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这块也不卖(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极品翡翠一向难见,今天一下子就闪现出两块,还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围观群众看呆了。

“八千万!”正在欣赏中的大佬喊价。

“九千万。”

“一亿。”

“一点一亿。”

瞬间的,喊价声一浪比一浪高。

群众被天价震得心灵破碎。

“不卖,这块石头也不卖。”只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价钱已飙至一亿一千万,乐韵忙忙喊停。

“不卖?”喊价声又嘎然而止,一众大佬怒目相向。

“不卖。”乐韵果断的跑向工作人员,等他放在机器平台上,赶紧捧起来塞背包,然后看向另一个工作人员。

用砂纸擦石头的工作人员也完成工作,再用湿布擦净硬石头,将它平台上的软布上任大家看。

被小姑娘收回紫眼睛而干着急的大佬们,视线扫向平台,然后视线定格,那是块蓝汪汪的石头,纯净的蓝色,美丽冷静,像深海一样广阔。

看到它,不由自主的联想到无际的大海,无边的晴空。

“蓝精灵?”

玉石大佬嘴里叫喊着,一个一个的蹲身去欣赏小小的石头。

精灵是美丽的,善良的,而蓝色代表着忠诚、秀丽清新,冷静沉稳,理智安详,蓝精灵是蓝翡翠中最美丽的蓝,也是最尊贵蓝。

刚才出了蓝色妖姬,转而又出个蓝精灵,先出了个极品血美人,接着是玻璃种紫眼睛,极品翡翠在其他地方踪迹难寻,在小姑娘手里扎堆出现,这种接二连三的开出极品好料的运气,让他人情何以堪!

玩石头N多年都没有开出块极品料的人,暗中痛哭淋涕,悲伤成灰。

宣少吉少周少再次受到一万点暴击值,想打劫小姑娘的想法值暴升,前两次大概是三星,现在上升到四个星星的指数。

姜少看到身边的周少一脸受打击的模样,暗中琢磨开了,是不是小姑娘上午还有什么惊人之举?

毋少望脚尖,有一个句话叫“别人家的孩子”,小姑娘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晁家兄妹一脸“我妹妹好牛”的表情,骄傲的表情比自己中奖还开心,燕行就算心理再强大,也快扛不住打击了,小萝莉这识玉的眼光,太吓人。

“一亿。”季老用手电筒照射蓝精灵观察,喊出价,石头色彩自然,如玻璃一样透明,毫无杂质与棉絮状,又是一件玻璃种极品翡翠。

“一点二亿。”钱总直接加二千万,他刚落音,有声压他一头:“一点三亿。”

“这个也不卖。”乐韵火速声明立场。

“小姑娘,你这个不卖那个也不卖,这不是馋人么?”有人跳脚,极品血美人不卖,紫眼睛不买,蓝精灵又不卖,这不是故意让人眼馋?

“好东西要留着欣赏。”乐韵绕过蹲身赏宝的人,跑去抱走蓝色翡翠,又果断的塞回背包,轻快的撤。

几个大佬狂丢眼刀子,绝对不可能是要留着欣赏,应该是不满意价格,要不然为什么之前的蓝色妖姬没有留着欣赏?

之前报价三十几万想买中年人金丝翡翠的大佬心中打了个咯噔,小女孩是不是因为之前他们出价太低,所以特意报复他们,故意开出来让他们眼馋又不卖?

那么一想,心里有点堵,老不舒服了。

围观群众心灵碎成渣渣,快粘不起来了。

乐韵才不客别人咋想,反正灵气最浓的翡翠就是不卖,要留着给空气当粮食吸灵气,只有灵气比较薄的可以卖。

回到自己的石头堆,将从十万厅里买来的那块三斤重的石头推出去,请工作人员帮解石,还特意指明从哪切第一刀。

等工作人员抱走石头,她拿过晁哥哥帮提的背包将最后从十万价以上的厅所挑的一石头装进去,她的收获已突破一亿大关,不缺钱,所以最后选的那块还是不开了,如果开出,没准会被人天天惦记。

工作员抱走客户的石头放平台上固定,操纵机器在指定的地方下刀,切去小小的一个凸角,露出点微弱的宝石光。

解石员小心的试切两刀,一处隐约闪过绿光,证实皮很薄,不敢再切,抱起来手动打磨,磨切去皮,砂纸打磨。

围观的人已忘记站着累不累,就等着结果,而且,因为有人想解石,来了很多拨,有些是纯属看热闹,围观人员积累起来,不知不觉间已比最初多了一倍量,十分壮观。

吉家周家宣家姜家的护卫保镖们在少爷和晁家兄妹们最外围将人保护起来,免得被其他人挤到,宣少周少姜少吉少和柳少燕少又几乎呈半圈站在晁家妹仨和银衣美少年身后,给四人筑起第二道防护墙,保少年少女无忧。

享受众青年保护的一男三女,愉快的欣赏人生百态,开开心心的当保护动物。

切割,打磨,擦洗干净,一套流程走完,解一块石头花了将近半个钟,工作人员完成任务,将石头放平台上任观众赏宝。

最后开出的一块是春带彩,春带彩指一块石头上同时有两种或三种颜色,原本是指有紫色,绿色,以及或黄或红的颜色,后来将翡翠的底色也算上,只要有绿有紫色即为春带彩。

新开出的一块石头不算底色,有三种颜色,紫色,绿色,还有黄颜色,紫色与绿色多,黄只有一片,三种颜色均匀的分散分布。

紫与绿色明艳鲜亮,翡翠石水头很好,透明度也很高,质地是接近冰种,便又没有完全化冰,冰质里有糯色,行内人叫“冰种化底”,通俗的叫法就是:冰糯种。

翡翠石有绿或紫色已是珍贵,同时出现两种或多种颜色更为难得,价值之高也是可想而知。

“紫、绿、黄,三色,难得的春带彩。”

“糯色接近化冰,水头足,冰糯种。”

先被血美人,紫眼睛、蓝精灵惊艳花了眼的李董等人,见到春带彩,那错失三件极品有点暗淡的眼神骤然明一亮,所有注意力又被春带彩吸引。

钱总观赏几眼,火速喊价:“三千万。”

蓝色妖姬大约还有六七斤重,四千万,春带彩大概还有二斤多点,三千万的价极公道,没欺负人压价。

李董等人暗中飞眼刀子,一开口喊价喊那么高,他们还怎么跟?

“三点一千万。”

“三点二千万。……”

出产高品质春带彩的原矿坑早已挖尽,如今在市面上出现的好品质春带彩都是曾经流落民间的漏网之鱼,品质差的则是老坑新厂所出,因质地粗松,颜色也暗沉,缺乏美感与收藏价值,价格也火不起来。

“小姑娘,这块匀给我吧,周董季老李总唐总都有份,就我没有,你匀块给我吧,三千九百万,我回赠你一套挂饰。”钱总舍不得放弃,怕价格被人抬得一路飙,向小姑娘打商量。

乐韵眼珠骨碌碌的转,咧着小嘴乐:“虽然这样像在开后门,不过我今天心情很好,有事好商量啦,就按你说的价抱走吧。”

“小姑娘,哪有这样的。”唐总李总季老怒瞪钱总,他们也想要春带彩啊。

“哈哈哈,春带彩是我的了,你们嫉妒也没用。”心愿得偿,钱总喜形于色,抢前一步,捧起春带彩,免得别人再抢。

李董等人抢了半天,没一个人抢到一块好料,心情比较差。

钱总的秘书立即挤到小姑娘面前,问要银行帐号帮转账,美少年拿手机给他看他存在手机上的小乐乐的银行帐号。

有快钱支付,转账工作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捧着手机的乐小同学,嘴巴快咧后脑勺去,正享受着身携巨款成小富婆的美好心情,陡然身上一寒,看过去,就见季老等人的视线齐唰唰的落自己身上,眼神炙热的让人不敢直视。

“小姑娘,你还有一块石头,一起解了吧。”季老不怕被小青年瞪眼,倚老卖老,怂恿小姑娘解她藏起来的那块石头。

“不干,最后一块石头是药材,谁也别想看。”乐韵将背包提起来,向后一塞塞给燕帅哥帮保护。

小萝莉终于想起自己,燕行受宠若惊,将背包抱起来挂自己肩膀上,包挂胸前,以手环抱起来。

“别呀,小姑娘,凡事好商量,你千万别闭着眼睛就把原石给砸了啊,解吧,解出来看看,如果不是极品,你再砸了当药材也不迟啊。”

“小姑娘,解石吧,让我们开开眼界。”

周董季老心疼肝疼的一片疼,以小姑娘那种说一不二的个性,可能真的会直接一顿锤头把翡翠石砸碎当药用,她不心疼,他们想想就心疼。

“拒绝,开了出来,如果很漂亮,我自己有可能也舍不得砸,不开不知道是什么,我回去闭着眼睛一顿锤头砸碎了,心疼也来不及了。季老,你们继续玩啊,我和姐姐哥哥们回去喽。”

哪怕人人想看,乐韵也不想当好人成全别人的好奇心,异常坚定的拒绝开最后一块石头,冲一群人挥挥小爪子,愉快的转身开溜。

晁宇博晁宇福也没半句废句,转身挡小乐乐背后,将别人的视线挡住,燕少和宣少等人聚拢,在护卫的保护下挤出人群,施施然的离开解石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