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蹭顿元旦饭/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一脚将发小踹送走,自己开车送小萝莉回青大,轰走柳某人,他很希望小萝莉能坐副驾座,遗憾的是小萝莉没有挪位的意思。

堵车的时候,他偷偷从后视镜看小萝莉,粉粉嫩嫩的、像玉雕似的小女孩子又抱着她的两个背包笑成傻子。

自己被无视,燕行深深的涌上无力感,郁闷的开车。

当燕少载着乐小同学往学校赶时,万俟教授家在忙碌一阵后,开饭,一家三代八口在餐厅排排坐。

逢节假日,万俟家兄弟两夫妻基本都会回父母住的地方,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因为万俟大公子的儿子在国外读书,以往一般一家七口,元旦节,国外学校放新年假,万俟瑞晔也回国过元旦,一家团圆。

万俟瑞晔和晁家哥儿同年,他是上半年生的,现年虚岁20,实岁已近十九岁半,他也不知吃了啥,猛长个子,比爷爷爸爸叔叔们还高,有一米八五,身形修长,面相清俊,是个风度翩翩的君子。

万俟大少与王二少刚好是相反的类型,大少是书生气度的君子,二少则活泼好动,十分跳脱。

一家八口坐下,二少挨着他哥坐,他最爱粘他哥,也最怕他哥,他家哥哥看着是书生公子,动起武来,分分钟就能辗杀他。

万俟兄弟夫妻四人整治一桌子的海鲜大餐,对着满桌美味,王师母看到剥皮后仍摆成原型的大龙虾,荡开温和的笑容,温温的问:“老大老二,大龙虾还有没有?”

“还有两只没煮。”娄月晴笑着回答。

“龙虾留着不要吃。”王师母眼睛都笑弯了。

王瑞晨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兴奋的嚷嚷:“奶奶,是不是留着给您的小学生?或者,明天叫小萝莉来吃饭?”

“小乐乐忙,大概没空来吃饭,我回学校时带过去给她养着当宠物玩耍,小乐乐喜欢大虾子。”

“奶奶,要不,我们明天去学校和澹台爷爷一起吃顿饭?顺便让哥哥也见见小师叔,或者可以让哥哥和小萝莉切蹉切蹉武艺。”

“你是想吃小乐乐做的药膳了吧。”王师母笑睨小孙子:“还有,别怂恿阿晔打架,你们男孩子皮粗肉糙的受点伤没什么,小乐乐是女孩子,那么小小的人儿,受伤了我看着都心疼。”

“奶奶,我也好奇您和爷爷的宝贝小学生,您明天带我去瞧瞧如何?”万俟瑞晔清俊的面容浮上浅浅的微笑,有着君子的豁达气度与博大情怀。

“这个可以,明天到学校住处吃午饭,但你得答应我不许欺负我的乖乖小棉袄。”王师母瞬间眉开眼笑,她还有点愁怎么才能让小乐乐和大孙子见一见,阿晔竟然主动提出来想去学校,简直不能再好。

“奶奶,您孙子我是那么粗鲁的人吗?”

“正常情况下阿晔是个礼仪周全的正人君子,打架的时候就不是了。”

“奶奶,您这么说我,我会受伤的。”

“你受伤没事,你爷爷你爸是学医的,弄点药给你贴一贴就好。”

“如果是您小学生受伤呢?”

“谁打伤我小乖乖,我非得扒他一层皮不可。”

看看爷爷奶奶,看看父母和叔叔婶母,皆是一副理当如此的表情,万俟瑞晔默默的瘪瘪嘴,难怪小晨说他失宠了,果然,爷爷奶奶有了小学生,他们这些孙子都要靠后的节奏。

想到明天就去学校,王师母笑得越发的开心,开始享受美好的晚餐。

万俟教授家的饭桌气氛很温馨,而燕家的晚饭,气氛一如既往的清冷,就连保姆金婶都觉得家里气氛很……很怪异,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自打中秋节过后,老先生和太太便貌合形离。

燕老没觉得有啥不对,舒心的吃元旦晚饭,虽然小龙宝没有回来,但是,他可是很好的在做自己的任务。

因为燕鸣一整天都没外出,贾铃也不能到大院里去打探消息,在家枯坐等一天,等了一天都没等到外孙和外孙女的电话,心里特别不踏实,小泽和王千金的订婚宴究竟顺不顺利?有没被人耻笑?

她记挂着外孙的订婚宴,吃饭也没劲,可还是装着像没人事似的吃,早上熬过去了,中午熬过去了,晚上又要重温一次煎熬。

好歹是新历年第一天,晚饭菜式很丰富,贾铃吃得如同嚼蜡,刚吃一半,听到淡淡的声音:“不用惦记着你宝贝外孙的订婚礼,他没脸给你打电话。”

“什么意思?”贾铃心脏骤然一缩,差点点失态的站起来,抬高面孔时看到燕鸣冷凉的视线望着她,她才强自控制住没跳起来,手脚却是刹那僵硬。

“字面上的意思。”燕鸣说了一句,好心情的夹块排骨咬一口,又慢吞吞的接着自己的话往下说:“昨天下午,王家王老太太通告亲友们说王老被气病了,兆头不好,所以将孙女王玉璇的订婚宴延期,京中圈子里的都知道说延期不过是场面话,其实就是说赵宗泽跟王玉璇的婚事吹了,赵家今早跑去影楼化妆才从贺家人嘴里知道王家取消订婚礼的事,赵家颜面丢尽,这当儿想必愁云暗淡,哪有心思理你。”

好心情的给贾铃解惑,燕鸣嗤笑一声:“真难为你费尽心机帮着赵宗泽接近王玉璇,使尽手段挑拨离间王玉璇和小龙宝的感情,终于让赵宗泽抱上王家大腿,可惜到头来你的一番苦心还是毁在你的宝贝外孙手里。也幸好你将王玉璇撬走,王玉璇那种上不得台面的人也就只配赵宗泽,你也该庆幸你现在挂着我太太的名头,否则,贺家人随便出来一个,分分钟捏死你。”

金婶震惊的瞠目结舌,老先生这么不给太太面子,以后还怎么过日子?

贾铃越听越心惊,愣愣的看着燕鸣的嘴一张一合,听到最后几句,打了个冷战,犹自不敢置信的自语:“……婚礼取消了?怎么可能,请帖都发了,王家怎么可能不要脸面的取消婚礼……”

“噗,你当赵宗泽是什么大人物啊,赵宗泽在贺家与晁家面前连个屁都不是,赵宗泽还没成王家女婿便先帮王家将晁家得罪了,王家不取消婚礼才是真正的丢脸,王家王老是退休了,可好歹还有个市长,取消婚礼,愿意娶王玉璇的男青年大把的有,赵宗泽算什么?”

燕鸣毫不留情的叽笑:“飞霞集团是我家小龙宝的,贺家看在小龙宝份上才容着赵宗泽父子兄妹,如果没有小龙宝罩着,你以为你和你外孙外孙女能有那么风光?你和赵家父子还妄想让赵宗泽取代小龙宝,赵宗泽还肖想不属于他的东西,别作梦了,没小龙宝和贺家挡着,赵家早不知被踩哪块泥泞去了。”

燕鸣句句如刀,刀刀戳人心窝子,贾铃的脸一分一分的惨白,变得煞白煞白的,僵硬的身躯向后,紧紧的靠着椅背才勉强支持着没有瘫倒,一只手还紧攥着筷子。

燕鸣知道她唆使赵宗泽勾走王玉璇,知道赵家想把赵家产业给赵宗泽,知道赵家在利用燕行,燕鸣他应该什么都知道了,所以才会对她一改常态,冷漠到无情。

可她,她需要燕太太的身份保护自己,如果没有燕太太的身份,贺家和燕行必定第一个拿她开刀。

也因为她需要燕鸣太太的身份,她也绝对不能让燕鸣死,燕鸣死了,下一个死的就是她,燕行曾经说过等他外公哪天没了,也就是她的死期。

想到燕行曾经对她说过的话,贾铃浑身冰凉,以燕行的手段,如果燕鸣死了,恐怕会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她除了燕家,无处可去。

恍然间,她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坑,怎么也爬不出去,那种绝望的感觉,让人窒息。

被恐惧扼着心脏,贾铃大口大口的喘气,煞白的脸上汗珠子一颗一颗的滚落,她却不自知,手紧紧的摁着椅子,想镇定,怎么也镇定不了。

燕鸣看着贾铃,眼神冰冷,最好琼娘子和飞霞是真的病得不治身亡,如果还有人为意外,不用小龙宝和贺家人动手,他也会让贾铃后悔来世上走这一遭。

看到贾铃脸色惨白,他心情好多了,贾铃最疼爱的就是赵宗泽和赵丹萱,费尽心机让赵宗泽撬走王玉璇,想抱王家大腿,结果现在弄巧成拙,她比谁都心痛。

现在只是赵宗泽名声扫地,如果等哪天连赵丹萱也身败名裂,让她两个外孙被人踩落泥泞,等于是在挖她的心。

打击得差不多了,燕鸣也不再继续戳贾铃的心窝子,平静的的吃饭。

老先生说了一通话让太太面如土色,却还有心思吃饭,金婶默默的当自己是隐形人,轻手轻脚的扒饭,夹菜,快速吃完饭,退去厨房收拾灶台之类的,以免尴尬。

贾铃心惊胆寒的坐了大约七八分钟才勉强平静下来,一张脸还是惨白惨白,强自镇定的继续吃饭,手在哆嗦,夹菜都夹不稳,牙齿也直打架,她逼迫着自己平静,吃东西。

燕家和燕鸣已经不在她掌控中,她不想死,就只能依附燕鸣,安安分分的低调做人,或许能平安活到寿尽的一天,或者说不定还有机会东山再起,这个节骨眼如果做了什么让燕鸣和燕行不高兴的事,燕行容不下她,她自己也猜不到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牙齿不听使唤,手也怎么听使唤,贾铃还是逼得自己坚持住了,让自己变得正常些。

贾铃不好过,赵家也不好过,赵家老少三代人缩在家里,心情差到极点,早上没吃,中午也吃不下,到晚上仍然只草草吃点东西,个个愁眉不展。

赵宗泽试着给王玉璇打电话,打了一次又一次都是关机。

赵家也没胆子打王家电话,更不敢质问为什么,前两天他们没打电话去王家安抚王家人的情绪,现在王家一怒取消婚礼,他们哪有胆子去问人家为什么。

不敢打王家电话,赵立赵益雄打燕行电话,同样是关机,气得父子肺都快炸了。

天上雪飘飘,赵家人心里也是阴沉沉的,心情与昨天相比那是一个天一个地。

兰少陪澹台觅雪逛到傍晚才兴尽而归,他将澹台觅雪送回澹台家的别院附近,目送美女的身影远得再看不见才开车走。

从澹台家别院附近离开,兰少没有回冯家,而是去东方家的别居。

方少白天外出,到半下午才归家,得报兰少到来让护卫请家内院东厢,分主宾坐下,品饮一杯茶,方少见兰四少眉尖笼着一丝愁思,打趣他:“兰四少,该不会想约美人同游又被澹台美人婉拒了吧?”

“是被美人婉拒了,但是,不是澹台觅雪。”兰少蹙眉不展。

“噫,还有哪个美人也不卖你的面子?”

对于方少明显的调侃,兰少并没有觉难堪,直言不讳:“是被疑似仙医门人的小姑娘再次拒绝了。”

“你又遇见了小姑娘,她还在记仇?”方少立即来了兴致。

“今天在古玩市场与一家珠宝公司活动现场两次巧遇,第一次巧遇,小姑娘和她义兄义姐燕少柳少在一起,我邀请同游,小姑娘直接拒绝,甚至都不给我介绍澹台觅雪的机会,之后,我数次想与小姑娘碰面,她避过去了,不与我打照面。”

“这就奇了。”

“是啊,更奇的是小姑娘只拒绝我,周少吉少宣少姜少先后与小姑娘巧遇,他们都跟小姑娘打招呼,小姑娘没拒绝,几家同游,相处得还极为愉快。”

“这不合情理,你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令小姑娘对你避如毒蛇?”方少都觉得有古怪。

“我能做什么事,我与小姑娘连同今天才是第三次见面。”

方少手指扣在桌面上,轻轻的敲几下,莫明其妙的问出一句:“那么,你与小姑娘打招呼时,澹台家美女是什么表情?”

“你说澹台觅雪?我当时没看澹台觅雪,她应该也是惊喜的,小女孩是万俟教授的学生,觅雪也想向小姑娘打探她弟弟的情况。”

“你不妨改天单独约小姑娘喝喝茶,看看小姑娘的反应。”方少想了想才提出建议。

兰少似悟非悟,模糊的哦了声。

方少没再问兰少逛古玩市场的事,问过兰少还没吃晚饭,留他吃饭,兰少也没客气,留饭还蹭宿。

当满京中的人在享受元旦晚餐时,乐小同学还奔波在回校的路上。

大概是因为下雪,晚上开车出行的人反而少了,堵车没有早上那么严重,从军区花了二个半钟左右回到青大。

他们从驻军区离开时刚过六点,回到青大学园也到八点多钟,雪比白天更大,学校草地变成白色的地毯,树披上白装。

雪天出行不方便,气温也低,吹一吹能冻成狗,因此路上不见人影,宿舍区里的舍楼里反而比较热闹,到处都有音乐,经常传出欢呼声。

车子辗过有冰雪的路面,行驶到学霸楼停车,状元楼的学霸们也大有人在,很多宿舍亮着灯。

燕行快速下车,帮拉开后座的门,等小萝莉钻出车,又以手帮她挡住额前遮雪,再关车门,双手摊开当伞遮她头顶。

雪越下越大,就四五步的距离,他的手背上就落了一些雪,有雪粒子,也有羽毛似的雪花。

到屋檐下,燕少甩甩手背上的雪,闷声不吭的跟着小萝莉走进楼梯。

燕人又当小尾巴,乐韵回眸瞅一眼,皱皱鼻子没骂他,抱着自己的两个背包爬楼,爬一个台阶,想想心里老不平衡了,回身,将装有好多块石头的背包塞进燕人怀里,要他帮抱。

要跟她上楼去蹭吃的,不帮分忧当搬运工,她岂不是亏大了?

将掂手的背包塞给燕人,乐小同学心情舒爽了一丢丢,背着小手儿,蹦蹦跳跳的爬台阶。

小萝莉回眸一望,燕行以为她会凶他一顿,谁知没有,当小萝莉把背包塞过来,他怔了怔,手却是下意识的抱住包。

小萝莉没有拿背包砸他,只让他抱着,是不嫌弃他当小尾巴了吧?

搂着沉沉的背包,燕行心中鲜花朵朵开,惊喜的不得了,跟在小萝莉身后,轻快的爬楼。

到四楼,乐韵开门,拧亮灯,自己先进去,再开暖气,回头,燕人抱着背包进客厅,当他掩上门,她想想还是有点不服气,跑过去一脚跺他脚背上。

“手脚轻点,别扔坏我的石头。”跺了燕人一脚,心里爽快些,一边摘背包一边走向卧室。

被小萝莉飞奔而来踩了一脚脚背,燕行眼中笑意绽开,唇边笑弧越扩越大,一张俊脸冬日见花开,明媚迷人。

小萝莉嘴巴很利,心软得像棉花,她知道他是个没家的孩子,所以明明说了不许他们蹭饭,还是不忍心赶他走,又因他当小尾巴心里不太舒服,所以要他当牛作马帮抱背包,还踩他一脚,都是孩子气的做法。

很幼雅,但是,却很暖心。

心中有温流淌过,燕行那颗无处可泊的心暖了起来,顶着美丽的笑容,走到小萝莉看书的地方,轻手轻脚将背包放下去,溜去饭桌边坐好,他早已没抱什么希望,没想过吃什么愉快的元旦饭,现在,他又有了期待。

乐韵推门进卧室,将背包扔回空间,又取出一包饺子抱去小厨房,取大电饭加水,用蒸锅装饺子加热。

上蒸锅,再找冰柜外和冰柜里的存货,许多东西都被转移进空间,青菜只有不易老的芹菜和辣椒在外面,只能将就,拿冰着的肉进小厨房,又去找一包磨菇泡水。

菜式太少,没法做大餐,有肉片炒芹菜,和青椒炒肉,一个蘑菇汤,还有个扇贝,原料有点不足,她舍不得虾子,没吃龙虾。

饺子先热,等菜出来就上桌。

“你五姐结婚,明明可以回酒店吃大餐,偏要跑来吃青菜小炒,怀疑你有受虐倾向。”

坐上饭桌,瞅着燕人明媚倾城的笑容,乐韵忍不住想打击他,贺家包下了酒店二天,那家伙明明可以去吃星级大厨们做的美食,他偏要送她回学校,还厚着脸皮蹭家常便饭。

“喜欢吃你做的菜。”燕行温温的笑开眼,欢快的拿筷子夹饺子,今晚就只有他和小萝莉吃元旦晚饭,真好。

对于脸皮比万里长城的墙还厚的家伙,乐韵都懒得瞪他,再说,今天是新年第一天,也不能触他霉头,他好歹是军人,骂他凶他揍他,兆头不太好,所以算了,由着他得瑟好了。

小萝莉不呛人,燕行心情更加美好,帮她夹一碗饺子,再给自己的碗夹满饺子,然后眼巴巴的望着小萝莉,等她动筷子。

明明长着双正直龙目,偏要充当小狗狗似的装可怜,乐韵无力吐槽燕人,拿起筷子夹块青椒吃了。

主人动了筷子,燕行喜滋滋的夹个饺子塞里,咬一口,饺子皮又脆又有韧性,馅料鲜美,好吃得爆,他不客气的连吃了半碗饺子才舍得夹菜,一双龙目亮如辰星,眉眼含笑的模样美得夺人心魄。

燕帅哥有吃的秒变欢脱二货,乐韵也是醉了,看燕人狼吞虎咽,心头也软软的,如果她轰走他,也不知道他会去哪吃,想必一个人形影单吊,就算去酒店吃山珍海味也形如嚼腊吧。

小萝莉食量小,她只吃一碗饺子就饱了,燕行肚子像个无底洞,将所有的饺子全扫光,连菜也扫光,一抹嘴巴,满足的龙目眯成一条线。

新年第一天,乐韵没让他洗碗,自己刷碗收拾厨房;小萝莉不让自己干活,燕行坐着等,等她收拾好,他主动提出说要回去了,免得留太久孤男寡女的遭小人非议。

乐韵想去关暖气和睡前要检查门,顺便送他,燕行踏出门,回身,眉眼温柔:“谢谢你,小萝莉。”

谢谢你中午愿意给面子去贺家,谢谢你愿意收留我,免我新年第一天独对夜晚清冷无依。

那些感激,他没有说出来,只说了一句谢谢,对着仰起头望来的顶着张白净甜美的小脸的可爱小萝莉露出浅浅的微笑,眼底光泽滟动,挺直着脊背,锵铿下楼。

------题外话------

萌哒哒的小仙女们,重阳节快乐!

某银回乡下啦,记得要想偶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