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三章 我看见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晁宇博、晁宇福在享受到挤煎饼似的美好滋味,将近五点时分总算回到别墅。

老爷子老太太们在家等着,只见姐弟俩有几分小小的失望,他们还以为博哥儿能将小粉团子拎回来过节呢。

晁宇福回到家甩鞋子外套,扑到自家太皇太后身边,抱着奶奶的手臂和姑奶奶的胳膊,绘声绘色的宣讲出游见闻。

她滔滔不绝的讲,老爷子老太太们听得津津有味,当听讲到上午在潘园开出的石头被人争抢报价时,一个个入了戏,哎哟哎哟的叫喊,小粉团子了不得啊,识玉专家,这是要抢玉石专家饭碗的节奏。

听说去贺家吃了喜宴,老爷子老太太们很平淡,当又听说去珠宝公司赌石,那表情格外的激动,等听到激动人心的解石一节,兴奋的跟打鸡血似的。

晁家三俊兄弟默默的仰天长叹,他们以为总算把小粉团子写进他们老晁家的族谱,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承担抚养任务,能理由气壮的负责小乐乐学费生活费零花钱等等,结果,小粉团子转身就去赚回一笔巨额财富,以她的性子,必定不会同意由他们负担她的生活学习费用的,他们想当家长给孩子零花钱的美好心愿又泡汤了。

孩子太聪明,太会赚钱,身为家长也无奈啊。

兄弟仨特别的忧伤,当初他们的孩子在小时候是花大人的钱,初中后基本上零花钱是他们自己赚的奖学金,根本不用他们操心,他们给的零花钱变得可有可无。

好不容易博哥儿捡个妹妹,他们以为能尝尝宠爱孩子的美好滋味,也尝尝家有熊孩子的那种即头痛有幸福的生活,然而,小乐乐没进京前拒绝他们资助,进京后仍然不给他们机会,简直让人心塞啊。

晁家三俊心塞得想挠墙,家里有熊子会让人头痛,没有熊孩子也一样让人头痛啊。

兄弟仨暗中惋惜,他们的夫人们被逗得乐不可支,笑得花枝乱颤,小粉团子不仅会医,还识金断玉,简直是个小神童啦,她们最喜欢的是小粉团子故意让人看见极品翡翠却不卖的行为,小团子太可爱了,想必那些想买翡翠的人一定憋出内伤。

在晁家妯娌们眼中最可爱的小粉团子,坐在猎豹车里,抱着自己的背包,把玩着深紫色、鸡冠红、纯蓝色的极品翡翠,笑得见牙不见眼,那得瑟的小模样任谁看了都想拿麻袋套她头上把她狠揍一顿。

燕行就是想拿麻袋套小萝莉头上揍她的人之一,话说,不就是有色彩的石头吗,有什么值得追捧的?

翡翠不能吃不能喝,还要防摔防盗,多麻烦。

翡翠不能说话不能做事,死物一个,除了色彩漂亮,没什么特别的,还不如他呢,他能说会道,能摔能行能工作,还长得好看,就算他长这么俊,小萝莉也看不见他,心里只有几块石头,什么眼光嘛。

燕行严重的怀疑小萝莉眼神有问题,对死物的兴趣高过他一个大活人,越想越不爽,很想将石头抢过来扔了。

他也就敢暗中对石头不满,绝对不敢表示出一星半点,他要是真将小萝莉的翡翠扔掉,估计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

不想让师父亲人们白发送黑发,就只能忍着,只是,看着小萝莉那捧着石头温柔抚摸,双眼发亮,笑得忘乎所以的样子,燕行心窝子里冒郁气,一张倾城玉容变郁闷脸。

郁闷着郁闷着,郁闷一个多钟,军区遥遥在望,猎豹从车海里奋勇杀出一条路,爬到驻军地附近,总于享受畅通无阻的美好待遇,高高兴兴的到驻军区大门外先接受电子扫描记录,然后才进大门。

猎豹牛轰轰的连过多道检查门,穿过多个区域,蹿进某旅的医务室,在医务楼前的地方停。

元旦节,部队也休息,但放假不离岗,只有小部分或排到探亲期回家探亲,大部分全在军区,不用训练,可以出去游玩,或在军区宿舍聚聚,或去家属区访友。

雪沙沙的落,地面铺得薄薄的一层,没有人或车踩的地方雪白雪白的,有些地方因雪掺和其他色,是杂色的。

医务楼前有人走动,踩出一条路。

车子刚停下,一楼有人溜出来看,二楼也有几个从房间跑到阳台走廊探身看,看到猎豹,激昂昂的喊:“队长回来了。”

一楼的四五个青年嚷嚷着,冒着雪,一溜儿冲向车子,刚想帮拉车门,看到从驾驶室下来的柳大校,笑着大喊:“柳队长!”

“你们啊,有风度点,别吓坏客人。”柳向阳欢快的转身去帮开后座车门。

“客人?”七八个兵哥哥愕然望向车子。

柳大校刚拉开车门,一条修长的腿从后座落地,转而钻出一个小小的矮发女孩,那张圆脸蛋比雪还白净,粉嫩可爱,笑容像冬日里的太阳,暖暖的。

不到半分钟前活泼的兵哥哥们秒变腼腆,笑容也是羞羞的。

小女孩钻出车,转而挺拔的青年下车,伸手挡住小女生前额,帮遮风挡雪,看着涌来又害羞的队友们,龙目泛着笑:“怎么全傻了?”

“队长好。”青年们唰的站直,就算没穿军装,都是普通家居服,愣是变成了军营风。

“……”燕行摇头,喊他干么?没见小萝莉在这里,就不能帮去拿个伞啊什么的来挡雪?算了,不难为他们了,一帮纯情的单身狗,装不来暖男。

“行了行了,难得放假,都玩去吧。”一群兵王之狼,去出任务没问题,指望他们哄女孩,得,估计还不如他呢。

燕行以手帮小萝莉挡着雪,陪她往楼上走:“红肆在楼上。”

青年兵仔被队长当小孩子似的轰去玩耍,闹了个大红脸,跟在队长身后走,还冲柳队挤眉弄眼,想问是怎么回事儿。

柳向阳装X,倒背着手,神气活现的往楼上跑,一边解惑:“小美女就是来复诊,马上就会走,你们不用紧张。”

走到屋檐底下,青年们用以手将砸脸上的雪拍掉,有点小郁闷,小萝莉不呆军区玩,那么,队长和柳队肯定也不会多呆吧。

心里有点小幽闷,跟着队长和柳队上二楼。

二楼等着的几个青年笑嘻嘻的向队长和柳队问好,对着小姑娘笑得格外亲和,可惜,都是刚毅严肃脸,怎么笑,脸上线条也柔和不到哪去,也显得格外的喜感。

楼上楼下的青年,乐韵都没见脸熟的,也很羡慕兵哥哥们的体质,北方天气冷,兵哥哥们就是保暖内衣,军用羊毛衫,外面是家居服外套,个个抗寒能力杠杠的好。

当走到一间住院病房,推开门,她终于看到一张熟面孔,就是她被劫持,通知燕帅哥后奉令去提活口的领队。

与其说是熟面孔,不如说是熟悉的气息,那天跑去提活口的人都是全副武装的,她没看见脸,只记得每个人的气息。

现在一瞅,还挺俊的,不是长得特别美,脸型比普通脸俊美一些,在帅哥满地爬的京城,他实在算不上什么美男子,他的俊是气质上的俊,是个很温和的青年,脸部线条柔和,因此看起来便自有俊美气质。

黑九被小姑娘盯的心里一阵发毛,他不会无意间得罪小萝莉了吧?

瞅帅兵哥几眼,乐韵收回视线,一步迈进病房,住院房不是手术室,没有消毒用的东西,只有两张病床,还有衣柜、床头柜,电视柜和电视机,板凳,都是必须的生活用品。

赤十四右眼还缠着纱布,倚着床头,原本是在看书的,因为听到兄弟们喊“队长”,搁了书本,望着门口。

室温调控得不冷不热,与室外相比,便显得温暖得多。

赤十四看到队长陪着小萝莉来了,笑着向队长柳队打个招呼,开心的问小姑娘:“小萝莉,我能拆纱布了吗?”

踏进房间,乐韵一边走一边开启眼睛特别功能观察红大校的右眼情况,他恢复得挺好,没有什么后遗症。

听到问自己情况,关闭眼睛扫描功能:“嗯,保养的不错,可以拆纱布了。”

跟上楼的青年兵哥们涌进病房,全在挨门口的地方站着,没敢跟去碍手碍脚的添麻烦,听小萝莉说赤十四保养得不错,也松了口气,可以拆纱布代表着恢复很好,没什么意外。

柳向阳可没当自己是外人,机灵的抢前,跑到病房前,搬个板凳摆好:“小美女,你坐。”

黑九:“……”柳队,你这样抢人家的活真好么?

“我又不是来聊天的,坐什么坐,拿温开水和棉球之类的东西来。”乐韵皱着鼻子哼哼一声,直接坐床沿,摘自己的背包,准备上工。

燕行和黑九就等着小萝莉帮赤十四拆纱布,听到她喊,黑九麻利的打开床头柜,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工具盘,剪刀、消毒药水,棉花。

一个青年跑去用脸盆打热水,端到床边,放板凳上。

另一些人也没闲着,也一窝蜂似的跑到床边,站队长身侧围观。

小女孩抬头望望灯光,青年们秒懂,是嫌灯光太亮,立马又去关掉一盏,只留下二十瓦的灯,室内的光线也弱了些。

光线合适,乐韵也不乱挑剔折腾人,洗手,帮红大校先将缠绕的纱布拆掉,纱布遮盖着的右眼涂有层膏药,凝冻得像打了石膏似的。

她拿棉球团,沾温开水涂擦膏药和四周的皮肤,将膏药浸湿,当膏药吸水变软,再小心的剥离,被膏药包裹住的眼睛因为长久不见阳光和空气,皮肤白白的。

眼睛上敷着的药被弄走,压着眼睛的沉重感也消失,眼皮再无负担,赤十四感应到弱光,是意识感应,并没有睁眼。

红大校眼球在动,并没有睁眼,自制力很好,乐韵非常满意,拿棉球沾湿水帮红大校清除眼皮和四周的残余药膏,洗干净眼部四周,从自己背包里摸出一只很笨拙的瓷瓶,拧开盖子,新取一只棉球沾药膏帮红大校涂眼睛。

香气与沁心的凉意在眼睛四周散开,赤十四骤觉右眼上的微微涩痛干枯的不适感消失,十分舒服。

小萝莉帮赤十四温柔的洗眼涂药,青年们屏身静气,分外的安静。

帮红大校连涂好几回药,乐韵收起瓶子,提起自己的背包站到一侧,然后终于说出让大家期待已久的话:“可以睁眼了。”

唰,一群人的目光看向赤十四,等着他睁眼。

赤十四闭着眼睛转转眼珠子,慢慢的启开一条线,看到了光,微弱的光,他激动的笑起来,也忘记要慢慢眼眼,眼皮一下子上拉,睁开久封的右眼。

光,明光。

第一视线是光,紧接着便看到床单和自己的腿。

“我看见了!”右眼再次重见光明,赤十四忍不住欢呼。

“真的真的?”

“十四,你真的能看见了?”

青年们一拥而上,围着床侧,每张年青的面孔弥漫着浓浓的喜悦。

“嗯,我看见了!”赤十四抬高脸,让大家看自己的右眼。

众人看过去,赤十四的右眼圈周围一片白,眼眶中的眼球黑白分明,与左眼没什么两样,一定要说什么不同之处,就是有重瞳,远看看不出来的。

“哇,看起来跟原来的一样。”

青年兵哥们嗷嗷欢呼。

燕行柳向阳也激动的满眼是笑,他们等这一天等了多年,终于如愿以偿。

“别兴奋过头,最近几天也要小心保护,多多合眼养神,经常用温水抹眼皮,不要见强光,不要出去溜跶,先适应光线和温度变化,等过一二天再试着到室外活动,目前还处于恢复状态,也不要长时间呆室外,过高的温度差容易刺激到眼部神经。”

乐韵本来不想说扫兴话,又怕青年帅哥们太激动,兴奋的忘乎所以,急急的回复以前的正常生活,眼睛受刺激有不适也强撑,到时出现不良反应后悔都没地方哭。

“我们懂!”

红肆没答,黑九等人齐唰唰的响应。

红十四转着眼珠,看东看西看兄弟看队长,特别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