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大师侄长得真俊/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她什么?

燕人莫明其妙还是万分认真的说谢谢,乐韵有点懞,谢她啥?是谢她今天不揍他之恩,还是谢她请他吃晚饭?

燕帅哥态度太好,再加是节日,她也不干扫兴的事,不追问燕人谢她什么,等燕行的脚步声到三楼,关紧门,上防盗安全门拴,关掉暖气。

做好安全措施,刷洗干净大电饭锅,搬到空地上连接上电,从空间里取水倒锅里,再搬出药材丢锅里熬煮。

药上锅后暂时不用管,乐韵提起装石头的背包溜回空间,开电筒找了找,小狐狸和小墨猴在龙血树里睡觉,被手电光惊醒,探出头张望。

她对小狐狸和小墨猴呲牙,打着电筒检查其他作物,小狐狸收了蘑菇,也收了一些药材,有些块头太大,留给她处理,她认命的下地,疯狂砍摘一批药材,又去摸藕摘花、叶子,再摘茶叶。

打理好作物,坐石基旁的草地上,翻出自己的翡翠石和翡翠摆成排,独自孤芳自赏般的欣赏。

小狐狸在树洞里悄悄的咽口水,人类小丫头搬回家的几块石头土属性和金属性很纯,好想吃!

为了不致于被小丫头当成是馋嘴狐,小狐狸默默的给自己催眠,当没看见人类小丫头和她的石头们的存在,躺尸。

淘回来一堆石头,有几块还有特别用处,乐韵心情美得要飞起来,欣赏够了,将石头搬到自己私人收藏堆摊摆放整齐,抓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回宿舍,拿牙刷刷洗干净,找出一只玻璃瓶子,装空间井水浸泡石头,加薄膜纸密封起来放写字桌上,方便日日观察。

检查一下熬煮的药,添加药材和足量的井水,开开心心的洗个澡,轻轻松松的回空间打坐,睡觉。

首都市新年的第一天夜晚在沙沙落雪里成为过去,天明之际,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京城置于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白色世界。

雪还在下,晶粒与雪片纷纷扬扬,漫天飞舞。

这样的天气是不适合开车出行的,最适合在家享受天化之乐,或约三五好友煮茶赏雪,于是,一早儿起来,不用上班工作的人们决定安心呆在家享受元旦假的最后一天假,或者早早的打电话约了好友,或去漫步赏雪或去饮茶。

万俟教授一家五点起床,五点半吃早餐,六点出发,八人两部车,慢吞吞的杀向青大。

萧家哥儿也赶个早儿,六点半时赶到晁二爷家,他没坐公交车,也没开车,用两条腿小跑,即煅炼身体又能考验自己。

老爷子老太太们看到真的下定决心煅炼减肥的君哥儿,也特别开心,晁老太太拉着小胖子和孙子坐一块儿吃早餐。

成功赶上早餐,萧君仪喜得眼睛眯成一条线,见眉不见眼,瞅着他那样儿,美少年不动声色的说小粉团子买回烤箱制作的面皮荷叶烧鸡有多美味,以此引诱发小哥儿坚持煅炼。

美少年的本意是激发萧哥的毅力,结果不仅萧哥听得狂咽口水,晁家一帮家长们也被诱惑到了,馋得垂涎三尺,个个用幽怨的目光盯着博哥儿,嫉妒他在学校与小粉团子朝夕相处,经常能饱口福。

因而一大早,美少年就给自己拉到一大票仇恨,也导致他整个上午都被家长们和萧哥姐姐的语言包围,游说他在放寒假时将小团子拧回家住三两天再放她回E北老家。

元旦得到小萝莉的优待,燕行心情很好,睡得格外的香,一觉睡到自然醒,发现刚五点,他原本想睡个懒觉,结果躺了十分钟就熬不住了,起来换上运动装出去煅炼。

清晨之际,只有雪反着光,天色濛濛,寂静而安详,下雪天没人跑步,就他一个人与雪花为伍,也特别的宁静。

顶着雪花,一路跑到学霸们住的状元楼,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人走动,也没有人洗涮弄出的叮当声响,有清晨该有的宁静。

空气中有淡淡的药味,除此外就是雪的味道。

燕行嗅嗅空气,没去惊扰状元楼居民,转身又跑,绕着宿舍区跑了二圈,天色大明,他也不跑了,回宿舍冲凉,再去吃食堂,之后开车出校门到最近的菜市场转悠一圈,采购到一些物品,再慢悠悠的回来。

他开车驶回校西门的道路,看到前面两辆驶向校门的车有一辆点熟,特意认真的看了看,没错,眼熟的那辆车是万俟教授的。

万俟教授大清早回学校干什么?

不动声色的跟在两车后方不远进校门,行驶一小段路,燕行看着万俟教授的车驶向教职工住宿舍,他立马加速,直奔学生宿舍区。

一路抄近道赶回舍区,到学霸楼停车,看时间还差五分钟八点,提大包小包的东西急三火四的爬楼,一口气爬到四楼,顺口气,正想敲门,门自己开了。

“……”看到门开露出身子的娇俏可爱小萝莉,燕行囧了,眼睛都不知该往哪放,嚅嚅的打招呼:“小萝莉,早,你要出去啊?”

乐韵本着医者认真负责的仁德,早上解决温饱问题,又往锅里添加一部分药材,收拾医用工具,准备出发万俟教授家,听到一阵叮叮咚咚的脚步上楼,便在门口略略等一等,让上楼的人过去再出去。

谁知那脚步直接到自己宿舍门口停顿,不用大脑思考,用膝盖猜也能猜百分百是燕人无疑。

拉开门,看到黑色西装,挺拔如秀竹刚劲冷傲的俊美帅哥,乐韵一张阳光脸变虎脸:“你大清早的又跑来干什么?”

“昨晚看你宿舍没有蔬菜了,我早上去买点送来。”燕行被瞪,紧绷的心弦反而放松,小萝莉凶巴巴的时候其实反而没危害性,她脸上笑容灿烂,眼神凉冷的时候才是真正发火的表现。

不用他特意说明,乐韵看他手里拧的一堆袋子也猜得出来他来干什么,就是有点不爽才想凶他,大清早的跑去买菜,献殷勤的目的还不是只有想蹭饭一个目的。

一日之计在于晨,他起早贪黑不顾寒冷买菜送来,她也不能太凶残的吼他,瞪他两眼,将门拉开,让他提东西进宿舍。

小萝莉没有劈头盖脸的喷口水,燕行眉眼舒展,唇角衔笑,侧着身子进女生宿舍,三步作两步的跑向放冰箱的地方,将买回来的东西放好,又疾步如飞蹿到门口,涎着笑,伸手将小萝莉抱着的装医用工具的袋子抢过来自己帮提。

“又是去给澹台家睡美人施针吧?外面雪大,骑自行车不方便,我送你过去。”

“!”有个超会做人,会讨人欢心的家伙跑来当药童,乐韵还能咋的?歪歪嘴角,率先踏出门,叮叮咚咚的下楼。

小萝莉没有拒绝自己当司机的请求,燕行喜上眉梢,关好门,追着穿大红冬装的女孩子往楼下跑。

到一楼地坪,两人上车,燕少将医用工具箱放后座,开车直奔教职工宿舍区。

澹台明光带着两孙子和管家、澹一在万俟教授家住了几天,也习惯了,自己做饭菜,打扫卫生等。

早上,澹台家几人吃完早餐刚打扫好卫生,主人万俟教授一家举家出动的到学校来,澹台明光也惊了一把,差点以为有啥紧急大事,幸而听说是万俟家大少爷想来学校看看,他那提起的心才得以落地。

万俟家的两孙子是万俟家老家主取的名字,与澹台家两孙子也都是认得的,大家都不陌生,因而,当万俟瑞晔和王瑞晨到爷爷奶奶在学校的宿舍住房和澹台明光打招呼问好便和澹台寻欢去看澹台寻阳,之后,澹台寻欢和王二少凑到一块叽叽喳喳的发挥八卦潜力,肆无忌惮的聊天聊地。

万俟教授、王师母和澹台明光煮茶,隔窗赏雪。

上次来过一次教职工宿舍区,燕行也知道万俟教授住哪,将车开到楼下,又帮抱医用工具箱盒和拧着背包,跟在小萝莉身后上楼。

到二楼万俟教授家门外,隐约听到畅快的笑声,燕行猿臂一伸,从一侧伸往前,帮小萝莉敲门。

万俟教授和澹台明光正在引经博古,高谈阔论,听到门响,笑吟吟的中断话题,王师母欢喜的站起来去看:“一定是我的小棉袄来了。”

澹台寻欢跑得更快,嗖的蹿出起来,抢在兴叔奶奶之前跑到门口,兴奋的打开门,瞅到真是漂亮小仙女,笑得露出白莹莹的银牙:“小仙女,我们等你好久哒。”

他先看到小美女,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站漂亮小女孩身后的高大美青年,叫声“燕师叔好”。

澹台明光和万俟教授听到小寻欢说话便知真是小乐乐来了,听到“燕师叔”一句,眼神幽深,燕小子怎么老粘着小女孩子啊?

王瑞晨先是惊喜,然后又有点郁闷,他怕小萝莉打他。

“小帅哥,给姐姐摸摸头!”看到长得白皙俊美的小帅哥,乐韵果断的欺负比自己海拔低的小朋友,小魔爪一伸就落澹台小帅哥头顶,抓乱他的发型,心情也好极了,带着漾荡的笑容往里跑:“师母师母,您家小学生又来了。”

挨比自己高一丁点儿的女孩子摸脑袋,澹台寻欢也是无奈的很,又躲不开,自己揉着脑袋回转身,一脸苦相。

小寻欢去开门时,万俟瑞晔好整以暇的调转身,看着门口,他坐的位置是正对着窗,背对着厨房方向,转身后很方便观察门口。

听到清脆玉铃碰撞声响的那刻,一抹红光蹿进屋,大红的颜色,喜庆而热烈,红色包裹的人娇小纤细,利爽的短发,发丝如丝绸般光滑,仅看头发不看她凸凹有致的身材,第一眼就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个男生。

万俟大少爷想捂眼,难怪爷爷奶奶一直说小学生,还真是小啊。

王师母还没走到门口,听到小女孩欢快的叫自己,踩着小高跟鞋,三两步蹿到对着门口的地方,转而一个娇小的人扑来,被抱了个满怀。

“哎哟,我的乐乐小棉袄啊,你怎么知道师母回来了?”搂着投怀送抱带着点寒气的小身子,王师母喜笑颜开,腾出一只手揉小家伙的脑袋。

“我闻到师母身上的香味了啊,还有大嫂二嫂的特有香味,闻香识美人,所以我知道美丽的师母回来啦。”

娄月晴杜秋荷笑得合不拢嘴,小家伙嘴巴太甜,真会逗人开心。

燕行落后一步,踏进门就见小萝莉扑在王师母怀里撒娇,他默默的关上门,向万俟教授等人点头,当看到万俟大少,霍然大悟,难怪万俟教授会早早回校,原来是万俟瑞晔回来了,想必是专为看小萝莉而来。

万俟瑞晔王瑞晨都认得燕行,先以微笑点头打招呼。

“臭小乐乐,我也回来了,怎么就不见你向老师我问好?”小学生投身自家夫人怀里,万俟教授吃醋了,不满的嚷嚷。

“教授,您是爱妻模范丈夫,师母到哪您追着到哪,这一点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您虽然很帅,还是没有师母美丽,委屈您先被无视两分钟,您吃醋也没有用,您小学生有您夫人罩着。”

万俟教授哼哼一声表示不满,却也没啥不开心的,小学生能把他夫人哄开心,就算会分去他夫人的宠爱,他也乐见其成。

“乐乐小棉袄,不要管你老师那个醋桶,来,我给你介绍个小帅哥认识。”王师母喜气洋洋的帮小学生弄顺头发,牵着她的小爪子转身,让贴心小棉袄跟自己大孙子认识。

转过身,乐韵看到自己闻到的另一种体味的主人,那位帅哥侧转椅子,侧对着门而坐,穿衬衣白羊毛衫,清俊修长,五官端正,眼清目明,面相俊而清雅,气度沉稳而宁静。

当她看过去,帅哥站起来,长身玉立,飘逸俊雅。

瞅一眼,乐小同学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咧开嘴笑:“师母,我知道帅哥是谁了,他是您和导师在外游学的大孙子,大师哥膝下唯一的公子,王二小的哥哥,对吧?”

“哎呀,你又猜对了,我家小棉袄怎么这么聪明呢。”王师母眼角鱼尾纹漾开,荡出欢笑的波浪:“小乐乐,我家大孙子叫万俟瑞晔,跟你晁哥哥同年,我家这个是上半年生的,年长几个月。”

“唔,王二小是二师哥的公子,是小师侄,师母家的大孙子那就是我大师侄喽。”

万俟家的两孙子瞬间变苦瓜脸。

澹台明光乐不可支,万俟兴的小学生胆儿真肥,敢拿她老师的孙子开涮,简直是个开心果,逗死人了。

“噗哈哈哈,阿晔小晨,快叫你们小师叔一声听听,”王师母忍俊不住扶腰大笑:“太有意思了,不行了,让我先笑一会。”

“小师叔好。”万俟瑞晔纠结一下,真的有板有眼的叫了声小师叔。

“嗯,大师侄你也好,还有,师叔想说大师侄长得真俊,就是海拔太高,师叔以后跟你说话要仰望,我有点心塞。”

“哈哈-”万俟教授也被逗得没忍住笑出声来。

万俟宏理王宏智撇过头,强忍着没爆笑。

杜秋荷娄月晴已笑得花枝乱颤,快直不起腰。

万俟瑞晔无语的望着爷爷奶奶当宝贝的小女孩,长得白白嫩嫩,就是嘴巴有点不饶人啊,能把爷爷奶奶逗笑,也难怪爷爷奶奶疼爱她。

奶奶不介意她小学生一口一个王二小叫她小孙子,王二少苦着脸求饶:“小萝莉,求换个叫法,能不能不要叫我王二小。”

“嗯,可以呀,那叫王小二?”

“……”王二少脸都快变黑锅底:“能不能叫我名字,我有名字的。”

“哦,叫你名字啊,也不是不可以,前面加上游泳……”

她还没说完,王二少瞬间跳起来:“别别别,不用了,王二小就王二小吧,哪怕叫王小二都行,千万别加前缀。”

“嗯,王二小是个好孩子,真乖,以后就叫你王小二。”乐韵得了便宜还卖乖,笑咪咪又启用新称呼王小二。

王瑞晨憋屈的快内伤,早知道就不吭声了,一吭声反而把自己坑得更惨,王二小总比王小二好听一点啊。

爷爷奶奶父母叔婶没有一个人反对,万俟瑞晔也默默的不当出头鸟,不跑去给弟弟抗争称呼问题。

王师母笑够了,疼爱的帮小女孩脱外套:“小乐乐,先把外套脱了,喝杯茶暖暖,这么冷的天跑来,难为你了。”

“师母,我不冷呢,燕帅哥开车送我来的,我没挨风吹雪打。”乐韵顺从的解外套衣扣:“我不坐了,这个时辰点施针合适,我先去给澹台睡美人扎针。”

当半天隐形人的澹台寻欢终于活跃过来,小跑着先去房间等小仙女给哥哥按摩。

听说先给澹台寻阳施针,万俟教授父子们,澹台明光也站起来,寿伯、澹一在小姑娘来时就起身相迎,本来就站着。

小乐乐医德高尚,急病人之所急,王师母也不破坏她的好作风,帮脱下外套搭椅子上,牵着小家伙软软的小手去客房。

万俟兄弟也想见识小女孩的医术,自然不可能落下,于是,一大群人全跟去客房看热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