐小同学慢吞吞的问。

“有,问你接下来解哪块石头?”

“我想想啊,”乐韵蹲下,点自己的石头:“你,你,你,还是你,不行不行,你是美女,不能当众脱衣,你是药女,不能宽衣解带,算了,就你去接受扒皮抽筋的洗礼吧。”

扒拉一阵,将在十万价厅买的一块还不够一斤重的石头拿起来,嘴里念着让它出去挨刀子,实际上爱不释手。

小姑娘在那碎碎念,众少听得满头冷汗,等她终于好像选中目标,刚想舒口气,听到把解石形容成扒皮抽筋,差点没呛着,小姑娘犯二的时候比熊孩子还熊,小神医的人设崩溃!

晁宇博有种小乐乐被掉包的即视感,小乐乐明明是聪明伶俐机灵懂事天真无邪的小天使,怎么会变得这么让人无语?

看她扒拉出石头,他默默的弯腰,将石头从她手中拿走递给工作人员,免得小乐乐又反悔舍不得开。

乐小同学选的石头每一块皮壳完整,全是焖料,明料是去皮的,半明料是开个小窗能窥到冰山一角的,包桨完整的就是焖料。

工作人员捧起很小的一块石头拿去打磨,他很小心,磨一磨看一看,当磨得隐约露出点宝石光泽,确定包桨层的厚度,再打磨起来便心中有数,缓缓的在砂轮上磨壳皮。

一个帮淋水降温,一个负责打磨,磨去一片包桨层,再用砂纸轻轻的磨擦,很快便露出色泽,他将石头给众人看。

“红翡?”

约有成年人拳头大的灰白皮壳之间露出一片红光,光泽晶亮,红色极为鲜艳,等着结果的大佬们看到红色,眼睛晃亮晃亮的。

解石员让大家看过是大涨,事不宜迟,再次打磨,磨去一块一块的包桨层,打了数个圈,去尽粗壳皮,再用细砂纸磨擦,小心的擦去残留的点点壳,洗一洗,他都激动的快不能自控。

当他转过身,众人只见一片红光闪动,当石头放在平台上,大家急不可待的欣赏,软布上躺着块鲜红的石头,红色亮丽鲜艳,像大片大片的鸡冠花热烈开放的颜色,玉质细腻通透,美得惊艳。

“血美人?!”

识货的大佬们激动的围过去,视线粘在红翡上撕也撕不下来,再细看,玉质细腻得像美女的皮肤,散着玻璃光泽,透明度高,只比玻璃略略的差一点,比冰又透明,达到几乎接近玻璃的高冰程度。

一块小小石头犹如身穿红裳的美人在起舞,那红艳艳的色彩,带给人光明与温暖,让人一见便生出无限的热忱情怀。

钱总李总唐总和周董看得热血沸腾,上午小姑娘开出的那块红翡是上品,这一块则是极品,也是红翡中可遇而不求的珍品。

“五千万。”血美人太难得,李董第一时间开抢。

宣少吉少周少想……想将小女孩绑起来抢劫,那孩子上午开出个红翡,二千六百万,他们以为那已是难得的好翡翠,转眼儿她又整出个极品的血美人,不得不承认,小姑娘有招仇恨的潜质,他们都忍不住想嫉妒她了。

毋少:“!”这世界太疯狂,她要去火星。

晁宇福笑得嘴角都快扯耳后根,小团子好会赚钱哇,不得了,照这样的速度,小团子要变富婆啦。

晁宇博幽怨的嘟嘴,小乐乐这么厉害,会治病,会赚钱,什么都不用他操心,他这个哥哥成了摆设,他……有点心塞。

燕行只有叹气的份,小萝莉从来是不鸣则己,一鸣惊人,先是以医术高超而一夜名扬京中权贵圈,打今天后,说不定又要添一佳绩:以识玉名闻珠宝玉石界。

柳向阳看呆了眼,五千万啊!这一块比上午的红翡翻了倍,这钱太好赚了吧,让那些日日早出晚归搬砖养家糊口的知道该是何等的心塞。

围观群众被天价轰得呆若木鸡。

“五千一百万。”周董瞬间加价。

“五千二百万。”唐总也不甘示弱。

“五千三百万。”钱总不甘落后。

季老急了眼:“六千万。”

“六千六百万……”

“八千二百万。”价格飙到八千万时,李董再次加码。

“停停停-”喊价的人喊得太快,那价令乐韵心花怒放,仍然果断的叫停:“这块不卖,价再高也不卖。”

“小姑娘,卖了吧。”

“小姑娘,价钱还可以好商量。”

听石头主人说不卖,一群珠宝商急了眼,上品红翡百里难寻,极品血美人就更不用说了。

乐韵一溜烟的蹿到解石机的平台前,将放板面上的血红石头捧起来,干净利落的塞进背包收藏。

一干人见极品血美人就那么不见了,视线投向小女孩另外几块石头,眼中浮出炙热。

没让他们失望,小女生溜回自己的石头堆旁,挑啊挑,挑出从三万厅买的拳头的一块石头和从五万厅买的碗大的石头送去解。

两个工作员接过石头,一个拿拳头大的一块,一个拿碗大的一块,反正工作人员人数充足有余,同时解石能提高效率。

两人同时上工,打磨壳皮,玉石原石个小,皮也比较薄,速度自然比较快,很快见色,小的一块露出紫色,大的那块现出的是蓝色。

两解石员用心细致的打磨,又花费约有十来分钟,拳头大的原石成功的去尽外壳,改用砂纸磨拭,最后洗净粉灰。

男女老少个早就等着结果,当工作人员转身,不由得看呆了去,他手中捧着小小的一团紫色,很深的深紫色,质地像玻璃一样透明,那团紫色雍容大度,贵气逼人。

“紫眼睛,是紫眼睛!”

普通观众当中有人大叫。

“透明,饱满,水头足,茄紫色,老坑玻璃种紫眼睛?”季老惊叹不已:“见到极品血美人,我以为今天便不虚此行,如今又出个极品紫眼睛,真是大开眼界。”

“哇,紫色的,好漂亮。”晁宇福笑得搂着假小子的肩,乐不可支的蹦跳。

毋少瘪嘴角,小姑娘太强悍,她的心灵受到了一亿点伤害,需要人安慰!

众少再次叹气,他们想打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