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一章 远离诱惑(二更/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子从植物状态苏醒,有如失而复得般,澹台明光紧悬的心沉稳了,喜气洋溢中想起客厅里的小姑娘,忙喊“阿阳!”

“爷爷,我在。”澹台寻阳回应,很多年前,当爸爸妈妈接连去世之时,爷爷带着他和弟弟,有一段时间爷爷操劳成疾,常常在睡梦中叫他和阿欢的名字,当听到回应才会安稳,听不到回应便会骤然惊醒,四处寻找他们兄弟俩,多年的习惯,让他听到爷爷唤名字都会快速回答。

“你去……换身衣服,再去见见你的救命恩人。这里不是我们家,是你和叔爷爷弟弟兴叔爷爷在首都的家,救你的人是你兴叔爷爷的学生,是个小姑娘,你……整理仪容去打个招呼。”澹台明光稳住情绪,有板有眼的提醒孙子没穿衣服的事。

澹台寻阳后知后觉的望向自己,腿是光着的,手臂也是光着的,胸也是光着的,当时“啊”的尖叫一声,抓起毛巾被胡乱的裹身,也将弟弟一起裹在怀里。

大少爷臊了个满面通红,澹一默默的忍着笑,装作没发现大少爷窘相,寿伯站起来,走到衣柜边拖出一只箱子,一本正经的交待:“大少爷,这只箱子里的衣服是你和小少爷的,要不要我帮你换衣服?”

“寿伯爷爷,我自己来,不用您帮忙。爷爷,您们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澹台寻阳面上通红,抓紧毛巾被。

“好,我们在外面等你。”大孙子长睡醒来,澹台明光心中有了希望,老怀开慰,特别的宽和好说话。

他真的说走就走,站起来拍拍屁股,昂首阔步的走向门口,寿伯也快步跟上家主的步子,和澹一先后出房间,顺手掩上门。

等爷爷寿伯和澹一离开房间,澹台寻阳扔掉毛巾被,穿着小内内,飞快的跑到行李箱边开箱找衣服。

“哥哥要打扮得美美的,你不打扮帅点,可能成不了小仙女的男朋友。有红衬衣没有,有红衣服穿红色。”澹台寻欢爬起来,小人鬼大的出主意。

“什么小仙女,男朋友又是怎么回事?”澹台寻阳一边找衣服,一边问弟弟,什么乱七八糟的男朋友?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当以身相许啊,小仙女救了你,你当然要以身相许,当小仙女的男朋友嘛。”

“谁……决定的?”澹台寻阳明净的眼神加深,谁把他给卖了?万一救他的是个几十岁的老丑女,难不成他也要以身相许?

“算了,哥哥你不愿以身相许我也不强求啦,反正人家小仙女也没看上你,就算你长得也不差,还是没有燕师叔那么美,小仙女连燕师叔都没看上,哥哥落选也很正常啦,哥哥,你看我干吗,快换衣服,等会小仙女走了,你想看都看不到。”

澹台寻欢絮絮叨叨的念经,也不怕挨骂,他是哥哥唯一的弟弟,哥哥才不舍得骂他呢。

门外仨成年人听到门内传来的念叨声,哭笑不得。

澹台寻阳脸色一秒变臭,有这么当着面说哥哥不如别人的吗?他臭着脸找出衣服,背过身去换,不到两分钟,由光溜溜的样子变成衣冠楚楚、仪表堂堂的俊少年。

“哥哥真俊,这样美美的出去,小仙女看到应该会眼前一亮。哥哥,快点,我们去看小仙女。”

看到收拾得美美的哥哥,澹台寻欢高兴的蹦跳起来,急切的催促。

弟弟一口一个小仙女,澹台寻阳听得别扭,也没有泼冷水,弄弄头发,走到弟弟身边,拉着阿欢的手出房间。

澹台明光、寿伯澹一等在客房门口,听到门响,不由喜形于色。

澹台寻阳对眼里掩不住喜色的仨人笑一笑,拉着阿欢,扶爷爷的手去见自己的救命恩人。

澹台明光心中激动,走得格外的快,带着两孙子三步作两步的穿过走廊,跑到万俟兴家的客厅。

爷爷看起来很兴奋,澹台寻阳走出走廊,能看到客厅的时候第一时间望向大厅,偌大的客厅布致的精致淡雅,面朝走廊方向的素色沙发上坐着个穿红衣的女孩子,短短的头发,比雪还白净的脸蛋皮肤白里透红,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笑容甜美,透着一股子天真烂漫。

那个……女孩子就是救他的人?

澹台寻阳愣住了,他还以为是个爱装嫩的女人,可看到的却是个看起来小小的女生,难道是眼花?

一怔之际,手里牵着的弟弟撒欢儿似的冲出去,冲向那个小小的女生,嘴里还欢呼着:“小仙女,我哥哥穿衣服的样子是不是比不穿衣服的时候更帅更美?”

澹一囧了,小少爷的意思是想让大少爷知道小姑娘看过大少爷光身的样子咩?

澹台寻阳也秒懂,一张脸爆红。

坐了半天,乐韵总算等到澹台家人唠完话,不得不说,澹台老先生定力还不是错,虽然有失控,很快就稳定情绪。

看到澹台家人露面,她认真的打量澹台大帅哥,清醒的澹台大帅哥确实比沉睡时更俊俏一些,也更有生气。

“没太大差别,脸还是那张脸,顶多是有了生机,不再像个蜡像人了。”没换脸,穿上衣服也不会变天仙嘛。

“小仙女,你怎么就看不到我哥哥的好。”澹台寻欢叹气,叮叮咚咚的跑到沙发旁,挨小仙女坐下去。

“在你眼里你哥哥是最好的,在别人眼里不一定好,你觉得你哥哥好就行了。”

“好吧,小仙女还是看不上我哥哥。”

“嗯,这一点是事实,你哥哥不是我盘里的菜,你就别想把你哥哥塞给我当男朋友了。”

“小仙女,你再考虑一下吧,我哥哥真的很不错的。”

“免谈,论武力,你哥哥打不过我,哪怕我拳头不行,还会用毒,能让你哥输得连裤叉都不剩,论长相,你哥哥比不过我哥哥和燕帅哥,毫无优势可言,你就死心吧,别向我推销你哥哥了。”

“我很想要小仙女当我嫂嫂的,真的。”

“我不想当你嫂嫂,我只比你大半岁,还没成年,你一个未成年少年教唆一个未成的女孩子早恋,三观不正,你家长辈有必需要请人矫正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包括审美观。”

小孙子与小姑娘就他大孙子的归属展开讨论,澹台明光带大孙子去坐,刚走到沙发组座旁听到小姑娘说他小孙子三观不正,后背僵了僵,阿欢又败下阵来了!

寿伯澹一被小少爷逗得暗中笑得肚子抽筋,小少爷当着大少爷的面将大少爷送出去给人当男朋友还被嫌弃,大少爷心里一定很苦。

澹台寻阳心中岂止是苦,已苦得说不话来,有这么坑哥的吗?别人家的孩子坑爹坑娘,他弟弟专业坑哥一百年,这样子,让他的脸往哪搁?

心里苦,脸上还得装着不在意,笑盈盈的向小姑娘道谢:“多谢小仙女救治之恩,此恩情澹台寻阳没齿难忘!”

“好说,”乐韵眨巴着大眼,笑容美美的:“你爷爷为你们兄弟俩可是许下了承诺,医药费到时记得要给,奇珍异宝也别忘记还欠着我的。这些先不说,我等到现在就是想嘱咐你们几句,人刚醒来没有出现绵软无力等不良症状是因为我给你吃的一颗药,大概能保你五四天精神良好,等药效过后可能会出现四肢绵软无力、精神不济等现象,那是正常的,用不着慌乱,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就能正常。

沉睡这么多年,肠胃变弱,消化系统功能和内脏功能也变弱,不能大酒大肉,也不能暴食暴饮,这些天先喝粥,不要加太多营养材料,也不要加太多药材,以清淡为主,可以一天吃个水煮鸡蛋,吃小量味道没有刺激性的水果,还可以一天冲小杯红糖水喝,饮料和茶就别想喝了,乱吃乱喝,到时吃出问题别找我,我忙着呢,没空为黄豆大的小病浪费时间和药材。”

澹台寻阳笑脸挂不住了,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给面子。

“哎,小姑娘,我记下了。”寿伯恭敬的点头。

小姑娘在交待医嘱时,澹台明光也听得极为认真,将小姑娘的嘱咐记下,澹台寻欢也在帮哥哥记要点,记住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

“还有,”澹台家众人很配合,乐韵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记得洁身自好,眼前一二年别想沾花惹草,遭了这一回罪,必须固守元阳,修身养性,缠绵的特殊毒性,在中毒之后没有复元前最忌男女之欢,一旦开荤便由不得人,就是想守也守不住元阳,一旦元阳泄尽,赶得及找到我还可保人一命,赶不及就会一命呜呼,而我就算能保人一命,可不能保人还能再修武。”

小姑娘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席话说得很光明正大,毫不捏扭,而当听众的澹台明光,寿伯澹一已目瞪口呆。

澹台寻阳一张脸爆红,别扭的扭过头,再也不敢看小女生,过了三秒,猛的转过头:“你说,中毒?”

他醒来时间太短,没人告诉他长睡不醒除了磕到后脑还中毒,小女孩说要修身养性的原因就是因为中毒!

捕捉到中毒那两个字眼,澹台寻阳脸色急剧的变幻,像块调色盘,青青白白来回变化。

看到澹台家几人的反应,乐韵笑得跟偷到鱼吃的小猫儿的,得瑟的笑,哼哼,真当她闲得无事留下来看澹台祖孙和主仆们的温情大戏啊?她之所以会坐着等,就为这特别医嘱。

像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交待一下就行,唯有最后这一条才是要特意给澹台寻阳本人的听,也是要让他知道个中厉害,别以为她在吓人玩儿。

澹台大帅哥羞红脸的模样很有趣,当他抓住重点,却是另一个不太重要的重点,乐韵悠然的呶嘴:“那个问题问你爷爷,我重点嘱咐的就是第二条,千万别犯色戒,珍爱生命,远离女性诱惑喔,这一点特别特别重要,好啦,该交待的我交待清楚了,我回去啦,你们记得我的报酬啊。”

该说的说了,接下来没自己的事儿,小事就交给澹台家自己搞定,乐小同学麻溜的抓起自己的背包,冲小帅哥挥挥小爪子:“小帅哥,你也要多多努力吃饭,多长点肉,长得圆墩墩的,到时让我捏捏脸蛋试试手感好不好。”

“小仙女,你又要回去了啊,能不能留下来吃饭,兴叔奶奶中午回来吃饭呢,”澹台寻欢舍不得漂亮小仙女,跳起来追着跑。

“不了,我宿舍熬着药,要回去守着,你也不用送我,向你哥哥撒娇去吧。”小帅哥跑过来,乐韵很不厚道的欺负比自己海拔低的小朋友,又在小帅哥的脑顶揉了一把,不等他抗议,潇洒转身跑路。

留不住小仙女,澹台寻欢看她欢快的开门而去,转身又爬回沙发,坐在小仙女刚坐过的地方。

“爷爷,我究竟为什么会醒不来?”小仙女走了,澹台寻阳探寻自己睡九年的真相。

“你是被人做了手脚才醒不了,我说给你听……”澹台明光没想过要瞒大孙子他中毒的事,身为当事人,阿阳有知道真相的权利,于是,他从阿阳初出事讲起,讲到京中出现疑似仙医门人,他特意来京寻找,然后因万俟兴的原因请到小姑娘帮诊脉,从而诊出中半毒虞美人和胭脂泪,以致人像植物人一样一睡不醒。

寿伯和澹一偶尔也补充一两句,以确保向小姑娘求诊这段特别的历程更清晰更明白。

澹台寻阳像听故事一样听自己的经历,偶尔有疑点时会提问一二句,听完疑似仙医门人给他诊治的经过,一张脸经过从最初听说自己被人下黑手的气愤到深思的一番变化,最后归于平静。

千万种语言,最终只凝聚一句话:“爷爷,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

澹台明光的脸缓缓的浮出一朵笑花,阿阳是他从小当家主培养的继承人,一直都做得很好,自古宝剑锋从磨砺出,经此一劫,他相信阿阳会成长得更快,变得更优秀。

大少爷历经大劫,更加沉稳内敛,寿伯心中欢喜,欣然的去厨房煲粥,做午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