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直觉怎么样(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是当药童的,小萝莉要去上工,他寸步不离的紧随其后。

万俟瑞晔兄弟,万俟教授等人进客房后,无干人员站到不碍事的地方,万俟宏理万俟瑞晔父子俩是学医的,好奇小女孩子的医术,选个最合适的角度站着观看。

澹台明光去抱孙子,扒得只留条小裤叉放地上躺着吸地气。

燕行将小萝莉的背包和医用工具放地面,又打开袋子,把盒子捧出来,开泡沫盒子,然后才闪到一边当看客。

有个手脚勤快的药童能省一些手脚,乐韵只从背包里捧出装金银针的玉盒,再配制药水,只给澹台睡美人头部注射一支药水,另外在他左右胳膊各注射一管药汁,最后一步就是扎针。

看小女孩将金针银针一根一根的刺在澹台寻阳身上,万俟宏理万俟瑞晔看得眼珠子都舍不得转,认认真真的虚心取经,观摩中医针炙术。

扎针,按摩,再换扎后背,按摩。

之后,取背部的针,让人仰躺。

等小乐乐洗手归来,万俟教授发出疑问:“小乐乐,我记得你之前给小寻阳头部用药是三到四针,今天怎么只有一针。”

“教授,澹台睡美人头部的淤血消散得只余小小的一点,用不着注射太多化淤血的药,当然要减量啊,今天是最后一针,到明天淤血就能散尽,也用不着再注化淤血药,只需注射温养和刺激大脑复苏的药,因久睡神经枢和脑组织反应迟钝,服解毒药后人的思维会活跃,怕他大脑无法负担起突然变强的负荷导致脑溢血,要提前预防。”

“小友,我孙子很快就能醒了吧?”澹台明光抑不住喜色。

“我说了十天后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孙子,还有好几天,不用急。”

“我太激动,操之过急了。”澹台明光微露窘态,他天天盼着大孙子转醒,所以但凡有一点变化都觉是孙子马上要醒了。

“澹台家主,小萝莉昨天去市中心区域逛圈,在古玩市场有遇到令孙女澹台觅雪和兰四少结伴同游。”小萝莉在收拾泡沫盒子里的药瓶子,燕行不慌不忙的述说昨天与澹台家三小姐的巧遇。

“小仙女遇见我三姐了啊,是不是相处愉快?”澹台寻欢高兴的追问。

澹台明光和万俟教授也想问是不是相处愉快,等着听结果,然而,等到的却是否认,英俊的美貌青年淡淡的说“不,”语气很淡——“恰恰相反,澹台三小姐看人眼睛都是长头顶上的,仰着下巴对着晁家兄妹们,小萝莉不开心,直接拒绝兰少邀请同游的好意,之后遇到周少,同游时又遇吉少宣少姜少,一起去赌石玩耍,相处愉快。”

“都在搞什么鬼,一群青年全往我小学生身边凑,还带我小学生去赌,老子一定砍了他们。”听说一群小青年带自己小学生去赌石,万俟教授气冲斗牛,谁敢带坏他小学生不务正业,他跟谁急。

“教授,您冤枉那些帅哥了啊,不是他们带我去的,是我自己去的,我去赌石,赚翻了,开出墨翠、红翡,蓝色妖姬和春带彩,一天赚回一个亿,现在您小学生不用再担心生活来源和路费等资金问题,以后安安心心四处寻药。”

教授气得哇哇大叫,乐韵笑得阳光灿烂:“教授,不要生气嘛,您小学生可不是为赌,是去找有用的石头,弄回几块有矿物质的石头,等提炼出来,明年做新口味的药膳饺子给您和师母品尝。”

“等等,你赚了?”王师母本来担心小乐乐赔得血本无归,听说赚翻了,美目骤然明亮:“小乐乐,你识玉石?”

“师母,我不董什么翡翠场口的区别,但是,我是学医的啊,翡翠化学成分是硅酸盐铝钠,含铁、铬等成分,经过我的研究对比,能根据石头包桨的物质组成成分推测出石头里大概是什么翡翠,所以我投机取巧,用医学领域方面的特长选石头,次次成功。”

“哎哟,不得了,小乐乐太聪明,发财的脚步谁也挡不住啊。”王师母一片欢欣鼓舞,倍感开心:“小乐乐,赌赢了就行了,以后还是不要老去赌石,可不能赌上瘾啊。”

万俟宏理王宏智想捂眼,他们老娘妥妥的女儿控啊,他们家两小子跑去赌石,被喻为歪门邪道耍小聪明挨一顿训,小乐乐跑去赌石玩耍就是聪明,这对比,简直让他们家小子们心塞。

确实,万俟瑞晔王瑞晨心塞了,塞得心口像压着石头一样,哥弟俩忧郁的望天,他们爸爸是奶奶亲生的吗?

乐韵频频点头:“师母,我懂得,我是为找药材和想找一种温玉才往赌石场、古玩市场跑,不是为赌石才去赌石。”

自己夫人纵容着小乐乐,舍不得说教太重,万俟教授也不去说三道四的说什么大道理,反正小乐乐机灵着呢,她意志力强,一般人还真难以带坏她。

等万俟教授夫妻跟他们小学生谈完话,憋了好久的澹台明光才问出心底的疑问:“小姑娘,我那三孙女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万俟教授、王师母不着痕迹的朝小学生眨眨眼,示意如果有什么一定要隐晦些,不要说得太直。

导师和师母冲自己挤眉弄眼的,乐韵一头懵,看看教授和师母,再看向澹台家主:“澹台老先生,澹台家姑娘有没什么问题那是澹台家的家务事,我一个外人是不好论的。有一点可以确认,我的直觉告诉诉我澹台家的那位小姐不喜欢我,原因我懒得深究,反正我是个招仇恨的体质,从小到大总莫明其妙的被人嫉恨,有时我都觉得我比窦娥还冤。”

澹台明光眼神变得阴晦不明。

寿伯和澹一就当什么都没听到,澹台寻欢也聪明的不问为什么。

“小乐乐,你直觉一下,我家阿晔喜不喜欢你?”王师母丢下自己丈夫,开心的溜到小学生身后,与美貌青年站着,拿自己的大孙子开涮。

万俟兄弟扶额,老娘玩心大发,两小子又要倒霉啦。

“嗯嗯,夫人问得太对了,我也想知道小乐乐对阿晔的直觉如何。”万俟教授唯恐不乱,继续煽风点火。

“师母,教授,您们别开玩笑,我怕师哥嫂子们揍我。”乐韵缩脖子,如果她说得不好,师哥师嫂不开心,讨厌她怎么办?

“他们不敢的,谁敢揍你,导师我将人绑起来给小乐揍。”

“爷爷奶奶,我还是您们亲生的孙子么?”爷爷奶奶有多无聊,才拿他取乐啊。

“孙子是亲生的错不了,不过,儿大不由娘,孙子大了也不由爷爷奶奶。”王师母还等着听答案,再次催:“小乐乐,快说,你不说,师母明天又去买买买,让你试穿衣服鞋子裙子。”

“师母,求放过,求别买买买了,您小学生衣服太多,一天一套不重样都能穿一个月,再买买买,东西多的连宿舍都堆不下啦。”

“那你快说,直觉我家阿晔喜不喜欢你?”

“好吧,我说还不成么?”乐韵苦着脸,老实坦白:“直觉大师侄对我不喜欢,也不讨厌,大概是……好奇多一点。大师侄,你别皱眉啊,你可以暗中想像等半夜三更拿麻袋套我头顶揍一顿,不可以真的动手,你打我的话,我就揍你弟弟。”

王二少:“……”又关他什么事,他就是打酱油的。

万俟瑞晔蹙了蹙眉峰:“小师叔,我跟你打架,你为什么不打我,要打我弟弟?”

“哥哥是弟弟妹妹的保护神啊,你欺负我,我当然欺负你弟弟为乐了,你欺负了我,我晁哥哥肯定也会跑来揍你弟弟,让你心疼。”

“阿晔,快告诉奶奶,我的小棉袄直觉有没对?”王师母兴致勃勃的打破沙锅问到底。

“好吧,奶奶,您小学生的直觉很灵。”就算不想承认,万俟瑞晔也不得不承认小女孩的直觉一语中的:“我从没见过您小学生,没有仇恨,自然不讨厌,也没有相互了解基础,这喜欢自然也无根无据,我比较好奇是什么样的可爱孩子能让奶奶当宝贝疼爱。”

听到小晔被逼出心理话,万俟宏理兄弟默默的抚额,果然,老娘居心不良。

“现在知道为什么了吧?以后要对我小棉袄好,谁欺负我小乖乖你得帮护着,你欺负我小乐乐,叫小晁过来揍你和小晨。”王师母笑得眼中精光闪闪。

“奶奶,我知道啦,我哪敢欺负您和爷爷又体贴又孝顺善良的开心果,您的小棉袄不欺负我就阿弥陀佛了。”奶奶有了小姑娘就不要孙子,他和小晨真的失宠啦。

“人家一点也不凶,这么纯良,才不会乱欺负人呢。”乐韵吸吸鼻子,慢吞吞的收取澹台睡美人身上的金、银针。

王二少默默的撇嘴,你确实不凶,动武也是笑着的,就是下手不留情而已。

燕行安静的当自己的美男子,看小萝莉收好医用针准备收工,秒速走马上任当打杂小药童。

王师母想留两人玩耍,中午吃午饭,小学生要回去守着熬药,只答应中午过来吃饭,只好放她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