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十章 睡美人醒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说自己孙子很快能醒来,澹台明光走路都是飘的,就那么飘进客房,帮大孙子脱衣服,移到地板上躺着。

最后一次出诊,乐韵没有再抱泡沫盒子,只提着装物品的背包,提溜出一只瓶子,装针玉盒,上工。

第一步,将瓶子里的药汁给澹台睡美人灌下去,然后再扎针,按摩,催动药力散向病人四肢百骸。

约过了十来分钟,澹台寻阳的手心脚心扎着的针四周渗出血丝来,最初只有细微的一线,很快越渗越渗多,血液颜色比正常血色要红艳,妖艳的红。

寿伯和澹一拿纸巾不停的印拭去血迹,妖艳的血持续十来分钟才转为正常。

逼出毒素,乐韵将医用针全部收回来,洗手,取一粒丹药喂澹台寻阳,确定丹药落进胃部,再解开她点的睡穴和麻哑穴。

“半个钟左右人就会醒来,你们守着,我在外面等。”搞定!乐韵拍拍小手,提起自己的背包,迈着八字步儿去客厅。

澹台明光心情复杂,不知是跟出去陪小姑娘坐,还是自己等孙子醒来,最终对孙子的期待之情战胜理智,没有去招呼小姑娘。

寿伯快步跟上小姑娘的脚步,到客厅,他去帮倒杯茶,因为小姑娘体谅他,让他回客房等,他也没拂小姑娘的好意,回到客房等大少爷清醒。

澹一站在挨门口的墙根边,心情同样激动,大少爷若平安,将来不是大少爷是家主就是小少爷继承大业,无论是哪位嫡亲少爷继家主位,他们这些老家主培养出来的贴身护卫都是新家主近前护卫,如果是其他人继承澹台家主位,因曾经他们不是新家主的人,将来未必能得到善待。

小仙女说哥哥很快就会醒来,澹台寻欢喜滋滋的跑到哥哥身边坐下。

澹台明光也没有把大孙子抱回床上去躺,让人仍躺地面上,只帮盖一床毛巾被,他想见大孙子自己爬起来,自己去洗澡,他想见大孙子又能自力更生的模样。

寿伯回到客房,挨着小少爷身边席地而坐,静静的等着奇迹出现。

澹台家主在等他孙子,乐韵优哉悠哉的喝完茶,懒洋洋的合上眼睛,默默的测试自己的听力,试试有没长进,窥听一阵,发现听力略有一丁点的长进,对于二百米以内的细微声响听得更真切,比如,能听到一楼地面有一条暗沟有小动物在活动弄出细碎的悉索声。

乐小同学有闲心听声响,澹台家的四人视线里就只能看到仰躺着的病人澹台寻阳,生怕错过重要信息,都舍不得移开视线。

澹台睡美人静静的躺着,当个安静的美男子,过了不知多久,他平稳轻微的呼吸加重了点,就好像从睡梦中回神,数年没有动的眉毛与眼皮轻轻的颤动,手也动了动。

就如人在睡梦中想翻身,他无意识的挪了挪腰。

那一动,令紧盯着他的人欣喜欲狂,巨大的惊喜砸来,没人发出声响,反而不约而同的屏住呼吸,唯恐惊吓到即将苏醒的俊俏少年。

俊少年动了动后又是短暂的沉静,又过约一二分钟,他再次翻身,是真正的翻身,手脚移动,向一边侧翻。

那个侧翻并没有成功翻过去,翻到一半又仰躺下来,做个伸懒腰的动作,手臂作伸展状,然后他“啊”的重重的哈气,紧闭多年的双目徐徐睁开。

那双眸子黑白分明,迷濛、惺忪。

看到孙子终于睁开那双九年未睁眼的眼睛,澹台明光一动不能动,寿伯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心房里好像有万千朵烟花开放,朵朵绚丽。

澹台寻阳睁开眼,看到是比浅橘色还要浅淡的墙壁,以及一块橘色毛巾被和一条露在毛巾被外微微曲弯的腿,没有穿裤子的腿,白肤很白,也是气色不佳的那种病态白。

他眼睛能视物,但大脑有点迟钝,思维跟不上步骤,一时还不知思考,也没有喜怒哀乐,手臂向下落,视线无意识的偏转,望向身侧。

“阿阳-”沉睡多年的大孙子偏转头望过来,澹台明光再也控制不住,嘶叫了一声之后老泪纵横,喉咙里再也不出声来。

“哥哥,哥哥-”哥哥终于望过来,澹台寻欢惊喜的笑起来,往前一扑,扑向哥哥。

寿伯眼中泪花在打转。

澹一立在门口侧,站得笔直笔直的,心跳比任何时候都快,快得他自己都无法控制。

一声压抑的痛哭,一声欢悦的叫声,两道声线冲进耳蜗,澹台寻阳尘封已久的、迟钝的记忆之门被轰然冲开,那些存于大脑里的记忆像洪水猛兽,一股脑的冲出,他仿若被电触了一下,惺忪双眼陡然清明。

当骤然望向身侧,入目的是一个很熟悉,但却鬃发发白的老人,那是爷爷!自父母相继离世之后,爷爷将他和弟弟带在身边教养,朝夕相处多年,对爷爷的模样再熟悉不过。

就在那一怔之间,一份重量扑来,腰与手被环抱住,他机械的低头,望见一个小少年扑在自己胸前,仰着脸望着自己,那张脸,正是自己一母所出的弟弟。

澹台寻阳愣住了,为什么一转眼间,爷爷的头发竟然白子,弟弟也……长大了?他记得爷爷明明很年青的,弟弟也还是小小的男童,为什么会变这个样子?

“爷爷,您的头发……怎么了?阿欢,你怎么长这么大了?还有,”他望向一侧的老人:“寿伯爷爷,您脸上的皱纹为什么那么深?”

久睡的俊少年,喉咙有些干,嗓音有些僵硬干涩,语气却犹自当年那般的明快。

“哥哥,你终于说话了。哥哥,我想你,呜-”听到哥哥叫自己阿欢,澹台寻欢欣喜的将头伏在哥哥怀里,一刹时惊极而泣。

“大少爷-”寿伯眼圈里的老泪夺眶而出。

“阿阳,阿阳,阿阳!”澹台明光身躯一震,发出嘶哑的呼声,一声比一声高。

家主、小少爷和寿伯在哭,澹一心中酸酸的,脸上却抑不住露出笑,大少爷终于醒来了,在沉睡长达九年,在所有人都快要放弃时,终于从睡梦中苏醒。

“爷爷,我在!爷爷,阿阳在这里。”爷爷、弟弟和寿伯的反应太奇怪,澹台寻阳也意识到必定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只是本能的回应着爷爷的呼唤。

连叫了数声都有回应,澹台明光紧绷的神经乍然一松,满是泪痕的老脸露出笑,接着又眼泪哗哗,又哭又笑的自言自语:“醒了,醒了,真的醒了!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啊……”

喃喃自语数句,喉咙哽咽,又一次凝噎。

澹台寻阳心脏揪紧,低下头,从环抱自己的小少年圈抱里挣出手,将瘦弱的小少年搂在怀里:“阿欢,为什么我睡一觉醒来,你就长大了?阿欢告诉哥哥发生了事,我睡了多久?”

澹台寻欢吸着鼻子,脸上还挂着泪线,破涕为笑:“哥哥摔了一跤,砸到后脑,然后就一直在睡,睡了九年,他们都说你变植物人永远醒不了,有个小仙女终于把你救醒啦。”

小少爷言简意洁,却将整个事实都表达出来了,寿伯频频点头,以示事实就是那样的。

“九年,我睡了九年?怎么可能呢,我好像刚睡下没多久啊,我还记得爷爷在检查阿欢练功,记得澹一澹二说帮我找回飞过墙的足球,寿伯在叫我吃早餐,怎么一觉醒来竟睡了九年。”

澹台寻阳不敢相信的睁大眼,他不愿相信,然而事实告诉他,阿欢没有说谎,如果不是他睡了九年,那么年青的爷爷怎么会两鬓斑白,阿欢又怎么可能一夜之间长这么大?

他将下巴搁在弟弟的脑顶,心痛了起来,九年啊,多么漫长的数字,那么多年,爷爷一定很绝望,弟弟也一定很害怕,怕他再也醒不过来。

等等……

澹台寻阳猛的僵了僵,阿欢说他摔了一跤磕到后脑才沉睡不醒的,他的手摸向后脑,头,不痛。

手按在后脑,有些东西忽然跑了出来,他记起来了,那天正是学校每年一度的春游,游太行大峡谷,他在爬山时掉了下去……掉下去,呵,他不是自己摔的,是被人推的!

想起春游的事,澹台寻阳闭上眼睛,回想当时所有人的位置,时隔太久,当时在场的人有些模糊,所有人的面孔自大脑掠过,一时半刻也找不出谁是凶手。

他唇角动了动,害他长睡九年是吧,最好祈祷永远不被他揪出来,否则,他会原样送还,将他所承受的全部还回去。

慢慢的,澹台寻阳睁开眼,轻轻的摸弟弟的头:“阿欢不怕,哥哥现在没事了,哥哥会保护你的,哥哥以后也会小心,再也不让你们担心。”

“嗯,”澹台寻阳鼻音很重,应了一声。

大少爷沉睡九年,口齿清晰,记忆也没受什么影响,寿伯悲喜交集过后便是守得云开见日出的狂喜。

大喜大悲之后,澹台明光那颗慌乱的心慢慢的平静,自己抹去眼泪,眼眶还是红的,已经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喜悦之气慢慢的散开,渗透空气,房间气氛出奇的温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